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八十三章 那又如何?(四千大章,求首订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第八十三章 那又如何?(四千大章,求首订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石室有四面墙,当她踏入这里,那条通道随着消失,没有了出路。

        画面虽然不一样,但画风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四天六变阵扫过整间石室,发现这里竟然没有阵法,只是一间石室而已,虽然石室年代久远,弥漫着古朴气息,但地面墙壁和石桌都很干净。

        干净得一成不染。

        四面墙壁都画着相同的壁画,看不出什么来,丹华的视线集中在石桌上的册子。

        这本册子很薄,看上去犹如新誊写下来的新本,不过她不敢大意,规规矩矩的在石桌前磕了一个头,“晚辈冷丹华,机缘际会来到这里,无意冒犯,还请前辈不要与我为难。”

        磕完头,她将册子拿起来,翻开看却发现是白本,没有任何字,册子新得甚至都能闻到一股清新的香气。

        翻了一遍,在百页中翻看一张枯黄的树叶,看不出树叶是什么树脱落下来的,水分已经干掉,不过灵气却很充沛,浓厚的木系灵气弥漫开来,让人沉醉。

        小绿悬在丹华身边,煽动树叶,那片叶子便化作光点没入小绿的身体,随后就见小绿竟然长出了一片叶子,这片叶子已经完全没有以前的形状,若不是亲眼见证这一事实,根本无法相信小绿吸收了一片枯叶,然后长出了新叶子。

        “主人,这里有好吃的。”小绿旋转着,对四面墙吹起,一道道光芒打在墙面上,随即丹华就看到墙上的人动了。

        那女子手握权杖,对着天空的圆月,似乎是祈祷着什么,有杂乱虔诚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某种祭语在被传唱。

        而后那些身穿兽皮手拿长毛的男人,以及那些戴着兽骨项链的女人,交叉着手拉手,跳起舞来。

        天空的圆月慢慢又血红色变为银白色。整个画面下来,那手握权杖的女人从未说过一句话,只是她那双明亮的眼睛突然扫过来,丹华吓了一跳。以为她发现了自己。

        心扑通扑通跳起来,那双眼睛似乎真的看见了她,让她心悸不已。

        眨了一下眼睛,再次看去,丹华发现墙上的笔画却变了。成了一颗颗苍劲有力的字,爬满了四面的墙,可惜,这些字她一个也看不懂。

        取出玉简,将玉简的内容清空,又按照墙上的字,一个个的将字全部刻在玉简上。

        做完这些,她才发现自己精神已经全身湿透,靠在石桌上坐了起来。

        小绿围在她身边,欢快无比。“这里的时间碎片好多,小绿吃饱了,咯。”丹华被她这一声饱嗝逗乐了。

        “吃饱了就好,对了你认识上面的字吗?可能说了怎么出去。”丹华指着四面墙上的字对小绿说,小绿以时间碎片为食,出生神秘,身份神秘,她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

        但小绿摇摇头,委屈的道:“小绿不认识,但小绿知道有人认识。”

        丹华眼睛一亮。随后又暗了下去,现在上哪里去找认识的人。笑了笑,将小绿插进头发里,她开始细细的寻找每一个角落。

        那本小册被她收进乾坤袋里。想了想,那石桌虽是石桌,石料却不是一般石头,而是万里深海才有的玄石,坚硬无比,她便一道收进了乾坤袋。

        没想到竟然收不进去。仿佛是被固定在石室在那个地方,她蹲下来,嘴角露出一个了然笑容,没想到是这样的,

        石桌四角,每一角都有一块重若万斤玄铁挂着,难怪她竟然都收不动,且这玄铁还是磁铁,而地面也有四块磁铁与上面的磁铁相互吸在一起。

        蛮力是不行了,不过她她乖乖。

        乖乖乃天衍兽,天衍兽型若龟,鬼壳不但坚硬无比,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能将铁器弹开,当然要加上其他东西一起才能有此等作用。

        丹华取出一块隐神木,然后放出乖乖,乖乖被放出来,整颗心都是悬着的,警惕的盯着丹华,“我只是个算命的,什么也不会,我很文弱。”

        丹华噗的笑了起来,点点头,一副很懂你的模样,道:“来,看这个是什么?”

        乖乖乍一看到隐神木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这可是他们天衍一族的护身符,它找想要找片叶子都找了许久,没想到主人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大块来,真不愧是它天衍兽的主人。

        “拿去吧,随便用,挥霍,我这里还有很多,最好将你的盔甲练得刀剑不侵。”丹华很豪迈的将一大截隐神木递给乖乖。

        乖乖趴在隐神木上,张嘴就开始咬,丹华还以为它要吃掉,哪想那些被咬掉的隐神木屑纷纷隐匿入龟壳里,顿时鬼壳瞬间闪现出一条条明亮的纹路。

        这些都是龟壳天生的纹路,与天地间的自然阵法相似,外界人是学不会的,纹路吸收木屑,散发出道道明明灭灭的光芒。

        丹华盘腿坐在乖乖身边给它护法,不过幸好它不需要太久,用了差不多一半的隐神木,剩下的隐神木它很贪心的收了起来,一副傲慢的模样,半点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乖乖,快,将这桌子给我挪开。”

        乖乖头一扭,眼里掩饰不在的兴奋,嗖的一声飞到桌子底下,张嘴便吐出一口浊气,浊气绕进桌子下方,咔的一声,丹华便看见那磁铁便被分开了。

        她立刻扶着桌子,不让它挪回去,乖乖的速度也很快,在四角都吐出一口浊气,桌子便离开了原来的地方,丹华急忙将它收进乾坤袋。

        “乖乖,传说不是你的盔甲能弹开铁器吗?怎么吹一口气就可以了?”

        乖乖以一种不和你这种愚蠢的人类说话的模样,翻翻白眼,没入丹华袖口,睡觉去了,丹华呆呆的,果然传说不可信。

        石桌被她收走,阵法便在四天六变阵前无处遁形,原来这里有一个入口,符文将露出来的入口阵法纹路一条条理清楚,一条条理顺。

        破掉这里的阵法是做不到了。不过有惊无险的过去还是没问题的。

        而后丹华一步一步,慢慢从这个入口往下走,这是一个很陡峭的阶梯,当她人完全进入入口时。入口又消失了。

        丹华走得很慢,也很小心,从阶梯里走下来,便是一个巨大的大厅,大厅上有一座巨大的雕像。

        在雕像前有一名老者。老者身穿黑袍,已然是六十多岁模样,不过看上去精神抖擞,双眼看着丹华,如同刀子般,让丹华心底一寒。

        四天六变阵铺开,无数的符文禁止横在大厅内,丹华顿时就放心了,那老者也不敢乱来。

        从阶梯上走下来,来到雕像前。那阶梯便慢慢隐掉,直到再也看不见,丹华与那老者离得不算很远,都站在雕像前。

        这座雕像是一名男子,这名男子拥有绝美的脸,璀璨的眸子,一股披靡天下的气势从他身上传来,看着雕像都忍不住要去臣服。

        不过从男子的服装来看,他应该是存在很久远的岁月前,尤其是他身边竟然蹲着一只白泽。丹华不由想起当初在元洞时看到的那一对白泽雕像,不知这只白泽和那两白泽有没有什么联系。

        突然,一个火球飞来,丹华瞬间移动。堪堪躲过飞过来的火球,老者双眼眯起,“小娃娃,没想到你还有点能耐,今日老夫就要辣手摧英才了。”

        他语气平平,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发寒。见面不问来由就要杀人,简直太不讲理了。

        “阁下是何人?就算死也要让本公子死个明白吧。”丹华倔傲扬脸,并没有太把这人放在眼里。

        “哼。”老者感觉到自己被藐视了,结丹初期的威压便压了过来,可惜这里有无数阵法禁制拦着,威压来到丹华身上,只剩下一点点,青玉手镯光芒大振,一道光幕将丹华护了起来。

        神识探入青玉手镯,丹华盯着老者突然就笑了,老者觉得似乎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但他绝联系不到眼前这个练气十一层的小修士身上。

        丹华掏出两张符,四天六变中铺开,无数阵法禁制在她眼前化成纹路,手一抛,两张符循着轨迹,刹那间贴在老者身上,顿时老者满身灵力一滞,四肢也动弹不得。

        “老人家,日后见人莫要那么狠毒,做人留一线,活这么大岁数了竟然这点道理都不懂。”丹华循着阵法轨迹走到老者身边,伸手一探,寸芒便插入老者丹田,老者不可置信的看着丹华。

        “你……你是……怎……怎么……做……做到的。”他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然而当他闭上眼睛,丹华都没有回答他,这个地方到处布满了阵法禁制,走错一步就万劫不复,老者对阵法了解绝对没有她深,明明是金丹真人,火球却被阵法削弱了力量让她轻松躲过。

        而且这里的禁制也能削弱威压,一切太不正常。

        打开老者的乾坤袋,“三元宗?”丹华将一块三元宗的弟子玉牌握在手里,沉思起来,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前方的雕像上。

        三元宗要的难道是那枚珠子?那么又怎么才能在阵法中拿到那枚珠子,难道要破阵?如此大的阵法,她没有能力破,这是肯定的。

        “啪”一声吹响,三元宗弟子玉牌被她捏成齑粉,撒在空中,融入无数禁制阵法中。

        三元宗,娄恒道再一次走出修炼室,又有人过来拦他,却被他布满消杀之气的眼眸制止了,“严师叔陨落了。”

        “怎会?那样的地方怎么会还有严师兄的敌手?”一名三十岁模样男子震惊,一脸的不可自信。

        “我亲自去看看。”娄恒道丢下这么一句,踏着玉如意便往张家村方向飞来,而没有任何人跟在他身旁。

        男子叹息一声,转身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丹华站在雕像面前,凝视很久,她有个大胆的猜想,阵眼是主卧,让人一眼就能看到,但破不了,一旦触碰瞬间被吸入阵法,入了阵法想要找阵眼就不容易了,就像局中之人,很难看清形势。

        那么,如果阵眼就在这尊雕像上呢?

        丹华越想越觉得要试试,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若不尽快试试,就没机会了。

        四天六变阵铺开,一条条纹路清晰的印入眼帘,每一条纹路都是催命符,一着不慎,就会粉身碎骨身死道消。

        “前辈,晚辈误入此地,别无它意,得罪之处还请见谅。”习惯性行礼后,她才祭出擎天剑,一步步走到雕像面前,找准轨迹,手执擎天剑,飞身。擎天剑狠狠的插入雕像丹田处。

        “轰!”一声巨响,张家村整个村庄都爆照开来,露出一个巨大的雕像,雕像身后一道巨大的虚影犹如实质般悬在天空,眼含悲悯俯视这个世界。

        已经离开张家村的村民们听到声音,纷纷回头,岂料见到一尊巨大的雕像,雕像身后还有一个俊美无双的巨大男子在俯视他们,男子身边立着一只周身散发祥瑞之气的白泽。

        “神仙啊!”村名们瞬间跪下,砰砰磕头。

        男子看了一眼,轻叹一口气,别开眼睛,低头看愣愣望着自己的丹华。

        男子的虚影久久印在空中,犹如实质,方圆千里的修士,纷纷往张家村赶来,娄恒道冷哼一声,速度更快了。

        “哎。”丹华听到这一声叹,犹如受到重击,一口血便吐了出来,她抽出擎天剑,愣愣的站在地上,周围禁制密集,一声爆炸,原本的地底世界没有了,露出青天白云,但阵法却完全启动,张家村果然全部是建在阵法上。

        四天六变阵在此铺开,纹路一条条,更为错综复杂,有些纹路要辨认很长时间才能理清,虚影低头看丹华,虽然吐了一口血,却抿嘴坚持着,吞了一株灵药补充灵力,而后开始寻找出路。

        “小女娃,你破了此地的封印。”丹华震惊,他竟然知道自己是女的!不是阵法么?怎么又成封印?封印和阵法虽又相似,却不尽相同。

        虚影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由巨大无比,化成正常人大小,无视各种禁制走到丹华面前,“你破除了此地的封印。”

        丹华此时也有些害怕,不过害怕到一定程度就化害怕为无所谓,反正大不了一死,这人知道自己破了封印,没有立下杀手,而是一副闲聊的模样,她胆子越发的大了起来。

        仰头直视男子,“那又如何?”(未完待续。)

        PS:    祝大家十一快乐,吃得开心,玩儿得开心。阿蛮现在先传一章,希望大家不要舍不得手里的月票,有多少砸多少来吧,阿蛮绝对不嫌多。

        还有,要是今天真的有月票,阿蛮还有更新哦。上架之前每章二千字,上架后每章四千了呢,所以阿蛮这个手残党很是苦逼的,希望大家多多鼓励。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90535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