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九十章媳妇

第九十章媳妇

        丹华不想多生枝节,此去濒海路途遥远,平凡人一生都无法到达的距离,就算她日夜兼程,以最快的速度或飞或走,十年恐怕才能到到达。

        她是打算去离濒海最近的城市,搭传送阵去濒海,这样能节省一点时间。

        只希望没人在那里堵她,若不是为了避免麻烦,她定是走传送阵或穿云舟这两条路,只是没想到就算走这偏远凡城,也能惹来祸端。

        “师姐,这片区域还没找,她肯定走不远。”那师妹知道自己不小心又说了让师姐不开心的话,此时的声音就有些讨好的意思。

        近了,两丈,一丈……擎天天已经被握在手里,她准备一击毙命,起码要干掉一个,然后速战速决,快速离开这个地方。

        突然,“周妙音,你又要闹什么?”

        这是一道好听的女音,犹如叮咚泉水,在春天随风跌落在青石板上,如风,如水,如甘露。

        这声音落在心间,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幻想,这将是一位怎样的美人儿,想来她的容貌必定让天下能自称一声天生丽质的美人儿们都黯然失色。

        丹华抬起头,隔着浓密的叶子,恰好看见天空中站着一名白衣女子,此女衣袂风过而岿然不动,齐腰长发垂在身后,两手叠放在胸前,无论是举止还是着装都给人一种青莲般的圣洁和端庄。

        那张脸,没有太多表情,五官与旁人比要精致出十分来,搭在一起,给人一种仙子的容貌当如此的感觉。

        一个字形容,仙!

        “郑妙语,你来做什么?上次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哼,既然今日你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的了!”周妙音当即冷笑。手中一把玉笛一送,顿时一股消杀之意弥漫开开,直奔郑妙语而去。

        那竹笛从丹华眼前飞过,玉笛上的纹路被她看得清清楚楚。除了材质不相同,这玉笛竟然与谢三少的竹笛长得一模一样。

        一眨眼的功夫,玉笛已经发出清脆的笛音,笛音很单调,似乎周妙音只会吹奏一个音符。

        然而。单调的笛音响起,丹华感觉到周身的灵气都在沸腾,似乎要冲出身体,而脑海里不断的出现曾经一些不好的画面。

        只是她重活一世,那些记忆都看淡了许多,但此时却似乎要在心里死灰复燃。

        越来越像了,越来越像那件东西了。

        强压住心中的不适,悄无声息中,青玉镯亮起一光幕将丹华护起来,顿时心中的那股烦躁好了许多。

        只见郑妙语盘腿悬坐与空中。一台古筝出现在她面前,她如玉般的手指轻轻拨弄琴弦,“咚……”

        袅袅琴音传开,立刻见到空中两股力量交织纠缠在一起,草木无风而动,毫无征兆的折断,每一片叶子,每一朵花,都成了锋利无比的利器。

        丹华半点不敢移动,眼看着周围的草木折倒一大片。她不得不冲天而起,小吞也从河里冒出头来,丹华稳稳落在它头上。

        “你果然在这里,郑妙语。没想到你们合欢宗什么东西都敢要,这黄毛丫头偷了我的昆凌带,今日我定要将她带回去,受火刑以解我心头之恨!”

        周妙音手执玉笛,指着丹华,脸色愤恨。

        丹华一听她这话。脸色也瞬间变了,眼里含着冰,死死盯着周妙音,小吞的实力与周妙音不相上下,就算境界上她赶不上她,但绝不会输。

        不过,周妙音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冤枉自己,定然还有后手。

        “周妙音?是吧,我偷了你的法宝?不知道你那法宝有何妙用,是何了不得的材质铸成,竟能让我去偷。”丹华说罢,小吞的半个身体突然漏出水面,庞大的身躯将河面的一半都占了去。

        周妙音没想到丹华身边竟然有如此实力的灵宠,也是一惊,不过她平日里孤傲惯了,又见丹华干瘦干瘦的,衣着普通,分明不是什么有背景之人,这样的人杀了就杀了,若放着把玉悟卿迷住了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周妙音玉笛放在嘴边,轻轻吹响,顿时阵阵杀伐之音传来,看来她所懂的不止一种曲子,这杀伐之音传来,传播开来,犹如巨浪,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河水被笛音荡起层层涟漪,汹涌澎湃,音波如同一面墙,却带着尖刀,直逼丹华。

        小吞感受到那股不可抗拒的音波力量,竟然吓得有些发抖,没出息得想要逃入深水之处。

        若不是丹华逼着,此时想必它已经潜水而去。

        舟妙音最得意的法宝就是这支玉笛,就算对上郑妙语的古筝,她也有把握重创对方。

        在她眼里,丹华已经是死人了。

        “师姐,您的修为竟精湛到这地步了,师父曾说师姐是师门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我看师父是说错了,师姐分明称得上是咱们云崖山脉千年难遇的天才才对。”那师妹眼里露出惊艳神色,约莫她也是第一次见周妙音的这首曲子。

        听到师妹的话,她冷哼一声,她知道这是在讨好她,但她听着高兴,也乐意给好脸色。

        丹华的寸芒用以对付这音波,恐怕做不到以及必胜,用擎天天估计和用寸芒的效果差不多,果然以音为攻最不好应对。

        郑妙语料定丹华破不了这杀伐之音,玉指不断的拨弄琴弦,犹如战魂之音源源不断的传来,将周妙音的曲子扰乱,顿时密不透风的音波墙,出现了丝丝漏洞。

        丹华飞身踏着水,寸芒藏于折扇中,青玉镯护住她周身,刹那间穿过阵阵杀伐之音,出现在周妙音面前。

        周妙音飞身后退,且上次丹华只一招就废了她的昆凌带,此时不敢大意,飞身后退,避开丹华折扇的锋芒。

        丹华的境界不如她,一时间竟也奈何不了她,就算有郑妙语在一旁相帮,丹华还是感到很吃力。

        用手寸芒这等凶器,还如此吃力。这可少见,但周妙音方才不折手段冤枉她,那么定是不能放过,小蟒蛇得到丹华的命令。瞬间从她怀里飞出来。

        口衔寸芒,刹那间出现在周妙音眼前,小王子可是生而为王的通天蛇王,虽然此时还是幼年期,却不惧怕周妙音的筑基威压。不必像丹华一样受境界的制衡。

        小蟒蛇个子小,短粗短粗的,嗖的一声含着寸芒穿过她眼前,周妙音急速后退,小蟒蛇只来得及在玉笛上划出一道划痕,不过就算如此,有了残痕的玉笛还是音效大减。

        小王子欢快的回到丹华身边,邀功似得在她手上吊来吊去。

        “你!”周妙音没想到丹华竟然还有这一招,她的玉笛若有半点不妥,她定要将这女人五马分尸。

        这时。“媳妇,媳妇。”远处传来玉悟卿担忧的声音,很快他就飞到丹华身边,伸手要牵她的手,“媳妇,你怎么一声不吭的跑了,是不是她又欺负你了?媳妇别怕,我帮你打她。”

        丹华皱眉,手放在胸前,不让玉悟卿抓。对于那句媳妇,心里莫名膈应,但此时的正事是尽快的处理掉眼前这个女人。

        “闭嘴,不许叫我媳妇。”这话虽然是说给玉悟卿说的。但丹华的视线一直在周妙音身上,她发现玉悟卿叫自己媳妇的时候,周妙音脸色铁青。

        就像自己抢了她男人似的。

        玉悟卿见丹华盯着周妙音一直瞧,心里很不痛快,师兄说自己的女人只能看自己,谁也不能看。

        “哼。你这女人,蛮不讲理,欺负我媳妇,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玉悟卿说罢人已冲到周妙音跟前,手里多了一柄长剑。

        长剑是青绿色的,散发出阵阵青光,离老远,都能感觉到杀气涌动。

        周妙音气急,但却偏偏含情脉脉,一脸的我如此爱你你却为了别人伤害我的受伤表情,看得丹华都觉得她确实好生可怜。

        但玉悟卿哪里看在眼里,长剑一来一往,竟逼得周妙音手忙脚乱,也顾不得用含情脉脉的眼去看玉悟卿了。

        玉悟卿飞天而起,挥出势不可挡的一剑,那一剑蕴含的剑意让丹华在很久很久以后都还记忆犹新,她拥着擎天剑这样的绝世好剑,却从未挥出一剑含着犹如誓要灭世般的剑意。

        让人胆寒。

        只见剑意落在水面上,顿时掀起十丈高的水墙,丹华感觉到自己被人一扯,回过神来人已经到了对岸。

        “媳妇,咱们快走,累死我了。”玉悟卿拉着丹华,快速的消失在这片丛林。

        丹华时刻警惕着,一言不发,偷偷给小吞传音,若一天内自己没给它传音报平安,就立刻离开,找帮手。

        “媳妇,我这就带你去见师父。”玉悟卿不顾丹华的挣扎,拉着她的手不放,真将丹华当童养媳了。

        “不去,我还有事要办呢,你闭嘴,媳妇媳妇的,多难听,我还只是个孩子呢,你能不能为我的名声考虑一下,再说了,你媳妇媳妇的叫,经过我家人同意了吗,经过我同意了吗!”丹华踢了他一脚,这才甩开他的手,怒目瞪他。

        玉悟卿委屈极了,小心翼翼的蹲下来,哄丹华,“那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这就去找你家里人,说我要娶你做道侣,你放心,师父说了,聘礼不是问题,只有我能娶上道侣。”

        丹华……的心里活动是这样的,到底会不会哄女孩子开心啊。

        “你只是想娶个道侣?”丹华试探性的问,如今得罪了周妙音,且她冤枉自己,一个处理不好,将来是要遭罪的,任谁也无法接受堂堂玺引仙尊的关门弟子竟然是个小偷。

        虽然不在意他人的看法,但她绝不允许有人说她师父半点不是,不让娘亲被人说教女无方。

        玉悟卿受宠若惊的点点头,这可是丹华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和他说话。

        “对啊,此次下山的任务就是娶个媳妇回家,师兄说少年夫妻感情最好,所以让我找你这般年纪的。”

        是觉得年纪大一点的女修不肯跟你吧,所以养个童养媳!

        “那你为什么要找我啊?”丹华又问。

        玉悟卿认真的看着她,道:“因为我喜欢你啊。”

        丹华听了久久没有反应过来,活了两辈子,第一次有人说喜欢她,要娶她这样的话,可惜,不是她喜欢的。

        “那要是我说我现在有事要做呢?”

        “我帮你。”玉悟卿一副你的是就是我的事的样子,说的大义炳然。

        丹华笑了一下,这人倒是不坏,只是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没有别人那么机灵,“周妙音冤枉我,我要教训她,但我又找不到她,你能帮我把她约到一个四面都是山的地方来吗,只要你帮我这个忙,我就给你找个媳妇,好不?”

        “好啊好啊,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玉悟卿没明白丹华的‘我给你找个媳妇’是什么意思。

        他只听到丹华让他帮忙,媳妇要帮忙怎能不帮呢。

        “我叫冷溪。”

        周妙音回到七音楼,一进房间就把桌子上的茶杯茶壶扫落在地,“郑妙语与我作对,现在不知哪儿冒出来的黄毛丫头也不把我放在眼里,玉悟卿那个傻子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竟被一个丫头片子迷得团团转,简直可恶!”

        “师姐,您不必动气,玉公子只不过是一时昏了头,等过阵子新鲜感过了,自然会想起您的好,至于郑妙语,咱们不必放在心上,我刚才听说合欢宗准备把她许配给离家的离四少爷呢。”

        “此话当真?”周妙音激动的抓着她师妹领口问。

        “自然是真的,郑妙语只要嫁了人,没了元阴,自然就不是师姐的对手了。”

        周妙音觉得心里的烦闷顿时减少了不少,心情大好,笑得风情万种,“哈哈哈哈,离四少?哈哈哈哈哈,郑妙语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她笑完,便开始为自己担忧,郑妙语是合欢宗的大师姐,却被许配给离家四少那个混账东西,自己呢?七音楼可不比合欢宗好到哪里去,长老们也多薄情寡义,为了自己的利益,说不定也会把她许配给离四少这样的人。

        不行,她必须要抢到玉悟卿,人虽然傻了点,但进了无情宫,得太上忘情决,就不怕失了元阴后修为增进缓慢了。

        正这时,有人进门来道:“师姐,玉悟卿玉公子给您的请柬。”(未完待续。)

        PS:    阿蛮刚到北京,还木有安顿好,所以只能一章了。而且阿蛮有点水土不服……大家晚安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90536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