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九十二章 这是我道侣

第九十二章 这是我道侣

        “五婶,今年的秋收不怎么好,这到了冬天怎么过啊?”

        巷尾一名女子仔细的给一名身有残疾的妇人揉腿,小女孩儿十来岁的模样,长得白净乖巧,有一手好医术,平日里邻居们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都来找她,孩子也不收人钱财。

        这名女子就是丹华了。

        住进这小镇以来,她就经常为这里的居民看病治病,还小有贤名。

        小镇有个很有来头的名字,叫相王镇,据说在前朝,这里出过相国和异姓王,因此这里边从此改叫相王镇。

        说起来这里也算是千年老镇了,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历史韵味,许多世族大家的祖宅都在这里。

        用五婶的话来说,那就是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有着故事呢。

        五婶慈爱的看着这个刚来不久的小女孩儿,真是乖巧啊,若是家里能有这么个女儿她睡觉都要笑醒。

        “你这孩子,小小年纪尽想些大人该操心的事,咱们相王家的孩子,十六之前,只专心念学的,就是小姑娘也是要念学的,哎,你啊就是没生在我们相王家,不过五婶明日去和族长说说看看能不能让你去做个旁听。”

        五婶拍拍了丹华的手,满是叹息,这么小的孩子就流离在外,这手医术不知是救了多少人才练出来的,可怜人啊。

        殷实人家的孩子,那个女孩子会出来抛头露面,女孩子都是养在深闺的,将来出嫁相夫教子。命好做个诰命夫人,命一般。就做个正头娘子,再不济。也是有个安稳的家。

        这才是女人的归宿啊。

        丹华微笑,又给五婶输了一道灵力,将她体内的毒素都排到肠道里,“多谢五婶好意,这识文断字我也是会的,不瞒五婶,我哥哥还中过秀才呢。”

        她一本正经的瞎扯,脸不红心不跳。

        五婶拍拍她的手,更是怜惜了。“好孩子,五婶的意思是进了族学,跟夫子学几日功课,将来好嫁个好人家,难不成还让你哥哥养你一辈子?”

        “多谢五婶关心,小妹这泥猴的样儿,怕是无人敢娶她了,为兄的养个闲人还是养得起。”

        梅寒山不知何时来到两人面前,此时的他身穿粗布麻衣。看上去如一般平民没两样,但那通体的气质,还是让他迅速成为整个相王镇女人们的梦中情人,每日都会有媒人上门提亲。要把闺女嫁给他。

        “哥哥,要不,五婶您去跟族长说说让哥哥进学堂吧。哥哥进了学堂将来好娶媳妇,我若是嫁不出去。将来的嫂嫂若是知书达理,也不至于赶我出门。”丹华挽着五婶的胳膊。笑得格外甜。

        说完太仰头,送给梅寒山一个大大的笑脸,“是吧,哥。”

        叫得真顺口,梅寒山觉得有些气闷,背着手进了屋。

        辞别五婶后,丹华也进了屋,见梅寒山坐在院子里喝茶,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脸色有些不对。

        走到他面前,丹华自个给自个倒了杯茶,这是她的天鼎茶,统共就这么一罐,喝了可就没了,不过在相王镇这样灵气匮乏的地方,若没有这天鼎茶,两人恐怕要度日如年。

        “你还上瘾了,还想在这里嫁人生子不成?”梅寒山说。

        丹华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你说对了,我还真有此意,等确保娘亲和师父都没有事以后,我就找个像相王镇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隐居起来,找个儒雅的夫君,养一群可爱的孩子,等老了坐在堂前含饴弄孙,这也不方为一件妙事。”

        梅寒山轻笑,将茶杯放下,直视丹华,“说的是,你爹不是王爷吗,你舅舅是皇帝,你可以去找他们,一辈子荣华富贵肯定是有的。”

        “有道理,到时候凭着我爹是护国亲王,我舅舅是皇帝,我随随便便养几百个面首,专门找俊俏的,然后在盖个俊男坊,嘿嘿……”

        丹华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梅寒山的脸真的成了寒山,连呼气出来的气都是冷的。

        她很识趣的没有继续说下去,“生活我也体验过了,如今还是尽快去濒海要紧,咱们还是不要耽搁时间了,走吧。”

        世间万事,哪能月余就看完,她这几日总是心神不宁的,恨不得立刻飞到娘亲身边,看着她是否安然无恙,心乱了。

        就算给她一个仙境住,心也平静不下来。

        梅寒山站起来,背着手,脚下的宽剑已经出现在他脚下,丹华很自觉的祭出自己扇子,却被梅寒山拉倒他的宽剑上,“修为不高就不要逞强,你这爱逞强,又变化无常的性格该改改。”

        丹华点点头,话是听到耳里去了,但入没入心就不知道了,重活一世,她比以前洒脱了一些,也比以前蠢了一些,更是比以前不负责了一些,最主要的事,任性了很多。

        按理说,重生过一次的人,为人处世要圆滑,聪慧,冷静。

        但她偏偏比以前更蠢了。

        站在宽剑上,丹华问:“你的伤都好了吗?”

        梅寒山冷哼一声,这么久了终于想起来要问问了,没有回答,只给她一个背影。

        丹华又问,“你是怎么找到我了?是不是在我身上下了什么东西?”

        上次周妙音有追踪蛊,虽然没下在她身上,但她的心里还是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蛊这种邪门的东西,千万不要沾染到身上,不然想除掉可就得脱层皮。

        梅寒山回头看了一眼丹华,见她笑脸皱在一起,便道:“青玉镯。”

        丹华这才明白,原来是这镯子出卖了她,以后玩儿消失,一定要带自己的法宝,话说师父也能清楚的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肯定是擎天剑脱不了干系,想想。全身上下,可都是别人给的宝物。自己靠实力得来的还真没有。

        这有人依靠就是不一样。

        这若是没人做依靠,自己不得被人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想想,她自己就惊出一身冷汗。

        刚飞出不远,就迎来了玉悟卿,她一见到丹华,立刻就飞过来,“媳妇!”

        丹华吓得往梅寒山身后缩,他是怎么认出自己的?自己可是变换容貌了!难道九宫典和千面流光不管用了?

        “你认错人了。”丹华从梅寒山身后站出来,挺胸微笑道。

        玉悟卿一脸的不开心。但见到丹华又忍不住惊喜,这两重表情在他脸上出现,显得格外的诡异。

        “媳妇,你骗人,我是绝对不会认错的,媳妇身上的味道和你身上的味道一样,都是香香的。”他一脸的控诉,委屈极了。

        “媳妇你去哪儿了?我找你找得好苦,你看。我都瘦了。”他说着袖子一撸,把胳膊漏出来,让丹华看。

        丹华咬牙死不承认,“这位道友。你真的认错人了,我是有道侣的人,你看。这……”他将梅寒山一拉,挡在面前。“这就是我的道侣,你看我两多有夫妻相。”

        “恩?”说罢眨眨眼。一副你真的认错人的模样。

        “不可能,媳妇,你不要骗我,你就是我媳妇,这野男人哪里来的?我要和他决战!”

        丹华……刚想阻止,梅寒山就一甩手,把玉悟卿甩了老远,带着丹华朝城里去。

        看着被甩成个黑点的玉悟卿,于心不忍,“你怎么随便就动手?”

        “不让他消失,你难道要和他解释一下我是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

        这话带着寒气,把丹华的那点于心不忍全塞了回去,哪里还敢于心不忍,再于心不忍自己就该变成黑点了。

        周妙音正在七音楼摔东西,她身边的小师妹们躲得远远的,“玉公子又不理师姐,还打师姐了,师姐也真是可怜,追着玉公子那么久,以前玉公子就偏爱合欢宗的郑妙语,如今又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小丫头迷得团团转,难怪师姐心里不舒服。”

        “是啊,师姐就是脾气坏了点,若能像郑妙语那样也不至于被玉公子如此嫌弃。”

        两师妹聊得起劲,丹华也听得起劲,原本这次来是要来教训一下周妙音的,却没想到听了这一耳的墙角。

        玉悟卿偏爱郑妙语,周妙音心悦玉悟卿,玉悟卿追着自己喊媳妇,这是怎样一团乱麻啊,她虽说日后养面首,却没有要坏人姻缘啊。

        再说了,就算养面首,也不能养玉悟卿那样的啊。

        又听那师妹道:“也不知道那冷溪是什么来头,以前玉公子对郑妙语还是哄着让着,所有人以为玉公子要娶了郑妙语,没想到如今郑妙语要嫁给离公子那样的人,哎,虽说平日里郑妙语没少和咱师姐抢风头,又会装贤良淑德,处处让咱师姐受制,如今却落得这样得下场,也真是可怜。”

        “可不是吗,哎,离公子那是什么人啊,简直草菅人命,不知有多少女修被他当炉鼎练废了。”

        “可怜呐。”这句可怜是丹华说的,分明已经成了修士,有了平凡人没有的能力,却还是要靠男人活,还是要仰人鼻息,还是要嫁人,这和凡间养在深闺的女子有何不同?

        她不明白,为什么就不去争,不去改变,而是让别人摆布自己的命运?

        “你可怜她们?”梅寒山问。

        “也没有,只是感叹。”

        “只是感叹?就没有心中有愧?”梅寒山冷声说道。

        丹华点头,“也有愧。”

        “有愧就好,你之所以不用仰人鼻息,是因为你有个强大的师父,就算他出事了,有人想要动你,也不敢明目张胆,只敢派些小辈过来,若没有你师父,只怕你的日子也她们也并无差别。”

        梅寒山说的有道理,人活在这个世上,怎么会没有一点麻烦呢?以前她嫌弃师父总给她拉仇恨,但师父同样给了她强大的背景,厉害的法宝,这些都是其他人一辈子都想得到且正在努力去得到的。她轻而易举的就拥有了。

        最主要的是,自觉竟然还没筑基。多给师父丢人啊。

        虽然活儿了两辈子,她却并没有真正的从底层走过。并不懂得,底层修士的艰难,可笑的是她却大言不惭的想要去体验生活。

        说白了,两辈子加起来她都不懂事,所以在天谴面前毫无反击之力。

        “师叔,走吧。”

        梅寒山点点头,跟着丹华进了周妙音的房间。

        虽然心中同情她,但作为女修本就有机会改变命运,她却只想着傍个男人活命。因此那点同情在丹华心中也已经冲没了。

        而那日她冤枉自己,虽然那时自己改头换面,却还是不能放过她。

        同情是一回事,秋后算账又是一回事。她这人,从来不会因为同期而放过谁,同情了别人,谁来同情自觉?更何况,人活着不是用来让人同情的。

        换成初遇到玉悟卿时的样子,从窗子里跳进了周妙音的房间。正在砸东西的周妙音看到丹华突然出现,还带了个男人进来。

        “你是怎么进来的?”七音楼的阵法难道破了?她有些花容失色。

        丹华笑眯眯的走到她面前,坐定,“周道友。不要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周妙音警惕的看着丹华,当看到梅寒山的时候。眼里露出惊艳,双眼就频频瞄向梅寒山。同时媚术就施展开来。

        丹华吸吸鼻子,看吧。真是招蜂引蝶的男人。

        只是,周妙音使出浑身解数,梅寒山依然不动如山,站在丹华身边,将她护住,丹华挑眉笑了笑,“周道友见我这道侣如何?”

        “我呸,小小年纪就找道侣,你要不要脸?再说了,就你这小身板,满足得了人家吗?”说罢不忘挺一挺那对酥胸。

        “噗……”丹华没忍住,笑了。

        梅寒山则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给丹华传音,“再不快点,下一波穿云舟都要了。”

        “咳咳。”丹华掩饰了下尴尬的气愤,祭出擎天剑,慢条斯理的走到周妙音身边,如恶毒婆婆般道:“周道友,你说我若是划破了你这张脸呢,还是割了你的舌头?放心我是绝不会让你死的,我这人做事很公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斩草除根,当然啦,对于美女我还是没那么狠的,我只会让她们生不如死而已。”

        周妙音觉得自己全身无力,一股结丹威压压过来,她腿都软了,天啊,她什么时候得罪了结丹真人,噗通一声,她跪倒在地。

        “仙子,我错了,求求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周妙音吓得抱住丹华双腿,一个劲求饶。

        “道友你怕什么,我又不杀你,也不废你的修为,只不过是小惩大诫而已,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其实不毁容不割舌头也可以,只要你认我为主,一辈子忠心不二就好啦。”

        “啊?”周妙音没反应过来,抬头见丹华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无辜的盯着她,在心中暗骂一声卑鄙,脸上却露出谄媚的笑容,“不知主上要我认主多少年?”

        “当然是一辈子啊,难道你还想有期限?让你日后再找我报仇雪恨?你若不想认主我也只能先毁你容,再割你舌头,然后废你修为,心情好就赏你个全尸,心情不好拿你去喂鱼,正好我的小吞许久没开荤了。”

        藏在渐离舟的小吞听到这话,暗道,你才是鱼,见过这么魁梧壮硕的鱼吗!

        “别说了别说了,妙音拜见主人!”在结丹真人的威压下,周妙音动弹一下都不行,抱着丹华的脚就拜了主人。

        结了契约后,丹华心情大好的让她带两人去坐穿云舟。

        然而,却没想到,碰到了郑妙语。(未完待续。。)

        PS:    不好意思,出去玩儿刚回来,十一结束就好好更新,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97830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