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九十七章 铤而走险

第九十七章 铤而走险

        心火啊,既然逃不了,就只能拼了。

        擎天剑感应到丹华的孤注一掷,剑气凛然,化作道道剑光,砍在铁索上,然而,只有“筝,筝”的声音在虚无中回荡。

        且惹来大量烈火,丹华受烈火焚烧,痛得青筋直冒。

        “你回来。”她喊了一声,寸芒出现在她手里,刀柄一转,一挑,却连划痕都不能在铁索上留下。

        擎天剑和寸芒都不能撼动分毫的铁索,真是时运不济啊。

        她咬牙,对阿五道:“阿五,你护住它们,逃出去,去找我娘,带着这个乾坤袋,记住,一定要找到我娘,然后告诉她,下辈子还做她的女儿。”

        一个乾坤袋出现在她面前,上面还圈着一条小蟒蛇,小王子被烈火煎烤,已经昏死过去,此时只是本能的圈着丹华的乾坤袋,死死不放。

        渐离舟也出现在她面前,乾坤袋自动朝渐离舟飞去,阿五有些犹豫,阿五它已认丹华为主,此时半点不能违抗。

        丹华下令,它只得将小绿扔进渐离舟,自己则护住渐离舟,慢慢远离丹华而去。

        “主人,要坚持住,我会回来救你的。”阿五恋恋不舍的回头,若它是人,此时定哭成了泪人。

        丹华洒然一笑,修士就是这样,许多人死的时候,没有人送终,也没有人可以交代遗言,悄无声息的便陨落在某个不知名的山沟里,从此那些多少岁筑基多少岁结丹的事迹泯灭与尘埃。不过,就算一个这样的人倒下,还有千千万万人前赴后继。

        当然。运气好的还能和自己的灵宠交代一二。

        她就是那个运气好的。

        其实,她也不是没有生路,虽然遇上了心火,扑不灭,浇不息,但心火生自致阴之地,而她还有一重身份。

        极品炉鼎。纯阴之体。

        玺引是个好师傅,知道纯阴之体最适合做炉鼎,给丹华的功法都是偏霸道型的。而且她这些年也没往我见犹怜类长,一般人不会想着要拿她做炉鼎。

        这修仙界的男人和凡人间的男人,其实本质上没什么区别的,若想要女人。或者炉鼎。大多会找那些柔弱型的,柔情似水楚楚可怜型的。

        当然,丹华才九岁,与楚楚可怜我见犹怜都没什么关系。

        玺引早已想好了,那些适合纯阴之体修炼的功法,哪怕是一则也没给她,九宫典虽极其适合她的体质,但却没有将她引向天下至极妩媚妖娆方向发展。

        不过。丹华有前世的记忆,虽然无功法。却也知道怎样引阴气入体。

        这慢慢仙途,总会有那么几起让人惋惜的事故发生,当年她还叫溪儿的时候,听人提起,有位女修,因是纯阴之体,虽被长辈们保护得很好,还是误打误撞得吸走了极阴之气,但又没有上好的功法,只能练双修之法,从此媚态丛生,就算她极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凶悍,还是掩不住她的天生媚骨,最后被人当做炉鼎练废了。

        因此,这就算是纯阴之体,却也不能随随便便吸收天地阴气,只能循循渐进,以功法引导,慢慢炼化。

        她知道怎么引阴气入体,却也不算得什么好法子,只希望能活着从这里出去。

        所以说,这人啊,还是得去争,去抢,才能左右自己得命运。

        她天生纯阴之体,当然,这也怨不得谁,但就算心态再正,身体长着长着,也会慢慢往妩媚风流模样长,没办法,资质使然。

        但她又是空灵根天灵根,冥冥之中她又有一线生机,加上玺引一开始就让她打基础,给她最好的入门功法,甚至现如今修的九宫典也有股纯正的浩然之气。

        虽然她还没修出来。

        擎天剑是玺引给的法宝,浩然之气加持,总也能熏陶她。

        看到唯一留在自己身边的擎天剑,丹华微笑了一下,平日里它最不给面子,关键时刻总是它起关键性作用。

        “我要引这里的阴气入体,你帮忙护法,若我走火入魔,记得一剑把我杀了,千万不要让我不人不鬼的活着,知道吗?”丹华心平气和的说。

        擎天剑一凛,它本心智不高,虽然傲气,却像个孩子,在心里其实把丹华当做唯二的亲近之人,此时丹华说出这样的话来,它若是人形,必定会鼻子一酸,就会流泪下来。

        “哼,没本事。”它冷哼了一句,便飘到丹华身后,荡开一圈圈浩然剑气,将丹华护住。

        丹华微笑,又对擎天剑道:“若是我没坚持住死了,你一定要和我娘说,让她快和师父好了,然后再生个女儿,我好投胎再做她的女儿。”

        她的实际年龄其实比琼光大很多,虽然没经过男女情爱,却也能看出来,自己师父对娘亲很是不同,在她很小的时候就不同了,如今这些年过去,恐怕娘亲对师父也不是没有心。

        听凡间说书的人说,这男女之情,只在一念之间,很多时候莫名其妙就能对一个人生出好感,加之日久深情,不走在一起才是怪事呢。

        她也希望娘亲过得好,爱情修为双丰收,而不要为了她守什么清规戒律,或者觉得生了孩子还和别的男人好可耻。

        就这么一个娘亲,不喜欢她好,希望谁好?

        擎天剑又是一颤,默不作声。

        其实,论智力,它虽然是孩子心性,却要比小绿高些。

        丹华交代完身后事,便开始沉静下来,仿佛身下的火不存在,铁索上的火也消失了,她静静的悬浮在虚无中。

        九宫典全面活跃起来,在识海内哗哗翻动,一个个金色小字从书中飞出。飘出丹华体内,围绕着她。

        一股悠远宏大的气息似乎从蛮古时代传来,弥漫在整个空间里。

        身下的岩浆瞬间沸腾涨高。几乎贴着她的脚底。

        长衣无风而动,在岩浆逼近的瞬间化成齑粉,融入岩浆中,顿时露出她已经开始发育的身体。

        突然,金色小字瞬间旋转起来,远远看去,只能看到一团金色。看不清里面的人。

        而后,九宫典飞出识海,悬在丹华头顶。哗哗翻动。

        原来的颜色再也不知何时褪去,成了一本金色华贵的厚重典籍。

        九宫典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在书面上烁烁生辉。

        以九宫典为中心,一道金色光芒晕开,将丹华笼罩在内。

        只听“收”一声轻喝。纯正的阴气自四面八方传来。疯狂涌入那团金色中。

        刚走出这个地方的阿五等一众灵宠感受到阴气疯狂涌动,“是不是主人要做什么?”小绿问。

        “主人要吸走这里的阴气,以御心火,小绿、阿五,我们三个回去为主人护法,小崽子,你好生看着渐离舟。”小黑从渐离舟里出来,一副大哥模样发号司令。

        它嘴里的小崽子自然是小吞了。它血脉不尊贵,在小黑眼里。还不如小蟒蛇顺眼呢。

        小吞也知道关键时刻,急忙点点头,拖着渐离舟往远处飞遁而去。

        阿五和小黑都是火属性的灵物,护着小绿往回飞。

        合欢宗外,几处主殿内都感觉到纯阴之气有所流失,从地脉中涌出的纯阴之气十不足一,执事长老纷纷前往合欢主殿找掌门禀报。

        梅寒山一直等在殿前,心神不宁,烦躁不已,偏偏郑妙语在他面前要和他论道。

        同样坐立难安的还有周妙音,她与丹华有主仆之约,能感受到丹华此时非常不妙,她整颗心也七上八下的静不下来,一方面希望丹华快死,她好解脱,另一方面有直觉跟着丹华前途无量不希望她死。

        远在濒海的琼光正在受问心阵轮回,突然心头一痛,一口血便喷了出来,双眼赤红,奄奄一息,在一旁的玺引急忙给她输送灵力,为她疏通经脉,护住丹田和心脏。

        琼光受痛心之苦,从阵法里清醒过来,看到玺引一把抓住他衣袖,眼泪噼里啪啦就落了下来。

        “我的丹华在受苦。”

        哽咽的声音,听得玺引也鼻子一酸,只能轻拍她手,“本尊已派门中得力之人前去看护,不会有事的,你要坚持住,问心阵三千三百三十三劫,这只是你的幻觉,不会有事的,你要坚持下来,不然丹华来了会难过的。”

        玺引觉得自己把这辈子没说的话都一次性说了,自从遇到她,自己沉默寡言的性子就生生改变了。

        琼光一张绝美的脸上布满泪痕,哪里还有长公主的威仪,泪眼婆娑,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怜悯。

        “早知道,我又何必出门历练,这山水有什么好看的,我的丹华,是我对不起她,小小年纪就让她离开我,离了娘的孩子,都是贱活的,我的心怎么就那么狠。”

        说着便抱着膝盖大声哭起来,“她本是尊贵的郡主,应该活得恣意,谁也不能给她委屈受,如今却跟着我在外讨生活,过着奴婢不如的日子,都是我的错,好好的郡主不做,非要做什么仙,在这匪寇横行的修仙界打拼,我的丹华娇滴滴的女儿家,怎么受得了那样的苦。”

        琼光自古说着,玺引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心中怒气横生,他堂堂玺引仙尊好不容易收个徒弟,却被徒弟她娘亲嫌弃得一文不值,他陪着她在这个地方受人钳制,是为哪般?

        顿时,甩开琼光的手,站起来,抬脚就要走。

        然而,似乎是气不过,转身又阴测测的对琼光道:“你是后悔跟我了?”

        说完觉得话说的不对,却又觉察不出哪里不对。

        琼光正在担心丹华和自责中,没听出了,此时抬起头,一双好看的眼眸含着泪,祈求的看着玺引,他盛怒的心便软了七分。

        “玺引大哥,你能看到丹华仙章在哪里吗?你看看她现在是不是安全。”

        说罢站起来,双手握着玺引的手,这完全是琼光情急之下的无心之举,玺引却犹如被雷击般,全身一颤,后退两步。

        琼光的手僵在半空,愣愣的看着玺引,悲痛之情浮于表,眼泪更是凶猛的掉,“丹华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当日我让你不要与人动手,你非不听,现在好了,丹华有事,你却救不了!”这些话,都是吼出来的,作为长公主,自有一番威仪。

        琼光大怒,她是娇生惯养,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长公主,平日里都是盛气凌人无人敢拂逆的,感觉到女儿有难,就不管不顾了,公主脾气上来,对玺引都敢厉声责问。

        责问完,她又蹲下来,抱膝自责,“于你又有什么关系,是我没看好她,是我这个做娘的没照顾好她,你已经对我们娘两很好了,我不该事事指望你的。”说罢,她干脆盘腿坐下,开始修炼起来。

        玺引哪里被人吼过,他跺跺脚,整个修仙界都要颤三颤,大把的人在他面前都是大气不敢出,只有这个女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顿时就怒目而视琼光,听着他责问自己,责备自己,从担忧不能自拔到默默修炼,他心中的盛怒也变成了心疼。

        他不懂这些,他只想保护好眼前这个人,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想法,有些事总是没有理由的,就像自己想要保护眼前这个女人一样。

        “你不必太过担心,她没事,你放心。”玺引努力将自己的语气放软和,对琼光说。

        玺引的能力,琼光知道,也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对玺引发脾气不应该,此时她点点头,睁开眼睛,没了刚才的怒气,柔声道:“恩,玺引大哥你快点恢复修为,咱们去救丹华,然后把她带在身边。”

        这样的语气,虽然柔软,但终究是有些生疏,这些日日夜夜以来,玺引知道自己想要时刻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却从未表明过,琼光非蠢人,总能明白一二,却表现得有礼生疏,让他很愤恨。

        突然,他还想琼光多对他发几次火。

        差点让她娘失去理智的丹华,此时正备受煎熬,无数纯阴之气涌入她的体内,在丹田里泛滥,她的经脉和丹田都被阴气肆虐得千仓百孔。

        九宫典疯狂翻动,运转到极致,丹华感觉若再让阴气入体,她就要爆体而亡了。

        长发飞扬,迷乱了她的眼。

        想要她死,没那么容易,明知道铁索无法破除的情况下,她依然选择铤而走险,就证明,活着的渴望。

        她双手用力,一扯,铁索当然不是她能撼动的,但随着她不断的扭动,脚下沾到一丝丝岩浆,铁索上的烈火也随之扑来。

        心火生于致阴之处,却两两相克,有烈火岩浆相克,体内纯阴之气,变得安分了不少。

        丹华大喜,立刻运用兵字诀,摄取岩浆悬浮在她身边,而后疯狂的吸收纯阴之地。

        突然,天空电闪雷鸣,原本天朗气清的好天气,说变就变,云崖山脉有点见识的修士都停止修炼,抬头看天,这是有人要渡劫。(未完待续。。)

        PS:    今天四千字哦……宾馆里码字,果然状态不是很好,写了三小时……泪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97830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