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2章 在劫难逃

第2章 在劫难逃

        穿越,又见穿越。【风雨首发】

        如果说在三天前有人告诉鱼寒这辈子有机会来到大宋朝,这个胖子肯定会毫不犹豫把一大瓶过期药物塞进对方吞嘴里,但现在的他却没有这种闲情逸致。

        逃亡,又是一场新的逃亡。

        “围住这些南蛮子,一个都别放过,全宰了!那个衣着怪异肥头大耳的家伙给本大人留着,待会把他给剁了炖汤!”这是除了身边那些惊惶的喊叫和身后不停的唠叨之外,鱼寒两天来听见的最连贯话语。但很显然,能够说出这种充满血腥味道话的人态度不可能太友好,甚至还有那么点……

        世人常用喝水都塞牙来形容倒霉到了极点,现在的鱼寒用他的切身遭遇再一次说明,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倒霉的事,那就是刚穿越时空逃过了上一场追捕后又非常不巧地闯进了某个围猎场。而这被围猎的对象既非豺狼虎豹也非山猪野鹿,指的恰恰就是包括他在内的这些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

        委屈与不甘涌上心头,鱼寒很想告诉那位高踞战马之上指挥若定、霸气四溢的金兵统领,大半夜被人从床上吓起来逃命的人能想到披件衣服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他身上穿的是睡衣虽然破烂了点但也绝对跟奇装异服没什么联系。

        两天前,以自身力量撕裂了时空的鱼寒就发现身体仿佛发生了某种变化,或许是燃烧脂肪所产生的副作用,他身高依旧赘肉却都已经消失不见,或许他依然显得比身边那些同伴魁梧,但绝对应该被列入标准体形范围之内。

        而除了体形之外鱼寒的相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的他模样也就十五六岁,虽然跟玉树临风沾不上边,但那远比旁人更加白皙的皮肤至少能让他看上去更象是某个大户人家出来的翩翩公子。怎么就能用肥头大耳来形容呢?那位金兵统领到底读没读过书,见没见识过真正的胖子长啥样?

        很可惜,脑袋上吊根老鼠尾巴的大金国勇士们兴致正高,暂时没有太多闲情逸致去倾听猎物的心声。也幸亏骑射无双只是传说,真正在飞驰的骏马上张弓搭箭准头比较差,否则大概半个小时前那支羽箭就能要了鱼寒的小命,还轮得到他在这里胡思乱想?

        当然了,作为一个混蛋,在鱼寒的观念中为了能够活下去根本就不会去在乎什么气节问题。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会毫不介意举手投降,然后再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去与身后的追兵套套近乎,但是在看到体力不支的同伴们试图跪地求饶的遭遇后他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气焰熏天的大金国勇士现在急迫地需要让这些惊慌失措的宋人流尽每一滴鲜血来洗涤心中烦闷,更热切地渴望收割这些毫无反抗之力的弱者生命来彰显武勇!他们根本就没有同情与怜悯的观念,甚至都没有过多羞辱猎物的心情,他们所热衷的只是杀戮,不停地杀戮!

        “混小子,快!还有二十里地就能到白石山区了,进了山就能逃得一命!”随着逃亡的继续,猎物在不断减少,唯独从鱼寒背后所传来的唠叨声一直都没有停歇迹象。

        “还有二十里地?”不得不承认,所有的脂肪转换为能量后带来的体能提升还真不是一星半点,至少鱼寒在负重相同的情况下又经过了一整天的逃亡还能有精力与人答话。“老东西,你可得把路认准了,不然出了问题俺先拿你当垫背的!”

        “混小子,你若早听老夫之言出山时就往东走,哪会遭这无妄之灾?”趴在鱼寒的背上,老者觉得自己一肚子的怒火必须找到一个宣泄的地方,但很显然身边正忙着逃亡的同伴不是,身后那些凶神恶煞的追兵更不是。

        即便是相处了两天,老者也没弄明白鱼寒的身份,当然也就不知道他之所以没有被人丢弃在深山老林里自身自灭只是因为鱼寒虽然不是个好人却也还能勉强算是个有道德底限的混蛋,而这个混蛋至少还有那么点勇气为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

        但老者很清楚,自己不过就是在了无人烟的山区内瞎溜达,又招谁惹谁了啊?怎么就会被这凭空里蹿出来的混小子给撞断了三根肋骨呢?否则就凭自己对周边情况的熟悉程度,又怎会陷入眼下的困境?

        “行!您老说的都对,行了吧?”说这话的时候鱼寒其实也感觉万分委屈,穿越这种事他是在某些网络小说上看到过,但谁能想到这种杜撰出来的事会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时间没能搞清楚状况,只是凭借着本能犯下些糊涂那不也挺正常的?

        “啊”

        天妒红颜?不!或许是老天爷为了惩罚鱼寒这种对待重伤长者依旧恶语相向的态度,一支飞行中的利箭非常凑巧地扎在了他那白花花的大腿之上,水桶般的柳腰之下,某个皮厚肉多通常被称为臀部的地方,近两尺长的箭杆正随着他跑动的步伐而晃悠……

        受益于那位大人物的贪婪与穿越之前无数次的逃亡经验积累,再加上羽箭所带来的刺激,鱼寒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又一次超水品发挥,这个猎物群中最为壮硕的家伙居然又一次蹿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对!对!混小子就这样跑!驾!”骤起的狂风吹乱了一头白发,老者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兴奋得忍不住大叫起来。相信如果这个时候他手中有一根皮鞭的话,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抽向这个跑速堪比受约束战马的混蛋。

        头顶不时地有羽箭飞过,身边不时地有人发出一声惨叫后倒下,鱼寒没功夫继续和老者斗嘴,现在的他必须加速,加速,再加速!不停地鼓励自己,不停地用着各种理由麻醉自己对身边正在发生的屠杀视若无睹,不停地迈开双腿拉大与身后追兵的距离……

        “老东西,这就是你说的山区?”天色将黑,数百人的逃亡队伍到了现在还剩下不到三十人,倒在金兵铁骑之下的同胞为鱼寒等人争取到了片刻休息的时间。即便是离开了故乡定居城市多年,鱼寒依然很难将眼前的这个小土丘与山区联系起来,就这么个连树木都没多少的地方哪有可供藏身之所?早知道结果是这样,当初就该趁着混乱逆向跑回自己穿越来的地方。

        “还早着呢,真要进到白石山区最少也得有四五十里地!”趴在鱼寒背上的老者大口喘息着,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指着不远处道:“混小子别歇着了,快!往那边跑!”

        “就这么个破地,朝哪跑不都一样?老东西,咱俩干脆就认命了吧!”话是这么说着,但鱼寒的双腿却没有停歇,轻微颤抖的大地和远处扬起的尘土已经证明追兵近在眼前了。

        从如来、观音到三清、玉帝,再到圣母、耶稣,甚至是孙悟空、猪八戒。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有神无神论了,只要是曾经听过的没见过的,古今中外有名的没名的,成仙成佛成神的全被鱼寒在心中念叨了一番!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奢望什么了,只求哪怕能再多看这个世界一秒钟,哪怕在心里多画上一个圈圈诅咒身后那群该死的家伙,也算是不虚此行,对得起这场莫名奇妙的穿越了。

        “悬崖?”没有出乎鱼寒的预料,老者又一次和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而即将付出的代价仅仅是他这条在任何时空中都显得微不足道的小命。

        “不想落入敌手的都跳下去!”忽略了身边数十人愤怒的目光,老者再次给出了一个让人感到无比绝望的选择。或许他只是一个略有骨气的老人,不愿意被人羞辱而已。

        “真跳?”前无生路后有追兵,投降的最终结果只能是被人多羞辱一番,留给鱼寒的选择似乎也就只剩下了这一条,但他实在是心有不甘,渴望老者能够突然之间良心发现再给指点一条生路。

        “右行三十步,跳!”一路上唠叨不停的老者突然变得惜字如金,继续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并没有再给出新的指令。

        “老东西,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挑块风水宝地!”彻底的绝望了,想到这位老者也是被自己给拖进了这场毫无希望的逃亡之中,鱼寒还是决定给与他最后的尊重。

        耳旁风声呼啸,高速下坠的感觉让人心跳几乎停顿,然而这一切都无法阻止鱼寒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这是该脸先着地呢还是该屁股先着地?或者说干脆用这老家伙当垫背的给自己留个……”

        “燃……”骤然间想到了自己曾经的经历,鱼寒觉得或许能够再次创造奇迹,说不定再来次穿越?就是不知道只剩下皮包骨头的样子后又能蹦到哪个时空去,只希望别再一次被人当作猎物了吧,当然野兽什么的最好也别来!

        或许是一个瘦骨嶙峋的家伙满时空乱蹿会让老天爷觉得颜面无光,悬崖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高,至少还没等鱼寒喊完那奇葩的口号身体就已经接触到了某件物品。

        有点软?还带有弹性?身下压着的到底是什么?鱼寒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自由落体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已经足以让他两眼一黑,四肢无力地自然下垂……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7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