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16章 只取百贯

第16章 只取百贯

        说是要斟酌一下,其实也就是想要找个行家来进行鉴定,顺便给出个靠谱的收购价。【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可以说王大善人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甚至是合情合理。

        对此,鱼寒并没有任何异议,这倒不是说他小瞧了宋代藏家的鉴赏能力,而是对自己的手艺充满了信心。以春秋时独有的技艺所铸造出来的仿青铜剑柄,再加上循欧冶子百炼之法锻打出来的剑身,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在短时间内就挑出毛病来的。

        鱼寒都不反对,顶着个少爷身份的凌文佑就更不可能什么别的想法。反正眼下这第一关是过了,还能找个坏境不错的地方混吃混喝,又何乐而不为呢?至于等两天若真出了点什么意外,那不还有翟崇俭跟佟二牛这俩成天提心吊胆害怕被人算计的傻大个在前面顶着么?

        共识很快达成,只是鱼寒等人怎么也没想到,在王家这一呆就是近十天。这些天里王家倒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也没让他们受半点委屈,可自从见了那一面之后王大善人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就连那胖朝奉都没有上门来商谈收购“宝物”的事宜。

        “凌公子可在?”就在鱼寒等人渐渐感到不耐烦,琢磨着是不是该趁人不备顺手牵羊随便捞点好处就开溜的时候,紧闭的房门外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呼声。

        “不知先生到来,还望恕罪!”见到是熟人,而且还是即将被坑的对象,寄人篱下的凌文佑赶紧迎出房门一脸的谄媚笑容。

        “不敢!不敢!”脸上挂着笑容,态度依旧那么和蔼,但胖朝奉此行显然不是来闲逛这么简单。“不知凌公子今日可有暇,能否随老朽去见见家主?”

        “有!有!当然有!”买卖终于上门了,这次也用不着那个曾经因故作姿态而吃过大亏的鱼寒示意,凌文佑就赶紧自作主张地点头应承道:“善人相召,晚生岂敢不尊?还有劳先生前行带路!”

        磨蹭一番出了门,鱼寒这才知道商场之上的拖延战术还真就不止他这个不合格的穿越者知晓,宋代商人们玩起来同样是得心应手。明显是刻意的冷落了他们这么多天,王大善人最后选择的商谈地点也非常特别。

        粮仓,准确地说应该是占地数十亩的大型粮仓,足以展示出王大善人的富有。认真检查着手里刚取来的大米,王大善人不停地与身旁之人聊着什么,见到凌文佑等人也只是毫不经意地问了一句:“这几日凌贤侄在寒舍可还住得习惯?”

        “蒙善人厚待,晚生等如沐春风。”凌文佑这话并非完全是在拍马屁,要知道这几天他们呆在王家大宅里享受的可是贵宾级待遇,不但能够享受到美酒佳肴甚至还能偶尔欣赏到歌舞表演。当然了,如果那些个正值妙龄的王家婢女能够不在意他们如今的窘境而愿主动投怀送抱的话,那会更好一些。

        “如此便好!”满意地点了点头,王大善人看着旁边象木桩子一样杵着的翟崇俭与佟二牛两人不禁眉头一皱,对着胖朝奉吩咐道:“弘昌,老夫与凌贤侄有要事商谈,你且带这二位壮士一旁歇息。”

        暗地里使了个眼色,鱼寒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毕竟这些天吃住在王家大宅之中,人家真要动手的话也不用等到现在。再加上翟崇俭与佟二牛那俩家伙生性太过耿直,成天吃饱了没事就念叨说什么上古神兵不该卖给有金国细作之嫌的王大善人,现在能够让他们眼不见为净到也还是个不错的提议。

        似乎早已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王大善人也没感觉到任何惊讶,径直介绍着身旁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道:“此乃远亭主簿娄大人,二位贤侄还不快快拜见?”

        远亭主簿?那不是金国的七品地方官吗?怎么会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了同谷,也没人管管?吃过一次亏的鱼寒虽然已经猜到这老头才是真正的卖家却也不敢再耍心眼,只是随着凌文佑一起循规蹈矩地表达着心中的仰慕之情。

        “呵呵,二位贤侄过誉了,过誉了啊!”谦逊着,即便是集千年阿谀奉承之大成的套话也没能让娄大人得意忘形,很显然此行有着重要使命的他似乎也没有太多精力与人客套,直接就对着凌文佑道:“适才听闻懿德言之,尔等不远千里自昭化而来乃是有一异宝欲献于吾主,不知可否容老朽先睹为快?”

        昭化?咱是从巩州逃过来的好不好?幸亏凌文佑和鱼寒一样都不太傻,很快就想到了王大善人此举的意图,赶紧顺着话茬道:“晚生虽不才却也寒窗数载,对那命数之道略知一二,前些时日偶得此异宝便夜观天象,知其主乃北地圣君,故而才厚颜拖大善人代为转呈。却不想竟因此而惊动了大人,还乞大人能饶恕则个!”

        “哦?竟连蜀地都已降下祥瑞?”在娄大人看来,北地圣君除了他的主子大金国主完颜雍之外还能有谁?凌文佑这记马屁可真算是拍到了他的心坎之上,比之前那一堆废话实在是要管用许多。

        “凌贤侄还不快快将此宝呈上?”心情一好,娄大人对于凌文佑的称呼也有所改变,心急火燎地催促道:“若真为上古神兵现世,老朽定当不负贤侄……”

        不得不承认凌文佑比鱼寒更懂得审时度势,对于大金国官员即便只是个不入流的七品主簿,他也没敢有丝毫懈怠,当即便取出了传说中的“鱼肠剑”。

        当然了,凌文佑心里更加清楚,这东西一旦落到了娄大人手上,就再也不可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那封官重赏之类的空口许诺听一听乐呵乐呵也就算了,实在当不得真。

        “…………”

        从娄大人那贪念四溢的目光中就能看出他已经上钩,可还没等鱼寒配合着凌文佑展开忽悠,刚才去一旁遛达的翟崇俭却突然冒了出来,藏身在粮垛之后不停地发出暗号。

        “干嘛?”害怕那俩憨货在这个关键时刻给捅出什么篓子,鱼寒只能无奈地任由凌文佑去自由发挥,转而找了个借口离开。

        “鱼兄弟,你看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闯了多大的祸,翟崇俭一脸愤慨地道:“那姓王的还真不是个好东西,就他这送给金人的大米可比咱大宋官家吃的贡米还好!”

        “瞧不出嘛,您老还见识过啥叫贡米!”调侃着接过了翟崇俭偷来的那一小搓大米,鱼寒突然感到了惊讶。

        东北珍珠米?泰国香米?不对啊,眼下可是宋代。北边那肥沃的黑土地都还是大金国勇士的老巢呢,可没听说过他们还会种田耕地的!至于那南边么,如今连素可泰王国都还没有兴起,古籍中记载的暹罗国都还属于没影的事,谁又有这心情去捣鼓出这种高档货?

        将手中那浑圆油沁的大米放到鼻子边,鱼寒笑了,笑得有那么点诡异。要知道作为一个专业的赝品商人,只有眼力劲那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有敏锐的嗅觉才行。他甚至能够完全不用看就知道哪些物件是同行们扔进粪坑里做旧出来的,而此时他在这一小搓大米中闻到了一种不该有的味道。

        王大善人那老家伙,还真不是个好东西!

        “鱼家小友,”不知道为什么,仅见过两次面的王大善人总是喜欢对鱼寒使用更加情切的称呼。一直在留意这边动静的他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旋即消失不见,却施施然走了过来面带笑容道:“不知可有何趣事,能否说出来让老朽也开怀一笑?”

        “倒也无甚大事,说了出来怕是有辱善人视听。”打着哈哈,狠狠瞪了一眼依旧心有不甘的翟崇俭,鱼寒可没忘记自己求财的目的。“不知娄大人对于我家少主呈上的宝物可还满意?”

        “甚为满意!”或许是因为扮演着中间商的角色,王大善人对于那边正在经行的谈判也并不太感兴趣,只是略显冷淡地道:“娄大人已经开出了千贯之资,然凌贤侄似乎仍旧有所疑虑,鱼家小友就不过去帮衬一二?”

        “善人此言大谬,少爷的决定岂是我等做奴仆的可以左右?”话锋一转,鱼寒突然又不无担忧地接着道:“只是少爷年少尚不识人间之险恶,如此的贪得无厌下去恐会惹恼娄大人……”

        “哦?小友可有何解决之法?”分明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却因为买家给出了一个并不算合适的低价而感到胆怯,暗中观察过鱼寒数日的王大善人可不认为眼前这混蛋的胆子会这样小。

        “不若……”故作犹豫一番,换上一副谄媚表情的鱼寒凑到王大善人耳边轻声道:“不若就由小子前去劝说我家少爷,将此宝以百贯之资让与善人,再由您……”

        都不用换地方,转个手就能获取最少十倍之利,更重要的是以王大善人的身份还不用担心被娄大人窃取了所有的功劳。可以说鱼寒现在送上的是一份正常人都无法拒绝的大礼,但王大善人还真就不敢这么认为。

        “小友此举又是为何?”饶有兴趣地盯着鱼寒,王大善人颇有耐心地在等待着一个合理的解释。

        “善人尚能时刻挂念这大金国勇士之安危,小可岂能不识天命所归?”随口胡扯着,鱼寒这时已经有了别的心思,突然想要借王大善人的手去干点坏事。

        即便是到了大宋之后就一直穷困潦倒,可鱼寒在与凌文佑等人的闲谈中还是大致了解到了这个时代的物价。一百贯铜钱,足够让他们一行人衣食无忧地遛达到临安府。再说了这么多的钱财,串一块最少也得有七八百斤,就算是翟崇俭和佟二牛身强体壮的扛着也会被累得够呛。反正已经解决了眼下最大的难题,干嘛不再顺便做点损人不利己的事呢?不就是个临时赶制出来的赝品么,就当是送给完颜雍玩玩呗!

        “若善人能尽快促成此事,小生定会在临去之前送上一件添头……”仿佛是为了防止王大善人拒绝,鱼寒再次凑上前去,以仅两人所能耳闻的声音诱惑着。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8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