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24章 逆天佳人

第24章 逆天佳人

        “啊……”惨叫声中,湖匪寨子里那原本就显得有些摇摇欲坠的聚义大厅墙上被撞出了巨大的窟窿,一团黑影随即飞出,在空中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风雨首发】

        “哼!就这点功夫,也敢在我老君寨撒野?”神情依旧那么冷傲,语气仍显慵懒,只是聚义厅内众人再没了欣赏的念头,额头之上纷纷冒出冷汗。

        飞出去的那可是佟二牛!虽说这憨货因为晕船而丧失了一大半战斗力,可好歹那也是两百来斤的大肉坨子啊,就这么轻易地被踹了出去?更夸张的是,出手或者说出脚也行的居然是那个长得祸国殃民,看上去娇滴滴弱不经风的湖匪女首领?这……这还是人吗?

        “哼,你这女子不过是仗着些巧劲,欺俺兄弟没留神而偷袭得了手……”幸亏同样武艺高强的翟崇俭及时揭穿了对方底细,要不然鱼寒肯定会收起那色心,再次高举双手匍匐在地,嘴里直呼女侠饶命了。

        “是又如何?谁让那憨货出言不逊?”薄嗔微怒面若寒霜,随着女匪首迈开轻盈流畅的步伐,长发飘飘洒洒直垂腰际,似乎并不太合身的布衣无法完全遮掩住那玲珑浮凸的绝妙身材,反倒是让她看起来更显婉约秀美楚楚动人。

        “俺不服,俺要和你再战一场!”并没有失去最后倚仗的鱼寒有心情在旁边欣赏美女,但翟崇俭实在容不得自家兄弟受半点委屈,当即提出了挑战。

        “哦?”即便只是轻蔑的回应,在那种独特的风情掩映之下依旧是那么赏心悦目。

        “跑啊!”对于湖匪们来说鱼寒的小命其实并不重要,可他现在毕竟还顶着个肥羊的名头,属于发家致富的筹码。也没等这色迷心窍的混蛋出面扮演和事佬的角色,桑伯便在一声惊呼之后扯着他紧急逃离了聚义大厅。

        “这……这是……”

        “咣当!”

        闷响传来激起一片尘埃,破烂的桌案紧随众人之后从聚义大厅中飞出,狠狠地砸在地上变得四分五裂,也有效地阻止了鱼寒喋喋不休的问话。

        这就是开打了?不对啊,书上写的那些个武林高手对决,不应该是先报上个唬人的名号再来点师门传说套套关系,最终才一决胜负的吗?眼下这两人咋就如此轻率,完全忽略了那些应有的过场?难怪大宋官家会称他们是流寇或湖匪呢,这也实在太不按规矩办事了!

        “下注了,下注了!”没去在意发生了什么事,桑伯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大碗,席地而坐就这么嚷嚷着。

        “五文钱,小姐今日定会拆了三面墙!”看来湖匪们早已习惯了这种场面,一个小喽喽扣扣索索地在怀中寻觅半晌,这才将几枚铜钱扔进了大碗之中。

        “滚一边去,小姐哪次出手不是把整个大厅都给拆了的?老规矩,押八文,待会还有一根竹竿立着就算输!”鱼寒闻言汗如雨下,这些个湖匪把他们的小姐当成了啥?推土机还是拆迁大队?不就是两个人的决斗么,拆房子也不能拆得那样利索吧?

        “三文,我赌那憨货撑不过一时辰!”

        “还一个时辰呢,我看那笨蛋要不了半柱香的功夫就得被扔出来!”话语里带着歧义,湖匪喽喽的脸上却写满了自信。

        “桑伯……”好吧,这里是湖匪老巢,有点什么匪夷所思的怪事发生也可以理解。但鱼寒就想不明白了,自家兄弟看起来也挺壮实的啊,咋就没人下注翟崇俭获胜呢?

        “你这后生怕是不知道吧?我们这十来号人能独霸一方,都是仰仗的小姐威名。须知这八百里洞庭湖上干我们这行当的得几十路人马,可谁没在小姐手上吃过苦头?别看你这兄弟武艺不错,比老夫还略胜一筹,但真等落到了小姐手上怕也……”絮絮叨叨地将自家小姐吹了个天花乱坠,忙着做庄开赌的桑伯这才想起了什么,赶紧朝着身旁众喽喽吆喝道:“混小子们,还不赶紧地将这几头肥羊给重新捆好了?”

        心中从没有过抛弃兄弟自行开溜的念头,眼见翟崇俭正在与人酣战,鱼寒也只能任由那些个湖匪喽喽寻来绳索重新将自己给捆上,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同时,他的心中也充满了好奇,特别想知道这女匪首的武艺到底高强到了什么地步,竟然能单挑洞庭湖上的诸多好汉。

        “轰”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破败不堪的聚义大厅终于不负众望骤然倒下,也让鱼寒心中所有的疑问有了个明确的答案。

        只见得芦苇纷飞之中,翟崇俭犹猛虎下山,双腿稳若磐石每一次迈步总会激得尘土飞扬,双拳挥洒自如每一次击出隐带破空之声。而那女匪首则似穿花蝴蝶腾挪闪移,显得飘逸灵动令人深感赏心悦目。

        “嘶瞧不出嘛,这憨货还真有两下子,居然逼得小姐使出了兵器!”势均力敌的决斗场上,两人攻防转换极为迅捷,让人很难看清具体的招式。而随着人影的骤合即分,一旁观战的小喽喽实在忍不住大呼小叫起来,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众人这才注意到女匪首表情无比严肃地伫立一角,手中早已擎出了亮晃晃的分水峨嵋刺。而做为她的对手,翟崇俭同样喘着粗气,手里更是拿着个黑中泛绿的怪异暗器。

        “住手!”顾不得自身的安危,大惊失色的鱼寒情急之下努力挣脱了湖匪喽喽们的束缚,径直朝着危险的决斗场冲去。他怎么也没想到女匪首竟能逼得翟崇俭掏出了这玩意,虽说很大的原因是翟崇俭没能恢复到最佳状态,却能足以见得女匪首的武艺之高强。

        对于翟崇俭手上的那东西,鱼寒是再也熟悉不过,要知道那可是他亲手捣鼓出来作为终极保命利器存在的震天雷!这玩意的威力有多大,鱼寒和他那票兄弟非常清楚,曾经吃过苦头的大金国勇士们心里也很明白。真要扔了出去,炸着花花草草鱼虾龟鳖的到没什么,可要是伤了这么个国色天香的美女,那必然会遭受最严厉的天谴。

        此时的鱼寒完全没有想过,翟崇俭会有如此莽撞的举动,罪魁祸首还是他自己。谁让他这一路上有事没事的就在那俩憨货耳旁灌输为达目的便可不择手段的混账理论?为了自己的名声,也为了自家兄弟的幸福,在潜意识的驱使之下,翟崇俭还真就这么做了。

        “不就是闹着玩玩么,翟大哥,您用不着这么当真吧?”顾忌到自家兄弟的安危,翟崇俭没有继续展开进攻,而女匪首似乎也不太愿意趁人之危。鱼寒这才有机会安全地凑上前去,腆着一脸的笑容试图夺过那件危险的玩具。

        “哼!你这憨货不过是仗着有些蛮力而已!”没功夫去搭理那个看起来跟小丑差不多的鱼寒,香汗淋漓的女匪首对于没能拿下对手这事显得耿耿于怀。

        “你也不过就是凭着诡异的身法,再加上那些个鸡零狗碎的东西才苦苦支持到了现在!”将鱼寒护在了身后,同样没能尽兴的翟崇俭也表示出了自己的不满。

        “二位!”作为一个混蛋,特别是对美女存有觊觎之心的混蛋,鱼寒显然不甘心就此被人漠视。躲在翟崇俭身后,探出个脑袋又一次自作聪明地提出建议道:“依俺看,你们莫不如先歇息歇息定下个规矩,重新再打一场?”

        “没空!”适才还视同仇敌的两人非常默契地选择了拒绝。再打一场?这混蛋把生死决斗当成了什么?闹着玩吗?或者说是免费的猴戏?

        “翟大哥,这女子的武艺真如此高强?”佳人怀着一腔愤怒转身离开,直到她消失在远处,鱼寒这才有功夫重新收拾起色心出言询问。

        “半斤八两吧!若论力气她远不如俺,可要比身形步伐,俺还真得自愧不如。”适才的轻蔑只是为了维护住颜面,眼下两兄弟之间谈话倒也不必再刻意隐瞒什么,翟崇俭也得以做出了最为客观的评价。

        用得着这么夸张吗?想那女匪首容貌已是倾国倾城,如今在这武艺上又获得了翟崇俭的肯定。难道自己来大宋之后的初恋或者说第一次暗恋,就要这么无疾而终了?

        “贤弟,依为兄之见想要降服这等女子,怕是……”已然明白了鱼寒的心思,凑上前来的凌文佑似乎也并不太看好这段姻缘,正试图说服自家兄弟趁早打消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就那种逆天的美女,岂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能配得上的?

        “凭啥要俺降服她?两情相悦就不行么?”颇为不认同凌文佑的说法,在鱼寒看来情场之上根本不会存在真正的胜利者。只不过这逆天女匪首也确实能够跻身红颜祸水之列,若是任其留在这红尘之中还不知将来会惹出多大的麻烦,不如就自己发扬风格吃点亏,趁早想办法把她给娶回家藏起来。

        “混小子,有志气!你若真能入赘我老君寨,老夫就把这二当家的位置让给你!”狠狠地拍了下鱼寒的肩头,奉命前来押解一群肥羊的桑伯适时表现出了自己的大度与赞同。

        入赘?这话听起来咋就这么刺耳呢?俺可是穿越者,虽说没啥大能耐,可也不能跑趟大宋就为了做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腹诽着,脚步略显踉跄的鱼寒已经开始暗自里琢磨应该如何去糊弄女匪首才能获取芳心。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8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