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37章 流言四起

第37章 流言四起

        “诶,听说了吗?鞠家贼子连同身边的那些个祸害昨日在玉皇山脚下被人给剁了脑袋……”临安城某个偏僻的角落里,一大群人正兴致盎然地围在一起从事着日常的娱乐活动。(风雨首发)犹豫着不知该如何下注的赌客为了能够拖延些时间以便做出准确判断,绘声绘色地描述着刚从别处听来的小道消息。

        “这事有甚好奇怪的?”再怎么说这也是临安府是天子脚下,即便只是在街边开设小赌局的庄家,要没点特殊门道也不可能这么多年还没被人惦记。“就这半月不到的功夫,临安城中被人给剁了的祸害还少?”

        “这倒也是……”尴尬地挠了挠头,未能成功吊起庄家兴趣的赌客仍旧心尤不甘。“可你们给说说,都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官府怎就没出面管管?”

        “管甚管?那些个祸害早就该被人给剁了!”临安城内百姓对金人的怨恨有多大,这确实很难说,但对于那些自带干粮替金人办事的所谓细作却是早已恨得咬牙切齿。没别的原因,那些个东西也得吃饭过日子不是?主子不给活动经费,同道大佬们也没打算帮忙搞点募捐什么的,它们就只能在大宋官府纵容之下干点欺压良善的破事。

        “可就这样闹下去,诸位就不怕……”赌客的担忧并非多余,毕竟身边三天两头就会有凶杀案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产生一些不安全感也很正常。再联想起前些日子禁军出城剿匪的消息,他还真担心走投无路的湖匪会狗急跳墙流窜到了临安来谋财害命。而那些个被人给剁了的东西虽说是祸害,但家产并不见得就会比寻常百姓丰厚多少,他还真担心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被人给盯上。

        “我说你小子是来下注的,还是来打探消息的?不知道那些个祸害可是自个送上门去让人宰的?”使劲摇晃着骰钟,庄家可不愿眼睁睁地看着好好一场赌局就这样被人给搅和了,颇为不耐地兀自吆喝着。“开了啊,想挣几个菜钱的赶紧买定离手!”

        “二十文,买大!”小心翼翼地将铜钱放在了地上,赌客的注意力倒是被庄家所转移。“世上还有这样蠢的人?”

        “开!一三四小!”趁着众人不备将六点朝上的骰子给掉了个,作弊得逞的庄家心情大好之下倒也打开了话匣子。“听我在衙门里当差的二叔家的表舅的三弟说,那些个祸害原本是要出城寻人晦气的,可谁知学艺不精反倒让人给收拾了!”

        “鞠家贼子可不是绣花枕头,前些日子我还亲眼看见过他耍刀呢,就那架势怕寻常三五个人连身都近不了。”眼看着对方收走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攒下的那点私房钱,懊恼地接受了现实,却更加担心未来日子的赌客有点惶急地打探道:“莫非真是那些个湖匪来了临安?”

        “甚湖匪啊,听说这次动手的强人是从北边过来的。”眼看着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庄家似乎知道不满足人家的好奇心今天就没法继续坑骗下去了,倒也颇为洒脱地干脆就寻了个阴凉处坐下。

        “北边?莫非说的是……”刚卖菜回来的大婶眼见时日还早也凑了过来,却恰好听到了庄家这句话,顿时八卦之心难以遏制。

        “那可不!你们也不想想,除了先皇身边的侍卫传人,谁还能如此轻松地把那些个祸害给剁了……”

        “散了,散了,赶紧都散了!”没等庄家继续显摆自己的能耐,说出一些众人都还不知道的消息,远处就匆匆赶来一队差役蛮横地将众人驱散。“都闲得没事做了是吧?还不赶紧回家带孩子做饭去?”

        “这不是汤班头么?如今闲聊都还犯王法了?”见到是熟人,庄家倒也没多大的惊慌,嬉皮笑脸地凑上前去。

        大宋朝是个文明的社会,这体现在很多方面,至少在正常情况下别说是百姓们蹲在街边闲聊了,就算真是非议下朝政什么的也不会有人前来制止。当然了,这凡事都得有个例外,绝对的自由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可能存在。在大宋朝,有的话题也不能随便触及的,比如事关太祖太宗两位帝王的烛光斧影,再比如说眼下这事。

        收下了对方递上的孝敬,汤班头将人拖到僻静处,略带神秘地警告道:“你这泼赖货,平日里满口胡言也就罢了,但切记不可再提及此事。否则就别怪做兄弟的到时候不给面子,须知府尹大人这几日可是让把大牢给打扫了好几遍,就等着上面发话拿人呢!”

        “是!是!多谢汤大哥提醒!”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庄家忙不迭地道着谢,转身就收拾好自己的那些个破烂匆匆离开。

        “各位兄弟怕是还得幸苦一会,等巡完这几条街,我等再去找个馆子好生歇息歇息。”看着老熟人略带仓惶地逃离,汤班头的心中充满了苦闷,却只能用这种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话去安慰身边早已累得气喘吁吁的众人。都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想要阻止谣言的传播岂是那么容易的?

        也不知从何时起,临安城内突然就开始流传起了一个谣言。这个谣言的主角是那位早已驾崩在金国腹地的钦宗皇帝,虽说不是什么原地满血复活这种耸人听闻的异事,却足以让当今官家和太上皇都惊出一身冷汗。

        某日钦宗皇帝突然预感到自己命不久矣,小心翼翼地避开金人耳目,亲书遗诏一旨交予身边最忠诚可靠的侍卫。在逼得侍卫立下毒誓后再三叮嘱,若其遭遇不测当携此诏南下临安当众宣读,立心中所钟意之人为天下之主。

        要说这消息没什么唬人的,想当年金人手里攥着赵诺那么个活物都还没能动摇大宋根基呢,就这么一封来历不明的传位诏书又能起到什么用处?徽宗一脉如今还能手握大权的也就只剩下了太上皇,经过这么多年的清洗重组,人家早就笼络住了满朝文武之心,即便是当今官家也不敢妄自忤逆,还会担心有旁人在这个时候掀起什么风浪?

        侍卫浴血奋战杀出重围,最终却因伤重不治而亡,百姓们或许还会为其忠义而唏嘘不已,大宋君臣却是窃喜不已。侍卫后人不失其志,小小年纪便颠沛流离,耗费近十年时间终在一群侠义之士的帮助下南归大宋,这事听起来是有点邪乎,却也没什么值得特别留意的地方。

        若是谣言就到此结束,大宋朝廷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反应,顶多也就是让天下臣民们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谈而已。可谁让这谣言的最后还吊着那么根小尾巴呢?

        传说中的侍卫后人不仅带有钦宗遗诏,而且身上还揣着一件宝贝,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传国玉玺!

        秦二十六年,始皇令良工琢和氏璧为玺,李斯亲篆八字于其上的传国玉玺,居然出现在了大宋朝?这是想要糊弄谁呢?谁信谁是傻瓜!

        大宋太上皇当然不傻,大宋官家更是英明神武,大宋满朝文武那脑袋也都灵光着呢,但一联系到传言最后那句不久前出使大宋的金国使节也正是得到了此消息,才会莫名其妙地跑到江陵府,结果却因运气太差而在寻人过程中被湖匪们给绑了票……那还就真有点傻眼了!

        当初只是个闲散王爷,连核心边缘人物都算不上的当今太上皇实在想不起老祖宗们是否真藏有这么件宝贝。官家暗地里查遍残缺的宫廷密档,最终也没能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倒是闻知此事的博学鸿儒们翻遍史书,却得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的结论。

        哲宗时期确实有名曰段义的农夫在耕田时发现过此物并献于朝廷,虽说其后多有朝野有识之士对此心存疑虑,但毕竟是经过了当时十三位大学士依据前朝记载多方考察认证的宝贝。在大宋朝真实存在过,又因靖康之变而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传国玉玺,谁能保证当初就没被钦宗皇帝藏在身上?

        而最近这半个月来,那些被人给骗出城外剁了脑袋的所谓金国奸细,不管金人作何解释都无法打消大宋君臣心中的疑虑。临安府尹可是派人前去查探过了,那些祸害丧命的地方确实曾经爆发过激烈的打斗,难道不是金人想要阻止大宋与那侍卫后人取得直接联系?

        再将前些日子大金国使节突然转向江陵欲游湖赏光这事实联系起来,眼下流传的哪是什么谣言啊?简直就是一条完整的证据链么!

        太上皇愤怒了,不就是当年没让人顺道把那倒霉大哥接回临安么,咋就还记恨上了?眼瞅着都化成了一捧黄土,都还没忘留下点破烂来恶心自己?他就不能消停一下,规规矩矩地去投个好胎,顺道让自己也过几天安生日子?

        大宋官家感到了威胁,一封钦宗皇帝的传位诏书,一个传说中的传国玉玺,这两件东西若是孤立的存在倒还好应付。可若真让金人都给寻了去,想把他那便宜老爹彻底变成窃国大盗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更别提他这个继位者。届时,金人只需随便扔出个捏在手上的玩偶,再让朝中某些大臣在一旁推波助澜,就足以搅得大宋国内纷争四起。

        想要维护住正统地位的太上皇,心怀大志渴望能够实现胸中抱负的当今官家,甭管是为了讨好北边主子还是真心维护大宋安定的满朝文武,很快就这一个问题达成了共识。

        查!必须尽快查清整件事情的真相!正前往洞庭湖剿匪的禁军也别瞎折腾了,无论如何也要赶在金人得手之前把那侍卫后人给找出来!而在得出最终结论之前,必须尽快控制住这个谣言所能产生的破坏效果,禁止百姓们继续妄加揣测。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8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