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55章 真人之功

第55章 真人之功

        信誓旦旦地做出了承诺,但以辛弃疾此时的身份地位而言也确实很难让人彻底放心。【风雨首发】毕竟此次打着剿匪旗号进湖的官军中品阶比他高的大有人在,且大都还是根红苗正属于太上皇嫡系的那一类,人家凭什么就得听他指挥?

        随便找些借口,拖延些出兵的时辰。只需要控制好最终抵达战场的时间,等庆王身边的精锐跟敌军拼得个两败俱伤,才赶在最后那一刻跳出来,既能减小参战后所产生的伤亡凸显自己的本领,又能让刀斧即将加身的庆王感激涕零念叨上一辈子的救命之恩,这岂不是更符合那些大员们的切身利益?

        鱼寒的这种观点并没有立即遭到驳斥,无论是正人君子朱熹还是忠厚老实的庆王,都觉得这混蛋的心理虽显得极其阴暗却也并非是在杞人忧天。现如今的大宋,还真能有不少朝廷重臣能干出这种事来。

        辛弃疾也很想对鱼寒的分析表示赞同,因为只有他自己清楚那绝不是什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混蛋行为,而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一切。若非官军统帅试图拖延救援时间,他又怎会出此下策独自领亲兵前来?可有的话以他归正人的身份却不能说,否则落在了有人之人的耳朵里,难免会被扣上一顶意图离间大宋君臣关系的帽子。

        “微臣来时曾偶获一物件,若蒙殿下不弃还望笑纳!”明显地感受到了众人心中的担忧,辛弃疾也知道若是不拿点真凭实据出来,怕是无论自己这个时候再说什么也没用。转身朝不远处正在下船的侍卫吩咐道:“尔等还不快快将那东西给呈上来?”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或许是辛弃疾目前唯一能够有效调动的昔日同袍奉命而至。十来个精壮的汉子神色虽显坚毅却浑身浴血大都带着伤势,足见得刚才那一次短暂的交锋有多么凶险,而最后那个肩上还插着利箭壮汉所扛着的大麻袋更是牢牢吸引住了庆王等人的目光。

        没有一点破损的痕迹,却能清楚地看见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蠕动。鱼寒甚至不无恶趣地猜测,辛弃疾该不会是明知此行凶多吉少,所以才临时在水师主力那里偷了头大肥猪出来,准备让大家伙饱餐一顿后再共赴黄泉?

        也就在庆王都开始怀疑辛弃疾是不是被气晕了头准备改行做绑匪时,却听得他径直对那壮汉吩咐道:“还不打开让殿下看看是否合意?”

        随着令下,麻袋被壮汉猛地撕开,众人却一时有点晕头转向。要说这里面装着的是件东西可真不地道,但绝对没人好意思说那不是个东西。因为那是一个人,一个大活人,更准确的说那是一个宿醉未醒却还在嚷嚷着“再来一杯”的道士。

        道士?在这种危机的情况下整个道士来有啥用?难不成这东西跳大神的本领特别高,真能一纸灵符召来天兵天将?可就瞧他现在那一摊烂泥的样子,怕是连墙都扶不上去吧。

        “爱卿,此乃何人?”掩着鼻子小心后退半步,庆王甚至都开始怀疑刚才敌人没拼了老命拦截辛弃疾一行人,怕还真是闻到了地上那家伙浑身所散发出来的酒气,担心真要是把人给逼急了,辛大侠会率先在中心地带开火攻啥的。

        “此乃清虚庵主、康寿殿陪侍,皇甫坦是也!”很是淡定地介绍着对方的身份,辛弃疾却莫名其妙地朝着众人眨了眨眼。

        “皇甫坦?爱卿,你说眼前这就是父皇颇为倚重的皇甫真人?”辛弃疾的脸上倒是波澜不惊,适才还只是觉得地上之人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的庆王却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凑上前去仔细辨认。

        “元晦先生,这家伙是谁啊?”什么真人不真人的,对于鱼寒来说都不重要。毕竟这世上之人谁也不是纸糊草扎的,在宋代想要找出那么几个能够喘气喝酒的假人还真没太大的可能。庆王等人现在那副惊讶的表情令这个略显没心没肺的混蛋感到了好奇,以至于都忘了去问问辛大侠,他所乘的那艘小船早已被敌人的箭矢给扎成了刺猬,当初是把人给藏在哪里才最终确保了安全的。

        “有此人在,无忧矣!”如释重负地发表了句感慨,暗地里朝着辛大侠竖了竖大拇指表示认同。朱熹这才收起嘴边的那一丝笑意,一本正经地为鱼寒做起了介绍。

        要说地上这位,那可绝对能称得上是大宋朝传说般的人物。医术高超,早在绍兴年间便妙手回春医好了显仁皇太后眼疾,治愈了仙韶甄娘的瘸腿,不但蒙两宫赐赍甚厚,更令得当时的高宗皇帝欣喜之下遣使入青城山拜谒安抚并为其建观。

        而更为神奇的是,若论装神弄鬼蒙骗天下人的本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捣鼓出个破烂,杜撰出个无比离奇的故事又在众人帮助下才勉强让孝宗皇帝将信将疑的鱼寒,在皇甫坦面前完全就不值一哂。真要比的话,也就只有曾经捧红一代女皇武则天的袁天罡才有实力与他一较高下!

        要知道,皇甫坦仅凭一张利嘴就能将高宗孝宗两位皇帝给糊弄得团团转,把德寿宫当自家后院皇宫大内当菜市场随意进出。随口而出的一句话,就能让出身极其卑微的华夏史上第一泼妇李凤娘得以与皇室结缘,顺利成为了当今三皇子身边的荣国夫人。

        当然了,朱熹现在还不知道那泼妇将来还会顺利成为光宗皇帝身前的皇后娘娘,更能得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成为宁宗头顶的慈懿皇太后!否则这榆木脑袋怕是得真被吓出点毛病,然后开始琢磨着替天行道才行。

        已经创造出了无数的辉煌事迹,此次大老远从临安跑到洞庭湖上来的皇甫坦还肩负着无人可以替代的重任。都说玉乃蕴积天地灵气所成,而秦始皇当年制作传国玉玺所用更是玉中精品和氏璧,时隔千年有余谁能保证这宝贝就不会已经修炼成了精?若是真到了最后关头,这宝贝长腿跑了长翅膀飞了,那不比让金人夺了去更有损大宋朝廷威严?

        庆王或许能够有效权制住朝廷官军,但那些个光怪陆离的事怕还是得找世外高人才能解决。秉着有备无患的精神,孝宗皇帝可是没少在他那便宜老爹面前摆事实讲道理,最终才求得太上皇忍痛割爱派出了能掐会算的皇甫坦前来相助。

        为了能在关键时刻凭借无上道法布下传说中的九天玄雷大阵压制住成了精的传国玉玺,皇甫坦奉皇命前来洞庭湖参与夺宝的理由听上去颇具玄幻色彩,但就这个时代而言也并非显得太过突兀。

        皇甫坦的意外出现,让庆王等人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因为他们心里都很清楚这是一个太上皇和官家身边的红人,荣国夫人命中的贵人,不管官军统帅如今有怎样的想法,都绝没胆子将他置于险地。救援是必须的,而且还得抓紧时间。

        “爱卿随手就能捡到一代高人,这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前方敌人的混乱尚未结束,已经确信援军主力会在短时间内赶到,不用再担忧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的庆王此时也兴起了点玩闹之心。

        “殿下这是高看微臣了!”故作惶恐之态,辛弃疾无比委屈地解释道:“此次臣奉旨出京,官家在临别之时也曾言若遇皇甫真人务必遵令而行,昨夜臣赴中军求援却蒙真人相邀,自是不敢有丝毫懈怠,岂料……”

        皇甫坦会烂醉如泥出现在这里,其中的原因在辛弃疾的嘴里说出来还真就显得有那么说倒霉。道家不戒荤腥不忌女色,一代真人喜欢在没事的时候喝上两杯,这原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谁让他突然间心血来潮,非得要闹着和辛弃疾比拼酒力呢?

        辛弃疾曾经统领数万北方豪杰义士转战千里,这要是说他不会喝酒,谁信啊?而作为一个千古文豪,就算是文采上略逊斗酒诗百篇的谪仙人李白一筹,那酒量也绝不能差得太远,否则脸面岂不是丢大了?所以,皇甫坦找辛大侠拼酒,这完全就是在自行找虐。

        当然了,酒足饭饱之后忧心庆王安危的辛弃疾按耐不住冲动的性子冒然出击,却浑然忘了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个至关重要的神奇道士存在,那根本就是个意外事件。别人信不信都不重要,反正辛大侠自己认为这个理由非常合理。

        “哦?如此说来到是本王无知了!”庆王虽然也觉得辛弃疾的这个借口不错,却也并不足以洗脱他挟持朝廷重臣以调动官军的嫌疑,只能强忍着笑意自行补充道:“难得真人不惜损耗自身功力为本王掐指算出有此一劫,此等大恩大德本王定然终生难忘。倒是爱卿你,虽有协助之功却也不能……”

        “臣惶恐,岂敢贪墨真人之功?”辛弃疾又不傻,一下就听出了庆王那句话里的含义。要知道在军中不管出于怎样的原因采取了擅自行动,都能被算上个不大不小的罪名。这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没什么,但放在辛弃疾身上就很有可能惹出大麻烦来。

        现在把这盆脏水泼到皇甫坦身上,谁还会那么没眼力劲地去挑毛病?反正调兵救援的目的已经达到,庆王也对这其中的真正缘由心知肚明,干嘛还要傻不拉唧地为了个不可能到手的功劳而给人留下把柄?

        “只是如此一来,还得烦劳元晦兄替小弟亲书战报一则!”论文采,辛弃疾不在朱熹之下,但刚从北方回来没多久的他对于大宋官场规则并不熟悉,也就只能求助好歹做了几年地方主簿的老友。

        “既得贤弟之托,某定尽力而为。”欺君罔上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而且这次还有庆王的默许,朱熹倒也没显出什么排斥情绪颇为豪爽地应下了差使。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8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