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56章 终得脱困

第56章 终得脱困

        不到两盏茶的功夫,远处江面之上就出现了朝廷水师战舰的巨大身影,如此迅捷的救援,足以证明胆大心细的辛弃疾行事确实高人一筹。(风雨首发)只是耍了这么个小小的手段,就轻易调动了那些骄兵悍将。

        “鱼贤弟,要说这位辛幼安做事可真够损的!”动刀子玩命的事自有前方声势浩大的朝廷官军去执行,凌文佑在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任何贬低辛弃疾的含义,他只是觉得对方颇合自己这些人的性子而已。

        “话可不能这样说……”鱼寒还是比较有自知自明的,很清楚就自己琢磨出来的那些个损招,与胆大心细运筹帷幄的辛大侠比起来,完全是南辕北辙根本不值一哂。

        “这位小友……”贼兵先是被人用炸了个晕头转向,接着又被人轻易凿穿了阵形,原本就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仓促之下又怎能是装备精良士气高昂的大宋官兵对手?看着远处那些个正抱头鼠窜的乌合之众,辛弃疾是一点动手的念头都没有,反倒是对制作出来二踢脚的鱼寒产生了极大兴趣。

        “小子鱼寒,在此见过幼安先生!无德之辈当不得先生如此厚爱!”并非排斥完全是出于尊重的一鞠到底,为了一己私利而不惜欺君罔上的鱼寒在同样都是从北方归来却为了大宋中兴而殚精竭虑的辛弃疾面前,首次感到了无地自容。

        “小友毋须太过妄自菲薄,汝适才之举并无不妥,且吾辈之人为谋大事而不拘小节本无可厚非。”并不知道鱼寒那句话的真正含义,辛弃疾也只是理所当然地认为他这不过是在为了刚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行为而愧疚。

        先是好言安慰一番后,辛弃疾却又继续拍着鱼寒的肩膀道:“先前只闻小友乃忠良之后,今听得元晦兄所言,方知汝于军械火器之事颇为精擅,若他日有暇某定然登门拜访,还望小友切莫推脱藏私。”

        再次展现出了非凡的见识,辛弃疾极其敏锐地察觉到了鱼寒所具有的优势。如果他真能成功地说服这个混蛋把所掌握的知识都给抖落出来,再加上朝廷的重视,或许还真能逆转乾坤让大宋在军事方面对阵金国时占据绝对的优势。

        “怕是要让幼安先生失望了!”毫无缘由的一句话,却出自原本只是在旁默不作声的琴心之口。虽说此行任务已经彻底失败并暴露了身份,却也并非一无所获。找到了巩州事件的元凶,还意外发现这个混蛋身怀绝学,若是能埋下些伏笔以便将来劝得他投归大金国,也未尝不是另一种成功。“小女子可断言,若事无意外你这小友短期之内绝无再回临安的可能……”

        “琴心小姐冰雪聪明,与其在此逗留何不趁大军未至先行离去?”事先就已经有过承诺,而且一个暴露的身份的细作也确实很难再产生多大的威胁。奇怪的是庆王却等不及让琴心把想说的话给说完,就已经开始做出了送客的举动。

        “小女子即为殿下所不喜,自当离开!”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没了任何意义,琴心却在转身带着自己那几个手下离开前对着鱼寒道:“他日若是鱼公子受了委屈,当记得北方还有一红颜知己正翘首以盼。”

        功败垂成之际还妄图招揽敌国臣子,足见琴心对自己国家的忠诚,也从旁印证了她的真实身份或许绝不止是安插在江陵府细作头目那么简单。至少她应该对身后的势力充满信心,并不害怕庆王真敢把她怎样。

        对于这种贼心不死的狂妄行为,庆王虽面露不快却也并未阻止,辛弃疾也没出人意料地没有表示反对,就连朱熹都只是神色淡定地站在一旁观望。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鱼寒是混蛋了点却不傻,他应该知道这个时候做出怎样的合理应对才能保住脑袋。

        “俺有老婆!”很是奇葩的回答纯属条件反射,不但让庆王等人哑然失笑,更是气得琴心跺脚而走。

        “殿下她刚才那句话是何意?”鱼寒不敢也不想去关注琴心的去向,却实在忍不住为刚才那句看似毫无缘由的话而产生了些许不安。对于大宋官场的规则他不熟悉,但对方怎么说也是金国的情报精英,所作所为绝不可能是无的放矢,应该是真看出了什么端倪才对。

        “哎……”直到琴心等人消失在了远处,庆王这才长叹一声道:“难怪金人会安排此女子坐镇江陵,若非此次机缘巧合之下揭破了其身份,怕是将来还不知会惹出多大的麻烦。”

        “殿下……”没有答案就已经是最好的答案,庆王答非所问更是让鱼寒感到了事情不妙,这一次就连朱熹等人也是大惊失色。除非是孝宗皇帝已经通过某种渠道得知了整件事情的真相虽,否则绝找不到任何理由对这混蛋下狠手。若果真是如此的话,在场之人怕是有不少都得掉脑袋。

        “鱼爱卿稍安勿躁,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在前方大军之中。”完全没有意识到鱼寒等人害怕的是什么,庆王指了指远处正逐渐趋于平静的战场。“有些事本王不想做,父皇更不忍为之,然为大局计却不得不让爱卿受些委屈。”

        庆王的表情越是淡定,鱼寒就越感觉后脊梁发冷。他不知道所谓的大局是什么,却理所当然地认为既然是要受委屈就肯定没什么好事发生。无奈现在的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无论是前方正在作战的水师官兵,还是刚对自己产生了一丝好奇的辛大侠,甚至是那位被要挟的朱熹,他们所效忠的都是大宋朝廷,至少表面上是那样的。若是因为不当的举措而让庆王产生了误会,人家只需一声令下,就足以让自己身首异处。除非……

        想到了那个能够确保自己一行人平安逃脱的办法,可还没等鱼寒对不远处的翟崇俭等人发出信号,却惊讶地发现庆王已经将全部的注意力再次投向了前方战场,正在与辛弃疾讨论官军的作战得失,并没有采取任何的特别戒备。

        这是出于极端自信而对自己的蔑视,还是事情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糟糕?一时间,鱼寒感到了困惑,不知道是否应该立即采取行动,趁现在官军还未到来就先将庆王挟持为人质。

        然而机会转瞬即逝,还没等鱼寒拿出最终的决定,前方战事就已经结束。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大宋水师那可是能把金人给揍得落花流水的强大力量,现在几十个打一个收拾起那些从大理匆匆赶来的乌合之众,还用得着费多大劲?

        而接下来的几天里,庆王身边更是围满了急于邀功请赏的水师将领,根本就无从下手。若非庆王百忙之中也不忘露出善意的微笑以示鼓励,辛弃疾也会抽空就凑上前打探那种二踢脚的制作方法,鱼寒很可能被心中那股挥之不去的忧愁所折磨得发狂。

        “贤弟,你是说真要把这场大功劳送给那杂毛老道?”转移到了水师战舰之上,因为身份的卑微反而获得了更多的自由,凌文佑这才有机会明目张胆地遛达进鱼寒所住的船舱之中,表达出了对新决定的不满。

        “不送?不送还能咋样?”自己忙活了那么久,事到临头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将一切好处都给占了去,鱼寒当然也是心有不甘。可不让又能怎样?庆王始终不肯说出那声叹息背后的含义,他就必须提早做好最坏的打算。

        鱼寒想到了身首异处的下场,而最终提出解决办法的却是朱熹。没办法,谁让这个榆木脑袋只是迂腐了点,就算一身正气的他真能做到漠视生死却还是摆脱不了名利之心,不愿意背着个欺君罔上的罪名被人给剁了呢?

        照着辛弃疾调动援军的法子,让皇甫坦在不知不觉中就陷入到这滩烂泥中无法自拔,借着他的手将深埋在湖底的所谓传国玉玺给挖出来。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除非那家伙能一眼就看出玉玺的真伪,否则即便只是为了维护住孝宗朝第一神棍的名头,他都必须先装神弄鬼一番并在将来主动挺身而出帮忙抵挡来自各方的质疑声。

        至于这具体的手段,倒也不用学着辛大侠先把人给灌醉了再说,毕竟人家皇甫坦又不傻哪能这么快就重蹈覆辙?所以朱熹给换了个法子,那神棍不是能掐会算么,如今就给他显摆的机会。让亲手将玉玺扔进了湖中,又对洞庭周边水文条件无比熟悉的桑伯故作无意地泄漏出某些关键信息,想来凭皇甫坦观颜察色长于推敲的本事应该很快就能最终圈定藏宝地点。

        算不上特别阴损,但最终的事实证明这法子确实很有效。皇甫坦既然不愿意放过这种扬名的机会,就只能替他人背上黑锅站到前台充当炮灰。

        “这……这就是……”激动,看着盒子里那方散发着幽光的物件,庆王没法不激动。五天了,足足五天了!若非皇甫真人登坛做法以血祭天、割发酬地、灵符拜神折腾得精疲力竭,传说中的始皇御用印玺还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得以重见天日。虽说还必须回京经过朝中大臣的鉴定才能够最终将此喜讯传檄天下,但那只不过是例行程序走走过场而已。值得大宋皇甫真人不惜折损数年寿命寻找的宝贝还能有假?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此物一出,足见吾皇实乃天命所归,我大宋……”一大串的废话,皇甫坦无非就是在说得到了始皇的这枚玉玺,就证明大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正统王朝,别说北边的金国,就算强汉盛唐那也顶多只能勉强算作是没名没份的过渡政权。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8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