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64章 第六十四 落架彩凤

第64章 第六十四 落架彩凤

        “贤弟快瞧,那老秃驴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怕是再折腾几天他都得直接魂归西天!”连续吃了十天的爆炒鳝鱼,凌文佑现在是听到那俩字就能直犯恶心。【风雨首发】可当他一看到法海大师那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就忍不住想笑,也打心眼里觉得这些天的苦没有白受。

        “咱这可是在准备斗法,凌兄你能不能严肃点,别跟个猴似的乱动!”虽说自己等人清楚对面的法海大师是被折腾得有些昏昏欲睡,但配上他那些紧急赶来的徒子徒孙,在旁人眼里还有那么点宝相庄严的意思。原本就有些技不如人,身边只带了凌文佑这么一个狗腿子的鱼寒当然更不愿还未开始比试就现在形象上落了下风。

        “鱼大人,神僧……”率先登台做开场演讲的并非此地寨主柏博望,而是赶了好几天路前来的方圆两百里内最大苗寨的长老卜旎。

        要说这头上戴着顶官帽就是好,甭管对手是神僧还是神棍,在寻常百姓看来都更为重要,打招呼之时自然也就能排在前面,毕竟县官不如现管么!得罪了神佛还可能在事后做出补救求得宽恕,最低限度也不会立即招到报复,但朝廷命官那可真是招惹不起,一不小心谁也不知道人家什么时候就会使出雷霆手段证明灭家令尹的传说不虚。

        一大篇文绉绉的开场白,遣词造句规范得让朱熹都挑不出毛病,也禁不住暗自感叹耳闻确实不如眼见。西南蛮夷绝非北边那些不服王化擅动刀兵的金国蛮子,人家是愿意遵循圣人教诲而行事的,仅凭这一点就应该在此间事了后配合鱼寒替朝廷打理好这一方天地。

        卜旎长老絮絮叨叨地念了半晌,所要表达的意思却很简单。首先这是一场正规的具有切磋性质的比试,没必要把动静闹得太大,那什么呼风唤雨招来天兵天将的本领最好还是别使出来,否则把几十位裁判给吓出个好歹倒没什么,若是不小心把寨子给拆了可就有点不地道。

        其次则是再次提醒参赛双方,要秉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胜不骄败不馁。赢了千万别不依不饶的,失败也不需要太担心会遭到什么惩戒就算真现出了妖魔原形也没人计较,只需自行离去别再前来骚扰便可。当然了,这一条主要还是为给鱼寒等人提供便利。

        “施主所言颇合我佛慈悲之心,老衲届时定会网开一面!”明确表示出了必胜的信心,却也非常婉转地给鱼寒等人留下了一条全身而退的羊肠小道。法海大师又不傻,他能不知道以自己的本事根本不可能把一个大活人给变成传说中的妖魔?能够糊弄住寨子里的愚夫愚妇,添点信徒挣点香火钱就行了,干嘛还得非要把朝廷命官给彻底得罪?

        “长者此言差矣!殊不闻《尚书》有云‘树德务滋,除恶务本。’,若是心存妇人之仁而放纵此等妖僧继续为祸人间,岂非吾辈之罪?”并不知道鱼寒在这次比试中获胜的把握有多大,朱熹却再一次迂腐病症发作,竟然自作主张挺身而出对卜旎长老充满善意的建议做出了义正严词的反驳。

        “这……”卜旎长老有些傻眼了,说实话除了鱼寒那一行人之外,在场的谁都不相信法海大师会落败。毕竟双方年龄差距显而易见,这修行方面的事又岂是能够投机取巧的?如今倒好,自己好不容易才琢磨出了这么个两方都不得罪的法子,却被注定失败的一方无情拒绝。

        “凌兄,最近咱没招惹朱大忽悠吧?他干嘛一副恨不得咱俩被人给剁成肉泥的模样?”早就偷偷做好了在最不利的情况下全身而退的准备,鱼寒实在难以理解朱熹现在的表现。有了那榆木脑袋这一番说辞,自己岂不是已经被彻底给逼上了绝境?

        “依愚兄之见,怕是这几日里吃的鳝鱼太多,以至于恩师的脑子都出了点毛病才会有此举动。”自以为是地做出了相对合理的解释,凌文佑却也不忘悄声提议道:“要不咱待会见势不妙就先带着兄弟们撤退,反正恩师身强体壮咋说也能抵挡个一时半会的!”

        “这……似乎不太好吧?”虽说朱熹是有些迂腐,但留在身边怎么也能算得上是个帮手,现在就叫鱼寒把他给扔出去充当垫背也确实有点舍不得。“要不,等此间事了,咱抽空把他给敲上几棍子醒醒脑就行了?”

        “贤弟啊,不是愚兄的要说你,就你这善良心肠啥时候……”

        “兀那妖孽,若是怕了便快快认输离去,私下里嘀咕又有何用?”俩混蛋在旁边琢磨着如何对朱熹展开报复,那边已经好几天没能睡上个安稳觉的法海大师却已经失去了耐心,使了个颜色便有长相还算周正的弟子站出来吆喝着。

        “你这小秃头急啥?”台上的人数是没对方多,可要论及综合实力绝对是在对方之上,凌文佑找不到任何退缩的理由,当即也针锋相对用更大的声音回应着。

        “阿弥陀佛!”阻止了弟子继续跟人斗嘴,曾经深受其害的法海大师可不愿意就这么又把那个混蛋给惹了出来,高喧一声佛号之后径直朝鱼寒问道:“如今这口舌之争已毫无意义,适才台下施主之言众人皆有所闻,汝等妖孽也莫拖延时日只需说出遵与不遵!”

        “你这老秃驴,亏得还自称出家之人,就不能有点耐心?”最终还是护短的心态占据了上风,决定再给朱大忽悠个面子,鱼寒也只能故作狂妄地回应道:“适才本官恩师都提出了要求,本官还能不照办么?只不过本官也不打算赶尽杀绝,反正你那边的台子也搭好了,要不咱就干脆谁输了谁上去烤上俩时辰再走?”

        被活活烤上两个时辰再离开?这还不叫赶尽杀绝叫什么?法海大师也知道这几天里的夜半敲门声和对方脱不了干系,却始终没能找出缘由。如今鱼寒这副气定神闲的表情,更是让他不由得心生不安。

        “老秃驴怕了?”刚才还在埋怨人家太过着急,鱼寒催促起人来却更不留余地。“现在本官也给汝这妖僧个机会做出选择,要么留下两万贯误工费赶紧带着身边那些东西滚蛋,要么就抓紧时间把那些糊弄人的把戏给抖搂出来然后去那台子上蹲着!”

        “妖孽休得猖狂!”两万贯误工费?法海大师要是有那么多家当的话,还犯得着大老远地跑到这穷乡僻壤来装神弄鬼?发出了非常愤怒的指责声,心里却暗自欢喜,作为一个职业神棍当然清楚出手的先后顺序往往更能决定成败。“且看老衲施展无上法术,唤来九天彩凤降妖除魔!”

        “嘭”

        耀眼的亮光闪过,只见得法海大师身旁的木架上竟然凭空出现了一直长羽垂地色彩斑斓的大鸟,除了身上少了一丝晶莹中带着红色血丝的冲天火焰,时间太短还没能呈现出的白鸟朝拜盛况之外,还真就跟传说中的凤凰差不了多少。

        “彩……彩……凤……”台下朱熹的脸色煞白,台上凌文佑更是已经被吓得有些吐词不清。凤凰啊,神鸟啊,对方连这都能变出来,早知道去招惹这妖僧干嘛啊?

        “贤弟,你这是怎的了?”转过头,凌文佑却发现鱼寒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太正常,没有任何的惊讶却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落寞。

        “无妨,小弟只是……”眼前这只所谓的彩凤让鱼寒想到了另一个时空中唯一能够肝胆相照的那位朋友。一个除了不屑于挂羊头卖鼠肉糊弄小老百姓赚点零花钱,弄不到传说中的龙肝凤胆之外,专职捣鼓各种珍稀食材,常常能够将别人想都想不到的美食给摆在餐桌上的朋友。

        当然了,和鱼寒出售的古董一样,经他那位朋友之手卖出去的东西全都是假冒伪劣产品。而据称是来自亚马孙森林深处,功效不止于滋阴壮阳、瘦身美白、延年益寿、开发智力……的七彩乌皮玉骨鸡,正是他最失败却最受那些吃完饭要求开张办公用品发票的大老爷所追捧的作品。

        “吾等凡夫俗子恭迎神兽大驾!”鱼寒还在一边睹物思人,不远处充当裁判的卜旎长老和柏博望寨主却已经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率领众人开始了大礼参拜。凤鸣岐山周室兴盛,虽说他们没那份野心,虽说眼前这只彩凤并非是自己飞来的,但能够求得传说中的瑞鸟光临也就足以为他们的寨子带来好运,从今以后子孙繁荣昌盛。

        “凌兄……”因为饲养的时间太长,要鱼寒也依葫芦画瓢整这么只所谓的彩凤出来绝不可能,而且他根本就不打算那样做,有时候直接扇对方一耳光效果会更好!

        “这样真行?”对传说中的瑞鸟采用这种试探的方式,凌文佑也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家兄弟是不是已经被吓傻了。

        “去吧,没问题的!”算不上是赌博,鱼寒很清楚就算神鸟凤凰真的存在,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被人所召唤,所以对方的手段肯定和他那位朋友大同小异。

        “嘿”翟崇俭不是凌文佑,对于自家兄弟的吩咐没有产生丝毫的怀疑,在得到指示后立即招来个破布包使劲朝里面塞了些什么,让后用尽全力扔到了法海身边那只所谓的凤凰面前。

        “咕咕咕咕……”

        鱼寒的举动有点匪夷所思,可接下来众人就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亲眼所看到的一切。神鸟居然受到那种声音的诱惑从架子上跳了下来?紧接着神鸟就开始专心致志地拣食起了散落在地上的粟米?

        这……这……这是一只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的凤凰该有的表现么?它……它就不怕惹怒了颜面尽失的诸天神佛,把它从神鸟的名单中给剔除?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8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