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79章 混蛋练兵

第79章 混蛋练兵

        在这个文盲遍地的时代,耗费大量精力去让一群没有任何文化基础将来注定会走上战场的青壮读书学字,这在旁人看来还能真有些胡闹的意思。【风雨首发】但鱼寒在自身武力值基本为负,胸中韬略无限趋近于零,脑袋还不大灵光的情况下,想要拥有一支忠诚可靠的武装力量并如臂使指就只能另辟蹊径。

        穿越者的优势再次突显,凭借着超越这个时代上千年的见识,鱼寒想到了朱熹想到了这个榆木脑袋那为后人所诟病堪称迂腐至极的愚忠思想。三个月的强化学习培养不出满腹经纶的状元之才,却足以让那些被集中起来的青壮们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形成鱼寒希望他们形成的价值观。

        当然了,一群能够熟读经典更满脑子愚忠思想的青壮还远不足以被称为军队,因为他们将来所需要面对的是很可能是穷凶极恶的敌方虎狼之师,如果他们不能在以命相搏的战场之上存活下来,即便是有再多的忠诚也派不上用场。

        教会那些身体素质还算凑合又拥有一定狩猎经验的青壮们杀敌技巧,让他们有勇气去面对血腥的战场,让他们有能力将敌人当作山猪野鹿肆意猎杀,这才是鱼寒将他们集中起来的最重要任务。或许这个过程会有那么些非常规手段,甚至会充满了暴力与无情,但他们必须去承受。因为在与各族头人们达成的协议里已经约定,只要保证这些青壮们走出书院后还能传宗接代,就随便鱼寒怎么折腾。

        “末字七号,干啥呢?没吃饭是吧?”

        无比怀念在朱夫子教诲下识文断字的那些美好岁月,曾经还幻想着或许有朝一日自己也能跟那些汉家读书郎一样变得风度翩翩受到族人的爱戴,成为无数阿妹心中的如意郎君。只叹那声无情的呵斥,却将精疲力竭的匝蛮从梦中惊醒。

        没有了姓名,自从那位颇受族中长者尊敬的鱼大人回到书院宣布开始训练以来,伴随他们所有人的就是有那个抽签决定的数字。没有觉得这是一种羞辱,也不会为这种灭绝人性能够让受训者忘记自己是谁的折磨而产生半分怨恨,只因朱夫子曾经说过知书乃小艺,达礼方为大道。

        或许自己的学问还远不及那些汉家读书郎,但作为一个天性善良淳朴的苗家汉子还是懂得什么叫做知恩图报。鱼大人曾经救下了寨中数百族人的性命,就冲这一点即便是豁出了性命也必须满足他的一切要求。更何况训练之前鱼大人已经说过,今天所受到的一切苦难都是为了将来在面对敌人时能多一分活下去的机会。

        “杀!”

        怒吼声中,挥刀向前猛劈。珠那妹子如银铃般的笑声仿佛是在耳边响起,为了珠那妹子坚持下去,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失望。匝蛮觉得必须通过这种方式证明珠那的眼光才是最好的,自己这个头人的儿子才是寨中最强者,绝不会跟已经被淘汰的那些族人一样灰溜溜地离开这里。

        “各位兄弟,精神头不错么!”拧着个香味四溢的烤鸡腿,寻了个干爽的地方毫无形象地坐下。一脸坏笑的鱼寒这才慢条斯理地接过凌文佑手中那个破铁皮卷成的喇叭,无不恶趣地嚷道:“眼瞅着就快到饭点了,大伙就不给本官念上一段先贤之言,消化消化早上的吃食?”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中……”早在接受训练的第一天,所有人就已经被告知鱼寒的话就是命令,任何违抗者都只能是被无情的淘汰。这时听到那混蛋提出了要求,也没人敢有丝毫的犹豫,好在孟子当年的这话颇合他们如今的遭遇,此时念出来也能勉强算得上是一种自我安慰。

        “不错!声音比前几日要大了点,看来最近没人克扣你们的伙食。只是……”顿了顿,将手伸进了旁边的水潭之中,似乎发现了些什么异样,咋咋呼呼地嚷道:“翟大哥,翟大哥!你今天选得地方不对啊,这水可不咋凉快!”

        混蛋,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昧良心?就眼下这时节,若不是身后有个巨大的瀑布,池里的水怕都能结冰了,还嫌不够凉快?即便是受到了朱熹的洗脑,即便是心中存满了对鱼寒的感激,包括匝蛮在内的不少受训青壮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将那位受人尊敬的鱼大人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经过了数次严格的淘汰之后,剩下的一千八百余青壮全都站在齐腰深的水里锻炼出刀的速度与力量。而在他们的身后,就是“珠帘钩不卷,飞练挂遥峰”的黄果树瀑布群。反正这年头没人敢跑来找鱼寒收门票,这个本地唯一的朝廷命官当然也要找个风景不错名气还特别大的地方练兵。

        “是!是!鱼兄弟这话说的在理,要不吃完晌午饭,咱就让他们给挪挪位置干脆站到瀑布里去?”翟崇俭作为教官不用跟着那群倒霉蛋一起吃苦受累,也就懒得去管这个提议有多么招人痛恨。不过真要说起来,在瀑布群中锻炼体能这种缺德法子本就是他最先想出来的,那些受训青壮在背后可没少臭骂他,正所谓虱子多了不怕痒债多了不愁,渐渐习惯之后他还真就不在乎会多些诅咒。

        “吃饭了!吃饭了!大人,翟大哥,赶紧让他们都上来吧!”就在众青壮差点被翟崇俭那句话给吓得集体栽倒在水塘中时,老天爷终于开眼给他们派来了救星。最近因为各寨之间因为能够打架斗殴的人手严重不足而少了无数纷争,法海大师和黑大夫为了避免彻底失业,也只得转行做起了厨子。

        “大师,今日有甚好吃的?”获准离开了水塘,想着下午还得接着受累,匝蛮和他那些倒霉族人一样没空去换下浑身湿漉漉的衣裳,径直舀起一大碗热气腾腾的姜汤灌下,这才对午饭有了些许兴趣。

        “今儿这菜色可丰富!来瞧瞧,有山菇炖野鸡,有姜丝野猪肉,还有老衲最拿手的爆炒鳝鱼……”出家之人不是戒杀生忌荤腥吗?怎么法海现在报出来的菜名听上去全是肉?他就不怕因为贪图口腹之欲而在将来下得阿鼻地狱,或者干脆被佛祖给一巴掌拍到某座大山底下压个千儿八百年的?

        关于这个问题么,首先法海信佛,其次法海信奉的大乘佛学,然后《地藏本愿经》里有句话叫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所以,法海本着舍生取义的大无畏精神还真就不怕!至于那压山底下什么的,人家法海是人又不是猴子,用得着担心么?

        当然了,事情的真相是法海其实也不愿意违背清规戒律,可问题是他现在别无选择啊!自从鱼寒下令展开军事训练以来,这方圆数百里内的山禽野兽真是倒了血霉。青壮们练习箭术一个月,营地里能吃的除了肉还是肉。

        想搞特殊只吃青菜萝卜?没有鱼寒鱼大人的同意,谁敢给法海行这个方便?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被饿了三天,有些头晕眼花的法海能不听鱼寒那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的鬼话么?反正都已经破了戒,再顺便挟怨报复把某个混蛋当初用来吓唬自己的鳝鱼给蒸炸煎煮炒出个花样来,那也无可厚非。

        “大师!大师!”这边被折腾了一天早已饥肠辘辘的青壮们吃得正欢,不远处黑大夫却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瞧那神情似乎又遇到了什么疑难杂症需要法海一同前去处理。

        “何事惊慌?”对于鱼大人指派给自己的这个老跟班,法海大师其实并不太满意。就这家伙,不但医术寻常就连那见识……法海真担心描述完之后将来还得顺道去拔舌地狱多呆几年。

        “大师,您可曾见得我昨日备下打算送回寨中的那些巴豆?”匆匆将妇孺们用来背运食物的背篓给翻了个遍,依旧毫无所获的黑大夫也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法海身上。

        “你这庸医好生无礼,老衲每日卯时起床诵经念佛,辰时未至即烧火做饭好赶在午时一刻上山送饭,哪来的空闲帮你看管药材?”出家之人不打诳语,即便是有那么多各寨自发前来的妇孺做帮手,想要在短短三个时辰内用那些小锅小灶做出足够上千人食用的饭菜,法海忙得连喘气都不敢浪费时间也确实不可能还有心情去管别的事。

        “大师您误会了,我这不是……”瞧了瞧四周,黑大夫凑上前去轻声言道:“怕您老一时没能顾上,把那东西当调料使了么?”

        将巴豆当作了调料?法海原本不可能有这么糊涂,但他现在也不敢保证自己在匆忙中不会出现什么疏忽,赶紧用更低的声音问道:“你那物件是放在了何处?”

        “昨日我没能找到合适的物件陈放,也就装在了厨房空着的那个坛子里啊!”仔细回忆半晌,黑大夫还不忘补充道:“好像那坛子原本写着‘茱萸粉’几个字!”

        “茱萸粉?你是说你将那巴豆面放在了盛装茱萸粉的坛子里?”

        “对啊,有何不妥?”

        “老衲被你这庸医害苦了!”说完这话,法海大师猛一跺足,头也不回地仓皇而逃。

        “老秃驴!”法海这一逃,那些原本就耳聪目明听了个大概的青壮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纷纷放下手中碗筷就欲追杀而去。

        “哔”出家之人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这不,还没等青壮们追出几步,那边紧急集合开训的口哨声就传了过来。

        “大人……”腹中犹如翻江倒海,匝蛮和身边超过半数的青壮一样面露难色,只希望鱼寒还能有点良心给他们时间去解决这个大麻烦。

        “训练!记住本官当初的话,进了这营地未获本官之令,任何情况下尔等都没有擅自行动的权利,除非你们想滚蛋!”嘴角边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贼笑,鱼寒的表情似乎让青壮们明白了什么。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9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