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83章 利令智昏

第83章 利令智昏

        立国至今近两百年,大理国受过吐蕃的压榨挨过天竺的闷棍甚至还遭到过越李朝的暗算,却从没受到东边大宋的袭扰。(风雨首发)以至于眼下正处于内忧外困,为部族叛乱不断周边群狼环视而忙得个焦头烂额的大理国君臣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就在他们认为最安全的东部边境之外,会有那么个混蛋因为一个倒霉的醉酒后迷了路的边军士卒一次并不成功的偷盗行为就决定采取大规模的武力报复。

        而相比鱼寒不顾大理与大宋特别是宋室南渡后这几十年来建立的良好关系,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选择大动干戈,更为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最终敲定的出兵时间。要知道,苗历新年无论是对罗殿民众还是大理国百姓来说,可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节日。在这期间各族民众或身着盛装参加集会,或走亲访友增进友谊,或游方对歌结实新朋,或……反正不管怎么说,所有的庆祝活动中绝不可能包括刀兵相见这一项。

        如果有可能的话,对于鱼寒这种罔顾大局悍然挑起大宋大理两国争端且违背民族习俗的行为,大宋官家绝对应该予以强烈谴责,而做为受害方的大理国君臣也有资格发出严重抗议,甚至连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满天神佛都应该在一定程度上表示密切关注。

        遗憾的是,大宋官家对于一个从北边逃回来还有先皇近侍嫌疑的归正之人并不太在意,受这个时代通讯条件所限仍被蒙在鼓里的大理国君臣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至于那些法力无边的神佛似乎拿一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甚至很可能连生死薄上都查不到名字的穿越者也没太多办法。

        更加重要的是,鱼寒只是一个混蛋,他做事虽然也会考虑后果却更重视眼前既得利益。而无论是朱熹那个一门心思就想维护华夏正统为大宋中兴出上一份力的榆木脑袋,还是这辈子怕都学不会逆来顺受的罗殿民众,他们除了坐享其成之外顶多也就是在旁边不冷不热地对受害者说上一句“非常遗憾”!

        只要大理现任国主段正兴和手握实权的相国高寿昌稍微有点理智不敢去冒彻底激怒大宋且为周边群狼所吞噬的风险,只要大宋朝廷还想维护住最后的一丝尊严,就完全不必担心会立即遭到最血腥的报复。已经获得了身边所有人支持的鱼寒终于有能力去做一件他原本一辈子都不敢想做的事,出兵攻打另一个国家!

        乾道三年十月二十一,就在普通民众载歌载舞欢庆苗历新年之时,随着大宋正九品和武州别驾兼职罗殿招抚使鱼寒鱼大人一声令下,一千六百余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素质都经受过这个时代最严苛训练的青壮星夜出发,朝着大理国八纳部方向急速推进。

        “放手!你个蛮子!”

        “滚一边去?这东西是我先得到手的,凭什么要让给你这蛮子?”

        “凭什么?你说凭什么?这方圆五十步内都是我辰字队的攻击范围,你个戌字队的蛮子越界收集战利品还有理了?”

        “先来先得,要怪也只能怪你们辰字队动作太慢!”

        大理国边军营地内,一片狼藉硝烟未散,争吵之声不绝于耳。但有些令人感到诧异的是,如今正吵得个面红耳赤甚至隐隐有动手迹象的却都是鱼寒手下那些青壮。

        鱼寒带他们来不是假扮山贼打劫的吗?咋还故态萌发玩起了内讧?就不怕让作为对手存在的大理国边军笑破了肚子?这个问题么……既然都在抢战利品了,还打什么,打劫什么劫?至于那大理国边军什么的,旁边捆得跟个粽子似的几十个倒霉蛋不就是了?就他们现在那副浑身发抖的样子,还敢发出一点声响引起这群土匪的注意?

        偌大的营地内就几十个士卒?即便是因为两国关系交好不用担心大宋会发动突然袭击,大理国边军似乎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如此疏忽,毕竟这年头的边军除了担任戍边守国的常规军事任务之外还兼着海关的职能,就仅仅是按规矩找过往商旅抽个税什么的也需要不少人手。再者说了,人家上次越境去罗殿打劫不还有好几百人吗?这才过去了几个月,咋就剩了这么点?

        既没有天灾也没有人祸,更不可能存在外星人绑架那种不靠谱的离奇事件,敌人却莫名其妙地玩起了集体失踪,面对这种情形鱼寒也不免感到了困惑与担忧。若是大理国兵备松弛至厮倒还没什么,他最害怕的就是人家早已获知了消息而备下个巨大陷阱,就等着他傻不拉唧地带着青壮们往里跳。

        展开进攻前派人搜索方圆近五十里的范围都没发现任何异样,迅速攻占敌营后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严格审问,得到的回答却有那么点让人哭笑不得。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主要还是因为鱼寒挑选的这个偷袭时间有些问题。

        根据那边蹲着的粽子们交代,这个营地里平日驻扎着近五百将士,正常情况下有敌来袭就算不遭到最顽强的抵抗也绝免不了一场血战。但几十年与大宋和平相处下来也让将官们养成了习惯,别说是眼下正值苗历新年就算是平日里稍微重要点的节日,也会为了稳定军心而让附近征召而来的兵士回家庆贺。若不是这考虑到荒郊野岭的难免会有野兽跑岔道来营地捣乱,人家说不定连这几十个抽签时运气不太好的家伙都懒得留下。

        辛辛苦苦准备了好几个月,在背后落下了不少的埋怨,最后还费尽唇舌才说服了各族头人允许出兵打劫,结果却恰好碰上人家大理国边军放假而扑了个空,这事多多少少让鱼寒觉得有些憋屈。

        而更让鱼寒头疼的是,当初他宣布军纪时禁止这禁止那,就是不禁止获胜之后哄抢战利品的行为。真要说起来他这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在没有办法提供足额军饷的前提下,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保证士气。可眼下倒好,找不到对手发泄过剩精力的青壮们自个闹腾起来了。

        “贤弟,你看这……”作为一个财迷却没有去争夺那些战利品,这到不是因为凌文佑需要维护什么风度,而是在这个人去楼空的大理国边军营地内找不到什么能让他动心的物件。

        除了那几些竹木结构的营房,所有能带走的东西都已经摆到了空地之上。质量还算可以的制式武器对于凌文佑来说根本就用不上,几十床旧毛毡破被褥外加两口足以让人下去洗个澡的特大号铁锅,更不值得他这个朱熹的得意弟子做出斯文扫地的事来。

        “住手!都给本官住手!紧急集合!”眼瞅着再不出言制止是不行了,若是继续任由事态发展下去,那些被刻意保留了些野性的青壮们说不定还真会为了这点破烂的归属权而大打出手。

        “拿来吧,你个蛮子!”受过严格训练的青壮们不敢违背鱼寒的命令,但趁着集合的机会,匝蛮还是暗地里使了个绊子,从那个被摔倒在地的同袍手上抢过了一件旧毛毡。对于他这种家境还算勉强过得去的头人子弟来说,现在看重的并不是手上物品的实际价值而是这背后的含义,在没有其他办法证明自己强大的情况下,他只能带回更多战利品才有了向族人特别是珠那妹炫耀的资本。

        “你小子还没完了?”从背后狠狠一脚揣在了正得意忘形的匝蛮身上,鱼寒却没有继续对他这种恶劣行径表示愤慨,只是对着凌文佑道:“凌兄,带人将战利品都收集起来,待会命人连同那些个倒霉蛋一同送回去交由各寨头人自行分配!”

        都说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鱼寒既然已经出兵发动了偷袭就没有指望事后不被大理国探知真相,但这个真相晚一天被人知道总是会多一些好处。

        几十个倒霉的大理国边军士卒,放掉是绝对不可能的,否则就无法阻止此地受袭的消息被迅速传播出去。杀,是最简单粗暴却又最为有效,但鱼寒却不打算做出这种有伤天和的缺德事,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比如在依旧保留着部分奴隶制的西南少数民族聚居区内,用他们去换取点零花钱什么的。

        “贤弟,此举是否……”凌文佑不是朱熹,他不会迂腐地阻止鱼寒对处置战俘所做出的决定,却必须对这种分配方案提出反对意见。毕竟朝令夕改乃为将者之大忌,在没有完全树立起个人威望之前,他也担心自家兄弟会因为此举而导致全军的哗变。

        “无妨!”鱼寒是没有带过兵,但他又岂能不知道这样做可能产生的后果?转过身,对着已经开始隐隐出现不安情绪的众多青壮道:“你们对于本官这决定,可是有何不满之处?”

        “不敢!”很想发泄出心中的真实情感,却因为朱熹成功的教育而让所有人在这一刻还保留着最后的克制。

        “到底是不敢还是不想?”

        “不敢!”

        “不敢就对了!”很是满意青壮们现在的表现,因为对于鱼寒来说一支野性未脱却随时能够对统领保持敬畏之心的军队才最符合他的要求。“本官现在虽没空和你们讲大道理,却也想问上一句,若是带着这些累赘你们还有能力去干一笔更大的买卖吗?”

        “大买卖?大人您是说……”都已经完成了预定目标抄了大理国官军的营地,这难道还不算是闹出了大动静?一个略显突兀的问题让众青壮感到眼前一亮,因为他们知道鱼寒肯定是有了新的计划。

        “只要你们有胆子,就别在乎这些破烂,跟着本官再去折腾一下如何?”

        “谨遵大人吩咐!”和鱼寒差不多的是,面对如此轻易就到手的胜利,青壮们也难免开始变得有些利令智昏,想要从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大理国赚取更大利益。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9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