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96章 狼狈为奸(下)

第96章 狼狈为奸(下)

        这个混蛋,咋就不肯上当把那俩字给直接说出来呢?还扯个什么先贤出来,别看这内容跟荀子提出的性本恶有那么点相似,但这遣词用语完全不符合子曰诗云啊!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先贤还得千年之后才能在西方给蹦出来,但高寿嘉也明白了鱼寒的用意。【风雨首发】打劫,而且还是要他这个郡守大人做内应,打劫石城郡的富豪!

        很是荒唐的提议,高寿嘉却并不打算拒绝。因为他已经过够了这种处处受制于人的窝囊日子,因为除了被鱼寒给弄到翠峰古刹给绑了票的那些民间富商之外,石城郡内有钱的都是那些已经投靠了他的族人在暗地里给他使绊子的大理国官员。打劫他们不但可以发下一笔横财为将来重开商路凑集到足够的启动资金,更能顺便清理掉政治上的对手重塑他郡守府的辉煌。

        “郡守大人之议固然可行,但您似乎忘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能够把高寿嘉拖进这趟浑水中,借着这位郡守大人试图重掌大权的心思彻底将石城郡给搅个天翻地覆,这正是鱼寒求之不得的事。因为对于这个混蛋来说,一个内乱不止的邻居才是好邻居,才有他浑水摸鱼的机会,才会为大宋西南边陲至少是罗殿地区争取到不短的和平发展时间。可偏偏在对方有所意动的时候,这个混蛋却突然有了刁难的意思。

        “在下所思之处有何不周,还望大人赐教!”高寿嘉又不傻,鱼寒这种明显有让别人在前面背黑锅自己在暗地里攫取利益的想法他怎能看不透?故作茫然,就是想看看这混蛋到底还有什么坑人的法子。

        “时间啊!本官赴任近年,何时能接朝廷调令尚未可知……”事实证明高寿嘉这次还真就猜错了,对于一个成天想着要回临安去混日子的混蛋来说,鱼寒根本不可能花费太多的时间来与高寿嘉联手改变两地现状,否则以他的见识与手艺又何至于采取打劫这种手段来获取财富?

        “若为此事,大人到是不必太过忧虑!”鱼寒只是大宋一个地位最为卑微的朝廷命官,随时都有可能因为犯下点小事而被罢免或者因为讨得了上官的欢心而被调走,这种事高寿嘉又怎么会没有考虑过?但他既然敢于挑选这个理论上随时可能会消失的混蛋做搭档,当然也是有着他自己的理由。

        咒人有这样咒的吗?自己最近这阵子都在为了尽快回临安而绞尽脑汁,面前这家伙居然敢说自己短时间内都不能达成所愿?强忍着把高寿嘉给拖出去给痛揍一顿的冲动,鱼寒的语气中却不免带着一丝不快。“哦?不知郡守大人为何有此之言?”

        根本猜不到鱼寒的真实想法,高寿嘉自然也就不可能理解对方突然表露出的这种情绪是什么意思,却是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物件递上前去道:“此物乃在下三日前所获,大人若是见之当解心中困惑。”

        信鸽用的信筒?一见到这东西,鱼寒就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能够继续保持和外界的联系。此时的他真想狠狠地扇自己一耳光,展开对石城郡治所的偷袭行动之后,防这防那可偏偏就忘了天上还有最晚在汉代就被用于传递信息的信鸽。这也幸亏高寿嘉同样不敢将事情给宣扬出去,否则就鱼寒和他手下那些青壮的身份,还不早就被传得天下人尽皆知了?

        是威胁?是显摆?鱼寒可不会认为高寿嘉有这样无聊。人家既然会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拿出这玩意,说不定内容还真跟自己的未来有所关联。怀着一份好奇,从信筒内取出那张还没巴掌大的布条,一见之下鱼寒突然容色大变。

        “贤弟,咋了?”自从跟在了鱼寒的身边,凌文佑就一直只当自己是个添头般的存在。若不是见到自家兄弟突然出现了这副惊恐的表情,他还真就愿意继续被人所忽视躲在一旁吃吃喝喝看热闹。

        “凌兄你自己看看吧!”高寿嘉既然已经把这东西给了自己,就证明他并不打算隐瞒什么,再说了这上面的内容虽然有点让人惊讶,却也实在算不得什么秘密。也就是罗殿地区太过偏远,否则怕是连最普通的民众也都已经知晓。

        “怎……怎么会……会是这样?”布条轻轻地滑落到地面,凌文佑却突然开始嚎啕大哭道:“天不佑我大宋,天不佑我大宋啊……”

        “鱼大人,令友这真是……”鱼寒的表现已经有点出乎高寿嘉的预料,如今凌文佑这副模样更是让他都找不到词来形容。

        “没事,让他嚎去!”表面上强作若无其事,实则鱼寒的心中已是波浪滔天。不用去猜测高寿嘉怎么会比自己先得到了这个消息,因为早在洞庭寻宝的时候鱼寒就已经知道大宋境内遍布大理国细作。不会去阻止凌文佑那显得有些丢人现眼的举动,因为哭才是此时最正确的举动。

        一张小小的布条只写了一串蝇头小字,“秋,宋太子染疾,逾三日而薨”!言简意赅,无非就是说大宋孝宗朝刚立了三年的太子赵没了!呜呼哀哉,天下同悲兮,居丧毁瘠也。作为大宋子民,凌文佑当然有足够的理由为之捶胸顿足。

        鱼寒没哭,首先是因为如朱熹所评价的那样,他根本就还没有彻底融入到这个时代中去,根本就没有将自己当作是大宋子民。其次,则是因为这个混蛋的穿越者和太子赵不熟,甚至都还没见过面。当然了,这其中最重要的还是他必须在朝廷邸报正式抵达罗殿以前想出应对之策,实在没那闲工夫。

        给高寿嘉的密报上没写赵薨逝的具体原因,对帝王将相之事从不关心的鱼寒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阴谋。但就算是白痴也能想到,刚被人坐了三年都还不太热乎的太子之位如今又空了出来,皇室之内朝堂之上能没人去惦记么?

        或许在旁人看来,这事就算有人惦记也不会闹出多大的动静来。毕竟孝宗和成穆皇后郭氏一共就生了仨儿子,如今这老大莫名其妙地就没了,按照立嫡立长的传统,接下来就该庆王赵恺顺利上位成为大宋储君。但作为穿越者的鱼寒却知道,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因为这个混蛋虽不知道宋光宗是谁,却清楚地记得孝宗禅位之后能够做到母仪天下的却是那位华夏第一妒妇李凤娘,而她的丈夫恰好不是赵恺。

        有些头疼,要糊弄孝宗皇帝好说,大不了立即赶回罗殿做好一切准备在接到邸报的当天就来个全城素缟披麻戴孝,并同时暂停一切娱乐活动,想必那些平日里本就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各族民众会点头同意共演一出好戏来表示衷心。但需要顾虑的是,在这个过程中要怎样做才能算是恰如其分,既讨好了当今官家,又还不至于引起李凤娘的过度反感。

        世人都说既妒且忌的李凤娘是只长脑子不长心眼,可问题是一个能懂得配合大宋第一神棍撒下那个弥天大谎的女人,难道真没点心机?一个能够处处顶撞孝宗跟谢皇后,无聊了就挑拨自家夫君跟太上皇的父子关系,没事就砍下宫女的手去吓唬传说中精神方面有点障碍的宋光宗,却还能活得有滋有味的女人,她能没点真本事?

        历史上的李凤娘乱政阴谋会失败,不是因为她蠢而是因为她运气不好遇上的对手太过强大。就朝堂之上那些个把肠子扯出来能够把地球都给捆起来打个蝴蝶结的大臣们,谁不是成了精的老狐狸?得罪了这些人,不让他们获得最大利益,别说李凤娘只是个毫无根基的女流之辈,就算是那些传说中雄才大略的千古帝王也得有点头疼脑热。

        当初离京时,朱熹扔臭鞋子砸中李凤娘身边婢女的事是否依然被人记恨在心,鱼寒确实无法做出保证。但他绝对可以相信,如果在祭奠太子这事上没能处理好,再得罪了李凤娘,那他这一辈子都别想有舒坦日子过。

        “贤弟……”鱼寒正在整理自己的思绪想找出个两全其美的法子,高寿嘉也在一旁默不作声等待对方的回答,只有那个嚎了半天发觉没人搭理自己而显得有些无趣的凌文佑突然想到了什么。“您看,咱是不是派人回京与庆王殿下……”

        很传统的想法,而且凌文佑这样做还不仅仅是想提醒鱼寒赶紧抓住时机去抱大腿,更是在暗示高寿嘉,如今庆王即将成为大宋储君,大理国想少点麻烦最好别轻易得罪他们这些曾经和庆王一起在洞庭湖收拾过大理国细作的大宋忠臣。

        “这位仁兄若想陷鱼大人于险境,当可派人回临安与庆王殿下共议大事!”高寿嘉不知道历史的进程,但他凭借掌握的情报已经判断出大宋朝堂之上将免不了会因为太子赵的离世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所以在他看来,若是鱼寒足够聪明的话,就不会在这个没人注意到他的时候以区区从九品和武州别驾之职参合到这里面去。

        “半年!半年之后,郡守大人可否打通商路?”鱼寒当然不太傻,他也知道这个时候还想着回临安简直就是在自讨没趣。且不说有着丧子之痛的孝宗皇帝会不会想到他这么个小人物,就算是使尽一切手段达到了回京目的,紧接着所需要面对的风险也绝对远远大于在罗殿跟人合伙谋财害命。

        “三个月!来年开春之前,在下便可拿出足够钱财收购货物派遣商队东去!”鱼寒已经答应了参与合作,高寿嘉当然也不会傻不拉唧地去询问到底是为了什么,闻言只是很快做出了许诺。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9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