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98章 郡守造访

第98章 郡守造访

        不应该为了一个妒妇的存在就瞻前顾后?瞧着朱熹对自己那副不屑一顾的神情,鱼寒真想扯着这榆木脑袋的耳朵大声质问:“那李凤娘她普通妒妇么?一生碰上四个皇帝,能把仨给逼成了太上皇的女人,那是普通人能与之相提并论的么?啥?高宗不能算,人家在李凤娘入宫前就禅位给了便宜儿子?那不也还有俩么!一个都不用权倾朝野就可以收拾掉皇帝的女人,这是谁都能小瞧的?”

        可最终鱼寒还是忍住了,没别的原因,就在于他拿不出任何的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风雨首发】没有足够的理论依据,就算朱熹真如韩胄所评价的那样迂阔而不可用也没办法说服啊,跟这榆木脑袋耍嘴皮子掰歪理?这不是自讨没趣么?

        对于朱熹的建议不打算采纳,对于朱熹要求的解释不予理会,鱼寒采取的应对之策就是干脆装傻充愣扮癞皮狗。只可惜这混蛋似乎忘记了,朱熹或许真拿他没办法,但朱熹的那个编外女弟子似乎就是他的最致命弱点。

        一哭二闹三上吊?别说是在文武两方面都具备过人天赋、研习儒家经典之时能让朱熹都刮目相看而不得不赞上一句“兰心蕙质”的上官倩妤,就算是这世上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女人都不会采用这种笨办法。否则还不都得成了李凤娘那些只学了点皮毛就因天生愚钝被踹出了师门的同窗姐妹?

        揪着耳朵一顿拳打脚踢,或者倒提三尺鸡毛掸子执行家法以振妻纲?要说这办法是不错,可就是稍微暴力了点。就算上官倩妤以前是洞庭湖上鼎鼎大名的湖匪大当家,但人家这不是在朱熹的谆谆教诲之下变得知书达礼了么?即便不考虑鱼寒现在还顶着俩官差头衔,揍他实在有损大宋朝廷威严,人家那不也还得顾忌到自己的淑女形象?

        “娘子,咱有啥话不能好好说么?这可是二楼!你这一脚踹出来,可得当心……”上官倩妤笑靥如花莲步轻移,鱼寒却是满头大汗节节败退。眼瞅着又一次靠近了竹楼栏杆处,这混蛋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始苦苦哀求,只希望这个秉持君子动口不动手理念的未来老婆出脚的时候别跟上次一样狠。

        “好好说?你个混蛋,元晦先生都跟你好好说了多少天?可你不依旧冥顽不灵!”越说越生气脸上的笑意确实越浓,倒得最后上官倩妤甚至好意提醒道:“放心,真要是摔出个什么毛病来,本小姐养你一辈子!”

        这话听上去怎么如此耳熟?猛然想起自己当年给村民们治疗疟疾时说过类似的话,此时的鱼寒却也顾不得那么许多,赶紧扭头朝楼下喊道:“兄弟们,把床单扯紧点,不然把本官给摔着了你们可……”

        “我说你们这是干甚呢?这么多人围在楼下扯着个床单,也不怕让贵客笑话!”鱼寒话音未落,不远处却已经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呵斥。“还不赶紧收了?”

        “是!柏长老您都说了,咱还敢不收么?”嬉闹着,反正也没人相信上官倩妤会真把鱼寒踹出个好歹来,翟崇俭倒也没忘记朝着自家兄弟嚷上一句自求多福,却在转过身后立即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对着柏博望身边的来人道:“胡管事亲自前来,可是南边又有人闹事了?”

        “承蒙翟兄弟挂念,石城郡内平安无事。”随口应付完那个成天带人把石城郡给搅得个天翻地覆的翟崇俭,胡彦胡老管事这才对着竹楼上的鱼寒招呼道:“鱼大人别来无恙,我家主人得知大人即将起身前往临安,特来相送!”

        “啥?”很是有些感到意外,根本就没想到高寿嘉那个土皇帝居然还会离开石城郡那一亩三分地蹿到自己的地头上来。但混蛋就是混蛋,没去猜测对方此行的意图,却在逃过一劫后色心未泯趁上官倩妤同样发愣的机会一把抓住那芊芊玉手,这才乐呵呵地朝着楼下嚷道:“既得郡守大驾光临,吾自当携内子出寨相迎!”

        “在下冒昧造访,能蒙大人不弃已是万幸,岂敢再劳贤伉俪大驾出迎?”说是要出寨远迎,可就鱼寒那磨磨蹭蹭的动作……这都还没能晃悠下楼,风度翩翩还帅得不成样子的高寿嘉已经在赶去的柏博望和翟崇俭带领下出现在了面前。

        “多日不见,郡守大人依旧龙行虎步,实在是令在下这腿脚不便之人倍感汗颜!”随便扯了个理由算做是解释,鱼寒倒也没有无礼到让客人站在楼下寒暄的地步,赶紧做出了邀请的姿态道:“若郡守大人不觉寒舍简陋,还请快快上楼用茶一叙离别之情!”

        这混蛋,每次见面的时候能别这么虚伪吗?好在跟鱼寒接触了那么多次,高寿嘉也渐渐习惯了这种相处的方式,也没有继续谦虚下去,当即就紧跟着上了小楼。

        “在下高寿嘉,见过元晦先生!”朱熹没去过石城郡,高寿嘉这也是第一次踏入罗殿地区,可以说双方以前素未谋面。但以高寿嘉的消息之灵通,又怎么能猜不到在鱼寒房内那个看上去有些余怒未消的中年男子是谁?

        “不敢!不敢!郡守大人驾临,朱某未曾远迎失礼之处还望海涵!”虽然在朱熹眼里那什么大理国石城郡守和普通化外蛮夷没多大区别,根本就不值得他这位大宋的当世大儒折节下交,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强压下胸中怒火做出了比较传统的应对。

        “在下欣闻大人即将远赴临安,故而前来道贺!”高寿嘉不知道初次见面的朱熹是个什么性子,但合作了一年多他可是无比清楚鱼寒这混蛋真要是胡扯起来能把人的头都给绕晕,也就懒得浪费唇舌再说那么些废话而选择了直奔主题。

        “道贺?道啥贺?本官啥时候说要走了?”翻着白眼,若不是考虑到双方还存在共同利益,鱼寒真想现在就叫人把这送上门的大肥羊给绑了勒索完赎金后就给扔进山里喂狼。省得这家伙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老是挑自己的痛处下嘴。

        “在下可是听闻鱼大人您在今年的磨勘成绩名列前茅,就连夔州路经略安抚司都下了嘉奖令,指派大人前往临安述职。难道是这消息有误?”大理国的细作都能坐上大宋岳州防御使的高位了,高寿嘉能比夔州路所有官员都提前半月知道大宋太子薨逝的消息,那他在这近在咫尺的相邻数州大人物身边放几个自己的眼线还是问题么?

        从来都没隐瞒过自己手上还握着一张庞大且可靠的情报网,因为这正是高寿嘉能与面前这个混蛋合作的基础。否则他们还怎么密切配合,让鱼寒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数次出兵都轻松避开了顶头上司们的眼光?要知道就靠他那郡守府的侍卫和被某个混蛋给揍残了的易陬笼驻军,还真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清理完石城郡内的对头,并震慑住周边数郡族人。

        “郡守大人自然是消息灵通,只不过你那些细作似乎还没能耐打探到本官的想法吧?”对于高寿嘉在这方面的能耐,鱼寒从来都是无比羡慕,但这并不妨碍他阐述一个事实。

        “大人说笑了,在下可没胆子冒犯您。”一提到这事,高寿嘉的心中其实也是充满了愤恨。撤回在罗殿布下的情报网,这还真不是出于双方的信任。而是在于鱼寒这混蛋太过心狠手辣,只要是在他管辖的地盘上发现了心怀叵测的细作存在,也甭管是谁派遣的,他肯定会让那个被揪出来的倒霉蛋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之上。“只是……”

        看来这家伙还真是存心来找碴的!琢磨着今天是怎么都免不了被一只人形苍蝇给恶心,鱼寒只能彻底放弃了抵抗,却也没忘记好心提醒道:“郡守大人你想说啥就说,想劝本官认命回临安也不是不可以,但你面前这位博古通今的元晦先生可是已经把所有能找出来的大道理都给说得差不多了,也就麻烦你别再鹦鹉学舌好不?”

        “哦?大人难道不愿离去?”纯粹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就算事先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可就凭进屋后鱼寒的第一句问话,高寿嘉能猜不到这混蛋的心思?“只是这又是为何?依大宋之惯例,能受嘉奖回京述职者平步青云指日可待,大人难道要放弃如此好的机会?”

        要说高寿嘉这话还真不是在胡扯,别看大宋朝文官三年一磨勘,武官五年一磨勘,视考核成绩决定升降的制度基本上也就只是个摆设。一般情况下为官者也就只需要挨够年资,在任上做到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别给朝廷惹事就能获得升迁机会。但有那么个好的评价总要比没有强啊,特别是像鱼寒这种从北方逃回来又没什么根基被踹到了西南边陲的小人物,能获得这样的好机会那还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

        为何?怕女人,怕李凤娘,这是事实也不介意让自己身边的人知道,但能说给一个貌合神离的合作伙伴听么?鱼寒是不怕丢脸,但不还得担心别人产生误会?好在这混蛋说起谎来一向都是面不改色心不跳,随口找了个理由道:“郡守大人,您这不是废话么?眼瞅着咱这买卖刚有点起色,将来就能借此发家致富颐养天年了,本官这时候离开岂不是在给他人做嫁衣?”

        “大人这话实在是……”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高寿嘉现在突然想把眼前这个混蛋给拖出去痛揍一顿。因为要做买卖所以不想升官?听这话的意思还不就是根本不相信自己个这个合作伙伴么?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9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