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品帝国 > 第101章 临别怪事

第101章 临别怪事

        考虑?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还需要做什么考虑?眼下的局势本就如高寿嘉所说的那样,想办法继续留在罗殿的风险远远大于打着个备考旗号回临安。只要鱼寒还没有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只要这个混蛋还没有怕李凤娘怕到真患了失心疯,他就不可能再次做出错误的选择。

        而相比起做出这个选择,如今更让鱼寒头疼的是离开前必须做的准备工作。当然了,这其中并不包括官场之上的职权交接,毕竟不管怎么胡闹也不管闹出了多大的动静,像他这种没什么背景的从九品小人物始终还是上不了台面,只需在路过和武州的时候去衙门里报个道应个景也就是了。即便考虑到今后同朝为官相互照应,也就顶多是自掏腰包请同僚们去大吃大喝顺便风花雪月一番混个脸熟。

        意外来到这个时代多年,也就只有在罗殿呆的时间最长最惬意。如今突然要离开这个山清水秀几乎与世无争的地方,离开那些朝夕相处天性淳朴善良却不失一腔热血愿意陪自己胡闹的村民,鱼寒心中多多少少有些说不出的酸涩。

        “翟大哥,明日就要上路了,兄弟们的情绪咋样?”独自收拾着行囊,鱼寒不用回头也知道来的是谁。训练出了一千多青壮,但别说这是一个乡土观极重人们都坚持着父母在不远游的时代,就是他本人也无法狠下心来要求别人抛家弃子跟着一同外出闯荡。三十余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在征得各寨头人极其本人的同意后,将作为最忠诚的武装力量陪着鱼寒去面对未来。

        “还行,虽是有些不舍,却也没什么怨言!”生于斯长于斯,突然有一天就要离开故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即便只是一群孤儿也会有太多的眷恋。当年的翟崇俭若不是让金人毁了家灭了族,怕是今生都不会踏出那个恬静的小山村半步,所以才会特别理解青壮们如今的心情。

        “那就好!”轻轻地点了点头,不舍是正常的,但鱼寒很清楚以本地民众的性子只要是做出了选择就绝不会再反悔。这就正如同各寨头人当年支持他出兵石城郡一样,即便是在那次战斗和随后的行动中难以避免地出现了伤亡,那些憨厚朴实的村民们也宁愿打碎了牙把一切痛苦往肚里咽,也要维持对他的尊敬从没有说过一句抱怨的话。

        “二牛兄弟那边,俺已经给柏博望留下了话,让他回来后就直接去临安找咱!”本身就不长于言辞,更何况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无法消除那股离别的愁绪。翟崇俭现在能做的也就是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按照鱼寒的安排去做好离开的准备。

        为了能给留在北方和金人继续抗争的兄弟们运去急需的物资,佟二牛刚过元宵就已经率队出发。可这毕竟是只能依靠人背马驮的年代,即便已经打通了所有的关节,从罗殿经大理绕道吐蕃而至临洮的走私线路依旧充满危险。跑一个来回少则三五月多则半年,既然鱼寒已经不打算去背负抗旨不尊的罪名,他们也就没有理由继续拖延时日等着佟二牛回来后再一同回临安。

        “嗯!前些天俺也同各寨头人商议妥当了,这支商队今后就交给他们负责打理,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差池!”虽说现在已经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好一切准备,但这个世界上的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继续维持住现有的后勤补给通道这对于回京后还不知道要应付多么复杂情况的鱼寒等人来说尤其重要。

        “贤弟,你俩还在这磨蹭啥?楼下的宴会可都准备好了!”正说话间,凌文佑晃晃悠悠地找上了门来。或许是因为当初在金人铁骑下逃亡数年见识过太多的生离死别,在即将回到临安的队伍里也就这财迷没有产生一丝的忧愁反而是兴致盎然。“可别怪愚兄的没提醒你,就那些个老东西实在没安什么好心,俺刚才可是偷偷看见他们给备下了好几十坛老酒。瞧那架势不把你给灌得明天跟个癞皮狗似的上路,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啥?”鱼寒闻言实在有些害怕,要知道这老酒跟平日里当水喝用来解渴的浊酒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那可是实实在在的蒸馏酒而且还是窖藏的。

        “这些个老东西,总算是大方了一次!”翟崇俭和鱼寒不同,北方义士么哪有不好酒的?可在严重缺粮的罗殿地区能喝上几口自酿米酒就已经很不错了,蒸馏酒这东西虽然也有却并不常饮,当年治疗疟疾的时候朱熹为了给病患降低体温而浪费了十多坛就让柏博望心疼了整整半年,如今日子虽然稍微好过了些但一次搬出几十坛经过窖藏的蒸馏酒还确实有点夸张。“那还等个啥?反正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咱今天就陪他们来个一醉方休!”

        “来!鱼大人,请满饮此碗!”被自家那俩有些兴奋的兄弟给拖着,鱼寒刚走到楼下就被柏博望捧着的那个比自己脑袋还大的土碗给吓得又差点逃了回去。

        “柏大叔,您能不能给俺换个小点的?”在罗殿地区待了这么久,鱼寒怎能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要求在性格豪爽的柏博望等人面前显得极其无礼?但平常顶多也就是陪人小酌一下从不豪饮的他见到这么一大碗蒸馏酒之后也确实顾不得那么许多,毕竟小命比面子更重要么。

        “鱼大人,您可真难侍候!”若是换个人做出了相同的举动,柏博望就算被把对方给狠揍一通也得让村民们把他给扔出去,可谁让如今在面前站着的是那位对族人有恩且颇受敬重的鱼大人呢?他也只能苦笑着埋怨道:“前些日子我等说要召集各寨族人给您办个热闹的壮行宴被您拒绝了,如今这为了表示敬意给您上一大碗好酒您还不乐意!行!我给您换,不过您可得答应草民等一个条件才行!”

        “咱不都一家人么?谈条件不就太伤感情了?”都要走了还被人给灌得烂醉如泥,那也确实有失颜面,反正在鱼寒看来这些性格憨厚朴实的西南少数民族也不可能想出什么损招来刁难自己。“有啥吩咐您就说呗,能办的俺立刻就给您办,不能办的也想法子给您办不就行了?”

        “行!就冲着鱼大人您这句一家人,老朽就先把这酒碗给您换了!”说完柏博望还真就把手上那个比鱼寒脑袋还大的酒碗递给了身边人,却突然指着各寨头人身后那些青壮道:“不过您此去临安可得把他们给带上!”

        “带上他们去临安?这……”鱼寒突然之间明白到,柏博望代表各寨头人献酒是假表态是真。能够在临走之前继续壮大自己的实力带走更多经过严格训练的青壮,这固然是鱼寒的梦想,但他真没料到会有这样巨大的意外惊喜在等着自己。

        看着以匝蛮为首的那五十多盛装出席的青壮,鱼寒突然感到了眼角处有些湿润。要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可都不一般,全是十多天前自己以大宋知罗殿招抚使一职为他们主持过正规仪式的各寨新头人!带着这些人一同前往临安,这也就意味着不管鱼寒走到哪里,罗殿地区都将在他的直接掌控之下。

        “怎地?大人可是想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等蛮夷?”时隔多年务汪老头人的脾气还是那么暴躁,眼见鱼寒还在犹豫之中,实在是忍不住站了出来脸上也流露出些许怒气。

        “务汪大叔您这说的是啥话?我这不是……”离开之后就需要去面对一系列的未知风险,鱼寒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怎样,也根本不敢给出罗殿民众任何承诺,所以他才不得不显得有些犹豫。

        “大人,正所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您要走,我们不拦着。你将来要做什么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请您记住罗殿就是您的家,罗殿地区数万蛮夷就是您的手足!该怎么使,想怎么使,就怎么使,用不着跟自家人客气!”同样是把自己头人之位传给了在场的大儿子,果罗栋的话也更加清楚而明了。

        “行!各位大叔都这么说了,俺再客气也就显得见外了!”拒绝,会彻底伤了罗殿各寨头人之心,况且鱼寒也确实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说服自己不接受自家人的好意,只能以插科打诨来化解这份离别的愁绪。“不过俺可先要说清楚啊,若是他们将来被外面的花花世界给迷昏了头不愿回寨,你们可别怪俺!”

        “鱼大人,你又多虑了不是?”鱼寒不知道高寿嘉那个不务正业的大理国石城郡守为什么还赖着没走,却见他突然扯着宝贝儿子来到了自己面前道:“勖儿,来见过你家叔父!”

        “叔父?”着实被这个称呼给吓了一跳,眼瞅着那个见过几面,整天装出一副少年老成模样却还流着鼻涕的小屁孩,鱼寒感到有些头晕目眩。“郡守大人,你这又是闹的哪出?”

        “什么闹啊?在下这两年不是手头宽裕了点么,也就想着让勖儿出去走走长点见识,省得我百年之后他再遇上个跟鱼大人您差不多的混蛋,还要被人骂做土财主!”没人能猜到高寿嘉为何会做出和罗殿民众一样的选择,将最有可能继承自己权势的儿子交到了鱼寒上手,却见得这位大理国石城郡守居然眨着眼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继续道:“我想就这么点小事,鱼大人不会不愿意帮忙吧?”

        “大人你放心,在下可不会让你白帮这个忙。”仿佛是害怕鱼寒出言拒绝,高寿嘉突然贼嘻嘻地从怀里掏出一大摞的破纸片晃了晃道:“这是临安府保和坊内一家商号的房契地契,在下如今给了勖儿,若今后大人身边那些蛮夷不听话您就把他们给绑了,自是有人帮你免费给运回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153/92449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