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血焚天 > 第906章 尘风立誓

第906章 尘风立誓

        天谴是受天道控制的。

        莽莽天地,自有其自己的秩序、规则和定律。

        只不过,这些天地规则、秩序都只是宏观存在的。

        它维系着天地的运转,生息和幻灭。

        如果把世界比喻成一个大家庭。

        那么天道就是这个大家庭里的管家。

        管家自然会有着管家的一些权限。

        掌管天谴,管理天地也是天道的职责所在。

        但是,真正的大权却是天道也必须要遵守的。

        否则天道也会遭受更大的天谴。

        而此刻尘风最后的一句话,却一语惊醒梦中人。

        “什么?刚刚的天道立誓只是一道劫难,是尘风的心魔劫?”

        霍乱震惊得无以复加。

        其实霍乱心里比谁都清楚。

        心魔劫千重百样,总是在不经意间就会着了心魔劫的道。

        所谓心魔劫就是根据渡劫者心里最软的那个部位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攻其软肋,这一向都是心魔劫最乐此不疲的事情。

        但是,何奈尘风的心如同坚固的堡垒。

        特别是在尘风第一次进入古神世界的时候。

        因为散财童子和孤狼陷入险境,使得尘风端正了自己的心态。

        尘风明白了一个道理。

        真正的龙之逆鳞不是触之即死。

        而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保证自己冷静活下去。

        只有这样才能不葬送活下去的希望,才不会断送报“触鳞”之仇。

        真正的神龙强大无匹,不需要等,所有触犯逆鳞之人都会被神龙瞬间杀死。

        所以才有了龙之逆鳞,触之必死的传说。

        明白了这个道理,尘风心境已经是无懈可击。

        换句话说,尘风已经没有了心魔劫可以攻伐的软肋。

        因此尘风的第二道心魔劫,天道选择了攻其最硬。

        攻其软肋可以起到一两拨千斤的效果。

        但是攻其最硬,一旦成功,尘风必然一溃千里,永无翻身之地。

        也正是因为这样,霍乱才会一开始没有想到。

        真以为是天道立誓了。

        现在想来,霍乱也是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羞愧。

        尘风何德何能,有什么资格引起天道立誓这等规则来对待?

        用世俗之中的一句话来形容霍乱,那便是: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一想到天道立誓这四个字之后,霍乱也失去了往日的平常心。

        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天道立誓的可怖了。

        “尘风,你真是让我意外。”

        许久之后,天道的声音才继续响起。

        不过此刻的天道,声音之中却没有失败的低落。

        反而如同孩子发现了新玩具,更加的有兴趣了。

        “彼此彼此。”

        尘风淡淡地说道:

        “其实有些时候我都感觉有些寂寞。因为在我的人生中,真正能和我博弈的少之又少。真正酣畅淋漓的更是凤毛麟角。反倒是和你让我有一种旗鼓相当的惺惺相惜之感。”

        尘风说的和平淡,但是却让听者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首当其冲的便是霍乱了。

        遥想当年,霍乱不也是有着这种对手难求的高处不胜寒的寂寞吗?

        可是,尘风何以也有这样的感觉?

        还把不把自己这种超级古魔放在眼里了?

        难道在尘风的心目中,除了天道,自己已经算不上是他的对手了吗?

        霍乱在这一刻终于是和天道形成了一个共同点——狂妄。

        这尘风实在是太过狂妄了。

        “对手吗?就凭你?”

        然而这一次,天道的声音却没有和意料中那样被尘风激怒。

        反而是不冷不热地说道:“我贵为天道,从未把任何人视作对手,包括你。”

        “谁说不是呢?”

        尘风同样脸色不变,就如何和老友在聊天一样:

        “细细想来,这是我和你的第几次对弈了?第三次?还是第四次?从当年我成就半圣之境的时候开始,这应该是第四次了吧?”

        尘风不卑不亢地说道:

        “前面三次你给了我意外,给了我惊喜,但是最终我还是活到了现在。如果这一次你依然不能杀了我,只怕你这个对手的资格,我也要重新衡量。”

        不卑不亢的话,却充满了爆炸性的信心。

        仿佛每一个字都能让尘风的信心得到累积一样。

        此刻的尘风信心爆棚,锋芒毕露,令人不敢直视。

        “尘风,你其实不该激怒我。”

        天道的声音终于是再次动容了。

        肃杀之味直达心灵的最深处。

        “或许一些顾忌我不能杀了你,但是我要是想杀一个普通人,那还是很简单的。”

        天道的声音继续传来:

        “这个世界存在着无数的意外,也存在着鸿运和衰败,我要一个人死于意外,只需要一点小小的算计即可。”

        “而且你应该知道,对于一个修炼之人来说,鸿运和衰运的重要性。”

        天道继续说道:“比如说,这个世界上有着无数的人叫做尘龙,我要想一个尘龙死于意外,还是很简单的。”

        “又或者,我要让一个叫尘龙的人,时时刻刻都背负着衰运,走路会摔,修炼也处处都是意外。你说,这样的人还能活着吗?”

        威胁。

        这是天道对尘风赤果果的威胁。

        因为尘风的那个天赋逆天到令人眼红的儿子就叫尘龙。

        而且尘风也绝不怀疑,天道是可以做到他所说的那样的。

        修炼是探索的过程,也是明白道理的过程。

        尘风修炼到了如今的地步,自然明白因果循环的道理。

        若是天道略施小计,在蝴蝶效应的因果关系下,尘龙的这一生肯定是无法一帆风顺的。

        甚至夭折的几率极速飙升。

        对修炼之人来说,危险本就无处不在。

        每年都有无数的修炼者诞生,但是每天却都有无数的修炼者成为黄土中的枯骨。

        谁知道下一个会轮到谁?

        轮到尘龙又有何怪?

        “狗屁的天道,太无耻了。”

        听了天道的威胁,孤狼顿时便是红了眼睛,咒骂了起来。

        孤狼知道尘龙在尘风心里的地位和分量。

        孤狼也知道尘风对对儿子的疼爱和寄以的厚望。

        此刻天道用尘龙的性命来威胁尘风,这绝对是最可恨的事情。

        因为尘风毕竟只是初为人父。

        在加上尘风心里对儿子尘龙有怀有愧疚之心。

        尘风都恨不得把世间最美好的东西都给尘龙。

        此刻天道是真的捡尘风心里最痛的来说。

        “天道,你用假誓言来对付我,今日我就还你一个真誓言。”

        尘风的眼睛充满血丝,但是语气也是无比森然地说道:

        “我尘风今日在天道面前立誓,今日我不死,来日定当毁灭天道。”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238/9745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