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乡小农民 > 第六十二章建酒厂

第六十二章建酒厂

        回到家里,二爷饭也没吃就一个人进了屋子蒙头大睡。慌得二奶急忙拉过王勇问出了什么事?等听王勇说完二爷在坟地念叨的那些话,二奶就把心放下了。回过头就让王勇和大伯先回去,这里有她就行了。

        王勇知道,二爷这一通发泄应该不是坏事。要是一直憋在心里不说出来,没准就憋出病来。更何况二爷担心的情况至少在半山村已经发生了改变,而且随着半山村的发展,这里的地一定会越来越值钱,地里荒的长草的情况是不会在出现了。只是王勇真没想到,二爷竟然有这么深的土地情结。开来以后发展过程里,一定要控制土地的使用方式,确保农业用地的数量才行。

        第二天,吃过早饭,王勇先上山喂了小黑小白和养殖场里的鸡鸭鹅,就准备去二爷家里看看二爷。也不知道二爷现在想开了没有?

        等王勇走进二爷家的大门,看到的一幕让他彻底放下心来。想想也是,二爷年轻的时候也是枪林弹雨,走南闯北的过来的,什么事没见过呀?怎么会让这点事难住自己。

        院子里二爷怀里抱着小可怜,肩膀上站着吊主,正在院子里晒太阳呢!一个老人,一只松鼠,一只八哥,在阳光下,完美和谐的融合在了一起。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王勇来啦!王勇来啦!“吊主发现王勇进来后立刻煽动翅膀飞到半空,不停地叫着。

        “好啦,吊主乖,下来!”二爷轻声地召唤道。听到二爷的话,吊主一点犹豫都没有,又落回二爷肩膀上,眯着眼睛学二爷晒太阳。

        王勇偷偷的问过二奶后,听说二爷喝了俩碗粥,一个黄金蛋,还喝了一两酒,王勇的心就彻底放回了肚子。

        “二奶,家里黄金蛋还有没?要不我去山上捡点去?”王勇问道。至从知道黄金蛋的好处之后,二爷二奶和大伯家都是让王勇要求着这鸡蛋只能吃自己的黄金蛋。起初大妈还一直推脱,毕竟这玩意太贵了,还是买了钱的好。后来被二奶说了一顿:这是晚辈的一片孝心,可不能拒绝伤了孩子的心。再说了,那东西也就是个新鲜,能有多大成本你还不知道吗?之后全家人都开始只吃黄金蛋,媛媛家里也是隔三差五的由王勇送一些过去。

        “不用你去了,一会儿我带这俩小家伙一块上山溜溜,顺便捡点回来吧!”在院子里眯着眼晒太阳的二爷突然说道。

        王勇看看二奶,二奶也看看王勇,相视一笑。二爷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怎么会被这点小事给难住了。

        心里轻松下来的王勇刚要去厨房看看张老在忙什么,准备帮着打打下手。刚要去厨房就被二奶拦住了。

        “小张和小赵一早就出去了,说是看水。也不知道俩人搞什么?这水有什么好看的?”

        二奶话音刚落,就听见赵老的声音从院外传过来。

        “王勇,在没?王勇?”

        “在哪,屋里呐。”王勇答应一声就出了屋来到院子里。

        “哎呀!可找到你了,我跟你说,我要在你们村里开个酒厂。”赵老激动的抓着王勇的手不放,大声地说道。

        “赵老爷子,您这不要激动,咱坐下来慢慢你说,好吧?”王勇扶着老爷子在院子里坐了下来。又到了杯水给赵老,等他平复下来才问道:

        “我说老爷子,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您从头慢慢说,别着急!”

        “好,好。是这么回事。今早上,老张说这里的水质极好,是优质的矿泉水,用来泡茶比什么名泉好水的强多了。我这一听,这好水可不只能泡茶啊!我们酿酒对水质的要求也是极高的。尤其是这两年,厂子附近的水源不是干涸就是受到污染,能用的越来越少。就是勉强能用,那也比以前的水差远了。这酿出的酒也是远远不如以前,我还为这事着急呢。于是当即就拉了老张去实地查看水源。我们在村子的小溪,几户村民家,还爬到半山腰弄了点山泉,仅凭感觉就知道这绝对是好水!那个清甜,比那些瓶装矿泉水还好!我已经让小郑带着水样回厂子了,只要化验结果和我预想的一致,我就说动厂里在您们村开个分厂,用来生产原酒,之后再拉回京城陈酿调配。”

        在赵老目不转睛的注视下,王勇想了一会儿,说道:”办场可以,不过你们得答应村里三个条件。”

        “别说三个,是个也没问题。”老爷子激动的拍着胸脯说道,让王勇又是好一阵安抚,生怕这老爷子一激动,再弄出点什么毛病来。

        要知道,王勇在见面第一眼就看出来,赵老身体并不这么好。许多毛病他都有,像高血压,高血脂,骨质疏松,震颤麻痹等,王勇还想着怎么说祖上也受过他们家的恩惠,就留他多住几天,帮他调理一下。不说还老还童,至少让他多活几年是没问题的。

        这些日子,随着王勇不断地抽取小世界的灵泉浇树,浇菜,喂养鸡鸭鹅,甚至是直接排到井里进入地下水。使得半山村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好,空气,水,食物都多多少少的蕴含了一些灵气在里面。这对人身体,特别是老年人和孩子绝对有大好处。

        就看王勇二爷,在王勇刚回来时,腰都有些直不起来了,虽然还经常上山转转,可那时二爷上一趟山,走不了多少路就得歇歇。现在呢,每天起来都是先到山上转一圈,喂喂鸡,看看大棚里的蔬菜,然后下山正好吃早饭。来回用不了一个小时。那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根本就看不出来二爷已经是八十多岁的人了。

        “第一,不能污染环境。”

        “这个没问题,我们已经吃过这个苦头了,这一点我们比你们还在意。”

        “第二,村里以土地入股酒厂,否则免谈,你可以去其他村子建厂。”

        “这个我做不了主,不过我会尽量劝说厂里领导同意的。还有第三呢?”

        “第三就是厂子建起来以后,用工必须本村人优先,同时工资要按您们原厂的工资水平发放,必须和原厂一样。”

        “这个没问题,我就可以答应。”

        “那好,我们村在山外的那一片地大概有,一百八十多亩可以给你们建厂用,不过这手续什么的得要你们自己跑。我们村里可抽出人手配合你们。”王勇强调道。

        赵老爷子刚要说什么,王勇的手机就响了。

        “喂,老李,有什么事吗?”

        “我说王村长,王董事长!您也太悠闲了吧!赶紧到村委会来,博物馆方面来人了,还来了不少的记着。你赶紧过来把捐赠协议签了啊!”李建平怒气冲冲的吼道。刚把拍卖的事搞定,这博物馆就来人了。自己一个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成了半山村的招待办负责人了,什么事都找自己。一个人也不过来帮忙。

        “成了,我知道了。这事我就不露面了,一会我让我大伯去签下就成了,我这里正跟赵老商量建一个他们酒厂的分厂的事呢!这可是大事,一旦协议达成,那可是千万元级的事。现在正到关键时刻,好啦!我挂了!”王勇直接挂断电话,长出一口气。让自己去和那帮记者打交道,王勇自觉还是不要干傻事的好!

        “这事就这么定了,等你们厂里派人过来咱们再细谈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说完,王勇起身就往外走,碰到刚回来的张老,打个招呼停都没停就急匆匆地一路小跑的远去了。

        “这小子怎么啦?这火烧屁股似的?”张老不解地问赵老爷子。

        “呵呵,博物馆的人来了,这小子听说还有记者采访他,就吓得成那样了。”

        “这小子,真是的,记者又不会吃了他,干嘛怕成这样啊!”

        过了一个小时,李建平急匆匆地过来了,见面就问:“王勇王大村长呢?这怎么这么大的官威呀!这博物馆的几位老师和十几个记者都等了这么半天了,他怎么还没过去呐?王勇,王勇!赶紧出来吧!都等着你呐!”

        “别喊啦!王勇根本就没在这。”

        “不对啊,我给他打电话是他说在这跟您谈建酒厂的事呐!”

        “没错,不过挂了你的电话之后他就走了,不知去向。”找老的这句话好悬没把李建平的鼻子气歪了。这怎么怕记者怕成这样了,记者有那么可怕吗?

        “成啦,就按他说的,让大海参加捐赠仪式吧!这小子是觉得有愧,故意把露脸的机会让给大海呢!他认为这些酒和秘方都应该由大海继承才合适,可又怕伤了他二爷和大伯的心。这次趁着这个机会,就是想把大海推出去,逼上梁山。”张老说完长叹一声,不再言语。

        “唉!不管什么原因,反正这小子是不会跟你参加捐赠仪式了。你还是赶紧找大海,让他准备准备吧!不用想着找王勇了,这小子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又野惯了,他要是躲起来,谁也别想找到他。”二奶也在一旁帮腔道,自己的孙子,从小看着长大的,什么性格脾气自己最清楚了。这是孩子是真的不想参加这个什么仪式啊!

        最终,捐赠仪式还是王大海出的面。第二天等人都走干净了,王勇才突然露了面。这小子跑到邻村他二叔家待了一天,晚上也没回家。不过可不是什么事没有,二叔突然提出让王勇陪他走趟天海,去见见老朋友。说这话的时候二叔神情很是落寞。于是本来是来二叔这里避难的,这下还得想着法子转移话题,讨二叔欢心,让他不去想过去的不高兴的事。

        临走时,和二叔约好,三天后陪着二叔先到京城,再从京城做飞机去天海。为此王勇还特意给王刚打了个电话,让他给自己定两张京城到天海的机票。并且要他那天准备好车送自己和二叔去机场。

        王勇直接到了二爷这,家里就二奶一个人在家。看到孙子来了,赶紧问吃了没?起来就要去厨拿饭菜。王勇赶紧拦住二奶,小心地问了一句:“二奶,那些记者都走了吧?”

        二奶看着孙子小心翼翼地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点着王勇的额头数落道:“你个没出息的小子,记者有那么可怕吗?”

        王勇尴尬地笑了笑并没有说明原因。倒是跟二奶说了一下过几天要陪二叔去趟上海的事。于是祖孙俩就着这事就聊开了。

        二叔曹伟的事,二奶知道的一清二楚。回忆着跟王勇诉说起那个年代的一些往事。

        祖孙俩很久没这样聊天了,正当俩人聊的兴致正高时,赵老爷子领着几个一看就是领导的主进了院子。被人那打扰了跟孙子谈话的二奶很是不高兴,拉着脸一言不发的回了屋里。留下赵老一群人面面相觑。

        “一个农村老太太,牛什么啊!”一个跟在后面的小年轻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句话说完,立刻就让赵老面色大变,别人不清楚他可是知道这老太太的身份。不说二爷,就是老太太本身,凭借着照顾总理多年的功劳和特殊时期中对一些被打成右派反革命的元老后代的照顾,那也令她身份特殊,地位非凡的。再一看王勇马上就黑下来的脸,赵老爷子暗道不好。

        王勇的身体改造可是全方位的,可不仅仅是力气增加身体强壮这么简单。智力,视力,听力那都是有极大提升的。所以这年轻人自以为很小声的嘀咕,被王勇听得清清楚楚。本来自己跟二奶祖孙俩聊的正开心呢被人突然打断就有些不高兴,这有听到这小子来了这么一句,王勇这火腾的就窜到了脑瓜顶,也不废话,一个闪身,在别人还没看清楚时就一把抓住这小子衣领向外一扔,咚——,直接将这家伙儿扔出大门外。

        “再敢进来,腿打折你!”

        “王勇,消消气,小孩子不懂事,别跟他一般见识。”赵老赶紧过来就劝。

        跟着赵老一块过来的以为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也走上前来,鞠躬道歉说:“是啊!给您添麻烦了。我是金星二锅头的厂长,叫张保国,我为刚才发生的事向您道歉,请您原谅!”

        看到人厂长态度这么好,王勇也不好再拉着脸。别的不说,赵老爷子的面子的给。请几人就在院子里坐下。给泡了壶茶,王勇就一言不发的等着对方开口。赵老爷子一看这情况,知道今天王勇这气还没消,估计是没什么心情谈生意了。就给那位张厂长打个眼色,张厂长也看出来今天是谈不下去了,干脆就顺着赵老的意思起身告辞。

        等送走,这一群人之后,赵老在王勇头上轻轻地拍了一巴掌。

        “行啦,别在拉着个脸了。你知道这张厂长是谁吗?”

        “我管他是谁呢?我又不认识!”

        “行啦,别在生气啦!我告诉你,这就是当时和你家祖上一起学酿酒又一起出京避难的赵氏酒坊的里一个外姓传人。”

        “啊!不是吧!您老没蒙我吧?有这么巧的事?”

        “得了吧,我蒙你干嘛!有这个必要吗?人家老张家建国后就出山找到我父亲,俩人一起响应国家号召建起了现在这家公司的前身。这一晃,就过去几十年啦,这个张保国算是第四代子弟,按辈分你还得叫声师兄的。”

        看到王勇气消的差不多了,赵老又拿出一个合作协议给王勇过目。王勇一看,就知道人金星厂真是诚意十足。村里几十亩地给做价二百万,合着一万多一亩,占新厂10%的股份.金星厂出技术资金,有经验地人才,占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剩下的10%则留给王勇,条件就是要给厂子里三坛子刚发现的三百多年的贡酒。

        看完协约,王勇想了一下,很认真地说道:“三坛子酒没问题,不过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分成俩份,一份给我大伯。剩下的没什么问题。等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看过之后,咱们就可以签合同了。”

        “成,就这么办。我去通知他们做准备。”说完这老爷子就急匆匆地跑出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26/14891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