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乡小农民 > 第一一六章儿时的记忆(二)赶大集与糖葫芦

第一一六章儿时的记忆(二)赶大集与糖葫芦

        ps:感谢李789456321*的月票和打赏,房子给您鞠躬啦!

        加更一章,以示感谢!

        “老头子,赶紧的过来,拿钱,拿钱,给改口费!”

        “怎么啦?怎么啦?”田宇凡急匆匆从屋里出来。

        “王勇改口了!他叫我妈了!是不是,王勇?”刘慧兰满眼希冀地望着王勇。

        “爸,妈!”王勇很亲热的挨个叫了一声,以他和媛媛现在的进展,其实早就应该改口了。只是在这件事上,没有人会逼他,都知道这孩子心事重,又内向。

        可是今天王勇突然的改口,可是让毫无准备的老两口心花怒放。

        “哎!”老两口异口同声地答应一声。之后慌慌张张的两人立刻回屋里包了个大红包给王勇。

        王勇推辞一番之后,收下了这份改口费。毕竟是风俗习惯,不要是不合适的,会让人误会的。

        这时,媛媛才打扮一新的出来了。微微一笑,之后很是亲热地挽着王勇的手,跟父母告别之后,就拉着王勇往外跑,惹得她爸很是不满,不停地嘀咕女生外向,女生外向。

        来到楼下,两人就在媛媛父母的叮嘱声中开车离开媛媛家。

        回到家里,照例受到了全家人的热烈欢迎,包括那群有奶就是娘的小家伙儿门。当然人家欢迎的都是媛媛,至于王勇那该干吗干吗去!没人理会,孤零零地看着一群人热热闹闹地一起进了院子。

        “我说王勇,你傻不愣登地站在哪干吗?”大伯在屋里大声地喊了一句。

        “来了!”王勇答应一声,摇摇头,无奈地走进院子。

        第二天一大早,王勇还在热乎乎的被窝里睡的正香,突然感觉一凉。拿上睁开眼,就看到大伟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混蛋。你给我等着!”

        穿衣,洗脸,刷牙都是以最快的速度进行。可就这样,等候已久的三人还是一个劲地催促,抱怨。王静和媛媛已经等不及了,不停地催促着。弄得王勇连早饭都没吃就匆匆地被三人合伙儿给推出了门。

        发动车子,大伟本来厚着脸皮地想要去后座,结果被王静拧了一把之后,老老实实地坐回到副驾驶上。惹得王勇一阵的冷嘲热讽,报复他这么早就带着媳妇来打扰他的早觉。

        路上赶集的行人一**的。都是衣着鲜艳,面带笑容,呼朋唤伴去赶这个今年最后的大集,买些过年没准备全的东西。

        像过年吃的不好长时间存放的新鲜蔬菜,还有些以前没买齐的鱼虾,肉类。当然还少不了孩子们的新衣服,新鞋,玩具之类。

        这些年农民手里都有了几个钱,加上每家孩子都少。最多也就两个,所以给孩子花钱那可是毫不吝啬。新衣服,新鞋,新玩具。还要有过年时候必须有的孩子们玩的小花炮,小烟花。

        几个去得早的家长已经带着孩子回来了,大包小包的堆满电动车。还有手里拿着各种玩具,吃食。穿着崭新的衣服,虽然被西北风吹得小脸通红的小脸,但却笑容灿烂的孩子们。

        不仅是孩子。所有的人都是同样的笑容满面。互相招呼着,开着新买的电动车,摩托车,甚至小汽车,一路不停地和熟人打着招呼,询问着,问候着。

        “他大叔,赶集去呀!”

        “老王,赶集买点啥呀?”

        “哎呀!小子你今年发财啦!买这么多炮竹啊。看看,这家伙这么多的礼花!”

        “小意思啦!今年赚了点钱,多买点,蹦蹦穷吗!”

        “她婶子,这时新买的车子?花了多少钱?”

        “没多少,才四万多,明年让你家小刚也买一辆。”

        “他嫂子,你家大军听说带媳妇回来啦?”

        “嗯,回来了。骚包的花十多万买了辆汽车,拉着一家三口都回来了。”

        “嫂子,你什么时候回家的?”

        ……

        通过这一声声的问候,一句句对话,本就浓浓的年味立马又浓上一分。

        过年了,虽然因为现在生活条件的改善。以前大伯他们那辈人小时候,过年的时候能吃上一顿饺子,吃上一顿肉就是要盼上一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人们对于过年的热情已经是降到了很低很低,甚至很多人都开始反感过年期间无穷无尽地应酬。但是,不管怎么样,春节在中国人的观念里那绝对是永远也无法割舍地一种记忆。

        小孩子们盼过年那是因为可以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有好吃的,可以尽情地玩耍。年轻人盼过年则是劳累一年之后可以好好歇歇,同家里的亲人们叙叙旧,喝喝酒,吃吃饭。老年人则是盼着外出的儿女能回家团聚,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吃上一顿年夜饭。

        只是越来越多的人因为无数的理由,却无法回家过年。

        公司加班,买不到票,为了多挣点钱等等。让家里盼儿盼女回家团聚的老人面对一桌子的饭菜在大年夜里暗自伤心。也难怪那首《常回家看看》一出来就深受老年人的喜爱,因为这首歌唱出了他们的心声,唱出了他们的愿望,唱出了他们的期盼。

        但是不管这么说,春节,这是一个民族传承了五千年的见证。是汉民族心中最隆重的,最重视的节日,没有任何的节日可以相比。

        不管社会如何改变,春节在人们的心目中永远都是一个充满了期盼和团员的节日。

        汽车还没有到集市那里就开不进去了,因为人山人海已经将道路拥挤的水泄不通。存车处的电动车,摩托车排成了长龙。而昔日被当成宝贝,富裕象征的自行车已经寥寥无几。曾经的自己车王国,即使是在农村,已经很少见到自行车的踪迹了。

        王勇四人不得不找地将车停下来,然后步行进去。

        四人下车之后,首先看到的摊位就是几个卖烟花爆竹的。各种个头的二踢脚,鞭炮。还有多到让人眼花缭乱地各种烟花。每个摊位钱都围满了人,不停地有人像摊主询问价格,砍价,之后掏钱成交。然后抱着一堆的烟花爆竹带着欢呼雀跃,喜笑颜开的孩子挤出人群。

        “哎呀!这么多人啊!”媛媛看着这接踵摩肩地场面,跃跃欲试。

        “呵呵,想吃糖葫芦还得往里走。这里离平时集市的地方还有一点距离呢。”王勇将媛媛的一只手插进自己上衣兜里,温暖着她有些冰凉的手。

        媛媛甜甜地对王勇笑了一下,又扭头继续跟王静兴奋地看着这热闹非凡的场景,不时的说上俩句。不过从她东张西望地目光中可以发现,这丫头还在惦记着糖葫芦呢!

        “这也太冷了!”已经适应了村里温暖入春的气候的大伟,今天出来穿的有点少,被这冷风一吹,直打哆嗦,忍不住抱怨起来。

        “活该!谁让你穿那么点衣服?没听说吗?要风度不要温度,忍忍就好,你一大男人,冷一点怕啥?革命前辈脑袋掉了都不吭一声!”王勇对这家伙儿那么早就来自己家里不让自己多睡一会儿。怨念很大,找到机会就会小小报复一下。

        大伟翻了个白眼,知道这小子对早起的事还怨恨呢,干脆不理会王勇。紧紧跟在王静屁股后面。一副忠心耿耿的护花使者样。不过王勇觉得更像是近代地主老财家的狗腿子的形象,嗯,不错,越看越像。

        四人没有在这里久留。王勇和大伟是因为家里的爆竹多的已经堆成堆了。而媛媛和王静则是对这些东西根本无爱,女孩子吗?有几个喜欢这玩意的,这是属于男人的玩具。

        挤了十几分钟。终于看到了一个卖糖葫芦的。电动车的后座上绑着一根插满糖葫芦的棒子,红的山楂,草莓,还有小西红柿,黑枣,香蕉,葡萄,大枣……带着大大的糖片,看起来就让人很有食欲。

        看到了自己的最爱,媛媛迫不及待地拉着王勇开始往里挤。弄得王勇很是不解,这玩意有那么好吃吗?可是媛媛的表现告诉他,糖葫芦很好吃,最好吃!

        最后,媛媛和王静一手一支糖葫芦,不停滴放进嘴里,那吃的叫一个美。这还不止,王勇和大伟每人手里还举着两支备吃呢!

        媛媛和王静将摊位上的糖葫芦所有的种类都买了一个遍。你吃我一个山楂,我吃你一个草莓的,俩人一边吃,一边留意着道路两边的各种千奇百怪,或熟悉或陌生的吃食,物件。

        看她们俩吃的那么香甜,王勇也不由自主地把手里的一串小西红柿的糖葫芦放进嘴里。甜啊!真甜!还不粘牙?红糖的甜和小西红柿的酸混合到一起,那滋味,还真是挺不错。

        可是王勇还想再吃的时候,媛媛一把就将王勇手里的那跟吃了一口的糖葫芦抢了过去,还振振有词地说:“你不是不喜欢吃吗?这是我的!”

        说完,就把抢来的那串糖葫芦放进嘴里大吃特吃起来。看的王勇眼馋不已,不由得瞄向手里还剩的那串糖葫芦。惹得媛媛跟个小孩子似的频频将目光看过来,同时开始三口两口的就把手里那串糖葫芦一扫而光,生怕自己的糖葫芦被王勇给偷吃了。

        不就是一串糖葫芦吗?用得着这么宝贝吗?逼急了,哥们直接连卖糖葫芦的那根棒子一块都买下来。

        直接吃够了,吃吐了!有什么稀奇的,又不是吃不起!

        不少遇到的小朋友们都羡慕滴看着这几个大哥哥大姐姐手里攥着的好几串糖葫芦,眼睛放光,口水直流。

        为什么自己还不长大呀?长大了,自己也可以一次买好几串糖葫芦,吃一串,拿一串显摆。也不用买串糖葫芦还要求父母好久,没准还要扯着嗓子哭两声才能得逞。

        可是,最多也只能得到一串。那棒子上可是有好多种类的糖葫芦啊,真想一次吃个遍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26/1489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