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乡小农民 > 第一章街上捡宝和第二章回家合集

第一章街上捡宝和第二章回家合集

        第一章街上捡宝

        太阳在天空尽情的挥洒着自己的热量,一丝风也没有,路边的绿化树被晒得蔫儿着头,枝条无精打采的垂下来,静静的立在路得两旁,显得毫无生气。草坪中的小草更是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没有一丝神彩。倒是树上的知了在一个劲的大号大叫:“热死啦、热死啦……柏油的路面似乎被晒软了一般,走在上面,透过鞋底还能感受到一股股的温热。一盆水倒在地面上,哗的一声就变成了水蒸气飞上天空。路上的汽车都大开着空调,一下子让路上变得热浪滚滚,混着油气的味道,憋得人更加心情烦躁。

        这里是位于渤海湾的一个靠海的度假避暑圣地——港城,一年中五月到十月是这里的旅游旺季。在这段时节每天都会有全国乃至全世界各地的有人蜂拥而至,来这里度假避暑。现在是八月,正是来港城旅游的高峰期,大批游人纷纷来这里避暑游玩。但这几天港城却遭遇了多年不遇的酷热天气,城市边上的大海不仅没有给人们带来丝许凉爽,反而因为来自大海的潮气被天空中的太阳爆晒后,使得挣个城市就如同桑拿房一般,吸口气都带着一股闷热,让人难以忍受。

        此时正值午后最热的时候,人们大都坐在办公司或者家里吹着空调或者风扇,以躲避外面难捱的闷热。只有一些为了生计而不得不出来工作的人,依旧在大街上,他们大多都是行色匆匆,几乎各个都是满头满脸的汗。像几个蹬着三轮的卖货郎,衣服更是跟刚洗过一样,汗水如雨而下,连绵不绝。一个上身穿着洗的发白的t恤,下面一条蓝色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凉拖鞋的年轻人急急的走在路上。满头满脸的全是汗,t恤前胸后背已经湿透了,更有汗水顺着裤管流到脚背,在顺着凉鞋流到地面。

        他叫王勇,今年25岁,个子不高看上去也就一米七的样子,很瘦,看起来精神很不好,家住本市黎县下面一个农村。在几年前他读高一时父母因车祸双双去世,靠着赔偿款和家里的一点积蓄王勇带着小他六岁的弟弟两人相依为命。还好赔偿款足够兄弟两上到大学毕业了。加上舅舅姨叔叔伯伯的热心帮忙,兄弟两的日子还过得不错。高考过后,王勇到省城一个三流大专上学读旅游管理,两年后进入省城一家筹建中的洗浴城实习。而弟弟王亮则到乡里上初中,开始一个人生活。王勇毕业后,顺利的留在那家洗浴场,并且获得提升,成了一个部门经理,并且有了一个同在浴场工作的漂亮的女朋友。那时的他意气风发,三道九流,**白道,不管是道上的大哥二哥,还是官面的局长处长,大都混了个脸熟,在外人眼里是风光无限。可是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苦闷和压力,对于性格内向的他来说,这伺候人的活计可不是那么好干的。每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客人,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刁难,所有的委屈和辛酸也只能自己默默承受。本不善言辞的他每天带着一个面具,逼着自己满脸笑容的和各种各样的人打着交道。虽然是部门经理级别但一个月只有两千的工资,在当时也还算不错,但对于有着女朋友又好脸面的王勇来说也攒不下几个钱。每天都被各种各样的事弄得他头昏脑胀。终于有一天,王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和手下几个员工一起把一个闹事的客人给狠狠地打了一顿,惹下了祸事,事后虽然被老板把事情摆平,但是王勇还是向老板提出了辞职的请求,最后在老板的惋惜中离去。

        辞职半年后王勇一直没找到工作,脾气变得更坏,动不动就发火。不愿与人相处,总是感到自卑,对自己丧失了信心,整天闷在租住的屋里。女朋友对他从开始的劝解到失望之后开始疏远,直到提出分手。王勇没有丝毫挽留的同意了。他知道他给不了女友她想要的生活。自己没权没钱的,跟着自己只能是吃苦受累。朋友劝他和女朋友和好,他只说了一句话就再也不搭理朋友关于这方面的话题:

        不是不敢爱,不是不去爱,怕只怕爱也是一种伤害。

        最终王勇下定了决心,退了租住的房子买了张票就离开待了六年的省城,回到老家。先去见了在县重点中学上学的弟弟王亮,问问情况,嘱咐他好好上学,之后给他留了一些钱,就来到市里准备散散心,再决定以后要做什么。这两天在市里他一直住在家里的堂兄家。也没什么事就整天的东游西逛,也没跟老家这边的朋友同学联系。

        今天中午吃过饭,王勇就觉得心神不宁总感觉要发生的什么,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于是就顶着烈日来到外面,刚走了几步路着浑身就已经湿透了。看见前面有家超市,想着去买瓶冰镇的矿泉水,顺便在超市吹会空调凉快一会。

        这刚要迈步往前走,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王勇以为是放在裤子屁兜的手机掉了,赶紧伸手一摸,还在呀。王勇转过身一看,顿时惊呆了。

        一个闪着银光的小碟子大小的东西正离地面一米左右的地方漂浮着。表面不时闪过一道银光。即使在这种酷热的阳光下,王勇还是禁不住的出了一身冷汗。这是遭遇不明飞行物了。这要干嘛,把自己抓走作实验吗?解剖?还是……一连串的关于不明飞行物的信息出现在王勇脑海中。想到这里,王勇下意思的向四周往往,想要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准备喊人求助。忽然那飞碟化作一道银光直奔王勇脑袋飞来,速度快的让人根本来不及躲避。我命休矣!王勇发现自己想要大喊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没容他多想,那道光就到了他额头上方,紧接着头像被针扎了下一样,白光消失了,飞碟也不见了踪迹。王勇就那么立在路边一动不动,大约过了几秒钟,王勇逐渐恢复了知觉。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王勇不停的自言自语着。原来那个小飞碟竟然是一位修真者在游历不计其数的星球后修练的一件仙家储物法宝。以其在一个科技高度发展的星球得到的该星球的最高科技成果星际交易光脑为基础,加上各种仙家手段修炼而成。使得光脑内部所含的种植空间被孕育为一方小世界。之后在一次争斗中此宝被大神遗失在时空隧道,又经过无数岁月的,落入地球。因王勇是其遇到的第一个智慧生物,便主动执行认主程序,与王勇融合在一起。明白了这小飞碟来历的同时王勇瞬间进入小世界。光脑内部被那位大神开拓出的小世界因没有灵气供应而一直萎缩。周围霓漫这一片灰色雾气,王勇试着碰了碰,发现这雾气似乎是专门阻挡自己似的,不让自己深入进去。小世界只有大概两地亩大小,中间是一个只有半米高的小石堆,小石堆中部是一个小泉眼,水体清澈透明,顺着一条被冲刷出的小沟流入下面一个直径一米的小水坑。小泉眼不停的有水注入坑中,却不见坑满溢出。除此之外就是一片黑土地。看着就知道这地肥的不像话,这要是用来种庄稼,长得肯定差不了。根据光脑留给他的消息这片地可以用来种植各种植物,以植物释放的灵气孕养这一方小世界。灵气越多这小世界就会变得越大。而作为主体存在的光脑则也是相当不简单,其原是为了应对因为战争而日益减少的粮食,蔬菜水果等农作物开发出来的空间农场系统。其自带的空间被那位大神炼成了小世界,不仅可以种植各种植物,还可以养殖各种动物。同时那样泉眼因为被修真者设置的混沌聚灵阵也变成了真正的灵泉。虽然因为灵气的缺乏没有了神话传说中的那么神奇,但是对于地球的生物来说,灵泉的作用只能用神奇来形容。当然它还是一个不小的储物空间,只要不大到超过空间的大小,任何物品都能在王勇的意识控制下自由出入。而且光脑可以根据需要调整时间流速,从而使得农作物得以快速生长成熟。而光脑的另一个功能——空间交易功能却被大神保留下来。通过该交易系统可以与持有相同交易系统的人进行各种各样的交易。不过光脑在穿越时光隧道时,受到损伤,使得许多功能无法使用,一些内存也无法提取,需要光脑发费相当长的时间来修复。

        熟读各种网络小说的王勇知道自己捡到宝了。是真正的好宝贝啊。以后的日子再也不用发愁了。有了这么个宝贝在手,还怕没有好日子过吗?房子、车子、票子很快都会有,名和利对于拥有这么个宝贝的王勇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信手拈来。

        可是自己真的累了,在城里辛苦打拼的日子受够了苦也遭够了罪。对于城市,自己有一种很奇怪的反感,反感城市里的一切。也许还是农妇山泉有点田的农村生活更适合自己。自己内向的性格根本不善于和别人打交道,强来的后果就是之前自己所遭遇的那样,把自己弄成神经病一样。也许自己更适合做个隐士吧。

        回家,做一个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小农民更适合自己。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第二章回家

        王勇的家在黎县刘庄乡半山村,之所以叫半山村是因为村子被燕山遗脉半包围住,村子后面和东西两面全是大山,村前则是一条一米多宽的横在村前蜿蜒而过的小溪流,小溪水不深,最深的地方也超不过半米,当然夏天发大水时例外。那时水面能有三四米宽,得由两米多深,大水汹涌而下,声势很是吓人。而在平时,由于溪水都是由山里的山泉水汇聚而成,清澈见底,因此不时可以见到小虾小鱼的在水里自由游动,偶尔还可以见到快速游动而过的水蛇。

        村里的农田中的好地大部分都是在河边,因为这里地势平坦,不缺水源。但是地少人多,一人也就两三分。但是村里人的口粮的大部分都得靠着这点地。至于山地,因为靠近村里的这几座山上都缺少水源,所以大家伙种下庄稼的收成,那就全看老天爷的脸色了。一般都是种一些耐旱的玉米土豆之类,忙活一大年,能收获的收成可能连一个人的肚子都填不满。好在老天没有赶尽杀绝,村子后面的大山里有着不少野生动物,像野鸡,野兔子之类的小动物却是不少,还有数之不尽的野菜,蘑菇。村里人也能靠着这些勉强度日。许多人开始长年的外出打工,一些混的好的像王勇的堂哥王强,在城里买了楼房,成了村里人人羡慕的城里人。更多的年轻人通过上大学离开了这个贫穷的小山村,去山外广阔的花花世界寻找自己的幸福。

        前几年开始国家加大了对农业的扶持,减免了农业税,种庄稼还给一些补贴,至于早就有的退耕还林的政策也开始在村子里被认真执行,大家伙靠着国家拨款,在山上修了不少的水窖,解决了一部分用水的难题后,开始在山上种果树,杏,桃子,苹果,枣子,栗子……赶上这几年水果价格走高,村里人总算不用担心饿肚子了。家家户户的也开始有闲钱盖新房,现在村里有2/3的房子在这两年都重新翻盖了。从远处一看村里处处是新房,还真有兴旺发达的意思。去年国家的村村通工程,让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也通上了水泥路。一条三米多宽的水泥路蜿蜿蜒蜒的从远处通道村里,这可不仅解决了村里人出行的难题,更重要的是村里后山中的山货可以很方便的卖到外面,给村民换来一张张的人民币。这山成了半山村最大最好的资源。靠着村后的大山,村里一年时间家家都能赚个一两万。山菜,野物,还有山上的果树结出的果子……这大山成了村民发家致富的最大希望所在。

        王勇告别堂哥王强从市里坐班车到县里,再从县里倒车上了一辆去另一个县途径王勇所在的刘庄乡的短途客运班车。到了乡上下车在打个在路边拉客的面包车,十五块,王勇总算是回到了家里。

        在村头河边的小桥边下了车,王勇拎着行李往家走。过了小桥顺着水泥路走上一百来米就进了村子。

        “小勇?”一个粗狂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王勇一看,是村里的能人大伯——王大海。王大海是村里第一批出去打工的人,在建筑队干了十来年后,回家自己拉起队伍,也组建了一个建筑队,四处揽活,挣了不少。在市里的公安局工作的堂哥王晨就是王大海的儿子,下面还有一个上大学的丫头,可以说王大海是村里过的最好的人家,要钱有钱,要势有势。王大海和王勇的父亲王大江是亲哥俩。当年王勇父母出事后,王勇哥俩除了二爷家之外就受大伯一家的照顾多。王勇上大学后,弟弟王亮则干脆直接搬到了大伯家住。

        “大伯,是我,我回来了。”王勇说道。

        “回来好啊,你这从毕业到现在,总是说工作忙,连过年也不回趟家。你大妈可是想坏了。好了,走跟大伯回家。”说着就过来拉着王勇的手就往村里走。

        “孩他妈,你看这是谁来啦?”王大海还没有进门就开始喊。

        “大妈,是我回来啦!”

        “小勇回来啦?在哪呢?快进来让大妈看看。”屋里传来大妈田秀的声音。很快大妈就从屋里跑了出来。拉着王勇就开始掉眼泪,“你这个没良心的死孩子,回了家也不知道先到大妈这看看,要不是你哥给家里打电话,大妈还不知道你回来了呢。”

        王勇也是有些眼圈发红,想想这些年自己一个人在外漂泊,遭了多少的罪不说,最让人受不了的还是孤单,这一走五六年,和家里亲人就没再没见过几面。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本就是孤儿的王勇每到节日总是主动要求值班,让别人回家过节,因为王勇怕过节,怕看着别人家里热热闹闹的,自己孤单一人,怕又想起往事,怕又想起父母弟弟……

        “大妈我这不回来了吗?好啦,我这回回来就不打算走了。到时天天陪着你,陪到你烦为止,成不成?”

        “好啦,老婆子,王勇刚回来哭什么啊?像什么话吗,赶紧做你的饭去吧,这都到晌午了”王大海在一边说道。

        “用你管,小勇啊,跟大妈进屋,把东西放下,大妈给做了好吃的。看你瘦的,这几年在外边这得遭多少罪呀。大妈给你好好补补。”大妈拉着王勇就进了屋。

        进了屋,大妈把王勇的行李和买的礼物放到炕头,便拉着王勇做到沙发上给王勇在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一会又给王勇拿零食水果。

        ”吃啊,你小时候连饭都不好好吃,最好吃零嘴。怎么现在不爱吃了?”

        “成了,小勇都多大了,你还当他是小孩子啊。”

        “我愿意,怎么着吧?”

        王勇一看两人这要吵起来了,赶紧插话道:“大妈,我二爷二奶身体好吗?”

        “好着呐,一口气能爬到山顶。不过这几天不在家,和你二奶出去了,说是串亲戚?去bj了。”大妈低着头的说道。

        大伯听了大妈的话,表情有些不自然,不过王勇并没有发现。听到疼爱自己的二爷没在家,王勇有些失望,不过很快调整过来。

        “大妈,这屋子是啥时盖的,装修的真好。”王勇这话到不是恭维,大伯家的这房子一看就是新房,刚进来时王勇看了一下。没有十几万下不来。房子有五大间,是本地流行的平房样式。外表贴了瓷砖,院子里还盖有门房,偏房。正房五间,中间是厨房兼餐厅东屋住人,西屋放东西,当仓库。这是这一代普遍的房子样式。东屋这边砌着炕,还有这边的土暖气,东墙上海挂着空调。靠北墙是两个大衣柜中间是个组合柜,上面有一台大概32英寸的液晶电视。挨着东边炕沿摆着一套组合沙发,一长两短。沙发前有个玻璃的茶几,上面还摆着套茶具。

        王大海赶紧接过话茬说道:“前年我自己的建筑队盖的,去年秋天装修好了放了半年,今年五月刚搬进来。我这可是个招牌,按城里的讲法叫样板间,别人找咱建房子,一看咱家这房,人家心里就踏实。这就代表着你大伯这建筑队的技术水平。”

        “行啊,大伯这你都懂啊”

        “别听他吹了,这还不是你哥给他出的招,他自己能有这本事?大老粗一个。”大妈在边上数落道。

        “好啦,赶紧去做饭吧,这肚子都咕咕叫了。也不怕把小勇饿着。”

        “小勇啊,先吃块西瓜,大妈知道你爱吃鱼特意给你炖着鱼呢,一会咱就吃饭啊。”大妈说着就往堂屋去继续烧火做饭。

        “小勇啊,刚才听你的意思是不打算出去了,要回来种地?”大伯问道。

        “在外面活的太累了,不想再瞎混了。这不就想着回家干点啥?”

        “前天,王强打电话过来说你看着不对劲,没精打采的,怎么回事啊?跟大伯说说,大伯给你拿拿注意。”

        “没啥事,就是前短时间辞了工作,又跟女朋友分了手,心里不舒服。已经没事了。你们不用担心。”

        “没事就好,跟大伯不用客气,有事就说话。对了,你回家准备做点什么啊?想好没有?不行还是让你哥在城里给你找个工作吧。”

        “不用了,大伯。我这次回来就想好了要响应国家号召扎根农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行了吧!被跟大伯扯用不着的,要说实话,你怎么想的?”

        “我想着把家里的果园子收拾一下,在盖几个大棚,另外还想养点鸡,对了我准备把山上以前的那三个储水池给扩大一下弄个养鱼池。这有个名堂叫生态养殖。听说是挺挣钱。我想试试。”

        “哦,种大棚不错,能挣钱。养鸡可就得注意了,一不小心就血本无归。咱家这一片养鸡的已经很少了。就是因为风险太大。这没有技术可养不好这玩意。村里刘军在外面人养殖场干过几年,到时候可以雇他过去干活。他人也老实,你把养鸡场交给他管基本上就不用你操啥心了。还有村后头你们邻居你二叔家里种过大棚,后来赶上下大雪,把自己建的大棚给压塌了,损失了不少钱,到现在还没缓过起来。你要种大棚,可以让你二叔过去给你干一段时间,多少也能帮着你点。”

        “嗯,行。”王勇没有犹豫,很痛快的答应了,大伯说的两人在王勇父母过世后也没少照顾哥俩儿,有机会了当然要回报人家。做人不能忘恩负义,这是王勇从小就受到的教育,最早是爷爷,后来是父亲,现在是大伯,一个接一个对王勇灌输着知恩图报的做人准则。

        “对了,你要弄这么一大摊事,钱够不,不够大伯这有,可别跟大伯客气。”王大海知道王勇这小子性格内向,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偏偏又要强的很,死要面子,最不愿受别人恩惠。所以提前跟这小子打声招呼,省的他抹不开面子开口。

        “不用,大伯。我这几年手里攒了点钱,应该够用了。”拥有神奇的小世界后王勇根本不会为钱发愁。

        “你们爷俩别聊了,过来吃饭啦!”大妈的声音打断两人的谈话。爷俩起身向外走去。

        c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26/14893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