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乡小农民 > 第一七七章熊孩子二猛

第一七七章熊孩子二猛

        等王勇回到山脚下的时候,不出意料的看到二猛这个混小子正不停地围着板哥转悠呢。那双漆黑地眼球不停地随着板哥手中的枪转动,打得什么主意那是不言而喻的。

        “混小子,干嘛呢!”王勇大吼一声,让二猛的小身子骨一哆嗦,明显是吓了一跳。

        等他回头看到是王勇之后,立刻就可着脸可怜兮兮地说道:“二哥,你干嘛呀?不知道我胆小吗?万一把我吓出个好歹,老王家我们这一支可就绝了种了。”

        这话说得王勇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心里想:这小子还真是张口就什么话都敢说啊!有个这样的儿子,真实够他父母受得了。就他这个调皮捣蛋的劲头,光操心都的要让他爸妈比别人少活上几年。

        “怎么着,你是要赖上你二哥我啦?”王勇斜着眼等了二猛一下说道。

        “没,没,我哪敢啊!”这小子连连摆手。

        开玩笑,现在村里谁要是敢说二哥的一句坏话,准保要被全村人给群起而攻之。这要是让爸妈知道了,本来就因为前几天下河捞鱼的事对自己没好脸色呢,这次还不得拔自己一层皮啊!

        “没有最好,给我滚过来!”

        “二哥,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一定不胡来了还不行!”这小子已经王勇要收拾他,不但没有过来,还倒退了几步拉开于王勇只见的距离。

        “怎么着,是不是派头大了。二哥的话不好使了?是要让我亲自请你过来呀?”

        “不用,不用。我过来还不行吗。不过说好啊!你可不许打人啊!我可还小呢!”

        “你哥兔崽子是真的找打是吧?磨蹭个屁呀!”

        “来了。来了,我这不来了吗?”

        二猛磨磨蹭蹭的来到王勇身边,干脆一闭眼,咬着牙,做出一副任凭发落的架势。不过当他眯缝着眼睛偷偷看到王勇接下来的动作之后,立刻就把心放肚子里,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原来不是要打我一顿啊,真是的。早说嘛,害得我担惊受怕的这么半天。”

        王勇对于这个脸皮厚,又能说会道的熊孩子真是有些无奈了。刚刚他的一些小动作,王勇瞧得清清楚楚。他那点小心思,王勇当然也清楚的很,因为自己小时候,也遇到过不少这种情况。那是绝对的感同身受啊!

        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父母当时是怎么过来的,要知道这熊孩子干的事比起当初的自己可是差的太远了,绝对甩出这小子八条街开外了。

        “给你!自己把胳膊、脸上的伤弄弄。”王勇说完看到二猛抬起头看过来,就把手里的云南白药和几个创可贴扔给他。

        “谢谢二哥,二哥最好了!”这小子接过东西,嬉皮笑脸地说了一句。

        “成了。别嬉皮笑脸的,弄完了自己赶紧回家,别老在山里晃悠。有那个时间多看点书,把你那学习成绩搞上去,争取考上县一中。也给你爸妈争口气。行了,赶紧滚蛋吧。别在这碍手碍脚的。”说完,扭身走向板哥。

        “我说这个极品话唠是你们村的?”板哥瞪个大眼睛问道。

        唉!不知道这小子刚刚跟板哥说什么了,看来把板哥刺激的不轻啊!想到这里王勇心底忽然涌出一股八卦之感,好奇的看着板哥,回答道。

        “是我们村里,按辈分是我弟弟。从小就是个不安分的主,三岁就满村子的追鸡撵狗,四岁就敢上山捉鸟,六岁就带着一帮小屁孩开始在山里练习游击战术了。”

        “牛啊!你们村真是出人才啊!知道刚刚这小子都干了什么吗?”板哥一副不可思议地样子显然是还没恢复过来呢。

        “不知道。”王勇很干脆地回答。

        原来这小子一下山,一眼就看到了手拿步枪四处乱瞄的板哥。立刻自来熟地跑过来套近乎,然后就直截了当的说自己是王勇的弟弟,想要让板哥把手里的枪让他玩玩。

        板哥当然不会同意,开玩笑,这可是真枪实弹,交到这么一个小屁孩手里,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后来被他缠的没办法,板哥干脆就多的远远地不理他。没想到过了十来分钟,没见那孩子过来,板哥就回身一看,当时就傻眼了。

        这熊孩子,正叼着一根烟,熟练地吞云吐雾呢。看哪个熟练劲,绝对是个老烟枪。这小子才多大啊!看个头估计也就十来岁吧?这是要作死吗?家里大人不管吗?

        作为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板哥身上立刻就涌起一股责任感。冲上前去,想要夺过二猛手里的抽了半截的香烟。

        谁知道这个妖孽的小家伙儿看到板哥过来,没等板哥靠近,就从兜里掏出还剩半盒的软玉溪,显摆的说道:

        “看到没有,玉溪,好烟。只要你让我玩玩你手里的枪,这烟就全都归你了。”

        感情这熊孩子以为是自己要跟他要烟呢!

        板哥一听这话,好悬没跌个跟头。瞪大眼睛,怒视着二猛说:“你这小屁孩才多大岁数啊!就学会抽烟了,不怕回家屁股开花啊?”

        二猛这小子一句话就让板哥直到王勇来到近前都还是没法平复内心的感受。

        “祖国尚未统一,心情郁闷。”

        听完板哥的讲解,王勇立刻就把脸拉下来了。转身板着脸看到已经迈步想要偷偷溜掉的二猛大声的说道:

        “小子,你要是赶跑,信不信我一枪打折你的腿。”

        王勇这话让轻手蹑脚想要偷偷溜掉的二猛立刻就停下了脚步,不过却是背对着王勇。显然他也知道今天自己犯的错误有多严重。不敢面对这个从小就崇拜的二哥。

        “给我滚过来!”王勇生气地大吼一声,吓得二猛赶紧转身。低着头来到王勇身边。

        “交出来!”

        二猛这个时候那绝对成了乖孩子,要多乖有多乖,一点都不敢反驳违抗。乖乖地从兜里掏出那半盒玉溪烟,交到王勇手里。这过程中,那颗小脑袋一直都是低着的,根本不敢看王勇一眼。

        “哪来的?”王勇声音不高,却有一股冰冷的意味。

        对于村里的这些熊孩子们,一些小毛病那还可以解释为小孩年龄小不懂事。可是这么大点就开始抽烟了,还是抽这么好的烟,那这里面的道道必须要好好说说才行。

        “是王伟哥给的。”二猛小声地说道。

        “什么?你知道骗我的代价吗?”

        “真的是他给我的,不信你去问小刚,本来是有一盒的,我们俩人分了。”这小子抬起头梗着脖子说出这么一句之后,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是又犯错了。这么大声的跟二哥说话,二哥肯定会更生气吧?

        “滚吧,等我回去再找你算账!”王勇挥挥手让啊赶紧走,这熊孩子还是交给他爸教育吧。屁股不肿上几天,他肯定是不会长记性的。

        这次,二猛倒是没说啥。扭头转身就跑。很快就消失在山上的树林深处,不见了踪影。不过王勇是不打算放过他的,等回头一定要跟他爸说说这事。对于这么一个皮孩子,以后必须要严加管教,可不能让这孩子误入歧途。

        “你们村的孩子都这么妖孽吗?”板哥走过来问道。

        “这小子是奇葩。怎么可能都跟他一样。不过跟他差不多的倒也有几个,只是这小子年纪大辈份也大。更他一般大的很多都是他侄子辈的,所以跟他年龄差不多的这熊孩子里的确是最奇葩的。”

        “哦?他都干过什么奇葩的事?”板哥好奇地问道。

        王勇就把这熊孩子带人在山上打游击的事说了一遍,惹得板哥连连感叹,现在的孩子了不得啊!

        本来他还想要问问二猛其他的奇葩事,可是一只突然出现在视线里,离着他们俩人大概五六十米远距离的野兔让他迅速闭上了嘴巴,端起枪就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一个三发点射,子弹眨眼之间就飞了过去。只是他的射击精度明显不行,三颗子弹无一命中,甚至最近的一发离着那只兔子都还有两米多远。

        受到惊吓地兔子,那反应绝对是让人刮目想看。也是,不反应快点不是找死吗?枪刚一响起,那只兔子就几乎同时后腿一蹬,直接向右前边蹦出去三四米远,然后,然后当然是撒丫子跑路了。这时候不跑那绝对不时兔子,而是傻狍子!

        而板哥正在差异明明瞄的很准,怎么会打不着的时候,耳边响起一声清脆地枪声。

        “砰——”

        几乎在枪声响起的同时,板哥抬头看到了惊人地一幕。

        那只兔子刚刚跳起,还悬在半空中,没有落地的时候,一颗子弹正好飞过来击中了它的脑袋。一下子就把野兔的脑袋打了个稀巴烂,同时由于子弹强大的冲击力,还使得半空中的兔子身子被带出去老远才落到地上。

        过了老半天,板哥才缓过劲来。看到拎着一只没了脑袋的野兔正走过来的王勇,伸出一根大拇指,敬佩地说道:“你小子真牛!”

        “一般一般,这是发挥失常,我本来是想打眼睛的。”王勇很臭屁地说道,“那样应该可以穿透脑袋,而不会是像现在这样弄得整个脑袋都被打烂了。不过这军用步枪的威力还是太大了,用它对付这些野鸡野兔实在是大才小用啊!”

        “我靠,太凶残了!”当板哥看清楚王勇手里没了脑袋的野兔子,感觉胃里一阵搅动,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开始往上涌,接着就“哇”的一下吐了。

        接下来这打猎是打不成了,因为这山上本来就没有多少野鸡野兔的,这枪一声,绝对都跑的远远地了。剩下的一些鸟,一方面是个头小,更不容易打;另一方面这军用步枪的威力,估计这山里最大的鸟像喜鹊,挨上一枪估计就要粉身碎骨了,那打下来还有个屁用啊!

        既然这样那还打什么的猎呀!干脆,王勇就在山脚间隔着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石头,让板哥练起枪法来。

        于是,山谷里响起不时地就传出一阵阵的枪声。

        “砰——”

        这是单发射击。

        “砰,砰,砰——”

        这是三发点射。

        “砰,砰,砰,砰……”

        这是连发射击。

        等到将他们带的步枪、手枪子弹都被板哥打的一干二净的时候,让他过足了瘾之后,王勇才被起背包,带着肩膀已经肿了的板哥返回村里。ru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26/14893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