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乡小农民 > 第四百八十八章 迷榖

第四百八十八章 迷榖

        三个孩子都吃撑了,劝都劝不住,一开吃就比赛一样往嘴里使劲儿塞油炸糕,就怕自己比别人吃得少了。

        一开始看到孩子们吃的香甜,几个炸油炸糕的大人还一个劲儿的给她们提供弹药呢,可过了一会儿,看到每个孩子都至少吃了三四个和她们拳头差不多大小的不好消化的油炸糕,就再也不敢让她们吃了。

        “雯雯啊,咱先不吃了好不好?一会儿等做完了一齐吃,还有好多菜没做呢!”

        “王菲呀!喜欢吃,一会儿奶奶给你拿一些带回去吃,这东西黏,一下子可不能吃过了,要不然会把肚里的肠子都黏住的(小时候,房子父母就经常这么吓唬房子)!”

        “哎呀,妞妞,可不能再吃了,再吃肚子可就变成大皮球了。”

        妞妞眨巴着眼睛很是迷茫地望着不让她吃那种黏黏的,甜甜的,好吃的油炸糕的奶奶,十分不解,为什么刚刚还一个劲儿的让自己多吃,现在又不让我吃了呢?

        “二哥?在家没?”

        就在这时候,大门外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王勇一听感觉好像是村里在海军陆战队当兵的王彪。这小子听说在军校上了一年就提前毕业了,只是没听说他今年要回家啊?

        声音刚落下,王彪就带着几个人抬着两副担架急匆匆地闯进院子。一进院子就焦急地四处打量了一番,像是在找什么人。

        “二婶,我二哥在家没?”

        王彪语气急促,显得有些慌乱不知所措。又十分的忐忑地看着王勇的干妈刘慧。刘慧一看这架势,明显是有人受伤啦?可是大彪是在部队服役,有了病不是应该送到部队医院吗?

        不过看到大彪以及跟他一块抬着担架过来的几个精壮的小伙子都是急的满头满脸的大汗,却一点也顾不上擦,知道现在也不是问什么的时候。

        其实他们头上身上的汗根本就不是急的。而是确确实实的热的。这帮家伙坐飞机,到了京城换上了冬季装就直奔王勇这里。

        结果,因为着急,根本没换衣服就进了半山村。可想而知,穿一身的厚厚的保暖性极佳的冬装直接杀进气温都已经到了十五六度的半山村,那要是不满头大汗才怪了!

        “怎么啦?”

        王勇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看到院子里一个个满头大汗的战士们,当中最显眼的就是剃了一个锅盖头的王彪。

        “二哥,你赶紧的,怎么才出来啊!快给他们看看吧!”

        王彪看到王勇那真跟受够了小鬼子迫害的群众见到了亲人八路军一样,急急地就往王勇这边跑过来。离着老远就伸手想要拉王勇。

        “干什么呢?慌什么慌?你还是军官呢,像什么样子?”

        王勇亮出了自己将军的威势,一下子就把一院子人给镇住了。特别是趁着大家分神不注意的机会,偷偷摸摸的把手伸向了盛放油炸糕的盆子的三个孩子。

        看着三个小家伙儿跟晚上出来偷东西吃的小老鼠一样,慌张的四下打量着,同时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拿油炸糕吃。那架势,肯定是一看到不好就赶紧把手缩回来,然后再找理由应付一下。

        王勇瞪了一眼雯雯。然后紧走几步到了她们跟前,一把把已经又抓了一个油炸糕的妞妞给抱到怀里,笑呵呵地看着不好意思。红着脸低下头不敢看自己的妞妞。

        “二哥,你赶紧的给我战友看看,我求你啦!你一定要治好他们俩啊!他们都是我手下最好的兵,可不能就让他们这样废了!”

        王彪明显是急坏了,连一个军官应有的素质都无法保持了,看的王勇眉头就是一皱。心说,难道我军目前的军官都是这种素质吗?

        “二哥?”

        看到二哥听了自己的话没有任何回应。还皱起眉头发起了呆,也顾不得问一下二哥怀里那个一直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有着一对大眼睛的漂亮小女孩是谁,他实在是太担心自己的战友了。

        “怎么回事?先说清楚?”

        王勇不满地瞪了一眼王彪,实际上他早在屋里没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用神念查看过担架上那两个战士的病情了。

        正因为如此,他才能这样的漫不经心,因为他已经有了治好他们的把握了。只是他很疑惑,这两个人是怎么得了这种罕见的病的。

        王彪一看二哥这么说,再加上一脸的淡定,这心里的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他知道既然二哥有这种表现,那么就说明他一定有把握治好自己战士的病,那还担心什么啊?

        放下担心的王彪也没避着院子里人,就把他和战士们那惊心动魄的经历讲了出来。

        原来,他们本来前几天按照计划去了北湖省和西川交界的那座神秘的位于北纬三十度的原始森林里观摩兄弟部队进行一场丛林对抗演习。

        可是谁知道,从两只分别来之京城军区和南疆军区的两支特战部队刚一进入丛林没多久,就失去了和演戏导演部的联系。

        一开始大家还以为这是两支部队不约而同的都选择了无线电静默,隐藏自己的行踪,不被任何人发现。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两支部队共十二个训练有素的官兵,还是一丁点的消息都没有,这下就是傻子也知道出事了。

        这次演习由京城军区的一个特战小队扮演蓝军,他们要入侵被红军来自南疆军区的特战小队和当地驻军一个步兵营守卫的秘密基地。

        按照演习预案,昨天作为蓝方的京城军区特种部队就应该和红方守卫交火了。可是如今导演部只能和那个步兵营取得联系,两只特战小队都完全的消失了,没有一丝的痕迹。

        经过再三确定,导演部最终不得不确信。两只特战小队失踪了!

        这下子,事情大发了!国家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金钱,培养出来的特战小队竟然只是进入一处森林就失踪了,还找不到一丝的痕迹,立刻就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重视。

        军委和总参都派了一名将军亲自过来指挥搜寻与救援行动。并且还调动了附近的一些熟悉地理环境的民众和民警,保护区职工三百多人一起参加这次行动。

        而包括王彪他们所在的几支观摩团队也被紧急动员,全副武装的跟随向导进入丛林深处,开始一点一点的展开拉网式搜索。

        一千多名官兵和三百多名当地武警,公安,民众一起从两支部队进入丛林的起点开始。绵延开十几公里,一齐向深处层层推进。

        眼看着天都要黑了的时候,又出事了。

        其中一个方向的搜寻部队深入丛林三十多公里之后,突然就再也联系不上了,负责指挥救援的的领导立刻就意识到这里有问题。

        于是。大批官兵被紧急联络向这里靠拢。五架来自附近陆航部队的直升机也紧急升空,增援在这里参与救援的两架直升机。

        距离那里最近的王彪和他海军陆战队的十几名战友在当地的一个老林场工人和一名当地森林公安的带领下,摸黑赶路,第一个赶到了现场。

        他们赶到那里,入眼看到的就是一片长的非常奇怪的树木。它的形状不好说像什么,王彪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树。

        不仅是他,就是生活在这里一辈子的那个老工人也说从来没见过这种树。

        它有些类似香蕉树的一节一节的不是很粗的树干上,有一圈一圈的黑色纹理。显得十分的神秘。叶子有两种,有的想桑树叶,有的像杨树叶子。

        真正让他们惊奇万分的是。有几棵树上明显有几朵像是花朵的东西。可是它竟然在发光!而且亮度还不小,一下子就照亮了方圆十几米的范围。

        这花还能发光?那位来自林场的老工人好奇之下就走进树林打算靠近观察一下。还没等王彪叫住他不要轻举妄动,刚迈进这片树林的那个老工人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下其他人都不敢乱动了,纷纷退后一段距离,联系指挥部。可是知道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用来联络的对讲机和电台在这里竟然都么有任何的信号!

        发现不妙的王彪当机立断,让大家交替掩护撤退。立刻离开这一区域。至少也要到达一个能够和上级取得联系的地方才行。

        他们这里刚一动,还没走几步呢。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如同儿时母亲哼唱的儿歌,如同爱人在自己耳边亲昵的呢喃,如同来自神仙的歌唱,是那么的好听,吸引着众人不自觉的就停止了撤离,慢慢的像那片丛林走过去。

        突然一名戴着耳机的通讯兵清醒过来,大喊一声就举起手里的自动步枪对着眼前的那片神秘的树林扫了过去。

        “哒哒哒……”

        一阵清脆悦耳的枪声夹杂着子弹穿透树木,甚至将很多树干都拦腰打断的声音让那种充满了诱惑的好听的声音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啊——”

        一声惨叫,让所有人都立刻就清醒过来,情不自禁地就打了一个寒颤。太可怕了!

        作为带队军官的王彪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握紧手里的自动步枪,同时打开了保险,准备随时击发。

        同时他也像那声惨叫声的出处看了一下,就这么一看,立刻就把这么海军陆战队的优秀军官吓得除恶一身的冷汗。

        只见他的一名战士浑身被什么不知名的植物包裹着,身上的衣物都已经被腐蚀的破破烂烂了,露出了里面满是了脓疮的皮肤。

        没有任何犹豫,王彪手指一扣扳机,一梭子子弹呼啸着就飞向了这棵危险的植物的根部。一发穿甲燃烧弹正好击中了它的靠近地面的主干,将它击断的同时也引燃了它。

        火刚一烧起来,包裹着那名战士的植物就像是遇到了可怕的天敌一般迅速萎缩成了篮球大小的一团,其中一个枝条在那名战士身上一弹。这个球体就向着安全的地方飞了过去。

        “哒哒哒……”

        王彪身边的另一名战士对着这个可怕的树球就扣动了扳机,曳光弹带着一溜红色的光线追上了那颗树球,将它打的枝叶纷飞。

        其它战士也纷纷对着这个可怕的玩意使劲儿的开火,一时间枪声大作,打的周围很多树木骨断筋折。只是因为这些子弹里并没有燃烧弹,所以对那个树球的伤害虽然很大却并不致命。

        “啪——”

        一声并不是很响亮的枪声响过,那个在地上蹦蹦跳跳的像是一只兔子一样眼看就要逃进树林深处的“树球”一下子就烧着了。

        “呼——”的一下,就和烧野草一般,眨眼之间,那个树球就被烧成了一团灰烬。四散飘落开去。

        “干得漂亮!”

        王彪知道这一定是自己手底下的狙击手老姚干的,因为除了自己只有他手里有燃烧弹这种不应该出现在丛林里的东西。

        “上级通知,所有搜索部队全部撤离这一区域,全部撤离!”

        通讯员小张扯着嗓子一个劲儿的大喊,让王彪十分的疑惑。等搞清楚状况之后。不由地一下子就呆愣愣地看着这个救了所有人的通讯员,眼里满是悲伤。

        小张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耳朵就听不见任何声响了,而那个被奇怪的植物包裹起来的战士韩立强则是浑身长满了脓疮不省人事。

        随后他们立刻紧急撤离了这一区域,等走出丛林之后,等候已久的医护人员一拥而上,就把小张和韩立强给抬上救护车,拉响警报飞驰而去。

        王彪也顾不得搜寻任务了。把队伍交给副手,他跟着救护车直奔离这里最近的一所医院。

        到了医院,一通紧急检查下来。足足过了一夜,可是两个人的病情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好转,甚至他们连病因都没办法找出来。

        王彪心急如焚,最后一看在这样下去,小张还好说,至少能保住一条命。可是韩立强恐怕就真的要成为烈士了!

        他立刻联系自己上级首长,请求允许他带着伤员回半山村。找王勇。

        王勇的名头那是相当的好使啊!

        立刻就有人过来联系他,说是马上带伤员去附近的一座军用机场。专机已经准备好了,直飞京城,然后再转直升机去半山基地。

        “二哥,你有把握治好他们吗?”

        “切!不相信我啊?你知道你们遇到的那片树林是什么吗?”

        “是什么?”

        “那是什么东西?”

        “它真的能唱很好听的歌吗?”

        雯雯这个傻大胆的丫头竟然对那种树会唱歌最感兴趣,丝毫不觉得它恐怖。

        “呵呵呵,好!等回头干爹去给你挖几棵回来让它天天给我闺女唱歌听,要是唱的不好听咱就劈了它烧火!”

        院里一群人听了这对奇葩父女的对话,一时间亮起好几对大白眼。

        “呵呵,你们别担心,这玩意儿你要是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就不觉得可怕了。”

        王勇看出了大家的担心,赶紧解释道。

        “这东西在《山海经》里有记载,南山之首,曰鹊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

        “二哥,你快别拽词了,赶紧说要紧的。”

        王勇没有搭理急得不行的王彪,然后照本宣科的念出了一句《山海经》里的内容

        “有木焉,其状如毂而黑理,其华四照,其曰迷榖,佩之不迷。”

        “迷榖?”

        “真的假的?”

        “戴上它就不会迷路?”

        “二哥,等你去了多挖几棵,我也栽几棵玩玩!”(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zzxx1212和qiansa的打赏!四千字大章节送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26/1832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