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乡小农民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奇葩的工程验收方式

第五百三十三章 奇葩的工程验收方式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回乡小农民》更多支持!王勇刚大声第对大伯的行为表示了愤慨,还没等他爽完呢,就突然听见了大伯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你要去告谁呀!”

        话说王大海也来的刚好凑巧,只听见王勇在愤怒地大喊着他反对对,他要去告谁,其它的前面那些话是一点也没有听清。

        也幸亏是是如此,要不然一场骨肉相残的惨剧恐怕是避免不了的了。对于十分看重自己在群众中的面子和威望的大伯来说,王勇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跟自己作对,那是绝对不能宽恕,必须要坚决镇压的。

        “没,没啥,正练习朗读呢!大伯你是不知道,这**上有个节目叫《为你读诗》,挺火的!这不我自认为还是有些素养的,所以就想着也好好练练,让后让他们见识一下我在方面的实力。”

        王勇一边胡说八道的敷衍着大伯,一边赶紧面带哀求的给干妈打眼色。开玩笑了,这事要是让大伯知道了,哪还有自己的好?

        还好,干妈微微一笑,让王勇的心算是暂时放下来了。

        “大哥,你怎么有空过来啊?不时正忙着工程验收的事吗?今天怎么没去啊?”

        刘慧一边说,一边还是忍不住地笑着盯了一眼王勇这个干儿子,眼中满是揶揄之色。

        这个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干儿子,只有面对大哥和那个非要在集市上卖糕点的姐夫的时候,才会流露出这种小孩子怕大人一般的神色吧。

        大伯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一屁股做到沙发上,然后看了一眼王勇。同时又用眼神看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烟盒,示意王勇赶紧敬烟。

        王勇这个时候自觉心虚,赶紧狗腿子一般的带着一脸的贱笑。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给大伯,然后赶紧又打着火机给大伯点上。

        这个时候。大伯还是没急着开口,而是很悠闲的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在肺里转了一圈之后才重重的吐出来。

        “今天没啥事,昨天就已经把那些已经完工的工程验收完之后,现在剩下的那些活还得等上三五天才有能完工的,我正好也能好好歇几天了。”

        大伯一脸的做作,似乎他这些天都干了多少活,身心疲惫的样子。可是谁不知道这位书记大人所谓的验收是怎么回事呢。

        第一次王勇听说的时候还不相信。特意的赶着大伯验收一个工程的时候,偷偷跑去观摩了一番,之后王勇就彻底佩服死了大伯,不愧是干工程队出身的,估计也只有大伯能想出这么奇葩的主意来吧。

        那次验收的是一排临街的三层商铺,一共有大概三十多栋。原本请来的专业监理以极高标准检测过了,质量绝对是高标准严要求的,那活干的,绝对是杠杠的。

        也是,王勇的名声地位在哪里摆着呢。有谁敢冒着得罪他的风险贪那几个小钱啊?谁不知道眼下半山村的形势,那是要大发展啊!

        别的不说,就是周边是几个村子的小区楼盘。那要是把这活给揽下来,也对能赚的钵满盆满的。

        毕竟,相比在别的地方干,人家半山村这里不仅是支付各种款项从来不拖欠,而且人家给开出来的价格那可比外边普遍的要高出一到两层,给大家留出来的利润那是足足的。

        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自毁前程,这种人不能说没有,但是很少见那是绝对的。至少在半山村干活的这帮人里绝对没有。一个都没有。

        大伯验收那些商铺的时候,也没有空手去。而是拎了一个至少也有二十公斤的大锤子。扛着这么个大家伙,威风凛凛的就过来了。

        当时。那帮监理公司的人和那个包工头都看傻眼了。

        这是要干什么啊?难道是对自己干的这些活不满意,要把这些楼给砸了?不过,你要是想用一把大锤就把我盖的楼给拆了,那我也不用在这一行里混了。

        “我说王书记啊,您这是要干什么?不是我说您,您要是对我们盖的楼不满意,想要拆了,那您也得找个钩机什么的啊?就凭您手里那玩意儿,不是我小瞧您,恐怕就算是累死您也拆不了。”

        包工头似乎明白了什么,嬉皮笑脸地上前跟大伯打招呼,然后还伸手要接过大伯肩上扛着的那个有着二十多公斤重的锤头,和一米多长的长杆儿的大铁锤。

        “就您这身板,好几年没干过活了,行不行啊?要不还是我来吧?”

        听到包工头这么说,大伯眉毛一竖,大眼睛一瞪,还别说倒是真有那么一股子气势,一下子就让包工头的身子一愣,然后乖乖地收回了过来抢大锤子的手。

        大伯这段日子那真是借着兄弟和侄子的面子,到哪里那都是被人家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当贵宾对待的主。不时有句话居移气,养移体吗?

        环境和地位可以改变人的气质,人啊,真是随着地位待遇的变化而变化的。大伯就是个好例子,原本十分和善的那么一个人,居然现在也养出了自己的气势了。

        “行,行,您自己来。不过您可得悠着点,要是扭了腰,那可就是我的大罪过了。”

        包工头小心翼翼地陪着大伯一边走,一边说。没办法,这位可是执掌他们的生杀大权的主,一句话就可以把他们赶出半山村,让他们再也不能从这里接到任何活。

        “别扯用不着的,咱都是老相识了,我的脾气你知道,不亲手来一下肯定不放心。不过昨天的事你也听说了吧?”

        “听说了,听说了,不过昨天您还像是用的电钻吧?怎么今天换了这么个玩意儿啊?要是万一没弄好真把自己个碰着了,那可怎么办啊?”

        包工头一脸的担心。而且没有一点作假的痕迹,那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关心。

        毕竟如今这些工程在大伯的主持下基本上都被他们几个包工头给分了,要是因为大伯在他的工地上受伤了。估计不用其它那些眼馋的伙计们鼓动,这里的村民们就可能直接把自己给轰出去了。

        “行啦。老刘,都是老关系了,甭跟我哭丧着脸!您就不能念我点好吗?再说了,别看我比你岁数大个十来岁,但是要说身体素质,我能甩你几条街信不信?”

        大伯似乎知道包工头在想什么,出声打断他的话,同时挥挥手示意不要再劝解了。没用!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器宇轩昂的扛着大锤就来到第一栋楼跟前。

        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又想了想,迈步又往里走了十来米,选了一栋还没有安装门窗的商铺就走了进去。

        然后在外面除了包工头之外的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从肩膀上拿下那柄大锤,两手抓住锤柄,肩膀一较力,一下就把大锤轮了起来。

        “轰——”

        大铁锤的锤头直直的砸在一堵没有任何装饰的水泥墙上面,就这还没结束呢。之后对着那块地方又连砸了两锤子。这才放下手里的大锤,来到那堵墙的跟前,仔细大量刚才落锤的地方。

        待看到别砸的地方仅仅只是出现几个白点。一点裂纹都没有之后,大伯的脸上这才有了笑容,回过头来在人群里扫了一眼。

        “那个你们监理公司的李工呢?告诉他,这栋楼重新检测一下,要是我砸的这里有隐患的话,就第一时间去告诉我一声,然后咱们推到了重建。”

        看着大伯豪气干云地大手一挥,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那栋楼可是造价就在二十多万啊?二十多万的楼说拆就拆了,这得有多有钱。有多败家,多任性的主才能干的出来啊。

        “行了。过关,你老小子可以去领钱了。”

        “我说你个老东西就作吧!”说完。人家包工头转身急匆匆带着几个手下离开去办手续领剩下的一部分尾款去了。

        大伯也不在意,可能两个人真的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了吧。看着老友带着自己人走了,他挥挥手让监理公司的人也走了,这才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同时把大铁锤也扔了,两只手不停地搓来搓去的。

        “尼玛的这玩意儿怎么这么硬?还好老子留了两分力,要不然还不得把虎口都震裂了啊?不行,下回不能再用这一招了,这破玩意儿比那个电钻钻眼儿的方法还不靠谱!”

        王勇偷偷躲在远处,用神念感受到大伯的窘态,目瞪口呆之余,也不得不说声:佩服啊!这姜还是老的辣!

        在不差钱的情况下,这种测试墙体强度的方法应该算是绝对直观管用吧。

        而且相对其它方法来说,那可是省时省力还省钱的多了。当然也很是能唬人啊!一般人看到那大锤子估计都眼晕了吧。

        只是一般人哪敢这么干啊?也就是在半山村这里,根本就没有承重墙和隔离墙的区分,全部都是按照最高标准的承重墙施工的,每一处的墙体都是用三四公分直径的钢筋加上混凝土浇筑出来。

        如果是一般城市里里的那种楼,这一堵隔墙应该是用砖石砌成的,里面是没有钢筋的。这种隔墙或者说是隔断,要是被大伯用他手里的那柄大铁锤一砸,就算是不倒塌,那也肯定会是裂纹遍布了。

        “大伯,您老慢慢待着,我还有事去那边基地一趟,就不陪您待着了,谅解谅解啊?工作太忙了,身不由己啊?”

        王勇还在低头哈腰的胡说八道呢,一个大巴掌带着风声就奔着他扫过来了。

        “你小子是故意要躲我是不?就你还工作太忙?你忙什么啊?你工作是什么啊?我看你小子的工作就是天天没事人似的睡觉。”

        大伯瞪了一眼王勇,同时抬头示意了一下让王勇坐回去。这下王勇没办法了,暗恨自己怎么不偷偷跑的同时,无可奈何的又坐回了沙发里。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26/23002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