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乡小农民 > 第五百五十二章胆大包天

第五百五十二章胆大包天

        事情就发生在昨天下午,去市里医院陪着媳妇儿做检查张伟接到村里邻居打来的电话说是他家里出事了,让他赶紧回来。

        当时一着急,也没顾得问清事情的缘由,张伟就带着刚做完检查正准备去小崽儿那里大吃一顿的媳妇儿急匆匆地往家里赶。

        还在路上的时候,就不断有村里人给他打来电话,听了好几个版本之后,张伟总算是知道了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中午吃过午饭,父亲在炕上躺着眯了一会儿,之后起身去村里找老哥们靠墙跟晒太阳补钙去了。

        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家里忙活着宰鱼杀鸭,打算一会儿给儿子打个电话,让他带着在市里做体检的儿媳妇儿回来吃顿饭。

        儿媳妇儿可是怀了身孕的人,这个时候得要大补,孙子出生之后,才会有个好身体不是?可惜就是媳妇儿每次吃的都太少了,可是让老人家操碎了心,变着法子的给她做些她喜欢吃的饭菜。

        张伟他妈一边忙活着,还一边想着一会儿给亲家母打给电话,媳妇儿跟亲家母最亲了,问问她儿媳妇儿到底喜欢吃啥东西。

        正这么想着呢,就听见大门口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家里有人没?”

        “有人!”

        想都没想,张伟他妈就先答应了一声。

        村里人不像城里,都很好客,管你认识不认识的,就如同服务行业的培训上的要求一样,有来言必有去语。

        说完,坐在堂屋小板凳上刮鱼鳞的张伟妈就在盛有四五条鲫鱼的盆里洗了洗手。在围裙上檫了几下,就起身迎了出去。

        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从一辆摩托车上下来,拿着一个手提包就准备往院里过来。

        张伟妈仔细一打量,不认识啊?这是谁呀。过来找谁的?疑问虽然不少,但是深深烙印在骨子里的好客和热情让老人家还是面带笑容的迎了过去。

        “小伙子,你是干啥的?”

        进来这人未语先笑,显得十分的平易近人。不过张伟妈却觉得这人应该是个工作人,要不然怎么自己看到他就感觉看到乡里那群当官的一个感觉?

        “大妈,我是乡上的。这次过来是给你们养老金来的。养老金您知道吧?国家对农民出台的补贴政策,凡是年满六十周岁的老人,都可以凭身份证每个月领取六十块钱。”

        一边说着,这人还一边四下打量着这个院子,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尤其是那两个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啊?这不是说统一由村里给领吗?还有,那个钱不时一年六十吗?”

        张伟妈一听就激动了,这个事村里早就通知过了,不少人都领了好几年了都,这哪能不知道。只是村里给的都是到年底由书记挨家挨户送的,一年六十,这个错不了的。隔壁老五就领了两年了都。

        不过去年不知道为什么钱没发下来,听说是乡里说没钱,往后拖一段时间再发给大家伙儿。

        不过也有人说是县里早把那笔钱给发下来了。只是乡里经费紧张,就让那群当官给占用了,为了这,还几个老人好嚷嚷着要去县里上访呢!

        去年,自己的岁数够了,应该是有自己的养老金。可正好赶上这事,当时也有人过来找自己一起去上访。让当家的给拦住了。用当家的话说,这点屁事上访干啥?咱儿子一个电话的事。他不给谁,还敢不给咱们啊?

        后来,一忙起来就把这事给忘了,左右也就是六十块钱罢了。年前又是儿子结婚,又是儿媳妇怀孕的,一个好消息接着一个好消息,老俩口哪有时间去想那百十块钱的事?

        话说如今,每个月儿子跟媳妇儿回来的时候,都会给自己老俩口放下一千块钱,说是俩人孝敬的。

        每次跟村里人说起这事,村里人就没有不羡慕的。田老二还直嚷嚷说是一定也给他儿子找一个没父母了媳妇儿。

        哼!也不想想,他有那个命吗?就算是找了一个孤儿,那怎么可能比得上我儿媳妇儿。

        想着想着,老太太不自觉的就笑了。

        “大妈?大妈?您没事吧?”

        耳边传来的呼唤声将老太太从抱着大孙子满村子里显摆的臆想中唤醒过来,引得老太太十分的不满。正赶上抱着我孙子去超市买东西碰到了老大家的,刚要上去让他看看自己孙子的时候,就被这人给吵醒了。

        不过,老太太也没给人撩脸色,毕竟一辈子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去年之前连县城都没去过,对于这些吃公家饭的公家人还是怀着一份深深的忌惮和畏惧的。

        哪怕儿子结婚那天也见了好多据说是县里市里的大官之后,老太太也本色依旧。并没有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也从来不会儿显摆什么。

        “哎呀!不好意思啊,想事想的入神了。赶紧的,咱去屋里喝杯茶水去。”

        说完就引着眼前这人往屋里走,那人一看到堂屋地上放着的鱼还有一只白条鸡,眼睛一亮看着走在前面的张伟妈,嘴角就浮起一丝笑意。

        到了东屋,张妈就忙活着找了一个老式的搪瓷大茶缸子,准备给客人去泡茶。她这刚拿起茶缸子,那人就开口客气了一句:

        “大妈,不用了,我不渴,你别忙活了,咱还是节省时间赶紧先办正事,我这儿还要跑有十来家呢!”

        “那怎么行?来家里了怎么能不喝点水就走啊?对了,你抽烟不?跟你说,我儿子上回回来给他爸两盒好烟,听说要百十块钱一盒呢?”

        说完,张妈不等他拒绝就手脚麻利的从一个破旧的大衣柜里拿出一盒拆开的白皮烟放到他身边,然后翻回身又去给客人泡茶。

        那人看了一眼白皮烟。很是不屑地撇撇嘴,伸手往外巴拉一下,估计想着这事哪弄来的假烟啊,还想糊弄我?

        “来喝水,润润嗓子先!”

        没一会儿。张妈就端着一个倒满了茶水的玻璃杯过来。

        “不用了,大妈,咱还是办正事吧!”

        说完,这人就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纸,张妈伸着脑袋看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名字。

        “大妈,你老能领一百二。嗯,我这没零钱,这是二百,还得麻烦您给换一下。”

        没等张妈看清楚。这人就递过来两张一百元的钞票。同时就把那张纸收了起来,一脸笑容的的等着张妈找零钱。

        “哎!哎!行,我这就给你找零钱。”

        说完,张妈结果那两百元钱,又来到那个大衣柜前面,打开大衣柜,从里面抱出来一个木头箱子、

        箱子不大,长有三十多公分。高能有二十公分,宽大概有四五六公分。外表刷了一层红漆,不过应该是个老东西。上面的红漆不少都脱落了,露出里面的发黄的木质。

        箱子上挂着一个挂锁,个头倒是不大,就是普通的那种挂锁。张妈怕人家等急了,也没避着小伙子,直接就掏出钥匙打开了那把锁。

        掀开盖。里面有一沓还没开封的一万块钱,这是这次儿子回来的时候。儿媳妇给她的,说是让他们平时不要舍不得花。想吃啥就买点啥。

        这么多钱,老俩口当天晚上就商量好了,过俩天去镇里信用社存上,等将来孙子上学的时候给孙子当学费使。

        除了这沓钱之外,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一百,五十,二十,十块的,数目也不少,大概能有个千八百的。

        张妈把那俩张百元钞票放进箱子里,正想给人家找钱的时候,就听见身后传来那个小伙子下炕的声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个小伙子就到了她身后了。

        然后,张妈就傻眼了!

        那人一伸手就把这个箱子抢了过去,抓起一把钱就塞进他的包里。等张妈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受骗了,这是来抢劫的时候,人家已经把箱子里的钱都抢光了。

        “啊!来人呐!抢钱啦!”

        一边喊着,张妈就跟疯了一样扑向那个年轻人。只是她一个老太太那是人家的对手。那人只是一推,就让张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张妈这个时候也是真急了,疯了一般爬起来就追了出去。刚出了堂屋就看到那个人已经骑到摩托车上,并且已经发动了摩托车。

        “快来人呐!抢钱啦!”

        张妈急的一嗓子喊出去,然后就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追了过去。这可是儿媳妇给自己老俩口的,将来给孙子上学用的钱!老太太拼了命地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希望能让隔壁邻居听到了赶紧出来帮忙拦住那人。

        可惜,还是完了一步,张妈跑到门口的时候,那人已经骑着摩托车跑出去十多米了。听到她喊声的邻居出来的时候,只看见那人的身影一转,就消息在一个拐弯处不见了。

        张伟和他媳妇急急忙忙地赶回来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家门口,镇里派出所所长亲自带着两民警正在家里跟老太太问当时的情况。

        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老太太见到儿子回来了,立刻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丽丽赶紧听着肚子过去安慰婆婆,张伟劝了两句之后,就过来跟所长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

        通过村里中心的那家小卖部门口的监控,发现那人直接就逃出了村,奔着北边去了。那边过了俩村就是国道。在农村又不是城里,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很少,那人出了村子之后就失去了踪迹。

        同时张伟也了解到了一个情况,国家给老人的养老金还真是像那个人说的,是每人每月六十,而不是村里通知的每年六十。至于那些钱哪去了,张伟也不用问也明白了。

        他也顾不得这些,当时就一个心思,一定要把那王八蛋给逮住。一定要让他知道,自己的钱可不是那么好花的!

        当即他就像联系王勇,让他帮忙跟一些领导打个招呼,让他们督促一下下面多使点劲儿,多用点心,争取早日抓住那家伙儿。

        掏出手机还没等他拨号呢,还在市里等他们夫妻俩吃饭的小崽儿就打过电话来了。

        结果一听张伟家里发生的这事,小崽儿就大包大揽的说这事交给他了,用不了三天准把那家伙儿交到张伟跟前。

        然后让张伟无比郁闷的事情来了,当天夜里,村里的书记,村长加上会计一块到他们家,三个人说的都是一件事,村里花费多,没办法,挪用了养老金,希望他们给保密,为此愿意每年多给他父母一些养老补贴。

        当即,张伟就拉着脸把三人给轰出去了。回到屋里就开始郁闷,他想不明白如今这人是怎么啦?怎么什么钱都敢往自己怀里揣啊?(未完待续)

        ps:谢谢tongxiang和李逍遥2013两位书友的两张月票打赏,谢谢啦!

        这章里的事情发生在前几天,报警了,嫌疑人依旧没有消息。类似的案件据说这几年一直时有发生。

        话说要是俺们这的警察都跟重案六组似的就好了,早就逮住丫的了!r466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26/29078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