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弃少 > 第15章 神剑出山

第15章 神剑出山

        “我捡起这把剑,发现它是残缺的,仅有剑柄及半尺长的剑身,然后我把山神庙前前后后都搜了一遍,并没有找到它的另一半剑身,于是我回去后,就找人用俗世中最好的星纹钢将它修复。”

        林峰平静地说着:“这把剑修复以后,我就把它当作了日常练习剑法的武器,可是每当我拿着这把剑练习剑法的时候,我总会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然后跟着这种感觉去用剑,并随之创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剑法,我把它叫做‘林氏剑法’。”

        “至尊剑,即使变成了一把残破不堪的剑,但它仍旧有灵性以及道之韵律,你练剑时产生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你对道的感悟!”英灵补充道:“想必,‘林氏剑法’一定是套非常了不起的剑法!”

        林峰点了点头,道:“等我成为了先天生命以后,我就把这把剑炼作本命法宝,然后我才知道,原来它其实是一把至尊剑,只是因为当初受损太过严重,而且经历过了无数岁月的洗涤,它早已没有了至尊剑的烙印,成了一把普通的剑。”

        “但它就算成了普通的剑,还是残存有灵性的,它自己会选择主人,能到你手中,足见你与它之间的缘份。”英灵仰天长叹:“在世上,有一种人一辈子走运,就连老天爷都总是特别照顾他,你大概就是这种人吧。”

        “前辈谬赞了!其实晚辈绝非幸运之人,得到至尊剑后,我的确风光过一段时间,但自此之后,有得只是更多的不幸与悲伤。”林峰声音有些低沉,眼睛充满了忧郁的色彩。

        这英灵深深地看了林峰一眼,道:“本座孟浪了,见谅。”

        “没事,前辈。”林峰走到这英灵身旁,将生锈剑捡了起来,抚摸着剑身上暗红的锈迹,道:“我遭厄运随身,屡遭挫折,这剑跟了我以后,亦未能幸免。很久以前,在一处险地之中,它被魔道煞气侵袭,原本洁白如雪的剑身,渐渐生起了锈迹,其后,它又跟超凡之星融合在一起,沦为邪器,永堕沉沦。”

        “原来如此!”

        这英灵恍然大悟,道:“难怪这剑能伤得了本座。”

        “前辈,您是否相信这把已经沦为邪器的剑?”

        “本座相信!”

        “为何?”

        “因为真正的勇士,才敢向黑暗索取力量,然后将它击溃。”英灵嗡嗡地说着:“本座虽不知勇士拿到昆仑雪魄后,作何用途,但本座相信至尊剑的选择,在此,本座将昆仑雪魄转送给勇士!”

        说着,英灵把紧握的拳头低放至林峰的面前,五指张开后,一块晶莹剔透,散发着丝丝极冷气息的晶石出现在了英灵的掌中。

        “多谢前辈!”

        林峰小心翼翼地接过昆仑雪魄,道:“等我使用完昆仑雪魄以后,一定会把它归还前辈。”

        这英灵却摇了摇头道:“黑暗即将重临大地,它留在勇士身边,要比留在冥王葬地陪伴吾等亡灵更为有用,勇士不必多说。这昆仑雪魄,就当这是冥王阁下对抗击黑暗的一点支持吧。”

        话音刚落。

        这英灵就化作一团晶莹的白光,渐渐在这空中散去,消失在了阴影憧憧的建筑群中。

        隐约之中,像是有人在那建筑群内,悄悄地低声叹息。

        林峰怅然看着英灵消失的地方,半晌,这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将昆仑雪魄收入了琉璃酒瓶的空间里面,“滋滋”,昆仑雪魄刚进酒瓶空间,马上将酒瓶内的酒水冻得凝结成冰块。

        甩了甩冻得僵硬发麻的手臂,林峰对住冥王葬地的大殿郑重地鞠了三鞠躬,然后才下阶梯,走到河滩,正欲握剑泅渡。

        忽然。

        地下河的上空,似乎一道朦胧的声音响了起来——

        让他归去!

        那水中翘首以盼的水美人们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于是林峰轻松地过了地下河,走过了河滩和岔道,重新站立在那写着“冥王行宫”四个大字的碑前。

        灿烂的阳光照射在林峰身上。

        林峰抬手搭了个凉棚,瞭望峡谷的出口周遭,虽没有郁郁葱葱的野草灌木,可干枯的土地上还是零星地长着一些苔藓,偶尔会冒出一头羚羊,将它们当作是美味的食物。

        “这就是我们生存的土地,我会好好守护着她,绝不会轻易让它们得逞的,前辈们,你们安息吧!”林峰朝着洞口再次行了一礼,持剑往山外走去。

        拿到昆仑雪魄后,就要尽快找到那个人。

        因为林峰已经察觉到,生锈剑将霍立一身的血肉及能量都吸收得一干二净后,仅仅只能令他重新活多7个月的时间。

        而现在,已经两个多月过去了。

        他要在这7个月的时间里面,给华夏隐门的人马,尽可能地清除掉一些障碍!

        远处。

        遥遥看着林峰即将要前往的地方,白首道人老爹正在叹息着:“其实你已经尽了你的责任,何必还要继续折磨自己?你说是为了徒弟,实际上你还是没有放下她,不然为何要冒这么大的险做这么多事。”

        道人老爹握住酒杯,长饮数口苦酒,悠悠然地走进自己的草庐中,掀起了茅草所搭的床,枯柴一般的手忽然往地底下轻轻一抓,一把沾满了泥土的青锋剑赫然出现在了道人老爹的掌上。

        “锵!”

        这道人老爹轻轻一吹这青锋剑,粘在剑身上的所有泥土统统都一扫而光,且剑身微微颤抖,发出了低沉的龙吟之音。

        “最近好吗?!”

        道人老爹轻抚着青锋剑闪着寒光的利刃,像是在抚摸他旧日的情人一般,浑浊的眼眸,忽然充满了感情:“这么多年了,你有没有怨我?”

        “这不能怪我,要怨就怨这世道,好吗?”

        “你说想在腐朽前痛痛快快地战一场?行,贫道满足你这个要求!”

        “别再跟贫道说了,现在就带你去见见高手都长什么样!”

        道人老爹像是在跟人说话。

        可草庐之中,就只有他和他的剑。

        许久。

        道人老爹终于说完话,他嘴角一翘,脸带笑意地踏出草庐。

        PS:新书不容易,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评论,各种求!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305/93194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