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十一章 夫妻

第十一章 夫妻

        李氏抱着云舒匆匆回家,一进门就嘭一声关上家门,几步冲到床头搂着云舒呜呜的抽泣,那眼泪如泉水般哗哗的流,李氏却忍着不肯出声,似是生怕被旁人听见一般最新章节。

        看着这样的李氏,云舒也很难过,但她知道李氏需要发泄,哭出来对她更好,于是静静的趴在床上看着李氏。

        李氏哭了良久,总算把心里堵着的那口气给发泄了出来,心情轻松了许多,这时才想起云舒来。抬头一看,见小云舒正趴在她身边,睁着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她。

        李氏心里一暖,抱起云舒,又是亲又是啃的:“舒舒啊,我的舒舒真乖,真是娘的乖女儿,娘一定不会让你再受那样的罪!”李氏一脸坚定。

        她抱着云舒的手突觉下面一片湿润,李氏掀开看看,见那衣襟全是湿的。她立刻站起来,翻箱倒柜的找小衣服,云舒的衣服大多都有点儿大,因为这些都是舅母小儿子的衣服,舅母小儿子比云舒大一个月,却长得圆圆胖胖,体型比云舒大了两号。

        现在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这里气候偏向南方,冬天隔十年才会下一场雪,今天还算暖和,虽没出太阳,却也是无风无云的阴天,气温最多两三度。

        李氏焦急的将云舒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剥下来,生怕晚一秒她就会生病。幸好今天云舒穿得多,因为要去做客,李氏把她最好的衣服全给穿上了,至少裹了五六件,还有一件厚厚的小棉袄。

        李氏剥到最里层,小棉袄外层全湿了,还好没浸透,里面还有件贴身的小肚兜。她先用热水给云舒擦身子,突然发现她身上有好几处又红又紫的指甲印,心里一痛眼泪又哗哗的流出来。

        那水云波够狠,不过才七岁,云舒穿这么厚,他居然能掐得留下指甲印,这家伙绝对是狠命在掐,不知水志华家是怎么教的?

        云舒见刚才还好好的李氏又眼泪汪汪,便依依呀呀的伸出小手去摸李氏的眼睛,李氏却哭得更厉害了,云舒无法,只好不动了,任凭李氏摆弄自己。

        等穿好衣服,李氏将云舒放床上,用被子在周围围上一圈,如此云舒便能坐起来了;然后李氏又开始翻箱倒柜,不一会儿便收拾出个大包袱!

        李氏将包袱放床边,过来抱起云舒,“舒舒啊,我们回外婆家好不好?这里容不下咱们,你爹也不帮咱们,咱们就不要这个家,不要爹爹了,咱们娘俩过好不好?”

        云舒有些愣住,李氏对水志诚显然是有感情的,且感情不浅,否则以前受那么多气,水志诚一无所有,照李氏的脾气,早就该打包走人了,可她却坚持了下来。即便住没墙的茅草棚,即使天天跟汤氏吵架甚至打架,都没放弃,现在的李氏却动摇了!

        云舒来这里四个月,水志诚照顾她的时间虽小,但云舒知道水志诚是个实在人,他也很疼爱自己,只是不善于表达而。,云舒觉得这个爹除了面对奶奶、兄弟姐妹时太懦弱外其他还算不错,可看看现在一脸坚定的李氏,云舒不知道该赞成还是反对?

        如果李氏真的离开了这个家,在这古代,女人要独自生活本就不易,就算是和离,以后难免要过那种天天过被人戳脊梁骨的日子,何况还带着自己这么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如果李氏改嫁,自己又该怎么办?先不说后娘难为,就自己这尴尬的身份,莫非真要一辈子寄人篱下,那可不比做丫头好到哪儿去啊!

        可如果不走,看这情形,水家一大家子个个对李氏充满敌意,连带对自己也是敌意满满,以后的日子必定也不好过,自己更是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真的很不好选,就算云舒本身是个二十多岁的现代灵魂,也不知如何是好!

        云舒心里斗争半天,最后决定: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是李氏给了自己温暖、给了自己关爱,自己在这里的一切都是李氏给的,所以云舒尊重李氏的选择,不管李氏怎么选,只要她不抛弃自己,自己都会跟着她一辈子。

        云舒坚信自己有着现代人的知识智慧,一定不会让李氏一直这么受苦,长大!等长大一些一定能想到好办法让李氏过上好日子。

        云舒做出决定,静下心来,趴在李氏怀里,紧紧的拉着李氏的衣襟,母女二人静静的坐着,等待云舒爹回来。

        李氏是未时中离开汤氏的院子的,出来时明明听见水志诚就跟在身后,还摔了一跤,李氏虽没回身去扶他,但从汤氏院子回家不过几百米的距离,早就该到了啊?

        眼看都快申时末了,水志诚却还没回来,到底怎么回事?开始李氏还能耐着性子等,可看着日头慢慢的移动,她心里越来越慌,甚至站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时不时的望望窗外。云舒见李氏这焦急的样子,心道:看吧,李氏心里还是舍不下水志诚的。

        李氏终于坐不住了,她冲向门口去开门,刚碰到门闩,又跑回来抱起云舒,急匆匆的出门,直直的向汤氏家走去,直到汤氏院门前,也没看到水志诚的身影。

        李氏在汤氏院门前徘徊一阵,一直没等到人出来,院门虽开了条小缝儿,李氏是坚决不愿意进去的,趴在门缝上偷看更不好看,她只好抱着云舒继续在汤氏院门前走来走去,时而伸长脖子往里张望。

        院子里的情形看不清楚,那群男人还在喝酒,没人注意这边,小孩们各自玩耍。等了一刻钟后,李氏更焦急,想去敲门,举起手犹豫着一直没落下,这时有脚步声靠近院门,云舒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是刘氏!

        门开了,一女孩伸出脑袋来,幸好不是刘氏,是小姑水志琼。小姑见是李氏,冷着脸道:“干什么?”

        李氏犹豫一下问:“我家志诚在这儿吗?”

        小姑瞥一眼李氏:“你不是先前还扇我二哥巴掌吗?现在还好意思来找?不在!”然后啪一声关上院门。

        李氏不知这小姑说的是气话还是真话,却没有继续敲门的勇气,望着院门楞了一会儿,抱着云舒慢慢的向自家走去。

        李氏两眼无神,直愣愣的往前走,云舒很是担心,抱着李氏脖子依依呀呀。李氏回过神来,亲亲她的小脸,艰难的扯扯嘴角,“舒舒,你爹上哪儿去了呢?咱们要走了,他还不回来!你爹他……”

        李氏突然觉得脚底什么东西软软的,低头一看,竟是趴在地上的水志诚。只见他满脸通红,被踩到也未醒来,只是皱着眉喃喃呓语几句。

        李氏大惊,赶紧蹲下身拍拍水志诚,喊道:“他爹、他爹,起来,快起来!”

        水志诚毫无反应,李氏伸手摸摸他额头,烫得吓人!水志诚平时身强力壮,穿得本就比普通人少,从他出汤氏院门到现在,至少有两三个小时了,而在段时间他就这么趴在这冰冷的地上!这样的天气再健壮的人也受不住,多半会大病一场!

        李氏吓得手忙脚乱,想将云舒放下,却不敢直接放地上。而躺在地上的水志诚突然喊道:“如书,别走,如书!别走……”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人却依然昏迷不醒!

        李氏看着昏迷发烧说胡话的水志诚,刚才还坚定要离开的心不知不觉中软了一些,她含着泪伸手摸摸他的脸颊:“为什么你不早点儿想明白了?”

        水志诚似乎感觉到李氏温柔的手,他迷糊中紧紧抓住李氏的手贴在脸上,嘴里依然嘀咕着:“如书,别走,如书,我错了,别走……”

        李氏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一滴一滴的滴到水志诚脸上,云舒也很感动,她搂住李氏脖子去摸她的眼睛。

        李氏反应过来,看看女儿,又看看水志诚:“舒舒真乖,你爹爹现在生病了,咱们不能把他丢在这里,我们先带他回家,等他病好了再走好不好?”

        云舒咯咯笑几声,让李氏知道她同意。这里离云舒家的茅草房只有一两百步的距离,李氏冷静下来,抱起云舒往家跑去,她将云舒放到床上,找了条毛巾浸湿后,拿着毛巾又跑了出去。

        李氏给水志诚擦了擦脸,然后试着扛起水志诚,可对方毕竟是个大男人,至少也有一百二三十斤,实在扛不动,想找人帮助又不放心将他继续留在这冰冷的地上。李氏只好将水志诚一条胳膊搭自己肩上,半拖半拉的慢慢将水志诚挪向茅草屋。

        进屋后,李氏将云舒放进背篓窝里,再将水志诚搬到床边,脱去衣服,将他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做好这些,李氏已是满头大汗,她顾不得休息,又急冲冲的出了门。

        云舒坐在背篓里静静的望着自己这身体的亲爹,说实话水志诚长得不错,浓眉大眼、五官端正、身强体壮、皮肤黝黑,做事勤快、人又老实,如果没有他那群兄弟姐妹加老娘的话,是个过日子的人。

        现在水志诚的脸烧得通红通红,迷迷糊糊的说着胡话,云舒离他两三米远,似乎也能感觉到那灼人的热气!

        一刻钟后,李氏端着一大盆热水进来,拧了帕子给水志诚擦拭。水志诚依然闭着眼睛,却伸手四处乱抓,嘴里不停的喃喃道:“如书,别走,如书,我错了!……”那声音时而急切时而哀求,眼角还挂着泪。

        李氏见状,本就通红的眼睛又蓄起了泪,她一边给他擦拭一边安抚道:“诚哥,我是如书,我在这儿,我没走,我在这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45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