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二十五章 老爹打工

第二十五章 老爹打工

        李氏抱着云舒匆匆回家,家里没有异状,水志诚还没回来,李氏喂了牲畜,开始做晚饭TXT下载。她心里有些担心,便时不时跑到屋外空地上往大道那边张望一番。

        云舒坐在屋前的背篓窝里,望着对面山顶满天的彩霞发呆,那两只吃饱的老母鸡带着十几个小鸡仔咕咕咕的围着云舒的背篓打转。看着这些鸡,云舒想起今天在作坊院子和铜锣院子听到的传言:那些鸡鸭会是谁偷的了?但愿不要是狼奶娘他们。

        云舒又将得到的信息总结分析一遍,觉得还是人为的可能性最大:半夜狗见人不叫,可能是贼人给他们吃了或闻了什么迷药,鸡鸭被抓而不叫也可能是迷药的缘故,这类东西前世听说过很多,并不稀奇。

        可是人为什么没发觉?那么大的院子,二十来户人家,不可能个个都睡得死死的吧?莫非连人也被下了迷药?一想到这个可能,云舒打了个寒颤,要真这样,那村人们不是任人宰割吗?不,不!贼人要是真给村民们也下了迷药的话,那他何必麻烦去偷鸡偷鸭?直接将院子搜刮一遍,那钱财不是来的更快?!

        那贼人时如何避过村民的了?莫非真的有脏东西!一想到这里,云舒紧张的东张西望一番,似是那东西就在身边一样,云舒有些害怕了,便哇哇叫了两声!

        “哎呀!我的宝贝女儿,见爹爹回来干嘛还哭啊?是不是不欢迎爹爹,那爹爹可走了!”水志诚抱着云舒,作势要往大道上走的模样。云舒撇撇嘴:切,老爹真傻,你以为小孩都那么好骗啊?你要走干嘛抱着我走啊?

        李氏听到声音出来,见是水志诚,松了口气,接过云舒:

        “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看看,天都快黑了,尽让我担心!”

        水志诚嘿嘿傻笑,似是很享受李氏的念叨,跟着李氏进了主屋。

        李氏将云舒放到床上,问:“今天怎么样?找到活儿干了吗?”

        嘿嘿,水志诚只是傻笑不说话,李氏看他那样儿,道:“说吧,有什么好事儿?”

        水志诚从怀里掏出一包铜板,递给李氏道:“她娘,你看,我今天赚了一百个铜板!”

        “啊!”李氏吓一跳“你…你不会干了什么坏事儿吧?怎么会有一百个铜板?”

        “嘿嘿,她娘,你看我像坏蛋吗?”

        李氏故意围着水志诚转两圈,上下品评一番:“恩,不像!倒像个大傻蛋!”

        “啊,娘子敢笑话为夫,看为夫的厉害!”水志诚说着就要向李氏扑去!

        李氏咯咯笑着后退几步,推开水志诚道:“干什么?没个正经,还没吃晚饭了,云舒还看着咱们了!别闹了,快说正事儿!”

        “嘿嘿”水志诚坐下还在傻笑,李氏嗔他一眼,水志诚便将这一百文铜钱的来历一五一十的说一遍:

        早上水志诚辰时中就进了城门,城里大部分店铺都关门休息;少数开门的店家,也只是留一两个伙计守店,路上大多是走亲访友的人家,实在没什么活儿干。

        他到处转悠直到巳时末,转到西街一小巷子,一个阿婆叫住他:“小伙子,过来,过来!”

        水志诚过去一问,那阿婆说她想去东街女儿家走亲戚,平时去都是雇小轿,这几天抬轿的人也回家过年了,所以想让水志诚背她过去。

        水志诚有些犹豫,他进城是来赚钱的,这阿婆也挺可怜,要不要帮忙了?阿婆见状,道:“小伙子,你把我送过去,我叫我闺女给你十个铜板怎么样?”

        水志诚愣住,说话结结巴巴:“啊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年纪青青的,婆婆妈妈像什么话,就这么说定了,快蹲下!”老实巴交的水志诚自然听话的蹲下,那阿婆自己爬上背,直催:“往左边走,快点快点,我女儿等我吃饭了!”

        水志诚年轻力壮,走路又稳又快,只用了两刻钟就到了阿婆女儿家。阿婆女儿是家小布庄的老板娘,见老娘来了自然高兴。又见背着老娘的水志诚,有些狐疑,待阿婆解释清楚,老板娘立马掏出十个铜板,还叮嘱水志诚:下午申时三刻再来送阿婆回家,工钱照旧!

        水志诚欣然答应,接下来他再四处转悠,找短工的雇主就宽泛多了。见到有老阿婆四处张望的,便上前询问一番,不过能像布庄阿婆那么大方的却不多,她们有的只是道谢,有的就给一两个铜板,水志诚不好说什么,只是嘿嘿一笑算了。

        下午水志诚遇到一对母子,见那母子俩身边丢着几个包袱,旁边两个小混混拦着母子二人正说些难听话,水志诚最见不得那些欺负人的,提着扁担冲上去就把两小混混打跑了。

        水志诚见母子二人东西挺多,又没男人同行,便想帮他们,可那妇人很有戒心,却以为水志诚有什么目的。水志诚干脆直说:大姐,你就把我当短工吧,我帮你挑东西,还护你们母子安全到家,你给我十文钱怎么样?

        那妇人有些犹豫,水志诚以为她嫌价钱高,便道:十文是多了点儿,要不你给五文就好了。妇人打量水志诚几遍,看他确实只是个粗壮憨直的农家汉子,便同意了。

        那妇人夫家姓唐,娘家姓方,有些姿色,却是个寡妇,幸好丈夫去世时留下了一间铺子、一座院子,家里也算略有薄产,于是方寡妇便带着四岁的儿子独自过活,她家就在南街上,今天出来是去娘家走亲访友的。回来时每家送点儿东西,凑一起就装了这么几个大包袱。

        方寡妇娘家条件比她家还略差,有个兄弟在外做生意,过年都没回来。她回家找不到人送,本打算到街上叫个小轿的,站了一会儿,轿子没等到却等来两个小泼皮。

        那几个大包袱加起来也不过六七十斤,带着孩子的方寡妇自然是拎不动的,而对挑个两百斤上山下坡还健步如飞的水志诚来说自然是小CASE,他将几个包袱往扁担上一挂轻轻松松就弄走了,因为路途有点儿远,方寡妇走得慢,那孩子走一会儿就累,水志诚干脆让那小男孩也骑到他肩上,把那孩子乐的直叫唤。

        直到把母子二人送到街口,方寡妇怕邻里说闲话,便让水志诚将东西放下,给了水志诚二十文钱。水志诚想退她十文,方寡妇道:“兄弟,我家不方便招待你,不过我家开了个杂货铺,常要进货送货什么的,你要是不嫌弃,每隔五天来帮我进货送货,工钱每次给你二十文,今天这多出的十文就当是定钱,你看如何?”

        水志诚自然高兴,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

        剩下的时间他便专门找东西多的人家,工钱看远近,城内一趟二到五文,城外一趟五到十文钱,这个价钱算是挺高的了,不过过年这几天,人手本就难找,除非遇到特别难缠的人,一般人是没意见的。

        除挑东西外,有些铺子急需人手送货的,跑一次也能得五到十文,这挑东西的活儿显然比送老阿婆强得多,水志诚一下午不停的挑来挑去,忙个不停,直到将近酉时才匆匆赶回家。云舒家离县城不是很远,翻过几座山就是,照水志诚的速度最多三刻钟就能到。

        李氏看着手中沉沉的一包铜钱,脸上表情却并不怎么高兴,李氏道:“那你中午吃饭了吗?”

        “当然吃了!”

        “吃的什么?”

        “嘿嘿,我身体壮,饭量大,吃了足足八个大馒头了!”

        水志诚一拍脑袋“哎呀!她娘,我就忙着赚钱,忘了给你和女儿买东西了!”

        李氏眼睛湿湿的,“你就只吃馒头?”

        水志诚嘿嘿傻笑:“是啊,那馒头个儿大,本来一文钱两个,老板看我买的多,八个只收了三文钱了!”

        水志诚说完才发现李氏眼泪汪汪的,便手忙脚乱的哄到:“她娘,别哭,明天进城给你买花儿戴,别哭啊!”

        李氏破涕而笑,拍他一掌:“谁稀罕什么花儿不花儿的?我是心疼你!你个榆木脑袋!”

        水志诚摸摸脑袋,道:“她娘,咱们秋耕时天天吃糠咽菜,不还要挑肥上山?有馒头吃我已经很满足了,就是苦了你和云舒,唉!”

        李氏嗔他一眼,道“别给我东拉西扯,明天割几斤猪肉回来,你那活儿全是下苦力,中午得吃好点儿。我记得上次西街那个混沌铺子不错,皮薄馅儿多,吃两大碗才七文钱,比那馒头好多了!记得啊!不准再干吃馒头,明天去吃混沌!”

        “好好,遵命,娘子!”水志诚嬉皮笑脸的应诺。

        李氏将铜钱清点一遍,拿出十枚,装进香囊,递给水志诚道:“收好了,可别弄丢了,路上饿了随时买点儿东西吃,别饿着肚子干活,你可是咱们家顶梁柱,钱多挣少挣没关系,身体要紧!”

        水志诚乐呵呵的将香囊收进怀里。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45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