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一九七章 连夜溜走

第一九七章 连夜溜走

        ****感谢“欧阳小芳”的打赏最新章节!****

        外婆站起来:“如琴,赵强是你的儿子,你要打他罚她、爱他护他我都不管。但你要记住一句话: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你好好看看你儿子吧,看看你这些年都种下了什么因,想想以后会得什么果?”

        外婆说完疲惫的站起来,慢慢走向门口,屋中众人也在二姨和小姨的带领下出了门,独留大姨母子在房中直面相对!

        一墙之隔的云舒将隔壁的动静听得清清楚楚,她轻轻松口气。幸好、幸好!幸好外婆没有因宠爱而不辨是非,幸好她们对自己的宠爱不是装出来的!但愿大姨能快快清醒,否则她敢保证,赵强绝对是第二个水云波,切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云舒躺在床上,屏息静听隔壁的动静,可是为何毫无声息了?她耐心等待一刻钟后,‘哇~~~~’突然一阵悲痛欲绝的痛哭声传来,那声音响彻房顶,比受委屈的小孩子还凄惨!云舒微微皱眉,这明显是大姨的声音,哎!

        大姨的哭声一直持续、持续,同屋的赵强似乎毫无表示!一点儿声响都没出。直到大姨的声音有些沙哑了,那哭声才渐渐低下来,转为难过的抽噎声。

        “娘!”赵强弱弱的叫一声,大姨没有回应,继续抽噎!

        “娘!”赵强轻轻靠近一点儿,大姨依然没有回应。

        赵强大起胆子走到大姨身边,试探着拉拉她的胳膊:“娘,别哭了,小强知道错了!”

        大姨的抽噎声略一停顿,其后那呜呜的声音又有变大的趋势。

        “娘。别哭了,小强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打妹妹了!娘……”赵强低低的道歉,到后面也跟着呜呜的哭起来,“娘,我不是有意要打妹妹的,就是一时生气没忍住!娘,小强错了。您别哭了好不好?”

        大姨一把抱住赵强,一边用力拍他的背一边哭:“小强啊小强,你要娘拿你怎么办啊?你是娘的命根子,娘舍不得打你骂你。你刚生下来时家里穷、没奶吃,娘就卖了嫁妆买头羊给你喂奶;你大了长牙了没饭吃,娘四处求人,到处借钱借米!

        小强啊小强。你个臭小子啊,你娘我恨不得挖了肉掏了心来喂你,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啊!呜呜呜~~~~~~”大姨的哭声虽没方才响亮却凄厉无比。

        被她抱着的赵强哇一声大哭出来抱紧大姨,“娘,我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娘……”

        一直在外面听着的二姨和小姨静静的掏出手帕抹眼泪,几个孩子垂着头大气不敢出。

        二姨拉过钱兴训诫道:“小兴,听到了吧?我辛辛苦苦生你养你,你要给我争气,不要惹事生非,要好好对待弟弟妹妹,知道吗?”

        钱兴点点头道:“娘,我从不欺负妹妹!”

        二姨摸摸他的头:“这才乖。只有咱们自家人才会真正对你好,在家里耍横的是笨蛋,外面横得起来才算本事,知道吗?”钱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郑氏瞪二姨一眼,也没说什么。众人一直等到大姨母子静下来。才留下小凤照顾云舒,其他人都回了李家院子。回去前外婆板着脸一再强调,回去后不许再提此事。待外面安静下来。云舒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晚上,老爹干完活、吃过饭,又帮着收了谷子,才有空来看云舒。他坐到云舒身边,一边心痛的轻拍她胸口,一边轻轻的给她扇着扇子。

        这一觉云舒睡得很舒服,直到亥时过后,肚子饿得咕咕叫了才渐渐醒来。她慢慢睁眼,见老爹半眯着眼、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瞌睡、他手中的扇子却时不时机械的晃动一下!

        云舒很高兴,爹爹果然是疼自己的!她恶作剧的伸手扯扯老爹的胡须,把他痛得一激灵,一下子坐直身子,紧张的张望:“谁?是谁?”

        云舒咯咯一笑,老爹立刻感应过来:“舒舒,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吃饭?舒不舒服?要不先喝药?”

        老爹端来早就准备好的粥和药一勺一勺的喂她,直到把她喂得饱饱的,给她擦了嘴和脸,然后郑重其事的坐到云舒身边:“舒舒,现在该告诉爹爹到底怎么回事了吧?”

        云舒有些惊讶:“爹爹,外婆没告诉你么?”

        “她说让我直接问你!”

        云舒皱眉想了会儿,唉!外婆……,她是我的外婆,也是赵强的外婆;是娘的娘亲,也是大姨的娘亲。

        这事儿也不能说外婆偏袒赵强,是她不好开口吧?如果帮赵强说好话,李氏夫妻肯定心里有疙瘩;可要不帮着说两句,这事儿已经发生了,莫非还真要她打断赵强的腿来赔罪?这样大姨和云舒家这辈子都不会再和好了吧!

        看来外婆的意思是要云舒自己来决定了啰?云舒想了想,自己受了罪还要顶着肯定不可能,于是决定不偏不倚的将经过原原本本复述一遍。

        水志诚越听脸越黑,握着扇子的手停下来,待云舒说完,他手中的扇子咔嚓一声,居然折断了!

        云舒爬他立刻跑出去质问外婆,赶紧拉住他:“爹,舒舒也有错,不该管闲事,不该捡泥块儿砸他,爹爹别生气,下午外婆有罚大姨哦!……”她又将下午自己听到的一一讲述一遍,水志诚捏紧的拳头这才慢慢松下来。

        水志诚站起来,正对云舒道:“舒舒,是不是很痛?是不是很生气?都怪爹爹不好,没有好好看着你,咱们现在回家去好不好?”

        现在?云舒看看外面天色,现在已近子时,今天是初二,外面连月亮都没有。虽然借星光可以勉强赶路,但这年代。到处草木繁盛,夏天的夜晚凉爽,正是蛇虫鼠蚁们频繁活动的时候,半夜赶路一不小心就可能踩到毒蛇!那可是要人命的!

        老爹为了给自己出气,愿意深更半夜赶路回家,云舒万分感动,一定不能让老爹有一点点儿遇到意外的可能!

        她摇摇头抱住老爹胳膊摇晃:“不嘛!舒舒要挨着爹爹睡,爹爹扇扇子!”

        水志诚皱眉想了会儿道:“睡睡也好。要不咱们明天天亮就走?”

        呃!这个…说实话发生这种事,云舒确实想立刻就回家去,这时节四五点钟天就开始亮了,这样…也好!还有四五个小时,云舒点头,凑到他耳边悄声道:“好,爹爹。咱们先睡觉,明天偷偷回家好不好?”

        水志诚点头:“好,哼!就该让他们着急一下,谁让他们欺负咱们舒舒?”

        云舒笑笑小心的躺回床上,也许是腿受伤的原因,尽管她睡了大半天。现在依然犯困,躺下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寅时中刻,水志诚小声的叫醒云舒,比个噤声的手势,他先轻手轻脚的出去看了看,过一会儿回来。小心的背起云舒,摸索着出门。

        晾晒场上堆着几大堆如小山般的谷子,每堆旁边躺着两个人。他们个个睡的正香,对云舒父女的行动一无所知。

        水志诚背着云舒轻手轻脚的拐到屋子后,待看不到晾晒场了才快步往大土坡上爬,一直爬到山顶才停下。

        二人站在土坡顶,望着下面的竹林和只露出一角的晾晒场。水志诚摇摇头没说话。背着云舒转身下了山,走上大道。踏着月光和露水回家去。

        到这时,一直堵在云舒心口的那股闷气总算被她吐了出来。云舒将脑袋搁在老爹肩膀上道:“爹爹啊,舒舒是不是很笨啊?”

        “哪有?咱们家舒舒最聪明!”

        “不聪明,要是聪明就不会跟强表哥打架了!”

        “哼!是那小子可恶,要是我在那里,一拳头就能把他打趴下!”老爹愤愤的挥挥拳头,那模样就跟炫耀拳头的小男孩一样可爱!

        云舒乐得咯咯直笑,“好,爹爹最棒,下次一定要帮我揍赵强一顿,还大姨,还有赵姑爷!”

        “好,一定!”父女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慢悠悠往家去。

        二人卯时初到的家,水志诚背着云舒推门进去,把刚刚起来正在院中打呵欠的春秀吓得惊叫起来。

        “春秀,别叫,是我啊!”水志诚连喊几声,春秀才反应过来闭了嘴。

        “姑爷,您怎么回来了?不是……”春秀问到一半突然看到云舒缠着白布的腿,又是尖叫一声冲过来,接下云舒,将她放院中的椅子上。

        “怎么了?春秀?”李氏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出门,突然见到云舒父女俩,也是一愣,靠在门上呆立片刻,待反应过来,立刻皱起眉:

        “他爹,大哥家谷子收完了?”

        水志诚摇摇头,李氏抿嘴道:“你昨天才去,没收完怎么不多帮两天?”

        “娘,是我要回来的!”云舒插言道。

        李氏闻声看来,立刻注意到她受伤包扎的腿:“舒舒,你的腿怎么了?”

        云舒吸吸鼻子,故意拉长调子叫声娘,然后扑进她怀里大哭一场,李氏抱着她一边拍后背一边轻言安慰。

        待安静下来,云舒才将自己跟赵强打架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一遍,不加任何修辞偏颇,她这么做其实是有目的的,她想看看李氏是不是跟郑氏一样……

        李氏沉默半晌,轻轻摸摸云舒的腿:“他爹,云舒的腿怎样,大夫怎么说?”

        “大夫说舒舒的腿只是一时受力过重,大腿骨与小腿骨之间有点儿错位,腿骨没事儿,已经纠正过来了。她年纪还小,恢复也快,为防万一,最好近一个月内都不要乱动,也不要取夹板!”

        李氏闻言稍稍放心,亲自抱着云舒回房,小心的将她放床上,轻声安慰一番,直到听到隔壁二毛的哭闹声,她才急急的站起来跑出去,独留下云舒一个人望着屋顶发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48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