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二七四章 小姑出嫁

第二七四章 小姑出嫁

        小姑脸色有些苍白僵硬,因为汤氏放了多少银子,她看得清清楚楚,云舒也看清了,只有十两银子TXT下载!

        待有人看清那银锭子后,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如果是一般的农户人家,亲娘出十两银子的压箱钱算是非常多的了,可是大家都知道,李家退亲时,汤氏明明得了二百两银子,现在自己最后一个闺女出嫁,居然只给了十两!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何况小姑之下并无其他孩子啊,汤氏留着那么银子干嘛?养老?那水家其他五兄妹是干什么吃的?他们从来不给汤氏赡养费吗?如此种种议论此起彼伏!

        如此不仅小姑尴尬,大姑二姑和周氏李氏刘氏等人都很尴尬,连带着笑呵呵的唱歌喜娘也尴尬不已,不知该如何收场?最后还是大姑站起来,跟喜娘嘀咕了几句,喜娘便立刻转到下一环节,很快便结束了这次热闹开场、草草结局的歌堂会。

        待附近的客人各自回家,远到的客人安排妥当,已是亥时中刻了。因为云舒家也安排了一些客人,歌堂会一散场李氏就匆匆回家安排,云舒自己则留下来陪小姑过出嫁前的最后一晚,同留下来的还有水云秋和张秀二人。

        小姑一回屋里就一直愣愣的坐在床边发呆,表情呆滞木讷。云舒跟水云秋和张秀在门口站了会儿,几人对望一眼,互相使眼色示意对方去安慰,张秀叫水云秋,水云秋叫云舒,云舒望向张秀,她却不屑的瞥一眼扭开头!

        云舒抿抿嘴。心里冷哼一声,看来张秀这辈子跟自己都不会好过了!小姑平时对自己不错,他们不去自己去得了。于是云舒主动走向小姑,坐到小姑身边,轻轻挽起她的胳膊道:“小姑,时辰不早了,咱们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梳妆了!”

        小姑没反应。直到云舒摇晃她几次,又重复了几遍方才的话语,小姑才反应过来。她慢慢转向云舒,呆了呆,然后摸摸云舒脑袋道:“云舒,你说我娘是不是讨厌我了?”

        云舒抽抽嘴角,想了想。安慰道:“怎么会了?奶奶最疼小姑了,她要是讨厌你了怎么会为你的亲事忙里忙外准备几个月了?”

        小姑低头想想,然后故作轻松的笑道:“是啊,娘不会那么小气的!”

        “呵呵,是啊是啊,奶奶对小姑最好了!”水云秋上前附和道。

        “对啊。外婆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小姨,小姨别多想了,快睡觉吧!”张秀跟上来道。

        几人一通劝解,总算让小姑暂时安心了些,正准备睡觉时,外面响起敲门声,几人齐齐望向门口,见汤氏板着脸走进来道:“你们几个先出去!”

        云舒识趣的滑下床。跟着水云秋和张秀一起出去并带上房门。几人出来后在门口大眼瞪小眼的站了会儿,云舒看他们频频望向房门的目光,知道她们一定跟自己一样,想偷听一下汤氏都说了什么?

        云舒抿嘴一笑,拉着水云秋凑到她耳边嘀咕一番。张秀在一旁冷眼看着极其不爽的模样。水云秋听完看看张秀、又看看云舒,云舒点点头。于是水云秋又凑到张秀耳边嘀咕一番,张秀低头想了想。点点头。

        几人达成一致,便轻手轻脚的摸到门边,趴着门缝儿往里张望,并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云舒的位置能微微看到床边的情形,只见汤氏坐在床边梳妆台前的凳子上,小姑对汤氏跪下行大礼,汤氏并未阻拦,生生的受了!

        小姑站起来的时候眼泪汪汪,汤氏对她伸出手,小姑含着眼泪一下子扑到汤氏膝盖上抱着汤氏的腿嗡嗡的哭!云舒看得感慨万分,果然母子连心,在媳妇面前恶毒之极的汤氏,在自己亲生女儿面前始终是慈母啊!就是不知她克扣那九十两银子的压箱钱却是为何?

        小姑嗡嗡哭了好一阵,汤氏轻轻拍着她的背小声嘀咕安慰一番,末了,小姑擦擦眼泪直起身子,汤氏捏起袖子给她擦擦脸,小声说着什么,尽管云舒尖着耳朵细听,只能听到间隙的几个字。

        然后,汤氏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大盒子,轻轻打开。云舒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张望,这次总算看清了,盒子里有几个银锭子和几件金饰银饰,银锭子一共四个,应该是四十两,那些首饰加起来估计能值个二十两左右!

        小姑有些惊讶,声音稍微大了些,推辞道:“娘,不能啊,这是您的压箱底儿!您给我置办了那么多嫁妆,方才歌堂会也给了那么多银子,我……”

        汤氏摸摸她脑袋道:“傻孩子,你还在怪你娘歌堂会给的压箱银子少了吧?”

        “没…没有!”小姑红着脸嗫嚅着低下头。

        汤氏叹口气道:“唉!娘给你那十两银子是做给外人看的,你这一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了!你婆婆兴许开始对你不错,可她还有三个女儿了,到时候那些大姑子小姑子听说你有银子,定会撺掇着你公婆来要,到时候你怎么办?”

        小姑一惊,呆呆的望着汤氏:“不…不能吧?”

        汤氏摸摸小姑脑袋:“傻孩子,自古媳妇难为,比起媳妇,婆婆更心痛的永远都是她自己生养的女儿,到时候你给了一次就有第二次,如果不给就是不孝不敬,杨家老婆子想着方儿来对付你可怎么办哪?

        唉!娘老了,活不了几年了,也帮不了你几年了!娘当初一直反对你跟杨海文定亲,不只是因为他们家穷,还因为他的那群姐姐姐夫!

        你大姐早就打听清楚了,他那几个姐姐,家家日子都不算难过,却最爱回娘家来搬东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亲生爹娘住破房子、吃野菜草根,也不会送上一粒粮食,这样的姑子……唉~~~”汤氏长叹一声。

        小姑闻言最新章节。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门外的云舒也暗暗心惊,杨海文家那么穷,他姐姐还来搬东西?!何况他家有三个姐姐了!我的天!那都是群什么人啊?云舒的心突然悬了起来,当初自己极力撮合小姑跟杨海文的亲事到底是对是错了?

        其后,汤氏又教了小姑一些闺房之事,门外三个丫头听得面红耳赤,主动退开站在屋檐下望天!直到汤氏交代完毕出来。几人目送汤氏回房后,才鱼贯而入。

        张秀眼睛直瞅着小姑水的木盒子,半开玩笑道:“小姨,外婆真偏心,我娘出嫁时嫁妆加压箱钱一共十两银子不到,给您的却那么多!”

        小姑尴尬的笑笑,云舒撇撇嘴心下一阵嘀咕。水云秋道:“秀表姐,别这么说,那银子也不是奶奶给的,是安乐镇……”说到这里水云秋立刻噤声,偷眼打量小姑,见她并无不愉之色才放了心!

        小姑收好盒子。几人一起上床,闲聊了一会儿,便慢慢睡去。

        第二日凌晨,寅时中刻刚过,门外便响起咚咚的敲门声,然后是窸窸窣窣的穿衣声,云舒本想翻个身继续睡觉,却觉头皮一痛。惊醒过来,抬眼望去,见张秀正得意的偷笑!

        云舒懊恼的坐起来,正想骂她几句,门口突然进来几个妇人。招呼道:“丫头们,别睡了。快起床洗漱了!”

        无奈,云舒只好爬起来。穿好衣服,帮着打水送毛巾递梳子什么的,今天是小姑的大喜日子,可不能在这样的日子惹事儿。

        小姑洗漱一番,就开始梳头,几个妇人围着小姑口中念念有词的一边梳一边说着喜庆话,如果说得中听了,小姑一笑,一旁保管钱财的水云秋便递过去一个荷包,那梳头的妇人得了好处,更是尽心,一连得了三个红包才把小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梳妆换衣服后小姨规规矩矩的坐在床边,除保管红包、钥匙的水云秋外,其他众人都被赶了出去。

        云舒回到院中时,外面天色渐亮,估计快到辰时了吧?吁~~没想到梳个头穿个衣裳都要一个多时辰,幸好小姑嫁的是自己喜欢的人,要是不喜欢的怎么挨得过哦!

        院子里很热闹,昨天晚上坐完歌堂回家的那些村里的亲戚友人都来了,云舒也算小主人之一,负责招待那些年龄相当的女孩们,直到接近午时,院外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院中众人立刻站起来向院外涌去,并高兴的喊着:“新郎倌儿来啰,快去看看!”

        云舒跟几个女孩借着体型小的优势,在人群见穿梭来去,很快便凑到了前面。云舒一眼便看到全身红衣笑容满脸的杨海文,他正笑呵呵的对着面前拦轿之人拱手行礼,要求放行!

        云舒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杨海文身上的衣裳布料并不算太差,心中乐呵:不知这衣裳是租来的还是借来的?但愿这小子对小姑能像他说的那样好!否则……

        一番折腾之后,小姑好不容易上了轿子,杨海文当然没有高头大马,只是步行在前,小姑的轿子在后,汤氏准备的一长串嫁妆也随之渐渐离去。

        汤氏从小姑上轿开始,就一直拄着拐杖站在院门口,巴巴的望着小姑的轿子渐渐走远,顺着青石板大道东拐西拐,直到过了转角消失不见。汤氏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往轿子消失的地方张望,似是希望那轿子能再回来一般,脚下不自觉的往那个方向挪着步子。

        “娘,别看了,回去吧!院子里还有客人了!”大姑二姑一人扶一边劝她会院子。汤氏一言不发,硬是不回,固执的站在那里,静静的观望。

        云舒突觉眼中一酸,再凶再恶的人,只要她是母亲,就有异常柔情的一面!

        汤氏在自家院门口站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在大姑二姑的搀扶下慢慢回院,然后饭也没吃,便自顾自的回了屋子。大姑和二姑跟了进去就一直没出来,大伯和大伯母跟着送亲去了,于是院中的客人就由李氏夫妻和刘氏夫妻来招呼。

        待酒席散去,客人各自回家,云舒看着满地的碎红纸屑,心中突然有种苍凉的感觉!人的一生有无数次聚散离合、喜怒哀乐,但最终都化为尘土。那无尽的贪嗔痴念又是为了什么?

        小姑的亲事热热闹闹的过去,云舒家这片山沟顿时冷清了许多。送出小女儿的汤氏当晚就卧病在床,躺了整整三天,在第三日小姑回门的一大早就精神起来,早早起床将刘氏夫妻叫起来打扫屋子院子,并第一次抱起了刘氏的女儿小云霞。

        小姑夫妻是在巳时中刻到娘家的,云舒跟着爹娘早就在汤氏院子等着了。云舒见小姑脸色红润并带有少妇特有的柔情娇羞模样,与杨海文亲密的说笑。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汤氏一见着小姑就满脸喜色,却没立刻迎上去,而是自顾自的回到堂屋,坐到她老位置上,意思很明显,等着女婿拜见了!

        杨海文还算识趣,进门先跟院中的哥嫂打招呼。然后就牵着小姑直往堂屋去,等众人纷纷坐定,他恭恭敬敬的给汤氏行礼问安。汤氏本想为难他一番,小姑却开口娘闭口娘的叫得亲热,杨海文也就这么迷迷糊糊蒙混了过去。

        然后小姑一直在堂屋陪着汤氏说话,杨海文被水志诚几兄弟说笑着拉了出去。午饭由刘氏来做。大姑担心刘氏做得太难吃丢面子,便让李氏和周氏都跟去帮忙;云舒则留在堂屋中听她们说话,

        待男人们一走,大姑二姑就围了上去,拉着小姑的手道:“小妹,杨家人对你可好?”,汤氏也巴巴的望着等待答案。

        小姑笑着轻轻点点头,“海文对我很好!”

        “那杨家二老了?”

        “也好!”

        “杨海文他几个姐姐来没有?”

        提起这个。小姑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汤氏见之立刻拉下脸来,二姑拍拍小姑的手道:“小妹,她们欺负你了?”

        “啊?没有没有!呵呵,娘。大姐二姐,你们放心。我这辈子是跟海文过日子,又不是跟他几个姐姐过日子。没什么的!”

        大姑脸一拉,双手叉腰站起来,气呼呼道:“好个杨海文,我这就找他算账去!”

        “哎,别…大姐,别去啊!”小姑赶紧拉住她。

        二姑也劝道:“大姐,今天是小妹回门的日子,你要让妹夫难看了,杨家那边……”

        汤氏发话:“阿珍,别惹事,给我坐下!”然后又对小姑道:“阿琼,跟我说说,海文姐姐做了什么?”

        小姑起初还要推诿,但她那个直肠子的性子,怎么装都不像,最后还是被逼问了出来。原来杨海文家为娶小姑重新盖了房子,还添置了些家具,杨海文大姐立刻便看上了,跑了几里路硬是用自家的旧家具换了小姑的新家具!

        还有杨海文的二姐,成亲次日看嫁妆时,她一眼就看上了小姑的布料,硬是要了两匹去!那三姐更绝,把小姑成亲当天办酒席剩下的粮食、酒菜,不管熟的没熟的,全都搬回了自己家去,连带着装菜的碗都一起弄了回去,那菜不可能还,碗也回不来了!

        云舒心下好笑,这群人怎么跟鬼子进村似的!难怪第一次去杨家时会穷成那副模样!有这样几个女人,就算金山银山也能搬空了!

        汤氏气得脸色发白;大姑急躁的走来走去,时不时指着天边骂几句;二姑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低头沉思;小姑臊红了脸,双手不安的扭着手帕!

        半晌后,二姑道:“小妹,你的嫁妆银子没给她们吧?”

        大姑闻言停下来,一把拉住小姑道:“小妹,有没有?他们要连你嫁妆银子都敢动,我立刻带人拆了他杨家去!”

        “没有没有,大姐,别这样!我昨天还问海文要不要给她娘家用了,海文说不用,给了也是姐姐们的,让我好好存着,等攒够钱了咱们搬去城里住!”

        几人闻言,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大姑拍拍小姑肩膀道:“小妹,海文要是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就立刻来找我啊,咱们两家离得不远,她要敢动你一根毫毛,我…”

        “知道了,大姐,来,坐下坐下,不生气!其实海文他爹娘对我挺好的,什么都不用我干,让我好好养着,好……”说到这里,小姑脸上一红。

        大姑点头道:“这个倒是,有个儿子比什么都强,小妹,我下午回去就找大夫抓两副药,你拿去给海文好好补补……”之后就是些少儿不宜的话题了,云舒几个小孩子全被赶出了堂屋,几人又是一番嘀嘀咕咕,直到开饭之时叫了几遍才出来!

        一家人热热闹闹吃了顿饭,小姑家跟大姑是同村,回去的时候他们一起,走了长长的一串,汤氏依然跟着送了一段距离,才一脸失落的回来。

        汤氏回到院子时,云舒和云秋正在逗弄刘氏的胖女儿水云霞,那小家伙长得虽像刘氏,性格却异常活泼,又不认人,见了谁都乐得咯咯直笑!

        那银铃般的笑声甚是悦耳,汤氏不自觉的走到摇篮边,望着云霞发了会儿呆,然后蹲下身子,摸摸云霞的小脸蛋儿,小云霞立刻咯咯咯的笑着回应!

        汤氏嘴角微翘,伸手抱起水云霞,嘀嘀咕咕的跟她说话。小云霞很给面子,汤氏每说一句,她就会咯咯笑着回应,如此这对祖孙相处起来异常和谐。云舒和云秋对望一眼,她们知道汤氏最近心情极其不好,不敢惹她,便悄无声息的退出了院子!(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49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