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二八七章 开张大吉

第二八七章 开张大吉

        初四下午,云舒将铺子院子再仔细检查一遍,院子里外已整修完毕、焕然一新,铺子里的陈设,云舒按现代快餐店的格局布置,桌子全部做成长条形,木椅随之配套,且固定在地上全文阅读。

        二十多平米的铺子左右靠墙摆下十张桌椅,中间是宽敞的过道,如此铺子看起来又整齐又敞亮,感觉比实际大了不少!

        另外,云舒还请小姑爷杨海文在进门正对的墙上做出货架,下方为货柜,上方为展示架,用来置放售卖的东西。目前打算售卖大锤铺子里的铁器,并在其上明码标价,如果效果好的话,再弄些其他东西来。

        初五又是一个大虚日子,早上寅时刚过,云舒就跟着爹娘起床,帮着熬凉粉,一连熬了几大锅,装了满满几大木桶,摆在院子里等它凉下来后自然凝结。然后又用大锅煮了几锅米粥,用木桶盛出。

        卯时初,天边还是微微发白,天色渐亮,云舒跟李氏在院中清洗碗筷,做开张前的最后准备。后院院门突然嘭嘭响起来,这么早是谁了?莫非是大锤?

        李氏打开院门,见方氏和小姑都站在门外,后面还跟着呵呵傻笑的大锤!

        李氏道:“方大姐,小妹,你们都有自己的铺子,今天大虚日子,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怎么到这儿来了?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还有大锤帮忙,足够了!”

        小姑习惯性的摸摸肚子,呵呵笑着自顾自的走进来,“二嫂,我才出门几天啊,以前经常去你们家。没见你赶我?现在就嫌弃我拉?”

        “怎么会了,小妹!你这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别到处乱跑,要有个什么,你们家海文不找我拼命才怪!”

        小姑羞涩一笑,“哎呀,二嫂,说什么了?我干了那么多年活儿。这点儿算什么?没事儿,我自个儿的身子自个儿知道,别的不行,帮你看火总行吧?”

        方氏和大锤跟进来,李氏对方氏道:“方大姐,小明上学了吗?怎么你也……”

        方氏笑道:“呵呵,不管他。都十三四岁的大小伙子了,自己知道怎么办!这些年志诚兄弟帮了我们家多少忙,云舒又是我干女儿,你们铺子开张,我怎能不来!别说了,时间快到了。要做什么快分分吧!”

        李氏看看天色,确实,城门已经开了,进城的村民肯定都开始进城了,早上这趟喝粥的多,是该开张了。

        于是,她将任务分派了一下:小姑留在厨房看火熬粥;方氏在后院洗碗筷,得空了切菜炒菜之类的;大锤帮着干些劈柴打水、抬东西之类的重活儿。连带跑堂、擦桌子、端茶送水等等;云舒负责收款;李氏夫妻先开门迎客,然后李氏负责盛粥、配置凉粉调料;水志诚跟大锤一样跑堂。

        卯时中刻,老爹拆下铺子门上的木板,然后将早就准备好的鞭炮摆到门口结成一长串,然后点燃引线。那鞭炮便噼里啪啦响起来。

        农人市场那边听到声音的纷纷凑过来看热闹,见那铺子门檐儿上崭新的招牌。两边的大红对联,以及里面奇怪的桌椅摆设。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家新开的铺子,应该是家卖吃食的。

        鞭炮一放完,周围便冲出一群小孩儿,哦哦的叫着冲进那鞭炮纸屑堆中翻找方才没有放响的哑炮,老爹嘿嘿笑着站在门口。有好奇的凑过来东看看西看看,见老爹臂上的红布,狐疑的打量一番道:“伙计,你们店里卖什么的?”

        老爹愣了一下,然后呵呵笑道:“卖吃的!”

        “什么吃的?”

        “凉粉!”

        “什么是凉粉?”

        “这个…那个….”

        云舒赶紧从后面冲出来,笑嘻嘻道:“叔叔好,本店奇味斋,早上卖稀饭咸菜并凉粉,凉粉是我们的独家秘方,可清热降火、补中益气、健脾养胃,又好吃有健康,叔叔要不进来尝一碗?”

        “哦?呵呵,小丫头,你是这铺子的东家?”

        “不敢不敢,我是东家的女儿!”

        众人被云舒老学究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人群中突然有人道:“咦,那不是卖果子那小姑娘吗?怎么开起饭馆来了?丫头,你们家不卖果子了?”

        “呵呵,叔叔见笑了,卖果子的正是鄙人,只是现在果子还未成熟,不是卖果的节气!叔叔尝过我家的果子,味道不错吧?咱们家的凉粉味道更好,叔叔要不来尝尝?”

        “丫头,尝要不要钱啊?”

        云舒眼珠一转,“恩,今天开张,凡是要稀粥一碗的,奉送咸菜小碟、凉粉一碟,若再要追加,就要另外算钱啰!”

        “那你们家稀粥多少钱一碗?凉粉多少钱一碗?追加又如何算?”

        “稀粥两文一碗,凉粉两文一碗,追加两碗算三文,一碗仍然算两文!”

        围观众人时有人提出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云舒卖果子早就磨出了嘴皮子,自然不惧,问什么打什么,连结巴都没有一下!众人兴致高涨,围观者越来越多,却竟是在外观望,而无一人进店!

        云舒表面笑嘻嘻,心下却有些着急,这么多人看着,万一自己那句话说错了,以后咱铺子要再起来就难了!这些人怎么回事,问问题没完没了!到底吃不吃?吃就进来,不吃就给我快快滚蛋,别妨碍老娘做生意啊!当然,这些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表面上她依然得快言快语的回答问题。

        如此僵持一刻钟后,人群中走出一人,笑嘻嘻道:“小丫头,说那么多有啥用?好吃不好吃、稀奇不稀奇,给爷上两碗试试,好吃下次再来,不好吃可别怪咱砸了你招牌!”

        云舒看清来人,愣了一下,这不是卫东吗?他这么早来干什么?云舒往人群外看了看。果然见不远处一匹纯白色的高头大马正优哉游哉的甩着尾巴在原地打转,马上坐着的不是卫禹是谁?云舒立刻喜笑颜开:“是啊是啊,这位客官,里面请!”

        云舒领着卫东进了铺子,请他坐下,麻利的送上稀粥、咸菜和凉粉。围观者见有人进去,也跟着一个一个的进来看稀奇,没一会儿。原本空荡荡的铺子里十张饭桌坐得满满当当!

        卫东喝了稀粥、吃了凉粉咸菜,立刻赞不绝口,又要了两碗凉粉,吃完后付了五文钱,还不忘大声问:“丫头,你们这凉粉确实不错,滑嫩爽口、清凉解暑。下次还来!对了,可以外带吗?我带些回去让我兄弟也尝尝!”

        对了,外带?怎么先前没想到了?可惜了、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云舒惋惜道:“客官抱歉啊,新店开张。今天没准备外带的,不过从明天开始,你要外带的话请带瓷碗来,要多少都有!”

        卫东一副意犹未尽的慢慢出了铺子,立刻被围观者拉住问长问短。没一会儿,云舒家的铺子爆满,不仅里面没位置,外面还围了一大群要稀粥凉粉的!云舒个儿小。在人群中穿梭来去的收钱,老爹和大锤忙得脚不沾地,李氏调配料一个人忙不过来,把后院的方氏也拉过来帮忙。

        他们卯时中刻开门,到辰时中刻。短短一个时辰,几大锅稀粥没了。几大桶凉粉更是一点儿不剩,连调制凉粉的调料都没了!而外面还围着一群等着吃饭的人。

        李氏夫妻为难的商量要不要再做几锅?云舒眼珠一转。既然行情好,何不吊吊人家胃口?于是她笑嘻嘻的上前道:“娘,现在做肯定来不及,咱们就直接给客人说已经售完,傍晚酉时继续开售岂不更好?”

        “这样…行吗?人家饿着肚子等那么久,没吃到会不会……”

        “不会啦,娘,夫子说:物以稀为贵,咱们这东西稀奇,价格又低,只要不是穷得揭不开锅的人家都吃得起,过几天来的人肯定更多!”

        于是,云舒找了几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劝退了门口等待的客人们,待店中最后一位客人离去,他们才开始七手八脚的收拾铺子,然后云舒喜滋滋的抱着钱匣子跑后院去清点。

        那钱匣子里一大堆铜钱,云舒将之哗啦哗啦全倒院中的石桌上,然后几人合作开始数,最后总计两千一百二十四文铜钱!

        小姑惊讶道:“天啊,二嫂,你们发财了,一个时辰就能赚二两银子,再加上晚上那趟,一天就是四两银子,一个月就是一百多两啊!我的老天爷,咱们家木柴铺子开张几个月,还没赚到十两银子了!”

        方氏和大锤也笑呵呵的跟李氏夫妻道喜!云舒心里高兴,嘴上却道:“小姑,哪有那么多?这米粮、薯粉、佐料、用具、买铺子、人工、时间样样都要钱,除去这些,赚的最多不过几百文!”

        “那也不错啊,一天几百文,一个月也有十来两,比我们家铺子好了多少倍了!”

        李氏夫妻笑呵呵的谦虚着,这东西看着赚钱,但有季节性,只有夏天吃的人才多,只能卖上两三个月,平均下来也不是很多,可能跟冬天那趟果子相当。不过这样也不错,开铺子的时间少的话,就有更多时间做其他事了,成天守在这里也无聊,请人又不划算!

        可惜今年家里剩下的甘薯粉不多了,最多还能卖半个月,除去各种花销,应该能收回十来两,年底的果子再卖个二三十两银子的话,那今年就能有个三四十两的收入,买铺子的钱很快就能回来了!

        半个月后就是秋收的季节,爹娘肯定要去外婆家帮忙收谷子,然后又要忙着收今年的甘薯,其次是种麦子、磨甘薯粉、摘果子、卖果子、过年……全文阅读。恩,种子麦子作用不大,要不明年建议爹娘别种了,多种些甘薯来磨甘薯粉岂不是更好?

        接下来半个月,云舒家的铺子果然如她所料,天天爆满。又因自家定量售卖,每天只卖那么多,到后面,来买之人还专门提前跑来排队。

        这情形自然让同一条街上的饭馆食店眼红不已,一有空就在门口指桑骂槐的叫骂。不过他们也只能骂骂、或者偶尔使点儿小坏、传传谣言而已。因为云舒家不仅铺子是自家的、手续齐全,还有卫禹这个后台撑腰,没人敢怎样。

        说到卫禹撑腰这事儿,云舒一想就开心。好巧不巧,云舒家的铺子正好在德财当铺对面,那当铺就是当年老爹当金簪时遇到两个狗眼看人低的伙计的铺子,其中那个态度恶劣之极的牛二就是官差马奇的妻弟!这种黑心又态度恶劣的当铺能支撑到现在,多半就是那马奇的功劳!

        前几天。牛二一大早就叫嚣着冲进人群,说是要买稀粥凉粉。他插队骂人也就罢了,李氏给他盛了三份儿粥菜凉粉,他拎了食盒就走,李氏叫他付钱,他推说铺子就在对面,吃完再给!

        云舒早就见那牛二在门口转悠几天了。那今天来如此作为不是故意挑事儿就是要吃白食。按理说一共也才十几文钱的事儿,一般商家怕惹事儿,都会忍下不吱声儿!云舒却气不过,凭什么他一个有手有脚的正常人成天游手好闲,咱还要送东西给他吃?宁愿喂狗也不给他。

        于是她硬是拦下牛二要钱,多几遍牛二上了火。将食盒往旁一放,双手叉腰道:“老子就是不给钱,就是要吃白食,你怎样?你咬我?”

        “官府就在前面,你不给前,我马上去县衙告你!”

        “告啊,有本事你去告啊!哼,实话告诉你。我大舅哥就是县衙的捕头,老子上哪儿吃饭都不要钱,来你家是看得起你!呸~~~”牛二提着食盒大摇大摆的顺着人群自动让开的通道往外走,丝毫不介意周围人的指指点点!

        他刚走出人群,‘啪’一声过后。牛二哎哟痛叫着摔倒在地,食盒滚到一边撒了一地!

        牛二忍着痛爬起来大骂:“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连你爷爷都敢打!我……”

        ‘啪!’又是一声脆响,才站起一半的牛二又摔倒在地!云舒闻声看去。见牛二前方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上面坐着个冷峻少年,手握长鞭,冷冷的望着趴在地上翻滚叫疼的牛二。

        围观众人见状议论纷纷,有好心的路人对卫禹道:“这位公子?牛二大舅哥是县衙的捕头,得罪了他可不得了,你快走吧!小心别被抓了去!”

        “是啊是啊,小公子,快走吧!”

        卫禹不屑的冷哼一声,从马上跳下来,通过方才牛二走过的人群夹道走到云舒面前,淡淡道:“一碗稀粥,两碗凉粉!”

        “啊?哦!好好,马上来!”云舒立刻跑会铺子,亲自擦了桌子,给卫禹端上稀粥凉粉,笑嘻嘻的直献殷勤。

        他才吃两口,外面人群又哄闹起来,然后是一阵嚣张的叫骂声:“滚开、滚开,本捕头办差,别挡事儿!”

        “哎呦,大舅哥,快救我啊,痛死了,救我啊!”牛二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求助。马奇走过去,皱眉看了看,没有扶他,反而踢他一脚,骂道:“没用的东西,大清早就被人打成这样,以后别说我认识你!”

        马奇等两个跟班将牛二扶起后故意问道:“牛二,谁打你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无故鞭打良民!你且好好说来,本捕头一定公事公办,为你出头!”

        牛二忍着痛指着云舒铺子道:“就是那个,穿白衣的野小子!”

        本已围住牛二等人、挡住云舒家铺子方向的众人见之哗啦一声散开,自动让出一条两人行的通道。马奇顺着方向望去,见云舒铺子里只有一个坐着吃饭的,确实是个身着白衣的少年,只是那少年背对众人而坐,看不清相貌。

        马奇对手下使个眼色,手下立刻得令上前几步,对着云舒铺子里的卫禹大喊:“喂,小子,我们捕头要问你话,快给我出来!”

        卫禹依然慢悠悠的吃饭,丝毫不为身后的噪音所动。衙役连叫几次,卫禹都无反应,周围众人一阵唏嘘。马奇冷哼一声,背着手踱着方步向铺中走来,他们一走过,围观之人呼啦一声涌上来,将地上的牛二抛之脑后。

        云舒见势不妙,赶紧拉了爹娘躲进后院。关了门,只从门缝儿中往外张望。马奇甚有架势的走进铺子,站到卫禹那桌子边上,随从衙役敲着桌子对他大喊大骂,桌上的碗碟都跟着跳了起来。

        卫禹掏出条白色丝帕,轻轻擦擦嘴角,站起来将眼前三人打量一番,然后冷哼一声。不屑道:“蔡良就是这样管制手下的?看来他的乌纱帽戴得太久了!”

        三个衙役均是一愣,呆立原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蔡良是谁?怎会让马奇等人如此惧怕?

        半晌后,马奇咳嗽两声,试探着问:“请问,这位小哥是…哪个府上的?”

        卫禹冷哼一声撇开头,一块白色玉牌啪一声落在桌上。马奇看看卫禹。又看看玉牌,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拿起,前后翻看一番,跟身旁两跟班嘀嘀咕咕商量几句。

        突然,马奇像拿到烫手山芋一般抖了一下。然后站得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将玉牌双手奉上,嘴里连连说着‘误会、得罪、莫计较’之类的词语。

        卫禹一声不吭,将玉牌收进袖中,只是轻轻挥了挥手,马奇立刻带了随从点头哈腰的退出铺子。他一出门,就对着众人大吼:“看什么看,散开、散开!”

        他们从牛二身边经过时。牛二见几人空手回来,本已坐起的他立刻倒回去,痛苦呻吟:“哎哟,好痛好痛,姐夫啊。您一定要帮我报仇啊!”

        马奇刚刚受了一顿羞辱,正憋了满肚子气。突然听到牛二的叫声,立刻冲上去。对着牛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口里骂道:“你个畜牲,我让你惹事、让你惹事……”

        要不是两个衙役拦着,估计那牛二今天不死也残,最后还是对面当铺来了两个伙计,匆匆将已经晕厥过去的牛二抬走。

        云舒见众人渐渐散去才松口气,她打开房门,跑到卫禹桌前道:“卫禹,你刚才给他们看的什么?给我也看看啊!”

        卫禹看她一眼没说话,拿起筷子继续吃饭,云舒拍着桌子道:“喂喂,看一下嘛,看了还你就是,我又不要你的!看看嘛、看看嘛!”

        云舒在桌边又蹦又跳,啪一声,那白色的玉牌不知从何处飞到云舒手边的桌上。云舒兴奋的抓起来左看右看,玉牌正面是精致的花纹,中间‘云雾十园”几个大字,背后有山有林再加线条,好像是…地图?

        咦,玉牌上画什么地图?还能画得这么好,这工匠的手艺真不是盖的!等等,这地图怎么有些熟悉?云舒皱眉看了半晌,突然发现一圈内画着菊花,旁边那小块是桃子?她抬头看看城东方向,恍然大悟,这不正是城东的菊园、桃园吗?

        十园?莫非还有八个园子自己没去过?这都是卫禹家的?我的天,太有钱了吧!那么大片的地方、那么多丫鬟仆人……啧啧,这玩意儿肯定能值成千上万两银子!天啊,成千上万两了,就是这么一块小小的玉牌!云舒一想那银山就流口水。

        咻一声,玉牌突然被夺了回去,卫禹站起来,随手将玉牌收进袖袋,便往门外去。

        “哎哎,卫禹,你们家还有另外八个园子?我想去玩儿可以吗?”

        卫禹停下来回头看她,表情严肃!云舒愣了一下,怎么了?我没说什么啊,怎么说不高兴就不高兴了?她扁扁嘴:“小气,不去就不去嘛!”

        “那八个园子不是我的!”

        “啊?”

        “不是你们家的?”

        “不是我的!”

        “你的和你们家的有区别吗?”

        卫禹抿嘴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快步出了铺子门,纵身跳上白马,飞快往城东方向去。

        “舒舒、舒舒,想什么了?”

        “啊?哦!没什么!”云舒反应过来,看看四周,见自己正坐在院中的石桌旁,李氏正往钱袋里装铜钱,嘴里乐呵呵道:“没想到舒舒这法子这么赚钱!铺子才开大半个月,就得了二十两银子,除去杂七杂八的费用,也能有十来两了!

        唉,他爹,咱们今年种的甘薯不多,最多只能得两三百斤甘薯粉,照这个月的分量,那点儿甘薯粉肯定不够,要不咱们吧大哥家的甘薯也买来?”

        “好啊好啊,娘这个办法好!”云舒拍手赞成,没想到老套的娘亲脑子也灵活了,嘿嘿,看吧,钱这东西谁都喜欢,不过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只要来得正当,应该没有人会拒绝吧!

        “恩,行啊,你们说了算,我没意见!”老爹道。

        “那好,咱们今晚收拾收拾,明天先回家去,等大哥来消息了就去帮忙收谷子!”(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49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