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三六八章 罗小蝶

第三六八章 罗小蝶

        云舒从迷迷糊糊中醒来,眼睛定定的望着屋顶发呆,脑中一片空白TXT下载。

        “云舒小姐?云舒小姐!您醒了?太好了,我去告诉老爷!”一个陌生的十五六的姑娘放下托盘,高兴的跑了出去!

        云舒愣愣的望着那个背影,长头发?长裙?古装?小姐?老爷?我穿越了?她惊讶的张大嘴,定定的望着屋门呆愣半晌,然后缓缓转头看向床边的梳妆台,上面简单的发饰摆放整齐,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对了,那不是我的东西吗?这里…这里好像是安夫子院子里的那间屋子!呃,我不是穿了,而是早就穿了,都快十年了!她好笑的想抬手捂眼,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完全不能动弹,低头看,自己身上何时堆了厚厚几层棉被?四肢就像被裹住一般根本动弹不了!

        她皱皱眉头,现在不是夏天吗?八月都没过,怎么就盖棉被了?还盖这么多!

        “舒舒、舒舒!”水志诚急慌慌的冲进屋子,几步跨到云舒床边,伸手摸摸她额头,静默片刻后长长吐口气:“太好了,总算退烧了!”

        “是啊,老爷,现在可以放心了!”方才叫云舒小姐那姑娘满脸笑容的凑上来。云舒定定的望着她,只见这姑娘瓜子脸、柳叶眉,身材婀娜,身着绿衫,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云舒小姐,您认不出我了?我是小蝶啊!就是以前在周家当过丫鬟的粉蝶啊!”

        “粉蝶!”云舒有些惊讶,上次见她时她一身白衣、脸色惨白、身形瘦削、从来不笑,一副摇摇欲坠的病美人模样,现在见到阳光灿烂的她,竟一时没认出来!

        “云舒小姐。是您救了我和妹妹,以后我就跟着你,伺候您一辈子!”粉蝶笑呵呵道。

        “不…不用!”云舒想说话,却觉得身上被子太重,有种压得喘不过气的感觉!小蝶见状立刻上前给她揭开被子,只剩一层,云舒顿觉轻松了不少!她将右手从被子下拔出来,让老爹扶着自己坐起来。

        云舒轻轻吐口气。又将小蝶打量一番,皱眉道:“粉蝶姐姐,救你的是小六子和小顺子他们,不是我,你不必跟着我!”

        “不,云舒小姐,那两位公子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若不是您,他们看都不会看我一眼,不管怎么说,我这辈子跟定您了!云舒小姐,我会做很多事,洗衣做饭缝衣服都会。实在不行的话,下地干活儿我也愿意!请您不要赶我走,好吗?”

        小蝶一脸祈求的望着她,看她一脸诚恳的样子,云舒实在不忍拒绝。但是自己从来没有使唤人的习惯,就像以前小姨的丫鬟春秀到自己家来,自家人就从没把她当成丫鬟过,直至最后爹娘还认了她做干女儿!

        以前一家人对春秀好。是因为春秀确实人品好又心思单纯,是个万里挑一的好姑娘。可这粉蝶,云舒虽同情她的遭遇,但她能在那吃人的周家祖宅里平安的待上五年,还能爬到周家当家太太贴身丫鬟的位置。然后又成为周家大少爷丫鬟,说她心思单纯谁会信?这种人对你好还好说。要是她耍小心眼或者突然心生嫌隙,可能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行。她绝不允许任何可能的危险出现在自己家人的身上!一旁的小蝶把云舒的表情看在眼里,靠看人眼色吃饭多年的她怎会不明白云舒的担心?云舒还没出口拒绝,她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嘭嘭嘭磕几个响头,然后抬起头来,那光洁白皙的额上顿时冒出一个红红的鸡蛋大的包!

        “云舒小姐,请您相信我,我是真的感激您,想伺候您一辈子,绝对没有其他心思,我可以对天发誓!”小蝶说着果然举起右手,一脸决绝道:“我罗小蝶今生今世心甘情愿伺候水云舒小姐,绝无二心,否则…否则就让我……”

        “等等!”云舒阻止道:“小蝶,你和你妹妹应该已经削了奴籍,你现在是自由之身,这不正是你一直所期望的?以后你可以带着妹妹去你想去的地方、过你想过的日子,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了?

        你应该知道做人奴婢就会处处低人一等,那小心在意的日子有多难过,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应该考虑考虑你妹妹,她只有十岁!你跟着我她怎么办?”

        “小姐放心,我已经为我妹妹找了个好去处,前天我舅舅来带走了她,我舅舅和外婆对我们一直很好,这些年他们一直在找我们,相信他们一定会善待我妹妹的!”

        “那你为什么不去?”

        小蝶低头沉默片刻,难过道:“小姐救了我们姐妹,我不能知恩不报!何况我舅舅家条件本就不好,能帮我抚养妹妹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怎能再拖累他们?”

        云舒盯着她看了半晌,“小蝶,我不能留你。第一,我方才已经说过,救你的不是我,而是小顺子他们,就算要报恩你也应该去找他们。

        第二,我们家的条件也不好,你不要看我们在城里有院子有铺子,其实这院子铺子都不是我家的,是我们暂时替人家看管的,我们乡下老家才被泥龙吞了,现在的我们一无所有,养活自家人都成问题……”

        “小姐,没关系,我会刺绣、会做衣服,洗衣服也可以,我可以去赚钱,虽然不多,总能养活自己,还能有些节余!小姐,我不要月例,只求跟着您就行!小姐…”小蝶向云舒床前跪行几步,双眼含泪,一脸诚恳的乞求着!

        老爹见状赶紧劝道:“小蝶,快起来,别跪地上!我们家只是个普通的农户,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也不找什么丫鬟!你要是有难处,尽管在咱们家住下,等有了好去处再走就是!云舒年纪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别理她啊,起来,快起来!”

        老爹伸手去扶小蝶,小蝶却灵巧的避过,来到床前再次一叩到底:“老爷,小姐,小蝶说的是真的,求你们留下我吧!求你们了!”

        云舒一直观察着小蝶的一举一动。目前看来她应该没有撒谎,莫非我错怪她了?还是自己太小心眼儿了?云舒心里不禁犹豫起来。

        老爹多次劝她她都不起,老爹无奈,回头对云舒道:“舒舒啊,咱们到城里这两天小蝶姑娘一直跑前跑后,除了照顾你,还要照顾你娘、你外婆、你弟弟。要熬药又要洗衣做饭,一天忙到晚,我个大老粗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巴巴的望着、跑跑腿儿什么的!我看她这两天都没怎么合过眼!你快让她起来吧!”

        “两天!爹,我睡了两天了?!娘、外婆和弟弟他们怎样了?”

        “他们没事,病情都稳定下来了。这都多亏小蝶姑娘细心照顾!舒舒啊,快让小蝶姑娘起来吧,啊!”

        云舒顿了顿,低头去看小蝶,见她精神虽不错,眼睛周围却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儿!一看就是没睡醒的样子,看来老爹说的是真的了!连着照顾这么一大家子、还是病号,肯定很辛苦。云舒心里不禁有些感激。

        她脸色缓了缓,对小蝶伸出手道:“小蝶姐姐,谢谢你了,快起来吧!”

        小蝶眼泪汪汪的抬头,“小姐。不,我不起来。你不答应留下我,我就不起来!”

        云舒皱皱眉头。这个……知人知面不知心,虽然她目前做的这些事很让人感动,可谁知道她是不是真心的了?但如果人家确实是真心实意的话,就这么生生赶走人家似乎又太不近人情了!怎么办?

        云舒思虑片刻,抬眼道:“这样吧,小蝶姐姐,我爹说得对,你要是一时有难处的话,可以暂住在我们家,如果以后有了好的去处,我们也不拦你!

        这些日子我们家遭逢大难,家人大都有伤有病,还请你多多照顾,以后等我们日子好过些了,再折成月例银子算给你如何?”

        “不,小姐,我不要月例银子,我只要能……”

        “小蝶姐姐,即便卖身为奴的丫鬟都有月例,这点我们自然不能亏你,既然你想留下来,就该听我的不是?小蝶姐姐,你去看看我娘和外婆吧,我想跟爹爹单独说会儿话!”

        小蝶有些犹豫,不过还是在云舒的一再催促下站起来往外走,到了房门口她又回身行一礼道:“小姐,那药要趁热喝,待会儿凉了会很苦!您若想要什么的话,只管叫我,我就在院子里熬药!”

        云舒点点头,微微笑笑,小蝶才满腹心事的出去,并轻轻掩上房门。老爹待房门关上后才回头来道:“舒舒啊,小蝶那姑娘挺不错的啊,你为什么要一再刁难她了?”

        云舒皱眉道:“爹,这才两天了,你就帮外人说话了?”

        “这个…呵呵,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知道了,爹爹,我不是要刁难她,她和她妹妹毕竟在周家待了五年,心思比我们都要重些,我怕她别有用心!”

        “怎么会?咱们家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好……”

        云舒赶紧捂住他的嘴,连连嘘了几声让他噤声,直到老爹安静下来才松手,然后皱眉道:“爹,你小声点儿,要是让小蝶听见了,她没心思都有心思了!”

        水志诚讪讪的摸摸鼻子,把嘴闭得牢牢的。云舒好笑的摇摇头,可脑袋动作一大就有点儿发晕,她静了会儿道:“爹,把药给我吧!”

        “哦,好好!”老爹将药碗端来,扶着云舒喂下,小心的给她擦擦嘴,然后道:“舒舒啊,要不你再躺会儿,上次受伤还没好,这次又这么折腾,加了新伤还受了风寒,大夫说你至少得修养一个月才能下床,否则那烧伤的皮肤就难以愈合了!来,躺下吧!”

        “不要,爹爹,我睡了这么久全身酸酸的,爹爹,你陪我说会儿话吧!”

        老爹想了想:“恩,也好,女儿啊,爹爹给你讲个故事?”

        “不用,爹。你就跟我说说那天之后的事情吧!”

        “那天,哦!舒舒啊,那天你突然就倒下去了,把我吓坏了!幸好你没事,要不你爹我恨不得一头撞死去!”

        看老爹一脸懊恼的样子,云舒心里暖暖的,想起先前自己一个人那么辛苦的支撑,也算值得了!她伸手摸摸老爹胡子拉碴的下巴道:“爹爹。没关系,舒舒还撑得住!可下次千万不能再丢下我们了,再那样的话舒舒真的会生气哦!”

        “好好,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云舒点点头,“爹,那大道的桥不是垮了么?你们那天怎么进城的?外婆那病不能颠簸。她怎样?现在还好吗?”

        “放心,你外婆很好,我一直记着你的话了,让兄弟们小心又在意!

        那天进城还真费了些功夫,我们商量着大道上的桥断了,便打算沿着这边山脚的小路走。等到下一座桥过后大道转回这边山脚再走大道。

        谁知断桥往前没多远,那小路也被山水冲塌了,根本没办法过!我们只好抬着你们爬上半山腰,沿着山路走,遇到垮塌的地方再转下来走小路,转来转去还真转了两三次才上大道!

        唉,我们还算运气好的,虽然转了几大圈。可总算进城了吧!大夫说你外婆那病幸好处理得当,又及时服药,否则这次怕是……”

        云舒心下一阵欣慰,幸好自己当时稳住了,幸好云秋拿了药箱来。幸好当初虽不喜欢学医却被安夫子逼着背下不少医学知识,还有幸好小狐狸给自己梦中报信!这一切的幸好才保住自己一家平安!

        虽然家没了、院子没了。比起家人的平安来,那些又算什么了?云舒轻轻吐口气。拉拉老爹袖子道:“爹爹,您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舒舒啊,你不怪爹爹当时没守在你们母女身边,爹爹就心满意足了!”

        云舒微微笑笑,想了想道:“对了,爹,奶奶怎样了?你们顶着大雨连夜送她进城,她的病很重吗?”

        “还好,已经找大夫诊治过了,现在在你大姑那里,应该没什么大碍!

        那天晚上我去你大伯家报了信,又去你三叔家,才知道你奶奶也在!我们叫你奶奶出院子,她死活不肯,拉着门框硬是不出来。

        我和老三好不容易把她背出来,刚往斜坡上爬几步,后面轰隆几声,我们回头去看,正好见那泥龙从后山冲下来,一下子把你大伯和三叔家的院子全埋了!你奶奶兴许是被吓到了,闷哼一声就倒了下去,怎么叫都叫不醒!

        我看她脸色很不好、全身又滚烫绵软,怕有个万一,便跟你三叔一起背着她去赵家院子找大夫,谁知两位大夫一位不在一位自身难保,我们便商量着送你奶奶进城!

        唉,那桥我们去的时候还没断了,怎么回来就断了呢?我原本想着咱们这里进城平时一刻钟就够,我们跑快点儿,最多两刻钟就能回,谁知回来时却被断桥阻着了!唉,早知道我就……”

        “行了,爹,您别自责了,咱们不是没事吗?”云舒知道老爹善良,奶奶汤氏不管对他怎样,总是他亲娘,他怎能眼睁睁看着亲娘倒下而不理了?虽然当时对老爹关键时刻不在身边有些气恼,但已经过了的事情,一味责怪只会让他心里更难过!

        “对了,爹,咱们怎么到安夫子这院子来了?这院子不是才封上么?北大街铺子那边的房间应该也够了啊?”

        “这个…这个……”老爹一脸为难,似乎不知该如何回答。云舒微微皱眉,心里略微思量,立刻明白过来!尽管北大街那边比较近,但前几天借给了二姨做生意,这次守受灾,自己一家人又伤又病的,二姨肯定不乐意!……

        唉,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进不了自家门的一天,云舒觉得窝囊,心里一阵堵得慌!当初不给二姨院子是对的,那铺子也不该给她!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老爹见云舒脸色难看,拍拍她的肩安慰道:“舒舒,你二姨也有难处,那铺子正准备开张咱们就住进去,你二姨那么忙,哪有时间照顾我们啊?唉,幸好有小蝶姑娘和你云秋姐帮忙!”

        “云秋姐。对了,爹,云秋姐了,她没跟来吗?”

        “来了的,你云秋姐在这儿住了一天,也帮了不少忙,昨儿傍晚,你大伯来就把她带走了!”

        “爹。大伯母不是说腿被砸了么?受伤没?他们现在在哪儿落脚了?”

        “还好,你大伯母受的是皮外伤,没伤到筋骨,你大伯把她送回娘家去了,昨儿他把云秋接去就是送到她舅舅家去照顾你大伯母的!”

        云舒又问了些各家的情况,大伯家就大伯母一个人受伤,状况还好。不过听说水云波不知跑哪儿去了,大伯正四处找他。三叔家奶奶旧病复发又受了风寒,被送去大姑那里,有大姑照看着问题不大。

        相较而言,最倒霉的还是自己家,除了老爹。一家子全是老弱妇孺伤病残,娘亲病了、自己伤了、三毛高烧、外婆差点儿中风,幸好老爹和二毛没事,现在家里没有女主人,要是没有小蝶帮忙,这一家子还不知会乱成什么样?

        老爹言语间对小蝶满满都是赞赏和感激,让云舒觉得自己先前当真是小人之心了?

        半晌后,云舒称想休息。让老爹出门把小蝶叫了进来。屋子里就剩下她们二人,云舒靠坐在床上,定定的望着小蝶,心里仔细斟酌思量。小蝶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却一直低头没有说话。

        “小蝶!”

        “是。小姐!”

        “你当真愿意一辈子跟着我为奴为婢?”

        “是的,小姐!”

        “那你现在就签一份卖身契给我!”

        小蝶身子僵了僵。脑袋低得更低,她沉默片刻后便转身往外走。云舒也不拦她,想看看她会怎么做?没一会儿,她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上面整齐的摆放着文房四宝。

        小蝶将托盘放到床边的梳妆台上,取出砚台和墨棒,还是无声无息的慢慢磨墨。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尴尬,有些压抑。

        “小蝶,你真的想好了?别以为我年纪小就好伺候,我一样会发脾气会骂人,以后日子难过了说不定还会卖掉你也不一定!”

        小蝶磨墨的手停下来,身子有些微微发抖,她突然噗通一声跪下:“小姐,求您不要卖掉我,我做错事您可以打我骂我,求您不要卖掉我!”

        “你不跟着我不是更好?”

        “我…我……”小蝶声音哽咽,我了半天却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云舒皱起眉头:“小蝶,你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直说,看在我们相识一场,这些天你又为我家人忙前忙后的份上,只要我能帮的一定帮,但你要是瞒我或另有目的,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小蝶身子一颤,弯腰往地上重重磕头一下,满脸泪水的抬头道:“小姐,我…我来求您确实有难言之隐,我什么都告诉您,请小姐一定收留我!”

        云舒抿抿嘴:“你先说清楚怎么回事,我会考虑的!”

        小蝶稍稍放心,她深吸一口气,冷静一会儿,然后将自己的苦衷缓缓道来:“自从周家被抄家后,我和妹妹去了奴籍,恢复自由身!我当时很高兴,直到亲眼看着周家人被行刑,才放心的带着妹妹回家去!

        可当我们回到镇上时,以前家里的铺子、院子早换了人!我们四处打听,才知道我爹赌性不改,后来还是把铺子和院子输了出去,爷爷奶奶被他活活气死!后来我爹也被人砍了手脚扔在大街上,镇上的人见他乞讨了一段日子,后来就不知音信了!

        我只好带着妹妹去找外婆和舅舅,小时候他们一直很疼爱我们姐妹,应该会收留我们。可当我们去找他们的时候,外婆已经过世,三位舅舅已经分家。

        大舅家条件好,但大儿子是个傻子,大舅母说可以收留我妹妹并养她到出嫁,不过条件却是要我嫁给她家傻儿子。

        二舅对我们不错,可二舅母厉害,连院子都不让我们进,后来二舅偷偷跑出来塞了几百文钱给我。

        然后我们去了三舅家,他们家境不好,但三舅和三舅母都是好人,硬是要留下我们,可他们家两个孩子连衣服都没得穿,我怎好意思留下来白吃白喝。所以我将妹妹留在那里,打算进城找地方干活儿挣钱,每个月给三舅家送些钱去就当妹妹的生活费。

        进城后我四处打听,人家看我年纪不小,又是在周家当过丫鬟的,没人愿意用我,连当丫鬟都不行,结果还差点儿被两个流氓拐去青楼!

        小姐,云舒小姐,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我不想嫁给大舅的傻儿子,更不想去青楼,我想过死,可我答应过我娘要照顾妹妹,所以我只能来求您!

        云舒小姐,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是想找个落脚之处而已,我不要月例银钱,什么活儿都能干,求您不要赶我走!”

        云舒静静的听她说完,随时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再次泪流满面的磕头请求,云舒的心渐渐软下来,不过她脸上却没有丝毫表现,而是板着脸道:

        “小蝶,我们家现在状态也不好,要不是有师父留给我们的院子,我们跟你一样,可能也要流落街头了!你要挣钱给你三舅,我现在发不了工钱给你!”

        “没关系、没关系,小姐,妹妹的生活费我可以去接绣活儿、找衣服来洗。哦!我一定不会耽误正经活儿的,只要您不赶我走就行,小姐!”小蝶一脸祈求的望着她。

        云舒斟酌片刻,点头道:“好吧,你就暂时留下吧!”(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50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