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三六九章 收丫鬟

第三六九章 收丫鬟

        ********感谢“澄果”的粉红票票,感谢“清溟渌水”的评价票票最新章节!********

        云舒斟酌片刻,点头道:“好吧,你就暂时留下吧!”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小蝶喜出望外,一阵磕头道谢。

        看着小蝶轻巧出门的背影,云舒愣愣的发了半天呆,这样做应该是对的吧?但愿自己没看走眼,虽然不可能期待再来一个春秀,但有个知根知底的熟识之人帮忙正是云舒家所急需的!

        接下来的日子,小蝶果然干活卖力,要伺候四个病人的她光熬药送药都有些忙不过来,何况还要洗衣做饭收拾屋子。云舒看她白天难得休息,晚上三毛又经常哭闹,也睡不了安稳觉,两三天过去,小蝶稍微多站会儿就会打盹,确实非常辛苦!

        幸好三天后李氏的伤病都好得差不多了,三毛的烧也退了,少了两个病号儿,多了一个干活儿的,家里的日子总算恢复正常。

        李氏身子一恢复,就先来看了云舒,并问起小蝶的身世经历,云舒毫不隐瞒、一一道来。如她所料,李氏听完并没有因小蝶曾在仇人周家做过丫鬟而不接纳她,一阵唏嘘后同情不已。李氏道:“云舒啊,你当真要收小蝶做丫鬟?”

        云舒摇头道:“娘,咱们农家的女儿,哪有使唤丫鬟的习惯?我不过是看她身世可怜,让她暂住在咱们家!她给咱们家帮了忙干了活儿,等以后咱们家条件好些了,折成银子补偿给她就是了!”

        李氏皱眉低头沉思,似乎对云舒的做法不太满意?云舒奇怪。娘亲莫非还是介意小蝶的过去,不愿她留在家里?于是云舒试探着问:“娘,你…不喜欢小蝶么?”

        “啊?哦,不是,云舒啊,我倒有个想法,只是咱们家现在这光景儿,怕是不行啊?”

        “哦?什么想法。娘,告诉我好不好?”

        李氏犹豫片刻道:“这个…其实你小姨早就跟我提过,照理说前些日子咱们家条件也算不错。你小姨说啊,你年纪越来越大了,成天这样到处乱跑也不是个事儿,不如买个手脚麻利、聪明伶俐又老实可靠的丫鬟陪在身边,免得你事事都自己动手。也少了那些闲言碎语!我当时心想也是,还特别跟你小姨商量过一番!

        正好上次你大姑也说我把你放得太野了,得好好管管,我正寻思着什么时候去问问你小姨找得怎么样,谁知这事儿还没来得及说,后面又出那么多事儿!唉。这真是……”

        “娘,世上哪有聪明伶俐又老实可靠的人啊?我才不要丫鬟了,自己一个人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多自在啊!拖个尾巴,还得花钱,多麻烦啊!”

        李氏戳戳她额头:“臭丫头,还想着玩儿,看看你自己。都伤成什么样儿了!”

        “娘~~~”云舒拉长调子钻进李氏怀里一阵撒娇。

        “唉,你这丫头啊!”李氏将她抱进怀里,表面虽摇头叹气,可谁都看得出她眼里脸上满满都是宠溺!

        李氏慢慢给女儿梳理头发,轻声道:“云舒啊。我觉得小蝶这丫头挺不错的,干活儿利索、手脚麻利;不管什么事儿。你还没说,她就能做得好好的;何况你还救过她!唉。可惜就是年岁大了些,要是一般人家的女儿,怕是该谈婚论嫁了吧!”

        云舒抬头惊讶道:“娘,莫非你还真想把小蝶买来当丫鬟?”

        李氏点头:“若是以往倒没问题,只是现在咱们家院子没了,什么都没了,连房契地契都没拿出来,去补办定要花些银钱,要不是我顺手把平时用的钱袋拿出来,现在咱们买米粮的钱都没有!唉,这事儿我再想想有没有其他办法吧!”

        云舒惊讶的抬头,李氏在她印象中一向是善良仁慈的,原本以为她买丫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没想到她真的有这个的念头且差点儿化为实际行动!难道她不知道卖身为奴者万事低人一等、生死不由己的日子有多难过吗?

        李氏见云舒半天不接话,低头去看,见云舒正愣愣的略带惊讶的望着自己!李氏捏捏她鼻子道:“怎么了,云舒?”

        “娘,那些卖身为奴的小姑娘多可怜啊,小小年纪就被人家使唤来使唤去,要是遇上好的主家还好点儿,要是坏的主家,比如像周家那样的,时常挨打挨骂挨饿,那种生死不由己的日子多难过啊!娘,不管以后怎样,咱们宁愿多请几个伙计、婶子,也不买丫鬟好不好?”

        李氏皱眉想了会儿,似是在仔细消化云舒的理论,半晌后,她低头严肃道:“云舒啊,这人生来就有三六九等,那些卖身为奴的小姑娘们虽然可怜,但他们已经身处那个位置,如果你真的同情她们、可怜她们,就该买下她们、善待她们!

        你想想你不买别人就不买了吗?他们要是去了万恶的主家,受的苦会更多;即便没人买,那靠买卖人口过日子的人丫子能对她们好吗?像那种卖不出去的丫头多半会被卖去青楼,或者卖给蛮族、甚至直接送去矿场,那样她们受的苦更多、死得更惨!明白吗?”

        云舒非常不赞同的举手:“娘,人生来就是平等的,有权有势如何、王公贵族又如何?他们还不是一样会生老病死,也不见谁能长命百岁!他们…呜呜~~~”

        被捂住嘴的云舒用力挣扎,直到胳膊痛得直皱眉,李氏才松手。李氏一边心疼的拉起她胳膊查看,一边念叨:“你这丫头真是的,脑袋里哪来那么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什么生来平等?以后不许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要被有心人听去,咱们一家人都要遭殃,知道吗?”

        反应过来的云舒一阵唏嘘,对了。忘了这地方是古代。在人们的想法里,那统治者、上位者生来就比平民高贵,且他们那身份地位是上天赐予的,是不可反抗、不可藐视的,所以人们才会心甘情愿的服从其统治!并且人们坚信着,只要这辈子多多行善、委曲求全,兴许转世投胎也能像那些王公贵族般高高在上、享尽荣华富贵!

        云舒心下叹气,暗暗警告自己以后切不可再有此言论!这话题就此打住。李氏离开前道:“云舒啊。小蝶那事儿你就别管了,我自会处理!”

        云舒愣了一下:“娘,你想怎么处理啊?咱们家现在没银子啊!”

        “哎呀,我知道,你就别多想了,好好休息吧!待会儿我让小蝶给你送药来!”云舒还想再说,李氏却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门。对此绝口不提!

        三天后,云舒发现从疲惫中恢复过来的小蝶满脸喜色,干活儿做事比以前更积极、更殷勤了,一没事就拿了绣活儿跑自己房间里守着,小姐小姐的叫得欢。

        云舒心下奇怪,观察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直到晚上该睡觉了,她居然抱着枕头进来了,李氏病好以后一直是她亲自带着三毛来陪自己的,今天怎么不来了呢?

        “小蝶姐姐,你怎么来了?我娘了?”

        “哦,太太哄三少爷睡觉去了!小姐,太太说以后就让我陪着您,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小蝶一边麻利的铺床一边乐呵呵的回答。

        太太!不知为什么。云舒每次听到这个称呼就全身不自在,何况那还是称呼自己的亲娘!云舒抽抽眼角:“小蝶姐姐,以后别叫我娘太太了,听着怪难受的!”

        “小姐,我现在已经签了五年的卖身契。太太和您都是我的主子,不称呼太太称呼什么了?”

        “卖身契!”云舒惊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小蝶赶紧过来扶着她:“小姐,您轻点儿。别碰伤了!大夫说您这伤得好好静养,不能乱动,来,快躺下!”

        “等等,小蝶,你说清楚,什么卖身契?”云舒拉着小蝶的袖子问。

        “小姐,您不知道吗?昨天夫人跟我说了,说想给小姐找个贴身丫鬟,觉得我合适,愿意买断我五年,给我十两卖身银子,然后每个月给我三百文月例。等五年期满后,如果我想走,只需交齐十两卖身银子即可,如果想留下,就让我跟您一起陪嫁过去!”

        “哈?!陪嫁!”云舒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小蝶见她表情不对,以为她不高兴,立刻低头认错道:“小姐别生气,即便…即便小蝶跟着小姐陪嫁,也会老老实实伺候小姐,绝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的,真的,小姐!我发誓!”小蝶急慌慌的解释,并举起右手。

        云舒摆摆手道:“等等、等等,小蝶姐姐,你说你跟我娘签了卖身契?还给了你十两卖身银子?”

        “这…这个,其实…其实要不了那么多的,只是…只是夫人她…,小姐,那银子还在我身上了,我可以马上还给你!”小蝶伸手就往怀里掏!

        云舒愣愣的坐在那里,看来娘果然买了小蝶做丫鬟,还挺大方的给了十两银子!要知道这年月很多时候牲口都比丫鬟值钱。虽然小蝶很不错,但十两银子只买断五年确实高了些!一般的丫头买断一辈子都够了!

        不不,现在不是谈价钱的问题,是娘亲哪来那么多银子?不是前两天还说吃饭都没钱了吗?现在家里一无所有,又多了两个病号,娘亲哪儿去弄钱给小蝶付卖身银子,又如何给她付那每月三百文的月例银子?

        小蝶颤着手有些不舍的将十两银子举到云舒面前,见云舒呆呆的坐着半天没反应,便试探的唤了两声。云舒反应过来,立刻道:“小蝶,你去把我娘叫来TXT下载!”

        “啊?现在?”

        “对啊,快去啊!”

        “哦,哦!”小蝶有些犹豫的出了门。等了好一阵,李氏才过来,小蝶识趣的出房关门,李氏摸摸她脑袋:“云舒啊,三毛闹得厉害,娘今晚就不陪你了,你好好睡觉啊,想喝水、想方便什么的直接叫小蝶就是了。以后小蝶就一直跟着你了,别不好意思啊!”

        云舒眉头紧皱:“娘,你不是前两天还说家里没银子了吗?怎么会有十两银子买小蝶?咱们家现在日子都难过,还买丫鬟来干什么啊?”

        “正是因为咱们家现在日子难过,才要人帮忙啊!你看看你自己,伤成这样,不躺上几个月怎么好得了?还有你外婆,上次的病根儿还没除。这次又再添一剂,大夫说了,你外婆那身子千万不能再有下次,否则就算神仙也难救!

        还有二毛三毛,二毛年岁不小了,成天在家混着也不是个事儿,咱们得把他送学堂去;三毛才一岁多。正是离不得人的时候,更需要人照顾!

        现在咱们住城里还好说,我和你爹忙点儿还照顾得过来,可过不了几天,家里就该收甘薯、种麦子、收果子了!那农忙一来,我跟你爹哪里忙得过来啊?

        唉!咱们进城来就一直没回去过。也不知后山那几亩地有没有被泥龙吞了?那甘薯今年还有收成不?麦子还种得成不?果树还有果子不?……”李氏一阵长吁短叹的说了一长串,可说来说去就是没说到重点。

        “哎呀,娘,我不是说咱们家不需要人手,我是说那十两银子怎么来的?还有啊,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外婆那里不是还有舅母和表哥吗?

        二毛三岁开始就跟着我念书学写字,夫子怎么教我我就怎么教他。上不上学堂有什么关系?就算要上,等忙完这段儿,咱们家缓过来了再去不也一样?家里就三毛一个人需要照看,让二毛看着不就行了?哪就到了非要买丫鬟不可的地步了呢?”

        “你这丫头!银子怎么来的?你娘我还能去偷不成?不过这事儿还多亏你爹。上次从你小姑家回去你半路偷跑那次,你爹一个人回去。想起你说要办什么大事儿,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咱们家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带来了。

        他刚到铺子就听说周家出了事儿。一时心急想去看热闹便随手将坛子塞在了床底下,过后一直事儿多。居然忘了这茬儿,直到前天我说咱们家没钱买米粮了你爹才想起来!

        唉,幸好那坛子还在,我还以为咱们家银钱全被埋了呢!这下可好了!呵呵,没想到你爹木头木脑一辈子,关键时刻居然开了窍!就是不知他怎么想起用个瓦坛子装银钱了?算了算了,带出来就好、带出来就好!”李氏笑眯眯道。

        云舒心里也是又惊又喜,果然前段时间一再提醒老爹把值钱的东西藏起来是对的!还有幸好上次回家的有且只有老爹一人,要是娘亲,她铁定不会让老爹把家里所有积蓄带进城来,最多不过在家里某个地方挖个地洞埋起来。现在自家那院子被泥石流埋了十几米深,连地基都掀走了,上哪儿去找那小石子儿一般的银子去?!

        遭了,自己的私房钱还埋在后山自家果树林边了!那里有没有泥石流?别把我近十年的积蓄给吞了吧?里面有小顺子送的金簪、砚台,还有手镯、玉佩什么的,绝对比爹娘那些积蓄还值钱!对了,顺通钱庄的印信也在里面,那可是四百两了!云舒倒抽一口凉气,心里急慌慌的,连呼吸都急促了!

        李氏并没注意到她的变化,一想起那意外带出来的积蓄就满心欢喜,但仍不忘嘀嘀咕咕念叨:“云舒啊,你外婆为了照顾你才来我们家的,这次在我们家受了这么重的伤,你怎么能说出把外婆送回去给舅母照顾那话了?枉你外婆那么疼你,以后别说这话了啊!

        还有啊,你舅母也不容易,家里家外都她一个人操持,你大表哥小健能帮上忙了,成天都要下地干活儿;你二表哥小康稍微迟钝些,帮不上什么忙;你舅母的娘年纪大了,身子也不怎么好,总不能让她一个比你外婆年纪还大的老太太照顾你外婆吧?

        我留小蝶下来,就是想让她照顾你们,如此我们也好安心回乡下去,知道吗?云舒?”

        李氏说完低头去看,见她愣愣的坐着发呆,似在神游天外!李氏皱眉掐她两把:“云舒,娘跟你说那么多,听清楚了吗?”

        “啊?什么?”云舒反应过来,一脸茫然的望着李氏。

        “唉,你这丫头!”李氏无奈的叹口气。然后戳戳她额头道:“我说过几天我和你爹就要回乡下去收甘薯了,还要种麦子、收果子,到时候就让小蝶留在城里照顾你们!”

        “啊?娘,你们要回乡下去?什么时候走?我也要回去!”

        “你回去干什么?你那胳膊腿上全是伤,回去你爹和我还要抽空来照顾你!哪有那么多空闲啊?你给老老实实待着,让小蝶多费点儿心,等以后全好了再说!”

        “不要啊,娘。我要回去看我的果树林了!这个很重要,咱们年底就靠那个挣钱了!”云舒着急的抓着李氏的胳膊请求,当然她回去看果树林是其中一项,更重要的是她惦记着果树林边埋着的私房钱了!

        “是是,我知道,果树林重要,但你那伤势更重要!别胡闹啊。没养好伤不许回去给我添乱,好好在这儿待着!”李氏站起来,拍拍云舒脑袋,然后不由分说的出门去。

        “娘,娘啊!让我回去看一眼吧,娘~~”不管云舒怎么喊。李氏就是不理,直接出了房门。片刻后小蝶闪进来,看云舒那气鼓鼓的样子,微笑道:

        “小姐,太太说得对,您的伤势还没好,回去帮不上忙,那果树老爷和太太回去看了。会给您传信儿来的!要是活着您回不回去它都活得好好的,要是死了您回去它也活不过来啊!”

        “不是,我要回去看……哎呀,跟你说你也不懂!”云舒气呼呼的小嘴嘟得更高!小蝶也不答话,笑眯眯的铺床铺被。自个儿忙活!

        等云舒气得差不多了,回头见小蝶正在灯下做绣活儿。看她一脸认真、飞针走线的侧影,颇有些引人遐想的空间。

        小蝶感受到视线。放下绣活儿,回头道:“小姐,您口渴了么?”云舒摇头。

        “您想方便么?”云舒再摇头

        “那您……”

        云舒眼珠转了转,“小蝶,你知道我娘给了你银子后,还剩多少银子吗?”

        “这个…”小蝶脸上变了几变,最后白着脸结结巴巴道:“小…小姐,我…我从没打过太太银钱的主意,您…您……”

        打什么主意?云舒愣了一下,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她呵呵笑道:“小蝶姐姐,你误会了,我是想知道我娘还剩多少银钱,我合计合计看看能不能做点儿什么生意!”

        “哦,这样啊!”小蝶长长的松了口气,“小姐,您要知道的话何不直接问太太了?太太的银钱我怎么会知道了?”

        云舒哑然失笑,方才一时兴起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就随口问了出来,小蝶现在是自家的丫鬟,她要是知道爹娘的钱存在哪里、有多少,那还得了?!

        于是她低头自己合计了一下,上次舅舅那事儿,娘给外婆凑的近四十两银子和自己从顺通钱庄取出的四百两银票,外婆都如数退还了回来。四十两当然存在娘亲那儿,四百两银票云舒已经送回了钱庄,让姜掌柜将银子存在了自己名下,需要时再去取!

        那么,娘亲哪里应该有四十两银子,出去给小蝶的十两,还有补办地契房契的二两,以及从现在到年底的生活费,还有二毛的束脩等等,剩下可支配的银钱最多二十两,那么这二十两要不要拿来做生意了?

        对了,自家的院子全被埋了,家里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盖院子还得花不少钱了!这次爹娘回去住哪儿了?不会又搭茅草棚子吧?云舒越想越有那个可能,难怪爹娘死活不让自己跟着回去,他们多半是怕自己看他们受苦,不让他们种地了!

        唉,这里的农人没一个是愿意舍了田地只做生意的!在他们眼里,那田地才是根本,生意人天生奸诈狡猾,时为百姓们所不齿。生意人有钱却地位低下,比如说商人子弟不能参加科考就是证明,就干娘方氏的儿子能参加县试还是因为她家在城外有几亩薄田了!

        “小姐啊,您想做什么生意啊?做生意不是要铺子么?咱们家的铺子不是暂时不能用么?我看您还是好好修养,等腿好了再说吧!”小蝶一边继续绣她的东西一边道。

        一提铺子这事儿,云舒心里就堵得慌!二姨真是掉钱眼儿里了,自己把铺子免费借给她用三个月,这次家里遭难,她居然看都不来看一眼,让二姨父送了两笼馒头包子来就算了事!还说什么店里生意忙、走不开,我看她是怕我向她要铺子,哼!

        云舒心里愤愤的想,小脸皱得像个包子!小蝶手上忙活,却时时留意着云舒的变化,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说话。她觉得这样的小姐才真正像个十岁不到的孩子,小心眼儿贼多、那表情更是丰富得不行,跟初见她时那副小大人模样完全不一样!

        而且小姐跟太太一样是个刀子嘴,心却比豆腐还软!她突然觉得自己能遇上这么好的主家简直是天大的福气,以后一定要尽心尽力伺候着。

        小蝶收了最后一针,用牙齿咬掉线头,拎起来看看,竟是件半大女孩穿的肚兜!她满意的点点头,走到云舒床边将肚兜展开:“小姐,您试试看合不合身?哪儿不合适我给您改改!”(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50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