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四零四章 替代材料

第四零四章 替代材料

        ******感谢“海雁123”童鞋的平安符,不好意思,这两天有点儿不舒服,加更会有些费劲TXT下载!*******

        趁着爹娘回乡下播种谷子的时间,云舒的开荒计划一天一天完善,她写了份极其详细的开荒计划书,把自己能想到的细节及可能遇到的问题都一一列了出来,打算等爹娘播完谷子后回家来跟他们好好商量一番。

        平时她稍稍有空就会在城里四下转悠,看看能不能找到替代条石又经济实惠的材料?城墙是条石做的;地面是青石板铺的;屋子是以条石为地基,梁柱为主干,木板或黄泥为墙。一切都那么天然绿色,完全没有现代那些钢筋混泥土、油漆铝合金之类的,连块青砖都没有!

        其实云舒早就想到了用泥土烧制出的青砖代替天然巨石开凿出来的石砖,但据她的观察,城里没一个地方出现过泥砖,也就是说这年代还没有出现泥砖这种东西!而娘亲又一再叮嘱他们不在这段时间不允许出城,所以云舒也没机会出去找窑厂。

        要不自己找几个工人,挖个砖窑出来炼着试试?云舒一边想着一边在大街上溜达,不知不觉到了北大街自家铺子门口,刚刚出门的杜鹃见她立刻高兴的跟她挥手打招呼。

        云舒上前,见杜鹃手里拎着个篮子,用块灰布盖着,不知里面是什么?杜鹃见云舒一直盯着她手里的篮子,便笑眯眯的揭开灰布:“云舒,看,好看么?”

        云舒往那篮子里一瞧,立刻高兴的叫起来:“哇。好可爱,这是什么做的?”

        杜鹃小心的捻起下面的油纸,拿出一个竖着耳朵雪白可爱的小兔子送到云舒面前:“闻闻看,香不香?”

        云舒小心的接过兔子嗅了嗅,好熟悉的味道,恩,像是饭香味儿!她又将兔子举到眼前仔细看,见上面一粒一粒的东西不正是饭粒吗?

        “这是饭团儿?!”云舒惊呼。

        杜鹃笑眯眯的点头。“喜欢么?这是我娘专门做给你的!”

        “给我的?!”

        “是啊,你看,我娘给你们每人做了一个,正准备送过去了!”

        “杜婶真好!不过杜鹃啊,这饭团儿能吃吗?”

        “当然,这本来就是用粘锅的饭粒儿刮下来捏的,肯定能吃了!”

        “不是拉。我是说,这么可爱的小兔子,咬一口就吃掉它耳朵,再一口又吃了它脑袋,多可惜啊,真想拿回去供着!”

        “那可不行。饭团儿这东西可不能放太久,时间长了就酸了干了硬了不能吃也不好看了!云舒,你要回去么?我跟你一起走!”

        云舒看天色还早,伸长脖子往铺子方向看看,然后笑眯眯的挽起杜鹃的胳膊道:“现在还早,我找你爹还有点儿事儿,咱们先找你爹去,待会儿你跟我一起过去吧!”

        杜鹃想了想。点头道:“也好,要不你自己拎回去也行!”

        二人转身往回走,云舒道:“杜鹃,你们家最近怎么样?还有谷子么?不够的话我让小蝶再装些送过来!”

        杜鹃摇头:“不用不用,你们帮了咱们家那么多忙。哪还能再要你的东西?我和我娘这半个月接了些绣活儿,我爹和我哥也找了些手上活儿干。

        昨日我们绣的小屏风得了个好价钱。我娘高兴,今天就煮了一锅干饭犒劳大家!还特地留下半锅捏成饭团儿送你们。方才我娘还担心你们不喜欢了!”

        “喜欢,非常喜欢,不过现在粮价这么高,你娘不必送我们东西的!”

        “恩,还好,这些天粮食已经开始降价了,以前五十文一斤的谷子现在已经降到二十五文一斤了!真是谢天谢地,要一直那么高下去,咱们成天不停的干活儿也吃不饱饭!”

        “降到二十五文了?”云舒惊讶,这半个月自己一直忙着考虑开荒的事,居然忘了去成师爷那里看看,没想到事情进展这么顺利!

        “是啊,要不我娘也舍不得煮干饭吃了!哦,对了,云舒,还要谢谢你给我爹挑瓦缸碎片,还有那伤药真灵验,这才半个月,我爹的腿伤都好了大半了!

        现在我爹有空就拄着木棍在院子里练走路,他说一定要赶在你们家荒地动工前把腿养好了!云舒,那荒地的事儿弄得怎样了?”

        “不急,还在筹划中,等事情都准备好了再说!”

        两个女孩子说说笑笑的从后门进了院子。院门一开,果然见杜十正拄着根木棍站在院子正中,杜康在旁守着随时准备扶他;杜婶端个小簸箕坐在屋檐下飞针走线;小灵儿坐在旁边的小板凳上帮杜婶理线,真是平和友爱的一家!

        院中众人闻声回头来看,见杜鹃拎着篮子进门,杜婶道:“鹃儿,怎么这么快?东西送到了吗?”

        云舒从杜鹃身后跳出来:“杜叔、杜婶、杜康、灵儿,你们好啊!”

        杜十见之立刻高兴的回应:“云舒小姐!”

        丽娘赶紧放下小簸箕,迎上来道:“云舒小姐,您来了,快坐快坐!鹃儿,快把咱们中午炸的饼子拿来;康儿,还不快扶你爹坐下!”一家人热情的招呼云舒一番,云舒也不客气,尽情的享受着他们的热情。

        与这家人接触次数多了,云舒越觉得这家人跟自己家极其相似:憨厚老实的父亲,善良贤惠的母亲,漂亮可爱的孩子,和乐融融的氛围。她非常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这家人果然表里如一、知恩图报,绝对是值得救应该救的人!

        云舒擦擦吃过油饼子的嘴,洗了手擦干,坐到杜十对面的石凳上,笑呵呵道:“杜叔叔,你的伤怎样了?还疼不疼?会不会难过?”

        “很好很好,小伤都好了。就被大瓦片扎那处还有点儿痛!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可以走路了!云舒小姐,那个…你们那荒地什么时候动工啊?可别忘了我们啊!”

        云舒呵呵一笑:“杜叔,我爹娘还在乡下管理秧苗了,要秧苗移栽了才有空请村长丈量土地了,中间还要去官府办地契,等爹娘第二次移栽了秧苗才有空真正开始动工哩,所以您别着急。好好修养才是正经!”

        杜十憨厚的笑笑:“这个…呵呵,我们住着你们的院子,吃着你们的粮食,干坐着不干活儿我心里不踏实!”

        “没有啊,杜叔,我这不就是来请您帮忙出主意了吗?”

        “哦?需要我做什么?云舒小姐尽管说!”

        “杜叔,您别叫我小姐了。听着怪别扭的!”

        “呵呵,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云舒小姐,你想问什么?”

        云舒皱眉想了想,自己的开荒计划多半要依赖杜十帮忙,看他们父子会些木匠活儿,对这方面应该有些了解!于是云舒将建果园的计划大概描述一遍。然后又特别将修建水池和水渠的材料问题提了出来。

        “杜叔,我觉得如果全用条石或青石板的话,那开凿的时间太长,光工钱和粮食就受不住,所以我想找种简单方便又物美价廉的材料做替代,不知您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云舒等了半晌,不闻杜十回话,她回头去看。见杜十正一脸惊讶的望着自己!云舒摸摸自己的脸:“怎么了?杜叔,我脸没洗干净吗?”

        “不,不是!云舒小姐,这开荒前后都是你一个人想出来的?”

        “啊?这个…呵呵,当然不是拉。是我爹娘想出来的,我帮忙出出主意而已!”云舒打个哈哈应付过去。又追问道:“杜叔,你认识的人多。有没有在窑厂干过活儿的?”

        “窑厂?哪一类窑厂?烧瓷器的吗?”

        “不是,那个…比如说瓦窑之类的!”

        “瓦窑?烧窑的瓦匠跟石匠差得很多啊!”

        “这个…我自有用处,如果能找到精通烧窑的人,我的新材料或许就有着落了!杜叔,您再仔细想想,如果真有这样的人,这人诚实可靠,只要他能按我的要求做,并签下契约,我可以给他一月至少一两银子的工钱!”

        “契约?云舒小姐,你的意思是卖身契?”

        云舒垂眉想了想,要一个有自由之身且有一技之长的人签下卖身契肯定不容易,但自己的目的是希望自己研制泥砖的过程和技术保密,如果真的能成的话,这肯定是项极其赚钱的生意。

        果园盖起来到收获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空窗期,这段时间只靠家里种田和铺子那不稳定的收入,根本难以维持果园的运转,所以另找一条生财之道是非常必须的!

        云舒点头道:“如果对方愿意签下卖身契最好,我定不会亏待于他!”

        杜十垂眉思索,杜家人也都静下来帮忙想办法,片刻后,杜康拉拉杜十袖子,小声道:“爹,进城前那两天跟我们一起走的那位大叔好像就是窑厂的!”

        杜十闻言眼前一亮,一拍巴掌道:“对了,云舒小姐,我还真认识这么一个人TXT下载!不过…”

        “哦?不过什么?那人要的工钱很高吗?”

        “这倒不是,前些日子我们来云雾城路上遇到一个人,我们看他只身一人,又身有残疾,行动很不方便,得知他目的地也是云雾城,便结伴而行!听那位大哥说,他从年少时就一直在瓦窑厂干活儿!”

        “是吗?杜叔,你不是会看相吗?你觉得那人可靠吗?”

        杜十低头思虑半晌,点头道:“应该没问题,那位大哥虽然不爱说话,却很诚信。他半路上从我们这儿借了一只碗喝水,进城后咱们分散走,他在西门外的瓦窑厂找了份儿活儿干,两日后还特地进城来找我,就是为还那个借去的粗瓷碗!”

        “是吗?杜叔,跟我说说那人的情况怎样?他有什么残疾?他的家人了?”

        “这个,那位大哥约三四十岁,中等身材,有点儿瘦,全身漆黑。他左腿有点儿瘸。平时还好,但一到风雨天气就疼得厉害,走路都难!我们就是在路边一个破庙躲雨时遇上他的。至于他的家人嘛……那位大哥不爱说话,我们也不好多问,只知道他只身一人!”

        云舒点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全身漆黑、瘦得有些佝偻、不苟言笑只知道干活儿的中年瘸腿男人,就是不知那人品行如何?只身一人也好,签卖身契就不用顾忌他家人亲友的感受。就是不知那人愿意与否了?

        “杜叔,那位大叔叫什么名字,他干活儿那窑厂在哪儿知道吗?”

        “这个…他说大家都叫他老窑,也不知是姓姚的姚还是烧窑的窑,我们当时没好意思问。老窑干活儿的瓦窑厂我倒是知道,就在城西二里外大道旁的一座小山脚下,远远就能看见窑厂的烟囱!怎么。云舒小姐,你真要去找他?”

        云舒点头:“如果他真的会烧窑、品行不错、愿意签卖身契的话,我倒愿意用他试试!”

        “这个……云舒小姐,你…要不要先问问你爹娘?”

        “啊!哦,是啊是啊,等爹娘回来就跟他们商量!杜叔。我爹要是想去找老窑大叔的话,能不能麻烦您跟我们一起去一趟?哦,我们可以叫辆牛车,你不用走太多路的!”

        “不用不用,我这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到时候你们尽管来叫我就是,我随时等着!”

        云舒点头谢过,又坐了会儿。便拎着杜婶给准备的饭团儿兔子回去。那兔子着实讨喜,不知二毛三毛和小双子喜欢,连小蝶都爱不释手。

        瓦匠的问题暂时这样,次日云舒去县衙找了趟陈军,打听打击囤粮奸商的事儿。据陈军所言。小粮商很容易查处,可大额的却不好办。

        比如说云雾城几大家族。他们本就拥有大量良田,还趁机收购了不少粮食分散囤积在老宅及各处别院。如此官差进不去,不能摸底,就算查不来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因为他们人口多,为了让大家吃饱存些粮食无可厚非。

        官府这次收回的粮食并不多,也不过两三万石左右,只勉强可以抵挡小半税赋,剩下的那一大半还得从老百姓身上加征而来,因此目前的粮价降低也只是暂时的,一旦官府的重压放松,价格立刻就会反弹!

        云舒大概算了算,现在才二月底,离收麦子的四月底还有两月,只要把这两个月顶过去,后面就好办了!但打击奸商不能欺软怕硬,否则下次那些大家伙们更会变本加厉。

        至于这解决之法,云舒不了解情况,一时也想不出好主意来。在她想离开县衙回家时,里面跑出个衙役传话,说师爷请她进去。

        现在是当值时间,云舒去的地方是县衙后堂专供师爷办事的地方。她进去时成师爷正在处理公务,那找个位置做下,片刻后就有人端茶上来。

        云舒一边喝茶一边观察状况,只见成师爷端坐案后,面色凝重、严厉的瞪着桌前下跪之人。再看桌前,一个身穿灰袍、头发花白的老头儿趴在地上瑟瑟发抖。那老头儿头着地,屁股翘起,云舒看不到他的相貌,不知是何状况。

        “说!”成师爷突然一拍桌案大吼一声,把正在喝茶的云舒吓得差点儿呛到,而地上那老头儿更是吓得一边拼命磕头一边大喊饶命。

        成师爷气得厉害,站起来背着手在案桌后走来走去,立于一旁的冯标上前一步道:“师爷,这老头子嘴硬,不给他点儿厉害瞧瞧他以为咱们是吃素的,干脆让属下打他几十板子,看他说不说!要不夹他手指、灌他大粪,手段多着了,看他能嘴硬到几时?”

        地上的老头子闻言更是抖得厉害,成师爷停下来指着地上的老头儿怒道:“老崔,你我相识数十载,就算你没能中举更进一步,好歹也有个秀才功名,为何老了还干那伤天害理、骗人钱财之事?你可知多少人家被你害得家破人亡?你就不会良心不安?”

        老头子慢慢抬起头来,泪流满面道:“成兄,看在咱们相识几十年份儿上,求您放过我这次吧,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你……老夫跟你说了半天,你当我对牛弹琴?这是县衙,不是私宅。再不说,冯标,去准备刑具!”

        “不…别去,成兄,成兄,我…我说!只是能不能……”成师兄见他看向旁边几个衙役,垂眉片刻,挥挥手道:“你们退下!”

        几个衙役拱手行礼后退了出去。倒没人来管坐在椅子上不声不响喝茶的云舒,好像把她忘了似的!那自己要不要走了?虽然她很想听听这个跟成师爷明显是故交的老头儿到底犯了什么事儿,成师爷会如何处理?但要是待会儿被发现了,多尴尬啊!

        云舒从椅子上滑下地面,蹑手蹑脚想往门外去,成师爷突然道:“云舒,你过来!”

        云舒吓了一跳。见成师爷正望着自己,云舒惊讶的指指自己鼻子,成师爷点点头,显然自己没听错,云舒自己慢慢走过去。

        地上的老头儿抬头看了云舒一眼,显然有点儿疑惑。成师爷道:“这里没外人,说吧!”

        老头儿看看云舒,犹豫片刻,一脸苦相道:“成兄,真的不是我要骗那些孩子和他们爹娘,我实在是有苦衷啊!”

        “不管什么苦衷,你我都是读书人,怎可做那有辱斯文之事?”

        “呵!有辱斯文!”老头子苦笑一声。“成兄,你仕途顺利,虽与我同期中秀才,之后一路顺畅,三年举人、三年进士。接着出仕为官,娇妻美妾、家财名誉。一样不少!

        可我了?自中秀才之后,一直止步不前。考了几十年举人,次次落第,爹娘愁眉苦脸,妻儿忍饥挨饿,原本有些底子的家被我折腾得叫花子都不如!饭都吃不饱,如何斯文?”

        “那你就可以借我名义到处行骗?”

        “唉,行骗这事儿我原本从没想过,自老婆子去了后,家里就剩两间茅棚,我也没了考举那心思,成日去街头摆摊卖些字画,虽然清贫,也还过得去!

        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不知何时跟安乐镇上那些流氓地痞扯上关系,不管我怎么打怎么骂他就是不听,最后干脆连家都不回!

        几年前你偶然在街边小摊认出我,又接济我,说心里话,成兄,我并不高兴!你越是这样我越觉得自己可怜,越觉老天不公!我崔文才自认学识文章能力样样不输于你,凭什么你要什么有什么,而我却一无所有?”

        云舒抬头去看成夫子,见他脸色黑得发青,显然这话让他很生气很难过!也难怪,五六十岁的老人家正是怀旧的时候,自认为坦坦荡荡、清清白白的成夫子却突然被自己少年时老友如此指责,他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

        说到这里,云舒也明白了成师爷让自己留下来的缘由,原来跪在案前这崔老头儿正是当初骗了大姨一家的那个崔夫子!当初此人说自己跟成夫子是多年至交好友,原本以为他胡说八道,没想到是真的!而且还是成师爷同期的秀才!

        沉默半晌后,崔老头儿继续道:“成兄,我原本过得清贫却安宁,行骗这事却是因你而起!”

        “我?”成师爷气得满脸通红,云舒赶紧给他抚背顺气儿,鄙视的斜那崔老头儿一眼:“崔夫子,你好歹也是中过秀才的,如此恩将仇报的话也好意思说出口?”

        “呵,恩将仇报?他给我过什么恩?不过就是几两银子?几十年前,我听说他出仕为官,就在临近州府中!我多次写信于他,求他助我中举,他何时回过我一纸半句?哼!等我年过半百、头发花白之时却突然出来可怜我同情我,谁稀罕?”

        崔老头儿说到激动之处突然转向成师爷道:“若不是你回来开什么学堂,搞什么一年只收十个弟子,又个个出息,那些放印子钱的怎会找上我儿?若不是我儿欠下巨债,性命捏那群人手里,我又怎会假扮什么夫子,开什么学堂,骗什么人?所以不是我要去骗人,是你自己,这些事都是你自己惹出来的,还装什么清高?装什么斯文?哈哈哈~~~”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来人!”成师爷气得呼哧呼哧直喘气。

        云舒赶紧对冲进来的陈军几人道:“陈叔叔,快把他带走!别伤他!”

        两个衙役一人挽一只胳膊,把崔老头儿抬起来往外拖,崔老头儿哈哈大笑、形如疯癫!成师爷无力的坐回椅子,白着脸发愣半晌,自言自语道:“是老夫错了吗?”(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51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