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四三七章 马府

第四三七章 马府

        当云舒跟马俊文一起进客栈时,外婆和爹娘姨姨们正在大堂吃早饭。云舒带着马俊文径直来到外婆面前,笑眯眯道:“外婆,您看这是谁?”

        外婆抬头,看到云舒愣了一下,皱眉道:“云舒,你怎么这幅打扮?”

        云舒低头看看,发现自己现在还是男装打扮,她尴尬的笑笑,将马俊文让到前面,马俊文立刻拱手一拜:“舅奶奶!”

        外婆疑惑的将马俊文上下打量一番,马俊文笑眯眯的自我介绍道:“舅奶奶,您不认识我了?我是俊文啊,马俊文,十年前跟奶奶一起去李家大院玩过了!”

        “马俊文?!”外婆和姨姨们闻言纷纷停下来,小姨没好气道:“喲,你们马老太太不是没有娘家嫂子吗?这是哪儿冒出的亲戚啊?咱们这些穷人可高攀不起!”

        二姨拍小姨一下,笑呵呵的打圆场道:“俊文侄儿啊!哎呦,十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啧啧,瞧这模样、这身板儿,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人!吃早饭了没?来,坐下坐下!小二,添副碗筷来!”

        二姨热情的招呼,马俊文退后一步,委婉的拒绝:“多谢表姨,晚辈吃过了,今早本打算出城去看奶奶,路上偶遇云舒表妹,才得知舅奶奶和各位表姨来了,若有怠慢之处,还请各位长辈多多见谅!”

        小姨冷哼一声,二姨呵呵笑道:“没事儿、没事儿!”,娘亲和大姨都看外婆怎么表示?

        外婆打量马俊文一番,确实还有些他小时候的模样儿,外婆的脸色缓了缓:“俊文啊,你奶奶没在城里?她不知道我们来了?”

        “这个……舅奶奶息怒。门房的事儿方才云舒表妹已经告诉我了,待会儿晚辈把舅奶奶和各位表姨表姨父表兄妹安顿好后,定会严查此事,给各位长辈一个交待!”

        外婆叹口气道:“唉,罢了罢了,俊文啊,这些年你奶奶身子可好?”

        “还不错,就是时常想念您!舅奶奶。晚辈已经让小厮回去传话,奶奶知道了肯定很高兴,一会儿就会回城,要不咱们先回家吧?”

        二姨立刻笑呵呵应道:“好啊好啊,就等你们来了,娘,咱们快走吧!”

        小姨拿起筷子用力在瓷碗里跺几下。赌气道:“忙什么忙?我饭还没吃完了!”

        马俊文环视一圈,见在座各位大多表情都淡淡的,想起昨日自家门房理亏,也不好说什么。他对外婆拱手道:“舅奶奶,要不你们先吃早饭,慢慢收拾。什么时候好了就叫我一声,我去外面安排马车?”

        外婆看大家确实没吃完,东西也还没收拾,点头道:“俊文啊,辛苦你了!”

        马俊文大方的笑笑,对另外几桌人拱手行礼,然后带着自己的小厮大步出门去。

        二姨伸长脖子盯着马俊文的背影,直到他出了店门。“啧啧,果然是大户人家出来的,瞧那气度、那礼仪,真看不出来,十年前这小子还是个白白嫩嫩的小书生!想当初咱们小兴跟这俊文侄儿最为要好。小兴啊,你吃完饭。出去跟你俊文表哥叙叙旧啊!”

        另一桌的钱兴低垂着脑袋,二姨连唤两声。他才模模糊糊恩了一声,然后把脑袋埋进饭碗里再不抬头。

        同桌的大姨不高兴道:“什么跟小兴最要好?人家最喜欢跟着小健和咱们家小强跑,唉!可惜了,咱们家小强没能来,小健也没来!”

        一旁的小姨撇撇嘴,低头给旁边的孙小妹喂饭,云舒带着小蝶回去换回女装,简单装扮一下,然后将东西收拾一番。

        半个时辰后,大家收拾得差不多了,外婆的丫鬟春香挨着屋子敲门叫大家出来,云舒才带着小蝶和巧娘出门,然后依次坐上马府准备的大马车!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马车在南大街上缓缓而行,其实从客栈到马家祖宅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兴许步行过去比坐马车还快。只是昨日被人家当骗子拒之门外,这次不摆足了架子进门,以后定会被下人欺负,这应该是外婆的考虑。

        不过云舒觉得寄人篱下肯定不好,如果只是三五天,人家应该不会计较,可要是一两个月,肯定有人心里疙疙瘩瘩。所以云舒打算进了马家祖宅,自己的包裹东西也不必打开,等买好院子,就找个理由搬出来,要不自己怎么考察省城的行情了?

        马车一路到达马家祖宅正门,车夫恭敬的请大家下车,然后将马车赶向不远处的偏门,给大家拉行礼的牛车也跟着去了偏门。

        大家刚整顿好,一个身着正红色衣裙、装扮富贵的中年妇人笑眯眯的迎过来:“哎呀,这位就是舅母吧?侄儿媳妇有礼了!各位姐姐妹妹们有礼了!俊文啊,还不快去把你爹、你叔叔叫回来,咱们家来贵客了!”

        看她那主人的架势和对马俊文的语气,她应该就是马俊文的母亲了,就是先前湖边小老板口中那个不怎么厚道的马家媳妇,现任的马家女主人?一想到昨天自己一家人被拒之门外那一出可能就是这个妇人搞出来的,云舒对她的印象一落千丈!

        瞧瞧、瞧瞧,都三四十岁的人了,脸上的粉抹得比城墙还厚,白咔咔的像女鬼!不就是家里有个银庄吗?至于把银庄里所有款式都插头上吗?还有那衣服,红艳艳的,还故意把腰勒得死紧死紧,难看死了!……

        云舒将妇人从头扫到尾,心里不停的挑刺儿,突闻那妇人道:“听说舅母家最乖巧的云舒侄女也来了?是哪一个了?让我瞧瞧!”

        众人的视线突然转到自己身上,让云舒有些措手不及,妇人笑眯眯的上来拉起云舒的手细瞧,那直勾勾的视线像烙铁一样,没看自己一眼自己身上就能多块疤似的。难受极了!云舒赶紧退后一步低头行礼:“给表舅母请安!”

        “哎呦,这女娃果然乖巧,瞧这模样儿、这身段儿,啧啧,不比咱们省城的小姐差!”

        云舒抽抽嘴角,又是一礼:“多谢表舅母夸奖,云舒受宠若惊!”然后她自然的退到外婆身后,外婆亲昵的拍拍云舒。对那妇人道:“侄媳妇,大妹回来了没有?”

        “还没了,咱们出来就是迎咱娘的!哦,呵呵,也是迎舅母的!”然后那妇人往后看了看,见后面站着那么一大堆人,依然微笑的脸上多了些不屑。她眨眨眼道:

        “哎呀,舅母,看我糊涂的,不知大家伙儿都来了,只安排了两个院子!我看…要不这样,我现在就回去腾地方。大家伙儿先到舅母的院子歇息歇息如何?”

        外婆和几位姨姨表情有些尴尬,后面那群男人们脸色更是难看!小姨有些气恼:“娘,算了,咱们自己……”

        外婆止住她,对那妇人道:“那就麻烦侄媳妇了!”

        妇人呵呵笑道:“真是不好意思,让舅母和各位姐妹侄子们受委屈了!请!”

        妇人让出道来,给大家带路,大家从马府正门旁边的偏门进了大院。然后女眷们跟着妇人一趟一趟的过穿门,男人们在第二进的时候就被带向侧面的院子。

        妇人笑眯眯解释道:“咱们省城有个规矩,女眷住里院,男客们住第二进院子,若有需要。请丫鬟小厮们传个话儿就是!”

        既然是规矩,大家不好说什么。只得跟着妇人进了第三进。这里一进门就是个大花园,园中一个不小的人工湖。湖边错落有致的盖有十来个精致的小院。这小院之间由白玉石板铺成的小路或湖上的小桥连接,路边花丛层叠、湖上荷叶一片,当真景色怡人!

        妇人见大家一脸惊讶羡慕甚至陶醉的表情,骄傲的一仰头,指着湖边的小院一个一个介绍。而外婆的院子是在离湖最远、位置最高的小山丘上,妇人说水边的院子湿气重,怕外婆受不了,小山丘上那院子虽远些,位置高些,景色却是所有院子里最好的!

        大家对她的安排并无不满之处,纷纷点头赞同,外婆也道谢道:“麻烦侄媳妇费心了!”

        那妇人送到一半,突然有个丫头匆匆过来,凑到她耳边嘀咕几句。妇人不好意思的对大家道:“舅母、各位姐妹,府里有点儿事儿,这个……”

        外婆道:“你有事尽管去忙,找个丫鬟给我们带路就是!”

        “那…多谢舅母体谅了!金燕,你带舅母和各位姐妹们去怡人院,一定得照顾好了,若有纰漏,我拿你是问!”

        “是!”方才一直跟着她的一个十四五岁丫鬟恭敬的行礼应诺。

        “舅母,金燕是我的大丫鬟,是娘送给我的,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她去办,那…”

        “行了,你去吧!”

        妇人对众人行个礼,匆匆离开,然后那金燕自动走到前面,半低着头,细声细气道:“各位太太小姐,请跟我来!”

        一行人到了小山丘上的院子,远看挺小的一个院子,到近处发现比想象中大不少,院门上一块“怡人院”的牌匾,与这周围的风景恰好呼应!

        金燕引着众人跨过院门,院内境况一览无余全文阅读。正上方一排五间,中间客厅,两边是主子住的厢房;两侧各有房间,应该是丫鬟住的厢房,或者是厨房和杂物房之类的。院角有石凳石桌、还有凉亭、花坛等等,是个不错的院子

        咱们这儿的女眷有外婆、舅母、娘亲和三位姨姨、自己、孙小妹,再加三个丫鬟。对了,昨晚在客栈的时候云舒就还了春芳的卖身契又给了她银子,放她走了。如此,这里一共十一人,五六间屋子,大家挤挤应该够了!

        云舒心里正在盘算如何安排,突见旁边厢房有人推门出来:“谁啊?金燕姐姐!您怎么有空来啊!这些是……?”

        金燕笑眯眯道:“银柳,还不快叫你们小姐出来拜见舅奶奶和各位表姨?”

        “舅奶奶?!”银柳有些反应不过来!

        “是啊,还不快去!”

        银柳满脸疑惑的向上方的厢房去,云舒一群人面面相觑:怎么?这里有人住了?还是马家的小姐?!哪有这样待客的?外婆还是那妇人的长辈了!马家也欺人太甚了吧?

        金燕见大家脸色不善,赶紧解释道:“舅太太。各位奶奶小姐息怒,这里原本住的是二姑太太的孙女王淑羽小姐,今儿奶奶听说舅太太要来,心想舅太太也是王小姐的血亲,肯定很高兴见到她的,只是不知……”

        她那眼色就是说不知外婆带这么一大群吃闲饭的来!几位姨姨气得眼里喷火,就要发作,金燕又赶紧道:“没关系没关系。太太方才说让王小姐和云舒小姐过去跟咱们大小姐住,表姐妹几个难得见面,在一起也好联络联络感情!”

        金燕看看大家脸色,似乎缓解了不少,便笑眯眯的讨巧道:“各位太太小姐要是不满意,奴婢去跟夫人说说,看看能不能再腾出个院子来。定让各位太太小姐满意!”

        二姨笑呵呵道:“那倒不用,这位姑娘,不知我孩子他爹那边怎么安排?要是太挤的话,能不能让咱们家小兴小盛跟俊文侄儿一个院子,让他们表兄弟也联络联络感情?”

        金燕闻言一愣,半晌后她尴尬的笑笑:“这个…外院的事儿奴婢…奴婢不方便打听。要不…要不您待会儿问问咱们大太太吧?”

        二姨还要说话,外婆咳嗽一声,警告的瞪她一眼,大姨几人看二姨的眼神也有点儿异样,小姨凑到娘亲耳边,声音不大不小道:“三姐,你说二姐脑袋里一天都在想些什么?她不会越老脑袋越不正常了吧?”

        “小妹,你……”二姨涨红了脸。想要训斥小姨。

        “给舅奶奶请安,给各位表姨请安!”前面不知何时来了个文文弱弱、纤瘦美丽的姑娘,带着两个丫鬟在外婆面前轻飘飘的半蹲着。

        外婆赶紧扶起她,将她打量一番:“这是…淑羽啊!好些年不见,都长成大姑娘了!瞧这眉眼儿。跟你奶奶真像!”

        一提奶奶,那漂亮姑娘眼里就闪出泪花儿来。外婆赶紧掏出手帕给她擦擦:“哎呦,这是怎么了?别哭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外婆好一阵轻哄,那姑娘抽抽搭搭半晌才停下来,她身后那丫鬟上前给外婆行个礼道:“奴婢银柳见过舅老太太!”

        外婆抬抬手道:“银柳啊,这淑羽丫头怎么了?”

        “舅老太太见谅,小姐三年前就没了奶奶,所以一提奶奶就伤心难过!”

        “什么?二妹去了?”

        “是!”

        外婆脸色变了变,身子跟着晃了晃,旁边的舅母和大姨赶紧扶住她,将她带到屋里休息半晌才缓过神儿。外婆一脸悲伤道:“唉,想当初二妹是几个妹妹中最听话最懂事的,没想到上次一见就成了永别,唉!咱们这些老人啊,不中用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

        “大嫂、大嫂!”一花白头发、打扮朴素的老太太的在众人的搀扶下跨过门槛,向着外婆伸出手快步走过来。

        “大妹?大妹啊!”外婆也站了起来,步履蹒跚的迎上去,两个老姐妹颤抖的双手握到了一起。看她们同样花白头发、同样满身皱褶、同样老泪纵横的样子,在场之人无不感动,这比起十年前大家身体康健时见面只是满脸笑容淡定点头的模样完全不同!

        二人执手相望良久,在各自子女的搀扶下坐上主位,原本空空的两方下首不知何时整齐的摆上了两列大木椅。

        马俊文她娘笑呵呵道:“各位姐妹,大家坐下再说吧!”

        外婆挥挥手,舅母和李家四姐妹在外婆下首依次坐下,云舒坐在娘亲身旁,小蝶和巧娘立在后面就有些显眼了。而云舒的正对面坐着的正好是王淑羽,她身后也立着两个丫鬟。云舒友好的对她笑笑,王淑羽愣了一下,微微翘翘嘴角便转开头,似乎不太愿意理自己,云舒讪讪的摸摸鼻子,心想她莫非不认识我了?

        外婆和大姑奶奶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相互聊开了,比如这些年各自生活怎样?各自儿孙怎样?家里如何、家里那些叔伯婶娘又如何?

        看大姑奶奶问题一个一个、一脸好奇的模样,绝不是装出来的。那她这些年为何不跟娘家联系了?他们刚走那几年外婆每年都给他们捎东西,他们也经常回些礼物过来,双方还时有书信来往。

        可五年前双方的来往越来越少,应该说是外婆这边发去的信、送去的东西如泥牛入海般毫无回应,外婆曾多次跟娘亲提起是不是大姑奶奶家出事了?每每提起就忧心不已!

        这个问题……云舒看向那满脸堆笑时不时帮着大姑奶奶说话的妇人,就是马俊文她娘。这个问题迟早会水落石出的,等那妇人走了一定找机会问问,看她到底什么目的?

        两位老太太兴高采烈的聊了大半个时辰都不见停。在座的众人有些不耐烦了,对面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在椅子上磨来磨去,最后不耐烦的大声喊道:“奶奶,我饿了!”

        马俊文他娘回头瞪她一眼:“吵什么吵?没看你奶奶和你舅奶奶正聊得高兴吗?”

        那姑娘小嘴儿翘得老高,不满的嘟囔:“人家本来就饿了嘛!”

        大姑奶奶一拍脑门,呵呵笑道:“是啊是啊,看我高兴的。午饭都差点儿忘了!”

        大姑奶奶环顾一周,皱眉道:“大媳妇啊,这院子太简陋了!你下午找人来休整休整,加些摆设装饰,再给几个侄女、侄孙送些衣服首饰来!”

        外婆连忙推拒:“不用不用,大妹。咱们乡下人家,不爱那些稀奇玩意儿!”

        大姑奶奶道:“哎,大嫂,现在我是主人,你得听我的!大媳妇啊,侄女们住这院子怕是小了些,你再给我腾出两个院子来……”

        “娘!那个……”马俊文她娘有些为难。

        “什么这个那个的?有话就说!”

        “娘,上个月我娘家舅舅舅母侄女来住了两个院子。还有三个月前咱爹老家来的那些客人也占了两个院子,还有……”

        大姑奶奶脸色越来越难看,一拍桌子道:“都是些什么亲戚?住了大半年还不走,你明天直接把他们送去南城门附近的别院,他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马俊文她娘尴尬的笑笑不接话。大姑奶奶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大嫂。这院子风景虽好,就是高了些。出行不方便,你就搬我那院子去,咱们老姐妹好好聚聚!侄女儿就住这院子,就是挤了点儿,委屈几位侄女了!”

        “不挤不挤,咱们乡下四五个人住一屋子都是常事儿,多谢大姑了!”

        大姑笑眯眯的点头,目光转到云舒身上,马俊文她娘立刻道:“娘,两位侄女我已经安排好了,就让她们跟咱们大丫头住一起,表姐妹几人第一次见面,住一起多聚聚,多聊聊也好,您看怎样?”

        方才那叫饿的姑娘立刻大声抗议道:“我不,娘,你别什么人都往我院子里塞,我院子住不下,不要别人!”

        大姑奶奶脸色不好看,马俊文她娘立刻打圆场道:“娘,别生气,俊俏就这脾气,等过两天她们相互熟悉了,说不定她还舍不得两位表姐妹走了!”

        那姑娘还要闹腾,被马俊文她娘瞪了回去。如此各自安排好后,大姑奶奶和外婆互相挽着胳膊起身去下面吃饭,娘亲和姨姨们紧随其后,云舒作为小辈落在最后面,她站起来打算等大家都出门了再走。

        可等了好一阵,王淑羽和马俊俏都没有离开的意思,半晌后,王淑羽先站起来对而二人施礼道:“两位姐妹,我跟银柳去收拾东西!”

        “等等,别走!”马俊俏跳起来,气呼呼的看看王淑羽又看看云舒,双手叉腰指着王淑羽大吼道:“告诉你,别打我大哥的主意!”

        然后她又转向云舒:“还有你,不管我大哥喜不喜欢你们,我都不要你们做我大嫂!哼,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们全都赶出去!”

        马俊俏宣誓完,气呼呼的一甩袖子,拎起裙子快步跑出院子。

        云舒和王淑羽以及她们的几个丫鬟在原地呆立良久,二人互望一眼,淡淡的互相点点头,云舒出门,王淑羽回厢房。(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51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