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五五九章 接风宴

第五五九章 接风宴

        当马车缓缓爬上山顶,云舒回头望向下方那大如澡盆的盆城,想起昨晚马萧氏那面无血色满脸泪痕的样子,还有沈娇娇羞红着脸一脸欣喜的模样,心里的感觉无法言语,不知王淑羽知道此事后又是个什么表情?但愿自己这次不是好心办坏事儿!

        云舒一声轻叹,喜娘道:“云舒,你叹什么气啊?要是舍不得,留下不就是了?反正奶奶、我娘、你娘、二姑和四娘都没走,跟她们一起回正好!

        哎,还别说,这省城就是比咱们那小县城大气,新奇玩意儿真多,我都有些舍不得走了,可家里就相公和小叔子兄弟俩,没个女人管家也不行!”

        云舒笑笑没有接话,春秀道:“云舒,咱们还有多久到家啊?”

        喜娘扑哧一笑:“秀大姐,咱们才刚出城,您就问了三遍了,哪有那么快?山路不好走,再快也得明天才能到了!”春秀有些失望的应诺一声,不过大家都知道,过不了多久她肯定又要重复这个问题,大家慢慢习惯就好!

        这次回去的人虽没来时多,却比来时热闹得多,兴许是因为少了外婆这个长辈和挑剔的二姨的缘故,大家前呼后应喊着号子,有时还来上一段儿所谓的山歌,一路热热闹闹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天。

        云舒一行是第二天中午到达县城的,好久没回来的云舒和小蝶很是高兴,那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和归属感填满心头。而一路上不停问什么时候能到的小蝶看到云雾城却沉默了,她静静的坐着,一脸茫然的望着窗外,那表情时喜时忧,像个熟悉的陌生人般!

        云舒笑道:“春秀姐,你别急,这些年云雾城翻修了几次,跟以前有些区别。不过总体布局还是没变的,要不…待会儿咱们吃完饭,我就带你四处转转,等你转熟了。咱们再回乡下去?”

        春秀摇头:“不,城里没什么好看的,到处都一样,云舒,咱们早些会乡下吧,我现在就想看看咱们家的庄园,还有你说的那个…那个……”

        “灰太狼。呵呵!像狼一样的大狗!”

        “对对,什么狗能比狼还大?哎,云舒,说不定它就是咱们家小黄转世投胎来的!”

        云舒干笑两声,嘴上不置可否,心里嘀咕:怎么可能,灰太狼年岁比自己还长,可比小黄长寿多了!想起自己从小调教的小黄。云舒还真有些怀念了!

        一行人进城后直奔北大街上的奇味斋,他们到时见奇味斋大门紧闭,门上一张告示。客人们到了门前看了两眼便惋惜的走开了!

        九娘惊讶道:“咦,小姐,奇味斋怎么关门了?”

        云舒也吓了一跳,叫马车停在奇味斋对面,让小蝶先过去看看。小蝶下了马车,先在门前告示前站了会儿,然后过去用力拍门。

        半晌后,门板微动,一个伙计伸出头来,见了小蝶有些惊讶。二人交谈片刻。并不时看向云舒这边,然后伙计关门缩回头去,小蝶往这边来,九娘嘀咕:“不会真出事了吧?”

        云舒心里也悬吊吊的,就等小蝶过来解释。小蝶刚到马车前,见奇味斋大门突然吱嘎几声全部打开。几个伙计用长竹竿挑着鞭炮出来,鞭炮一点燃,便是一串噼里啪啦的喜庆爆竹声,杜十带着妻儿伙计们笑呵呵的从正门出,大步向云舒的马车走来!

        这是什么状况?众人有些反应不过来,小蝶笑道:“小姐,杜掌柜得知您今天中午就到,特地关门歇业一天,为您准备接风宴了,您快下去看看吧!”

        云舒愣了愣,片刻后赶紧站起来下了马车,杜十上前拱手道:“小姐,您总算回来了!咱们等候多时,就怕您不进城了!”

        云舒回礼道:“劳烦杜叔费心了,云舒离开几个月,不知杜叔、婶婶、大家可都还好?”

        杜十笑呵呵道:“好,大家都好,铺子也好,不仅如此,小姐,您走之前交待的事儿也有眉目了,就等小姐回来验收了!”

        云舒想了想,恍然大悟,欣喜道:“真的?已经成了?味道如何?”

        杜十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这个…一时也说不清楚,小姐,不如…咱们进去再说?”

        “好!那咱们进去吧!哦,对了,后面几辆马车是我舅舅和姨姨们,麻烦杜叔先帮他们安顿安顿,咱们晚些时候再说!”

        杜十应诺,过去分派伙计;云舒站到一旁,看着马车被一辆一辆赶往饭馆后院,等长辈们都过来了,才跟大家一起进了奇味斋。众人进门后,伙计在门口摆上“包场”的牌子,以免食客误闯,然后把众人分别引向二楼的雅间。

        方舅舅喊一嗓子:“哎,伙计,咱们粗人没那么多讲究,就在大堂摆几桌儿,咱们喝酒也方便,是吧,老弟?”

        老爹呵呵笑道:“是啊是啊,就在大堂摆吧!”

        云舒上楼梯走到一半,回身见伙计们有些犹豫,便道:“没关系,伙计,既然舅舅喜欢,那就在大堂摆吧!我们女眷上雅间就是了!”

        伙计应诺一声,手脚麻利的开始忙活,方舅舅拍拍老爹肩膀玩笑道:“嘿嘿,老弟,你家云舒丫头比你这个当爹的还有气势啊!”

        老爹呵呵傻笑两声,“是啊是啊!”

        男人们玩笑几句,各自找位置入席。显然大家来云舒家饭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个个轻车熟路的样子。云舒在二楼看了会儿,见伙计们招呼周到也就放心了,跟着进了饭馆最大的雅间儿。

        屋里摆了两桌酒席,小姨看人数不多,就让伙计撤了一桌,大家坐一起也热闹。小姨一边四下张望一边啧啧称赞:“云舒啊,没想到一个小铺子居然能被你折腾成如此规模,你脑袋瓜儿里哪来那么多奇怪主意?”

        云舒笑笑:“小姨,这算不得什么,您没见省城的大客栈大酒楼比这大好几倍了,我这个只能叫小饭馆儿而已!”

        “你这叫小饭馆,我那叫什么?唉,想当初我那小饭馆生意最好的时候一个月也不过三五十两银子盈余,生意差的时候还赔本了,我看你这饭馆自开起来后就没亏本过,真是羡煞我了!”

        大姨道:“你如此眼红,把你饭馆交给云舒打理不就是了?”

        “我哪里眼红了?我是说咱们云舒能干,心思巧、办法多!唉,再说我那饭馆早就租出去了,想让云舒帮忙都不行了!”

        “啊?租出去啊?那饭馆不是还带个院子?租出去多不划算,你自己留着随便做点儿小生意也好啊!”

        “没关系,我一个妇道人家带着两个孩子,哪有时间做生意?原本打算留给小涛上学用,可小涛那孩子天生不是念书的料,与其去学堂跟那群不学无术的小痞子鬼混,还不如回家好生待着!那铺子空着也是空着,租出去每年总有二三十两收入,省着点儿也够我们娘仨开销了!”

        大姨叹道:“也是,你也算不错了,就算一年到头什么都不干,总还有个二三十两收入,我就不行了,自从那贱人进门,家里就没安生过,再多银子再多东西都能被她折腾光了!唉,我时常在想啊,我这辈子都是造了什么孽,老了还招来一个灾星……”

        大姨小姨二人说着说着开始互相倒大苦水;孙小妹和抱着妞妞的喜娘,兴趣只在一大桌子美食上;春秀则不动声色的打量房间,时不时低声问云舒几个问题。

        接风宴果然丰盛,奇味斋的特色菜全都上了,摆了满满一大桌子,旁边还有温着等待替换的菜盘子。

        云舒留意了一下,这桌上有一半都是新菜色,之前就听小蝶说过,据说是杜叔请示了爹娘后,特地从外省请来的一位大厨,这些多半就是新大厨做的吧?果然不多,样式漂亮新奇、味道也好,云舒越来越庆幸当初一时善念,留下杜十这么个得力助手。

        大家肚子半饱之时,门外几下叩门声,进来的居然是抱着个小坛子的杜十。云舒看到坛子眼前一亮,立刻站起来迎上去:“杜叔,这就是你说的那个……”

        杜十有些紧张道:“呵呵,是啊,这是我和康儿留的最后一坛,我感觉应该是味道最醇最香的,一直没敢开封,就等小姐回来品鉴了!”

        “哦,最后一坛了?那之前的了?”

        杜十有些脸红,结结巴巴道:“那个……小姐恕罪,您给我们准备那么多粮食果子,除后面那十坛差强人意外,其他的……”

        云舒笑道:“没关系,杜叔,有十坛已经很不错了,我原本准备试验它个三五年的,你们第一年试就有成品,我已经很高兴了!”

        小姨道:“云舒啊,你们说什么了?杜掌柜有什么好东西?别藏着啊,拿出来给我们也尝尝啊!”

        云舒道:“小姨放心,这是我托杜叔用独家秘方酿制的甜酒,特地拿来给大家品尝的!”

        “酒?!不行不行,那东西辣得很,每次沾一点儿我喉咙就要痛几天!”

        “不会的,这酒跟其他酒不一样,甘甜润喉、清香四溢,只要酒量控制在半斤以内,喝了也不会上头的!”

        喜娘乐道:“真的啊?来来,快给我来点儿,我最喜欢甜的东西!”

        云舒点头,让杜十把酒坛放桌上,自己亲自动手开封。当封泥去掉,油纸一层一层揭开,一股淡淡的酒香混着浓浓的果香味儿飘散而出,很快便充满整个雅间。(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53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