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六一二章 所谓虚名

第六一二章 所谓虚名

        *******感谢“草樱”的大红香囊,祝大家新年快乐啦全文阅读!***********

        “云舒,方才…”水志飞看看书房,犹豫半晌,一咬牙道:“方才那位老先生说小静和公明的事……”

        云舒怔愣一下,他果然听进去了最新章节!不过巴先生明显只是开个玩笑,看水志飞的表情,他多半是听进去了,而且动了心思!

        云舒不知该如何回答,犹豫片刻:“那个…志飞叔,巴先生是我夫子的故友,吴公子好像是先生的弟子吧,我认识他们的时间也不长,对他们的家世背景也不了解,您看……”

        “没关系没关系,公明是个好孩子,他性格温厚、待人诚恳又勤快能干,不管他家是何背景,即便是朝廷钦犯,我也认了!云舒,不如…你帮我问问巴先生,看公明那边…”

        云舒尴尬的笑笑,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没定亲没成亲的,却要给人家牵线搭桥,说出去人家不说闲话才怪!她想了想道:“志飞叔,我去好像…不太合适吧,不如您先问问吴公子的意思?或者找个媒婆先去探探底也好啊!”

        水志飞闻言当真一本正经的思考起来,半晌后他点头道:“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好,就这样,等待会儿公明回来,我亲自去问!”

        云舒干笑着附和几句,便找个借口溜走,去厨房转了几圈,又不知道该做什么,直到巴先生站在书房门口唤她。她才匆匆出去。巴先生递给她一个信封,郑重其事道:

        “云舒丫头,老夫把家人的姓名祖籍亲友全都列了出来,剩下的就看你的了!唉!但愿能早日找到他们。想当初老夫离家之时老三还未出生,老婆子非要老夫给老三取个名字再走,老夫就留了‘功成’二字。也不知那老三是男是女?是否还在世上?”

        云舒把信封里的纸张抽出来看了一遍,点头道:“放心吧,巴先生,云舒一定尽力,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您!”

        云舒收好信封,别过巴先生和水志飞,匆匆出了院门。到巷口处时。正好碰到挑着柴禾回来的吴公明和小静,云舒本想跟他们打招呼,可明明早就看到自己的小静却故意拿着手帕挡住吴公明的视线,亲昵的给他擦拭汗水,完全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云舒觉得有些尴尬。干脆退到巷子墙边,等他们亲亲我我的过去了再说。可惜双方擦身而过时,身材高大的吴公明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云舒,他立刻停下来,笑呵呵的招呼道:“云舒小姐,你要回去了?”

        云舒微笑着轻轻点头:“是啊,吴公子,为何你自己挑柴回来了?卖柴的人不是都负责送到家的吗?”

        “呵呵,没关系没关系。那位大哥家中有事,我自己来还快些,也省得人家多跑一趟!云舒小姐,要不你等我一会儿,我把柴禾放了就来送你?”

        “不用了,这县城我从小玩到大。上哪儿都有熟人,没事的!”

        “不好不好,你独身一人上街,万一遇上坏人怎么办?你等我啊,我马上就来!”吴公明不由分说的挑着柴禾往巷底一阵小跑,云舒站在原地看着他匆匆的背影,心下稍稍感动。小静走过来,语气不善道:“你还真要等他来送你啊?”

        云舒回头,见方才还笑得灿烂可爱的小静现在却是一脸敌意,真不明白这敌意从何而来,云舒皱眉道:“小静,我比你大,好歹算你姐姐,你怎能这样跟我说话!”

        “你才不是我姐姐,我爹只有我一个女儿,我没有姐姐!”

        云舒摇头叹息:“小静,你不叫我姐姐没关系,不过咱俩也不用弄得半句话不到就面红耳赤的吧?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大可以说出来,咱们好好商量,你这样没头没脑,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知道吗?”

        小静闻言脸上一红,张嘴欲顶撞,看到云舒严厉的眼神,她顿了顿还是吞了回去,冷哼一声撇开头去!

        云舒继续道:“小静,记得上次我说想给巴先生找个茶水丫头,你主动要求留下来。虽然我觉得你不会干这活儿,但心想巴先生见多识广、文武礼仪样样精通,你跟着他定能学到不少东西,所以才应下,可你来了大半个月,连开水都不会烧,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小静红着脸吼道:“我就知道你迟早会嫌弃我和我爹的,没想到这么快!哼,当初还说什么会照顾我们后半辈子,果然都是假话,你不过是想在乡亲们面前得个美名而已!骗子,你和你爹都是大骗子!”

        云舒愣了一下,转而拉下脸来,厉声道:“小静,自你家出事以来,我和我爹毫无保留的全力帮忙,你可以不接受我们的好意,也可以说我浪得虚名,但我爹是长辈,说什么你都不该说他的坏话!”

        小静想要反驳,见吴公明已经从巷底的院子出来,急匆匆的往这里跑。小静赶紧调整下表情,挂起可爱灿烂的笑脸小跑着迎上去:“公明哥哥!”

        他们在巷子中间遇上,小静一把抱住吴公明的胳膊:“公明哥哥,云舒姐姐方才说我学了半个月,连开水都不会烧,我是不是很笨啊?”

        小静低头摆出一副委屈得要哭的模样,吴公明看看她,又着急的看看云舒方向,草草安慰一下:“不会不会,你只要跟打杂的婶子学会生火添柴就行了,正好婶子就快来了,你快回去吧,啊!”

        吴公明说完推开小静的手就往云舒这边来,小静又追上去紧紧抱住他胳膊:“公明哥哥、公明哥哥,你别走,听我说,云舒姐姐说她要去她干娘家,就在隔壁,你跟过去不合适,还是别去了吧?”

        吴公明顿了顿,询问的看向云舒,云舒笑笑,微微点头:“是的,吴公子,我现在就去干娘家,你还是回去吧,小静就交给你了!告辞!”云舒行个礼转身便出了巷子,吴公明叫着云舒的名字追了几步,却被小静绊住,始终没能出得巷子。

        云舒几乎是横冲直撞的在大街上快步行进,其间还差点儿撞到人,直到转过两条街她才停下来缓口气。

        真是奇了怪了,莫非最近撞上了倒霉鬼?不是这里出事就是那里出事,自己忙前忙后、又出钱又出力,结果却处处不顺心。方才小静的话还绕在心头,没想到自己做了这么多人家不领情,反而来个你贪图虚名的结论,早知道就……

        唉,算了!即便早知如此,照老爹的脾气,照样会把那两尊菩萨请回家来!现在还是回去跟老爹商量商量,看怎么把他们送回作坊院子,或给他们父女找个营生才是正经。

        云舒叹口气,缓缓往小姨家方向走去,半路突然想起巴先生给的信封,又转向县衙方向。当她到县衙门口时,意外的碰到正从县衙出来的杜十,陈军正跟他边走边说话。

        云舒迎上去:“杜叔,您怎么来了?陈叔叔,您忙不?”

        杜十道:“小姐,您来了!方才陈捕头派人通知我,说前晚盗贼抢劫小姐姨奶奶家的案子破了,让我来县衙录个口供好结案,顺便把受伤伙计们的赔偿领回去!”

        “哦?受伤的伙计还有赔偿?陈叔叔,是张家给的吗?”

        “是啊!张家大管家今早特地送来的!虽然不多,也算是个心意!”

        云舒点头,如此看来,这件事情上张家还算仁义,以后应该不会为此事纠缠小姨或自己家了。不过张家那几位互相争夺家产的公子就难说了!嗯,暂时能平静几天也好!

        “云舒,你找我有事?”陈军道。

        “是啊,陈叔叔,还记得一个月前请您帮忙寻户姓巴的人家吗?”

        “哦!这事儿啊,我让兄弟们把衙里的户口文书翻了几遍,唉,近二十年的人口何其之多,不过还真没见过姓巴的!云舒啊,这事儿我看我是帮不上忙了!”

        “陈叔叔别急着推啊!我这里有了新线索,您看!”云舒把信封递给陈军,陈军狐疑的看看她,接了信封,抽出信纸才看一眼,脸上就有了惊讶之色。

        “怎么,陈叔叔,有认识的人?”

        陈军皱起眉头,盯着纸张看了半晌,嘀咕道:“没那么巧吧?”

        “陈叔叔,怎么个巧法儿?您认识上面的人?陈叔叔?”

        云舒连唤几声,陈军反应过来,伸手拉了个路过的衙役道:“你去,把成子给我叫来!”

        衙役领命离开,陈军摇头道:“要真是他们几兄弟的话,呵呵,这还真是踏破铁,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片刻后,那个叫成子的衙役匆匆过来,一本正经的对陈军拱手行礼:“陈捕头!”

        陈军笑呵呵的拍拍他肩膀:“成子,跟你说了,叫我军哥就是,不用捕头捕头的叫,太生分了!”

        “陈捕头,这里是县衙,咱们穿了官府,就得按官府的规律来办,称呼也不例外!”

        陈军打个哈哈,对云舒和杜十道:“瞧瞧,这小子就是个榆木疙瘩!”

        云舒笑笑,审视的将这年轻衙役仔细打量几遍,还别说,这家伙的眉眼跟巴先生还真有七分相似,只是那脾性可就相差甚远啰!也不知他排行老几?

        “陈捕头,找属下有何吩咐!”

        “好事!来,给你看个东西!”陈军把那信纸递给他。(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53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