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六二零章 搬家

第六二零章 搬家

        现在已过亥时,街上行人稀少,云舒挽着老爹胳膊,挑着灯笼往先生院子去最新章节。明明就在隔壁,却要转一大圈,平时倒不觉得,半夜走起来异常费事,云舒嘀咕:“真麻烦,要是能像吴公子那样一下子就跳过去该多好啊!”

        “有什么好?会飞檐走壁的都不是常人,不能过常人的日子,跟咱们不是同类,咱们还是老老实实过自己日子的好!”

        云舒稍稍一想,突然觉得老爹这话挺有哲理!说起来,那吴公明到底是干什么的了?功夫那么好,为何却要死心塌地跟着巴先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却脾气古怪的小老头儿了?莫非是…保镖?看巴先生那模样,虽然学识渊博、讲究也多,却没见他多有钱啊!

        “云舒啊,爹知道你做事向来有分寸,今天去花街是不是有事?”老爹突然停下来问。云舒顿了顿,四下看看,虽然周围一片漆黑又寂静,但这种地方,谁知道会有什么人偷听了,想起先前陈军的警告,这事儿更不能乱说,于是她打个哈哈敷衍过去。

        二人到达巴先生院子门口时,见里面灯火通明,吴公明站在院门口,见了二人立刻迎上来:“水大叔,云舒小姐,你们来了!”

        云舒点点头,往里面看看,意外的是院子里静悄悄的,连随时随地围在吴公明身边的小静都不见了踪影!她小声道:“吴公子,巴先生了?”

        “先生正在书房等候,云舒小姐请。水大叔请!”吴公明把二人让进院子,关了院门后便大步走向厨房。

        云舒在书房门口停下,想了想道:“爹,我跟巴先生商量点儿事。要不您先去看看志飞叔。跟他聊几句如何?”

        “那个…志飞叔已经睡下了,我陪水大叔聊吧!”吴公明端着托盘快步过来,上面的茶壶茶杯晃荡得叮叮当当直响!

        云舒赶紧伸手去接,好笑道:“吴公子,这不是你干的活儿,给我吧!”

        吴公明微微脸红,推辞两下还是把托盘递给了云舒,并催促道:“云舒小姐,巴先生就在里面。你快进去吧!”

        云舒点头,端着托盘迈向书房门口,跨入钱突然想起什么。回身道:“吴公子,帮忙的大婶们回家去了吧?你还是把小静叫起来,让她帮忙烧烧水、看看火也好啊!”

        吴公明顿了一下,赶紧摆手道:“不用不用,小静姑娘才刚睡下,再去叫她多不好啊!还是我来吧,我能行!”

        云舒微微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她不自觉的看向小静房间,吴公明有些紧张。催促道:“云舒小姐,你快进去吧,巴先生等你有一会儿了!”

        云舒看看他,想了想,点点头道:“那…好吧!爹。有事叫我啊!”

        云舒端着托盘进了书房。吴公明轻轻松口气,老爹拍他一下。把他吓得身子一僵,然后干笑两声道:“水…水大叔,您这边请!”

        “小子,你怎么鬼鬼祟祟的,说,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吴公明尴尬道:“没…没有!只是…只是听云舒小姐说找到了先生的亲人,心里高兴…高兴而已!”

        老爹狐疑的打量他,嘀咕一句:“看你也不像干坏事的人!”

        这边,云舒进到书房时,见里面点了几盏油灯,巴先生正静静的坐在茶几旁,望着桌上冒烟儿的茶壶发愣!完全没有意料中的满脸兴奋。

        云舒把托盘放茶几上,试试茶壶的温度,往里加点儿开水,然后坐到巴先生对面,轻声唤了几次,巴先生抬头:“丫头,来了?”

        “嗯,先生,您…找到亲人不高兴吗?”

        “不,当然高兴!我在想过去几十年惠心带着几个孩子四处漂泊,日子一定很辛苦!唉,我这个当爹的从未尽过父亲只责,也不知孩子们会不会责怪于我?云舒丫头啊,你见过我那几个孩子了?”

        “没全见,只见了老三!”

        “哦?老三是男是女,叫什么名字?可有成亲?……”

        巴先生问了一长串,看他着急关切的模样,云舒心下叹息,看来不管什么人,血脉亲情都不可能说忘就忘的,巴先生一个外表看似仙风道骨、超凡脱俗的老人家也不例外。

        “巴先生,您家老三也是儿子,名叫曹功成,现在县衙当衙役,好像还没成亲吧?不过三公子一表人才、品行端正、一身正气,一般人家的姑娘还配不上你家三公子了,说不定三公子就等着您回去后帮他挑选物色了!”

        巴先生高兴了:“呵呵,是吗?那…我一定得好好选选!”二人说笑几句缓解下气氛,谈到如何见面的问题上,巴先生提出想亲自上门,就当给妻儿赔罪,云舒为难了。

        事实上,那年轻衙役成子虽然急于找到巴先生,却没说一定要见巴先生,看得出来他虽关心巴先生,却对他这个亲爹这些年对妻儿不闻不问有些怨气的,他的兄长和老娘肯定也是如此,万一他们不愿见巴先生,那就麻烦了!

        云舒犹豫半晌,推说自己也不知道成子一家的住处,何时见面只能等他们的消息。巴先生是何等老道之人,看云舒一个眼神,就知道个大概,他叹息一声道:“也罢!这些年是老夫对不起他们,等他们想好了再说吧!”

        此事暂时如此,云舒看天色已晚,本想告辞,突然想起先前吴公明来辞行之事,便随口问道:“巴先生,方才吴公子过来,说您想离开再去云游?不知先生想去什么地方?”

        巴先生一顿,呵呵笑道:“不是我要走,是公明小子想换个地方!”

        “啊?换地方?巴先生,这院子住得不好吗?有什么招呼不周的地方尽管说,要不我让小蝶回来照顾你们?”

        “呵呵,不用不用,今儿上午,你家那个叔叔说想给公明小子和小静丫头定个亲,公明小子没应,那小静丫头跑回屋去大哭了一场,好像还砸了不少东西吧!下午公明就来找老夫,说跟那丫头住同一院子,怕有损姑娘名节,所以想换个地方!”

        巴先生叙说时一直盯着云舒看,云舒听完垂眉片刻,这事儿水志飞先前提过,没想到他当真马上就去找吴公明问了!先前看吴公明和小静颇为亲昵的样子,以为他们俩可能有戏,没想到吴公明如此反对,甚至立刻就想走人!

        如此看来,显然是小静父女俩一厢情愿了,虽然老爹承诺要照顾小静父女,但也不可能强逼着吴公明娶小静不是?何况还是入赘!巴先生和吴公明本是自家客人,虽然住了自家院子,人家帮了那么多忙,何况又不是没钱,这事儿还真麻烦啊!

        “丫头?丫头?”巴先生连唤几声,云舒抬头:“怎么了,巴先生?”

        巴先生手抚白须道:“云舒丫头啊,公明这小子脾气虽好,却认死理儿,他认定行的事撞破南墙不回头,他认定不行的事就算刀架脖子也不低头!小静丫头那边你不好说的话……依老夫看,公明说得有理,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巴先生,不用换,那个……”

        “难道你要去帮公明退亲?你就不怕你那叔叔和妹子记恨你?”

        云舒噎了一下,这事儿自己还真不能揽,但是换地方的话……云舒垂眉思索片刻,“这样吧,巴先生,我帮你们重新找地方,然后你们再搬出去,可好?”

        “不用了!公明已经找好地方了,我们包袱也收拾好了,要不是方才突然听你说帮老夫找到妻儿,我们现在多半已经搬走了!”

        “啊?今晚就要走?这么急?”

        “是啊,你那叔叔和妹子被我们下了迷药,明日上午才会清醒!云舒丫头,公明如此做并无恶意,是不想让你为难啊!”

        云舒皱眉,难怪方才来时总觉得吴公明怪怪的,又不见小静父女踪影!唉,都怪自己当初考虑不周,把他们放同一院子,现在弄得巴先生一位老人家还得深更半夜像逃难一般搬家,自己这事儿做的……唉!

        云舒叹息一声:“那巴先生要搬到哪儿去,远不?我和爹爹一起送您过去吧?”

        巴先生想了想:“嗯,也好,免得我妻儿来了你找不到我们!走吧,咱们一起去吧!”

        他们来到院子里,见老爹和吴公明还坐在石桌旁喝茶闲聊,老爹见云舒和巴先生一人提个包袱,惊讶道:“云舒,巴先生,你们这是做什么?”

        “爹,回去我慢慢跟你说,咱们先把巴先生和吴公子送过去吧!”老爹虽然满腹疑问,听云舒如此说辞也没多问,当真帮忙拎了几个大包袱出门,上了不知何时到达门口的马车。车上大家都没说话,各自望着窗外,想着自己的心事。

        马车在空荡的大街上缓缓而行,一路往东而去,走了一刻钟左右,在东区一个小院儿门前停下,然后卸车搬东西。

        等新院子那边安顿好,云舒和老爹回到小姨院子已是子时过后了,老爹却全然没有睡觉的意思,反而板着脸道:“云舒,跟我去花厅,把今天的事都说清楚!”(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5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