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七二八章 土财主

第七二八章 土财主

        云舒从巷子出来,见夜五已经坐在了马车上,“夜五,事情办妥了?”

        “妥了。”

        “这么快……也好,我们一起去找那个土财主。方明哥,你知道那姓申的土财主家在哪儿不?”

        “知道,上来吧,我来赶车。”

        几人坐上马车出城,方舅舅指着城门斜对面一条白玉条石铺成的宽阔大道:“喏,这就是那申老头儿一掷千金修的路,他家就在那林子后面。”

        云舒大概看了看,那条路所有石料方方正正规规整整,颜色纯白统一,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汉白玉石,远远望去,那平整光亮的路面像一面平铺在地上的长条镜子。

        啧啧,光找齐这些材料都不容易吧?还有大道两旁那些珍稀贵重的花草。单就这条路本身而言确实值得夸赞,可在这许多人都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那姓申的居然大肆挥霍就为修一条路,果然是土财主。

        马车得得得走上白玉大道,才踏上几步,树林里突然冒出几个家丁打扮的人来:“站住!哪来的山野匹夫,谁准你们走我家老爷的路了?”

        车上几人对望一眼,方舅舅道:“既然是路,就是给人走的。嘿,走个路还要谁准许,你干嘛不把这路搬你家去?”

        “这就是我们家老爷的地盘儿,路是我们老爷修的,当然要老爷准了才能走,出去出去,别把那玉石弄脏了。”

        那群人一窝蜂围上来赶拉车的马匹,夜五轻轻一跃跳下去,双手环胸面无表情的站到那些人面前。那几人吓了一跳,见夜五面色不善,纷纷哗啦哗啦拔出腰刀,指着夜五:

        “你…你想干什么?你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这是我们申爷的地盘儿。你…你想闹事也…也不掂量掂量。”

        夜五冷哼一声缓缓上前,几人吓得又连连后退,“你…你干什么,别…别过来啊,我们…我们主子身边可…可是有高手的……”

        眼看夜五就要动手,云舒赶紧叫住他:“夜五,住手!”

        云舒跳下马车,走到夜五身边道:“我们是来拜见申大官人的,烦请各位通报一声。”

        几人对望一眼,那领头的依然举着大刀:“你是什么人?我们申大官人岂是你想见就见……”。这边夜五眼一瞪,那人立刻改了口:“呵呵,这位小娘子。请问您姓甚名谁,为何拜见我家老爷啊,您跟小的知会一声,小的也好跟老爷通报啊!”

        云舒眼珠一转:“你就说我姓水,是七味斋的东家。来拜见申大官人谈笔生意。”

        几人面面相觑,片刻后一小喽喽做恍然大悟状,凑到领头的耳边嘀咕几句,领头的顿时变了脸色,赶紧收起大刀,拱手道:“原来是水家小姐。失礼失礼!”

        云舒抿嘴笑笑,那领头的指了个小喽喽道:“你,快去跟老爷通报。就说七味斋的水小姐来了。”那小喽喽应一声快速跑开,领头的又回身对云舒拱手道:“水小姐,您请上马车,小的给您带路。”

        云舒点点头:“有劳了!”,然后她爬上马车。跟着那群人沿着白玉大道缓缓前行。云舒注意到,这群家仆打扮的喽喽除那领头之人外。其他的分成两路,走在白玉大道两旁花丛后的青石板路上,看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弄脏了白玉大道般。

        云舒抽抽嘴角,这也太夸张了一些吧?不管这条路造价多高、材料多好,修出来不就是给人用的?要是走都不能走,每天还要擦得光亮如镜,那何必铺在路上?还如不盖栋大房子藏起来了,可见那申老头儿品味之低、张扬跋扈、好大喜功,绝不是个好东西。

        他们在树林间走了百米左右,前方一座汉白玉石砌成的状似牌坊的高大门檐儿清晰可见,那牌坊上‘申家庄’几个大字在阳光照射下金光闪闪、格外刺眼,牌坊后又是好大一座气派的院子。

        “哧~~~俗不可耐!”夜五一声嗤笑,前面带路的家丁头目身子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夜五双手环胸挑衅的挑挑眉毛,家丁头目瑟缩一下转回去继续带路,之后不管他们说什么,那家丁头目坚决不回头。

        云舒捂嘴偷笑,唐方明凑过来小声道:“妹子,这人哪儿来的?好厉害啊!”

        云舒玩笑道:“我从省城大街上捡回来的杂耍艺人,最会装腔作势,其实功夫一般。”

        夜五挑挑眉头,没有接话,不过申家那些家丁却有些蠢蠢欲动,交头接耳几句,时不时往这边偷看。

        云舒一行在门口下了车,马车被引向侧门,他们则跟着家丁头目从正大门进入大院。这院子富丽堂皇自不用说,他们过来几个穿堂,在一类似客厅的大堂前停下,家丁头目道:“几位请在此稍事休息,我们家老爷稍后就到。”

        他们各自坐下,立刻便有小丫鬟送上茶来,而这几个小丫鬟年龄均在十岁到十五岁之间,长相各有特点,有漂亮的秀气的,也有体胖的长相一般的,不过她们皮肤都不错,粉嫩粉嫩的,能掐出水来那种。

        等那家丁头子出去,小丫鬟们立到背后,云舒以斟茶为名招个小丫鬟过来,趁着她倒茶的功夫小声问:“小妹妹,你多大了?”

        小丫头惊讶的看云舒一眼,复又低下头去,没有回答,云舒从袖子里掏出个小银锭子:“回答我的问题有赏哦!”

        小丫头一见那银子立时两眼放光,她小声道:“奴婢今年十三。”,她说完就伸手来拿银子,云舒将银子一收:“等一下,我还没问完了,你何时来这儿当丫鬟的?”

        小丫头脸色变了变,稍稍犹豫,小声道:“奴婢前年来的,小姐,老爷不准我们跟客人说话,要被他知道的话。会挨板子的。”

        “哦?这是为何?”

        小丫头有些着急,回头看看大门方向,又偷眼看另几个小丫头:“小姐,您就别为难奴婢了,奴婢…奴婢跟您说话本就坏了规矩……”

        云舒板起脸道:“这算哪门子规矩?我是客人,问你们几句话都推三阻四,是你们主子故意怠慢我等,还是你们自己找借口啊?”

        小丫头见云舒突然变了脸色,吓了一跳,赶紧跪下:“小姐息怒。奴婢不是找借口,奴婢……奴婢真是按规矩办事的。”

        另一个年轻稍大点儿长相稍周正的丫鬟上前来行礼:“小姐,三六惹您生气了么?”

        云舒愣了一下:“三六?这是什么怪名字?”

        那丫鬟顿了顿:“回小姐。三六是我们老爷收进来的第三十六房小妾,所以……”

        “三十六房!”云舒惊讶的看看面前这孩子,这明明是个十来岁的小丫鬟,怎么成了第三十六房小妾?夜五人也很是惊讶,方舅舅哈哈笑道:“申老头儿这么大岁数还如此折腾。也不怕纵欲过度要了他性命。”

        几个小丫鬟尴尬的低下头,云舒道:“既然是第三十六房……现在为何却要做这丫鬟的差事?”

        那两人脑袋垂得更低,云舒又掏出个银锭子,给她们一人一个,那大点儿的丫鬟道:“小姐,这话奴婢本不该说的。您是老爷的贵客,我们自然不能怠慢。三六他伺候老爷不得力,被老爷赶出来。然后分到了这里当丫鬟。”

        “原来如此……三六,你进门的时候可有签卖身契?既然你们老爷不要你了,为何不直接回家去了?”

        三六满脸通红,脑袋垂得更低,旁边丫鬟道:“小姐。三六进门时虽没签卖身契,老爷却给她爹娘送了一百两银子做聘礼。老爷说等三六爹娘还清那一百两银子就放她走。”

        云舒还想再问,三六道:“小姐,求您别问了,奴婢…奴婢……”

        云舒看她眼泪花花儿的样子,不便再为难,放她离开,然后问那答话的丫头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柔依。”

        “你…也是……”

        “奴婢不是,奴婢爹娘都是申家的家奴,即便奴婢愿意,老爷也看不上奴婢。”

        云舒有些意外,这死老头子还不碰家奴,呵呵,还以为他无肉不欢,见女人就扑了。

        云舒想想,从袖子里掏出个大银锭子:“我问你件事儿,答好了这个就是你的!”

        柔依见之眼中有欣喜闪过,她低头恭顺道:“小姐请讲。”

        “我问你,你们老爷昨天中午是不是又抓了个十二岁左右的小丫头回来?”

        柔依略有些惊讶的抬头看云舒一眼,目光中也有了警惕之意,她低头道:“奴婢不知。”

        云舒从袖中又掏出一个银锭子放桌上:“你当然知道。”

        柔依犹豫片刻,轻轻上前拿起茶壶给云舒斟茶,同时不着痕迹的将银锭子收进袖子,然后小声道:“是的,小姐,昨晚老爷本想临幸那丫头,可那丫头抵死不从,咬了我们老爷一口,又一头磕在床沿儿上,老爷发了火,让人把那丫鬟抬出去扔在马圈里,谁也不许管她,让她自生自灭。”

        云舒微微皱眉,小声道:“那小丫头叫什么名字?”

        “奴婢不知!”

        “老爷到!”门外一声唱和,柔依赶紧放了茶壶退到一旁。片刻后一个又矮又胖、远看一个球儿近看是颗肉球儿的老头子慢慢挪进来,云舒看到那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可惜浪费了那么大块上等红布。

        老头子动作虽慢,那目光却贼精贼精的,他一进门就不着痕迹的把屋里几人扫了一圈,看到云舒时目光稍稍停顿,眼中的色意一闪而过。云舒一阵恶心,被这种猪头以X光方式扫描真是……

        “呵呵,这位就是水小姐吧?久仰久仰!”申老头过来对云舒拱手道,云舒站起来侧身草草还个礼。

        “水小姐请坐、请坐啊!”申老头儿慢悠悠的挪到上方位置上,费力的坐上他那专用的至少能容下三个小姑娘的大红木椅。

        云舒看这人实在碍眼,不待他开口,直接道:“申老爷,我们此来是为你昨天抓来的那个小姑娘,不瞒您说,那小姑娘的外婆在我身边伺候多年。如今她外婆已经过世,临死前把她托付予我,请申老爷给个面子,把那丫头让与我等,可否?”

        申老头儿目光闪了闪:“水小姐,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何时买过小姑娘啊?”

        “申老爷,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刚从小姑娘她三舅家来,她三舅母亲口告诉我们小姑娘是被你们申家的人抢走的。”

        “呵呵,水小姐。云雾县姓申的人那么多,为何单单找到我这里来?”

        云舒皱起眉头,这老头子明明把她扔了出去。既然让她自身自灭了为何舍不得交出来?莫非是银子的事儿?

        “申老爷,小姑娘她舅把她卖给你是多少银子?我愿出双倍银子买回,你看如何?”

        “呵呵,水小姐果然大方,如果那小姑娘当真在我府上。一个丫头而已,白送给小姐又何妨。只是老夫从半个月前开始就身体不适,一直没出门,更没买过丫鬟,水小姐,你是不是弄错了?”

        “怎么可能?我们问得清楚。明明就是城西门口的申家,不是你是谁?”唐方明有些着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申老头儿斜他一眼。举手放在嘴边咳嗽两声:“不好意思,水小姐,老夫又有点儿不舒服了!哎,最近见不得人多,老夫说话从不让下人靠得太近。免得污了老夫的耳朵!”

        唐方明还没反应过来:“姓申的,你别东拉西扯。快把柳烟儿交出来。”

        云舒却听得明白,他明显把唐方明和方舅舅他们当成了所谓的下人,而且看他这态度,要不是当场找到人,他是想抵赖到底了?

        云舒留意了下他垂着的那只手,手上绷带层层叠叠,一直往袖子里面延伸,看他动都不敢动的样子,看来被柳烟儿咬的那一口肯定不轻,莫非他是怀恨在心,非要把柳烟儿留下亲眼看着她死了才甘心?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今天必须把那小丫头带走。

        云舒沉吟片刻,抬头见夜五正望着自己,看他那眼神,似乎想对自己说什么?云舒疑惑的看着他,夜五站起来道:“小姐,属下去看看马车。”

        云舒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点头道:“好,一定要看好了,务必把马驹照料好了,那可是从京城送来的良种马。”

        “是!”夜五拱手一拜,转身出了客厅,方舅舅手扶下巴目光闪了闪,“方明,你也去看看,给夜五兄弟帮忙搭把手。”唐方明没怎么反应过来,不过见方舅舅对他直眨眼,便收了已到嘴边的话,站起来拱手一礼,跟着走了出去。

        看着二人出门,申老头看看方舅舅,笑呵呵道:“水小姐,听说你家攀上个贵亲,可越是贵亲越重规矩,小姐可得注意些。反正我的丫鬟仆役,我没让他坐没人敢坐。”

        云舒笑笑:“多谢申老爷提醒,这是我舅舅。”

        申老头儿哈哈干笑两声,“水小姐,听说那七味斋是小姐一手办起来的……”

        申老头儿似乎对七味斋很感兴趣,一直问云舒问题,却对柳烟儿之事绝口不提。云舒也不着急,反正夜五已经出去找了,还有唐方明帮忙,相信问题不大,现在只需拖延时间,让夜五慢慢找即可,于是她决定静下心来,赖着性子慢慢跟他耗。

        好一阵过后,申老头儿突然道:“对了,水小姐,听说小姐本家在城北几里外的水家村,是这样吧?”云舒有些意外,他居然知道水家村?

        “是啊,小地方而已,申老爷怎么知道?”

        “呵呵,现在水小姐可是咱们云雾县的热门人物,城里城外不少人都在谈论小姐,我这老头子自然也不能落伍,何况都是生意之人,以后还要请水小姐帮忙也不一定。”

        云舒扯扯嘴角,这老头子,居然想跟自己做生意……

        “对了,水小姐,说来也巧,老夫一位爱妾也姓水,本家也是城北几里外水家村的,说不定跟小姐还是故人了。”

        云舒愣了一下,干笑两声道:“呵呵。是吗?不知令夫人尊姓大名。”

        “呵呵,什么尊姓大名啊,水小姐客气了,爱妾姓水名静香,水小姐可否认识?”

        “水……静香?”云舒沉吟片刻,正想否认,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静香?……好熟悉的名字,静…对了,莫非是水志飞的女儿小静?云舒正在仔细回想之时。门口几个身影缓缓进来:“云舒姐,几个月不见,都不记得我了?”

        云舒抬头。见两个丫鬟扶着体态丰盈的小静缓缓进来,而小静一手撑着后腰,宽大的衣服下隐隐能见微微凸起的肚子!云舒惊讶的站起来:“小静,你…你怎么……”

        小静笑盈盈的走过来:“云舒姐,没想到你会来这里看我。老爷,看吧,我没说谎吧?”

        申老头儿笑眯眯的点点头,伸手招呼道:“静香,快过来坐,别累着了。”

        小静羞涩的嗔他一眼:“老爷。瞧你,云舒姐在这儿了,妾身就坐云舒姐身边。一来陪陪好些日子没见,想跟云舒姐多说几句话,二来坐您身边也不合规矩不是?”

        申老头儿哈哈大笑:“好,好啊,我的静香果然懂事。”

        看这二人眉来眼去。特别是那肥头大耳的申老头儿挤眉弄眼的样子,云舒觉得一阵恶心。真想立马走人。小静坐到她身边,拉起她胳膊道:

        “云舒姐,好些日子没见你了,怪想你的!上次听说你跟王公子定亲,本想去看看姐姐的,可那时我害喜害得厉害,实在不便出门,老爷又不让我去,姐姐没多心吧!”

        云舒转头看她,见她涂脂抹粉,头上身上挂满金银,恨不得把整个金元宝都穿她身上般,不,她就是个大大的金元宝。明明才十三岁的年纪,却把自己弄得像个三十多岁的妓院老鸨似的,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现在的她跟那申老头儿天生一对。

        小静见云舒不说话,笑眯眯道:“我就知道云舒姐不会多心,要不也不会来看我了不是?云舒姐,你跟王公子订了亲,以前那时常跟在你身边的吴公子岂不要伤心透了?”

        听她突然提到大锤,云舒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脸色也不怎么好看,那边小静嘴角微翘:“唉,也不怪云舒姐会选王公子,听说王公子俊美非凡,又家世显赫,而那吴公子就穷小子一个,一无所有凭什么来娶我们云舒姐,对吧,云舒姐?”

        小静看似亲热的用胳膊撞撞云舒,云舒面无表情的微微侧开,站起来道:“申老爷,既然柳烟儿不在你们府上,那就打扰了。”

        “哎,云舒姐,你才刚来,怎么还没说几句话就要走了,不行,你今天一定得陪陪我,对了,我爹听说你来也很高兴了,叫我来请你过去见见他了。”

        “你爹?他在这里?”

        小静胖乎乎的脸笑成朵花儿:“是啊,还是我们老爷心疼妾身,担心爹爹一人在家孤寂,我原本想派两个人去伺候爹爹就算了,可老爷说还是把他老人家接过来,一来方便照顾,二来我也能安心养胎!

        哦,对了,云舒姐,告诉你啊,我们老爷可喜欢我肚子里这孩子了,老爷连名字都想好了,还说等孩子出来,就分一半家产给我儿子,对吧,老爷?”

        小静对申老头儿抛个媚眼儿,申老头笑得油光满面,却没正面回答。那笑容里的意思云舒看得清楚,而这小静似乎还满腹期待的样子,云舒心里叹息,对眼前这小静虽有些厌恶,不过更多的却是同情。

        云舒推开小静的手道:“小静,我还有其他事要赶回去,你自己好好休养吧,替我跟志飞叔问个好,下次我跟我爹一起来看他。”

        “不行啊,云舒姐,你一定得去看看我爹,我爹就坐在院门口等你了,你不去他得多难过啊!云舒姐,算我求你了,就一会儿,去吧去吧?”小静硬拉着云舒,云舒看看门外,还不见夜五给消息,只得勉强答应。

        小静高兴得直拍手:“太好了太好了,老爷,那我先带云舒姐去我那院子了?”

        得到申老头儿的应允,小静笑眯眯的拉着云舒出了门。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55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