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七四四章 洗劫

第七四四章 洗劫

        柳烟儿再次磕头到底,云舒和春秀对望一眼,犹豫半晌,云舒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烟儿亲眼见过,还曾放走过两个姑娘,可后来都被他们抓了回来,其中一个比我大不了多少,被他们…那个…那个死了,他们就是群畜牲。”柳烟儿一脸痛苦纠结又恐惧的样子不像说假话。

        云舒和春秀都惊了一下:“烟儿,这……这事儿你外婆和你舅母他们可否知道?”

        “外婆不知道,舅母……她岂止知道,她分明就是帮凶!”

        云舒又是一惊,想起那天她和方舅舅去找柳烟儿时,在她三舅门口遇见的那个瘦削憔悴的妇人,她一听说马婆婆去世就满脸泪痕,对烟儿之事似乎也后悔万分,云舒当时觉得这妇人懦弱又可怜,还给了她十两银子,难道……自己被忽悠了?

        云舒不太敢相信,她皱眉道:“烟儿,你…说你舅母是帮凶?哪个舅母?”

        “除了二舅母,那两个都不是人,她们…她们……”柳烟儿声音哽咽,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春秀上前,掏出手帕温柔的给她擦了眼泪,又把她扶起来道:“孩子,别哭了,没事的,你把事情说清楚,只要合情合理,我们都会帮你的,来,坐下再说。”

        柳烟儿抬头:“真的吗?小姐,您真的能帮我报仇吗?”

        春秀顿了顿,回头看云舒一眼,云舒道:“烟儿,如果你那几个舅舅当真如你所说,干了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我们绝不会袖手旁观。”

        “小姐,我说的句句是真。没一句假话,我敢对天发誓!”

        “发誓倒不必,烟儿,我问你,方才那一番话你敢在公堂上再说一边,并亲手指证你的亲舅舅、舅母吗?”

        柳烟儿愣了一下,她低头沉默,双手死死揪着衣角,半晌后她抬头,目光坚定道:“我敢。他们害死我外婆,又害了那么多无辜的姐妹,他们根本不是人。更不是我舅舅,我...我要指证他们。”

        云舒点头:“好,那我就如你所愿,安排人送你去官府报案。官府查证这些天,我会安排人保护你。你要好好休养,尽力配合官差,等案子查实过后再回来如何?”

        柳烟儿站起来:“多谢小姐,烟儿来世定当做牛做马服侍小姐。”

        云舒笑着摇头:“不用来世,你若真心谢我的话,就好好照顾自己。我答应过你外婆要照顾好你的,我可不想食言了。”柳烟儿身子顿了顿,眼角又有了泪花儿沁出。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云舒休书一封,把书信交给蓉儿,让蓉儿陪柳烟儿一起进城,另外又找了两个手脚利索的帮工护送,让他们先去七味斋找杜掌柜。然后再让杜掌柜带他们一起去县衙报案。

        云舒和春秀一起到院门口送走柳烟儿和蓉儿,看着马车渐行渐远。春秀轻叹一声:“唉,可怜的孩子,小小年纪就遭遇这么多事!”

        云舒也叹息道:“是啊,幸好她外婆不知道这事,否则就算在地下也不会安心吧?”

        送走柳烟儿,二人去各院各房走走看看,见一切运转顺利,二人也放了心,剩下的只等新人适应环境,云舒的院内大整顿就算完美落幕了。

        云舒在家督促了两天,见新人们陆陆续续开工,适应起来似乎也挺快,便放心的将大院的事交给了小蝶。

        有几天没去城里了,前几天撒出去的网应该罩到大鱼了吧?她非常期待看那老色鬼焦头烂额、暴跳如雷的样子,对了,那老东西满身肥肉,未必跳得起来,嘻嘻~~~老色鬼,这次本小姐非断了你财路不可,看你以后拿什么作恶。

        云舒一想到这里就得意的偷笑,一旁的春秀拉拉她道:“云舒,我看你笑了一路了,什么事儿这么高兴?”

        “啊?哦,没什么没什么,我是想咱们姐妹几个以前才这么丁点儿大,转眼大家都长大了,小莲和云香都嫁了人,现在红梅也要成亲了,我为她们高兴啊!”

        春秀狐疑的看她:“就为这个高兴?”

        “是啊,就为这个!”云舒笑眯眯道,她好不容易把春秀拉出来凑凑热闹,也当沾点儿喜气,免得她成天窝在山上,对外面世界一无所知。至于申老头儿这种肮脏龌龊的人,自然不值一提,免得污了春秀这冰清玉洁的耳朵。

        二人的马车进城后,按惯例先去七味斋歇歇脚。七味斋已经开门营业,云舒一进门就仔细打量大堂内的桌椅,表面看大堂里整整齐齐,桌椅凳子全都像新换的一般油亮崭新。她上前摸了摸试了试,接头光滑,凳子稳固牢靠,感觉还不错。

        小二见之笑呵呵的迎上来:“小姐,您来了,这些桌凳昨儿晚上半夜才做好,您看,涂的油才干了,正好中午能用。小姐,您找来那些木匠手艺真不错,小的开了眼界了!”

        云舒点点头:“那几个木匠人了?”

        “哦,他们这几天连夜赶工,累得不行,杜掌柜让他们吃了饭回去休息半天,明天再去隔壁帮忙拆房子。”

        “好,我知道,你去忙吧!”

        云舒给春秀安排个雅间让她吃点儿东西,顺带休息,然后自己去找杜十和小双子。杜十一见她就拉住她道:

        “小姐,小姐啊,我看您那办法不管用啊,都三天了,那群痞子天天来闹,咱们饭馆分文未进,倒被这群痞子每日要去几十两,到现在他们已经要去百来两了,这样下去不行啊,要不咱们报官吧?”

        他们正说话之际,一个伙计跑过来:“掌柜的、掌柜的,痞子们又来了,快去看看吧!”

        杜十急道:“小姐,您瞧瞧,又来了,咱们快想想办法吧!”

        云舒不急不慌道:“没事儿。杜叔,你去吧,就按咱们说好的,让他们闹,闹一会儿再给银子。”

        “还要给银子?小姐,这样下去……”

        “杜叔,没事儿,按我说的做,去吧去吧!”云舒把杜十推走,自己站在那里。不但不担心,反而满脸期待的样子。一旁的小双子道:“云舒姐,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对付那群痞子吗?怎么他们来闹来要钱你反而高兴了?”

        “笨蛋。他们要得越多说明那老东西损失越大,我巴不得他们来要钱了,就算花它个三五百两银子,只要能把老东西的铺子全部捣毁也划算啊!”

        “云舒姐,老东西是谁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云舒看看他。拍他脑门一下:“听不懂就对了,你要什么都懂了,还要我做什么?”

        小双子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嘿嘿,云舒姐,您放心,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听您的!”

        云舒笑呵呵的点头:“嗯。这倒是句人话,来,小双子。姐姐给你一项重要任务。”她凑到小双子耳边嘀嘀咕咕,小双子越听越惊讶,他愣愣的望着云舒半晌:“云舒姐,原来你买通了那群痞子,还想整治那个……”

        小双子捂嘴停下。警惕的四下看看,然后喜滋滋的搓着手道:“云舒姐真厉害。我早就看那家人不顺眼了。咱们饭馆出什么菜品,他也出什么菜品,还暗地使坏,想挖走咱们的大厨。我呸,死老头子,这次有他好看的,云舒姐,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打听。”

        “小双子,你小心点儿,别被人认出来了。”

        “放心好了,没问题!”小双子乐滋滋的跑出去,云舒这才慢悠悠的走向后院,远远便能听见痞子们的吵闹声和杜叔苦口婆心的跟他们说理。双方牛头不对马嘴,怎么说得到一块儿去?

        云舒拉了个小二,让他过去给杜十和领头的痞子传句话。没一会儿,隔壁的吵闹停止了,杜十和那痞子头子都过来了,二人一起对云舒行礼问好。

        杜十气恨的瞪那痞子一眼,往侧面跨出几步,想离那人远点儿,那人嘿嘿笑道:“杜掌柜,咱们都是拿钱办事儿的,何必这么认真嘛?”

        杜十轻哼一声偏开头去,痞子头儿无所谓的摊摊手,对云舒道:“云舒小姐,小的可是按您的吩咐办事儿,您可别像杜掌柜这般小心眼儿啊!”

        云舒笑笑:“我问你,你们可说服了杨大了?”

        “当然,他当家丁一个月能拿几个钱?一年下来也没咱们一天挣得多,杨大说他对那老色鬼和那些个小妖精早就腻味了,下次再有机会早点儿通知他。”

        云舒抽抽嘴角,杨大在申老色鬼家好歹也算个小头目,居然这么容易就出卖他。啧啧,那申老色鬼做人也真够失败的。

        “那我让你们办的事儿了?”

        “小姐放心,干咱们这行最讲义气,咱们拿了小姐的钱,自然要为小姐办事。这几天晚上,兄弟们砸了他两个酒楼,七八个铺子,还得了不少好东西。

        小的敢保证,那些个酒楼铺子要恢复起来,没个十天半个月肯定不行。嘿嘿,那老东西怎么想都想不到是咱们干的,他多半正像没头苍蝇般到处找替罪羊吧!”

        云舒满意的点点头,“那就好,你们别忘了找他要辛苦钱。”

        “嘿嘿,当然当然,小姐就是心思玲珑,老东西赔了夫人又折兵,赔了铺子又舍财。不过水小姐啊,这事儿不能常干,万一被逮住了不得了,那姓申的要对付咱们,咱们还真不是对手。兄弟们打算干过今晚就不干了,这些银子也够咱们逍遥些日子了。”

        杜十闻言立刻来了精神:“不干了?你说你们不来我们这里捣乱了?”

        痞子头儿嘿嘿一笑:“杜掌柜,您要喜欢的话咱们天天都来。”

        杜十赶紧摆手:“谁喜欢你们了?快走、快走,走得越来越好。”

        杜十像赶瘟疫般连连挥手,痞子并不生气,笑呵呵道:“杜掌柜,别介,咱们好歹也算有些交情,下次来吃饭,你记得给咱们打个折儿啊。”

        杜十脸色极其难看。云舒道:“打折可以,不过不赊账。”

        “呵呵,还是小姐干脆。水小姐,以后有什么用得着咱们兄弟的地方,随时找我们,只要有钱赚,什么都好说。”

        云舒点头:“好,你们留个联系方式,到时候找你们。”

        “小姐有事的话,只需到东门外城隍庙门口的石狮子上做这个标记。我们看到自会来找小姐。”云舒把那标记记下,将其送到门口,听闻隔壁院子又闹腾了会儿便安静下来。

        这次杜十回来不再是愁眉苦脸。看他喜笑颜开的样子,过往伙计都觉奇怪。杜十搓着手进来道:“太好了,总算送走这群瘟神了。小姐,咱们多找些人手,争取明天就把房子拆了。把地基也挖出来,后天就开始盖房子。”

        “不用这么着急吧,杜叔,前堂才刚恢复,盖房子这事儿慢慢来都行。”

        “不行不行,还是早些盖起来的好。免得夜长梦多。”

        云舒笑笑:“那杜叔尽量安排吧,不用太赶时间。”她稍稍停顿,想了想道:“对了。杜叔,两日前我的丫鬟蓉儿送了个小姑娘来,请杜叔帮忙带他们去县衙报案,她们现在如何了?”

        “哦,我当天就找人写了状纸。然后送她们去县衙,找陈捕头报的案。县衙那边已经录了口供。陈捕头他们正带人四处搜查,听说已经有些线索了,不过离结案还有些日子,那两个丫头放在县衙不太方便,我就把她们安排在小姐夫子那院子了。”

        云舒点头:“嗯,那院子偏僻,一般鲜少有人去,不过还是要派几个人手护她们安全。”

        “是,这事儿我也向陈捕头请求过,陈捕头派了两个衙役守在院子里,再加上小姐派来的人,应该问题不大。”

        “那就好,又让杜叔费心了!”

        “小姐客气了。”

        云舒在七味斋一直等到小双子回来,小双子手舞足蹈的把打听来的消息说给她听。

        据说申家的酒楼铺子这几日夜夜遭袭,里面的东西带不走的被砸得稀烂,能带走的不管值钱不值钱,一律被洗劫一空,连厨房的食材、鸡鸭鱼肉都不放过,就像鬼子进村儿般,扫荡得干干净净。

        然后在那里干活儿的伙计帮工大厨、不知为何全都吓得背包袱跑了,请都请不回来。现在那些酒楼铺子全都处于停业状态,铺子要再开不仅得修缮还得重新进货;酒楼要运转不仅要修缮买食材还得重新请大厨伙计。

        城里这几天人人都在议论,说那申大官人不知得罪了哪个厉害角色还是被山贼土匪看上了,瞧瞧,那些被洗劫的铺子酒楼全是他家的,东西糟蹋得一塌糊涂却没一个人受伤,明显是冲着他家来的。还有那些逃走的伙计小二,走都走了,却没一个人敢说出那几晚发生的事,真是奇了怪了。

        当然也有说申老色鬼坏事做尽,遭了报应活该的。反正传言种种,大家都当茶余饭后的新鲜事儿说得兴致勃勃,没一个对申家遭遇表示同情的。

        小双子一拍桌子道:“真是可惜了,这几天咱们七味斋都关门歇业,要不咱们早得到消息了。”

        云舒看他一眼:“你得到消息又怎样?莫非你也想去洗劫一番?”

        “嘻嘻~~~~我要有那本事肯定去。”

        “小双子,申家那边有什么动作吧?”

        “当然有了,申老头儿这几天坐着小轿东跑西跑,听说昨天走到西市口,那轿子突然哗啦一声就垮了,哈哈哈,死老头儿,谁叫他那么肥,连轿子都坐得垮。”

        看小双子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云舒好笑的摇摇头,等他笑得差不多了:“小双子,别笑了,还有其他消息吗?”

        “其他消息?云舒姐想问哪方面的?”

        云舒想了想:“比如说……申家后院的”

        “申家后院?那能有什么消息?他家住在西门外,周围都没什么人家,他家后院的事,不是他家的人谁能知道?怎么?云舒姐,你还有认识的人在申家后院啊?”

        云舒不置可否,小双子想了想:“哦,对了,听说今儿一大早,姓申的就去县衙报案了,也不知县衙接没接。不过城里大街上有不少申家的人到处拉人问。似乎在打听那几晚的事,应该是在找洗劫他们的人吧!

        还有,听说申家其他铺子全都关门歇业了,铺子里的东西也都转移到城西申家祖宅去了,看来这次真把那申老头儿吓到了,哈哈,活该,谁叫他那么可恶!……”

        小双子高兴得手舞足蹈,云舒却没太多反应,她想起方才那痞子头儿说今晚他们还要干最后一票。申老头儿既然报了案、又关了铺子,多半早有准备,那些痞子去肯定是自投罗网。

        不过痞子们也不是傻子。应该会打听打听再动手吧,他们可别闷头闷脑往枪口上撞,到时候被逮住,不仅他们倒霉,自己也会被牵扯出来。云舒怎么想都不放心。犹豫再三还是悄声让小双子去隔壁院子提个醒儿。

        如此东一趟西一趟很快就到了半下午,云舒回到雅间,见春秀正在休息。小静出嫁钱坐歌堂是晚上戌时开始,还有两个时辰左右,可以休息会儿再去。

        她侧躺在小榻上闭眼休息,才闭眼没一会儿。雁儿轻声唤她,云舒睁眼,雁儿小声道:“小姐。有位年轻的夫人找您。”

        “夫人?谁啊?”

        “她说她是小姐的堂姐。”

        “堂姐?”云舒一下子坐了起来,莫非是水云秋?她不是在安乐镇吗?怎么到这里来了?说起来还真有好些日子没见她了呢,也不知那花心的潘秋文对她怎样?

        云舒赶紧起来整整衣衫便匆匆出去,她们出了房间,雁儿指着大堂角落一个背对这边的身影道:“小姐。就是那位。”

        那妇人一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从侧面看。她的肚子已经凸起老多,身上的衣裙样式布料都挺不错。云舒心中一喜,水云秋怀孕了?而且穿得不错,莫非潘家真的反省了,对堂姐也好起来了?

        云舒快步下楼,直向那妇人走去,快到近前时,云舒喊了声:“云秋姐,你怎么……”

        那妇人闻声回头,云舒愣了一下,“小莲,怎么是你?”

        水云莲不高兴的撇撇嘴:“怎么?攀上个富贵公子,就不认人了?”

        云舒抽抽嘴角,上前坐到她对面:“小莲姐说笑了,雁儿方才说我堂姐来了,我还以为是云秋姐了。”

        水云莲斜雁儿一眼:“没用的丫头,我明明说的是隔房的堂姐,传个话儿都不会,真没用,要是我的丫头,赏她几巴掌再说。”

        雁儿气得满脸通红,却又不敢说话,水云莲瞪她一眼:“看什么看?主子说话有你听的份儿吗?”

        云舒抽抽嘴角,这个水云莲,都快当妈的人了,还是这个臭脾气,云舒道:“雁儿,去厨房拿几碟糕点来。”

        “是!”雁儿应一声走开,水云莲叫住她道:“等等,叫他们上几个你们七味斋的招牌菜来,我现在一天要吃六顿,不能饿着我儿子。真是的,都到你这儿来了,说是开酒楼的,却连饭都吃不上,说出去多丢人啊!”

        水云莲一手抚着肚子叽叽咕咕,不知她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云舒听。雁儿询问的看向云舒,云舒微微点头,雁儿紧咬嘴唇瞪水云莲一眼,然后一跺脚,咚咚往后院跑去。

        水云莲抬头看看雁儿的背影,连连摇头道:“啧啧,云舒,你的丫鬟怎么一个不如一个,这个是新来的吧?怎么这副德性?比你这个当主子的还有脾气!”

        云舒敷衍的笑笑:“雁儿平时不这样,她……”

        “平时不这样,见了客人就这样?那还了得?真是……”水云莲噼里啪啦把雁儿批评一番,末了颇有些得意道:“云舒,你看我这两个丫头怎样?比你那个强多了吧?”

        经她提醒,云舒这才注意到她身后站着两个个头瘦小、面色蜡黄的小姑娘,看二人缩手缩脚低头一动不敢动的样子,这比雁儿强?

        云舒抽抽嘴角,干笑两声:“嗯,还…还不错。”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55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