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长里短种田忙 > 第八零九章 猜测

第八零九章 猜测

        李富贵从怀里掏出两串用红线串起的铜钱,拿在手上颇为满意的打量着,继而叹口气道:“唉,还是家好啊,现在我也是当爷爷的人了,可以享福啰!”

        看他长长松口气的样子,云舒心里感觉怪怪的,可以享福了?他也知道自己是做爷爷的人了,为何不想想做爷爷的责任了?

        唉!云舒也是一声长叹,既然小健知道此事,还给他铜钱让他来,他自己亲生儿子都没意见,自己却在这儿着急上火的算个什么事儿了?她不禁觉得夜魅说得对,自己真不该多管闲事。

        可眼睁睁的看着舅舅再入此道,万一以后再出事,爹娘肯定不能坐视不理。云舒不禁矛盾起来,这事儿到底该不该管了?她端起茶杯看似慢慢喝茶,其实心里纠结不已。

        舅舅看她突然没有言语,收好铜钱道:“云舒啊,方才舅舅求你的事儿……”

        “我娘她们不会来。”

        “啊?什么?”

        云舒放下茶杯:“我爹娘和姨姨们都不知道我来这里,也不知道你来茶馆赌钱这事。”

        “哎呀,云舒,舅舅真的没赌钱。……等等,你说大妹二妹她们不知道这事儿?那……那你方才怎么说他们要来了?”

        “我骗你的!”云舒淡淡道。

        “啊?哎呀,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真是……”

        云舒放下茶杯望着他,李富贵一对上她的视线顿时没了言语,他讪讪的摸摸鼻子:“呵呵,那个……云舒啊,舅舅……舅舅并不是天天来,只是偶尔来玩玩而已,也不赌钱,真的,我保证。”

        看他那一副逃过一劫暗暗松气的模样。云舒心里更是不爽,不过也懒得说他,站起来走到门边,对着门板连叩三下,片刻后房门打开,夜魅笑眯眯的拿着两个小蒸笼进来:“小姐,您要的包子,还热着了。现在吃么?”

        她现在哪里还有心情,淡淡道:“不吃了……把它给舅舅吧,正好当午饭。”

        “也好,免得出去吃饭浪费时间,来,丫头。给我吧!”舅舅乐呵呵的把两个蒸笼接了过去,端着就往外面大堂走,走到一半又停下来,回头道:“云舒啊,你难得来一次,要不……跟舅舅一起回去,吃了午饭再走吧?”

        云舒轻轻吐口气:“不了,我爹娘都不知道我来这里,得早些赶回去。”

        舅舅想了想:“那……也好。你马上就要成亲了,可不要到处乱跑,云舒啊,要不要舅舅送你一程啊?”

        云舒摇头:“不用,我们自己有马车,舅舅去忙就是,不必管我!”

        “那……那我真出去了?”

        云舒点头,舅舅便端着小蒸笼乐呵呵的出去。云舒在过道里站了好一会儿,最后轻叹一声往外走。到了大堂。一眼便看见坐在靠门窗位置的舅舅,正一边手脚麻利的码牌。一边乐呵呵道:“大家吃包子,热乎着了,趁热吃,别客气啊!”

        云舒路过他那桌时停顿了半晌,可忙着看牌的舅舅根本没注意到,直到牌友提醒,他才匆匆看了一眼,又盯着牌面:“云舒啊,舅舅正忙着了,你自个儿回去啊,路上小心点儿!哎,等等、等等,这牌我要吃……”

        云舒暗暗摇头,什么都没说,大步走向门口,夜魅紧随其后。她们一路出了镇子,坐上马车摇摇晃晃往回走。

        一路上,云舒一直定定的望着窗外,什么都没说什么不没做,直到马车走到小杜村口。有看见马车的村民喊道:“喂,赶车的,云舒小姐在里面不?”

        夜魅闻声伸出头去看了看,车夫回头询问要不要说?夜魅缩回来唤她好几声,直到推着她摇晃才让她醒转过来,夜魅道:“小姐,外面有位小杜村的大婶在问您是否在车里?咱们怎么回啊?”

        云舒往外看了看,见下面溪边几个洗衣妇人都站起来望着上面,云舒让车夫停下马车,伸出头去喊道:“我在这儿,找我有事吗?”

        其中一妇人大声道:“云舒小姐啊,您上哪儿去了?老爷夫人正派人到处找您了!”

        原来是这事儿,云舒谢过她们,跟她们打了招呼,让车夫赶快些,早上出来就带了夜魅出门,只跟雁儿他们说了要出去办件事,也没具体说去哪儿,爹娘肯定着急了。

        马车到了山顶,云舒一下车,老娘和几位姨姨就围了上来,老娘急道:“哎呀,你这丫头,大清早的跑哪儿去了?出去怎么也不招呼一声?”

        大姨道:“就是啊,都快要成亲的人了,还到处乱跑,当心人家说闲话!”

        小姨道:“哎呀,你们别吵吵了,云舒肯定是有要事才出去的呗,我说没事没事你们就不信。大白天的,她一个大活人,附近十里八乡许多人都认识她,谁还能把她怎样啊?对吧,云舒?跟小姨说说,都做什么去了?”

        云舒想了想,不好意思的笑道:“我今儿一早起来突然想吃岳安镇那桥头的小包子,心想过些日子想吃都吃不着,还不如立马就去,然后我就带着眉儿坐了马车去岳安镇了。”

        老娘皱眉:“你大清早出去到现在才回来,就为吃几个包子?”

        “娘,您可别小看那几个包子,一般师傅根本做不出那味道,我就是很想吃嘛!”

        小姨道:“嗯,也是,我也挺喜欢那家铺子的小包子,那户人家是咱们岳安镇的老字号,开了好几十年了。云舒,你专程跑去怎么也不带些回来?”

        云舒不好意思道:“那包子要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再蒸一次就扁了,像个饼儿一般,更不好吃。小姨想吃的话,咱们明早再一起去吃个够,如何?”

        小姨立刻附和:“好啊好啊!”

        老娘立刻否决:“小妹,你别跟着瞎起哄,想吃包子让大厨们做就是。何必跑那么远?”

        小姨却不以为然:“那可不一样!说来我也好些日子没回去了。哎,对了,三姐,咱们娘从小就疼云舒,咱们要不要让云舒出嫁前去看看咱们娘啊?云舒这一去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唉!”说起外婆,大家都沉默下来,气氛瞬间有些哀伤。

        半晌后,大姨也道:“小妹说得有理。三妹,是该带云舒回去看看。”

        几人商量下时间,决定明儿一早就去,小姨顺便也去解解馋,吃那小笼包子。想起今日见到的舅舅李富贵,不知他明天……唉。算了,不提了,这事儿自己还是装作不知道为好,到时候若是老娘姐妹几个自己发现这事儿,看她们怎么说吧?

        云舒跟着老娘几人进了院子,走到半路,小姨突然停下来回头问:“对了,云舒,你去岳安镇就没去你舅舅家看看?”

        云舒愣了一下:“我……我怕家里担心。急着回来,所以没来得及。”

        “哦?那就算了,明天咱们一起去。大哥在外那么多年,现在回来也不知习惯不?”

        老娘道:“有什么不习惯的?自己的家离开多少年还是自己的家。”

        小姨想了想:“这个我知道,我是说大哥那脾性,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岳安镇上那么多茶馆,许多茶馆里都玩骨牌骰子,还可以赊账记账。我是怕大哥管不住他自个儿。一时手痒又犯老毛病。”

        几姐妹停下来面面相觑片刻,云舒也惊了一下。没想到小姨随口一说也能猜中。老娘皱眉道:“不会吧!大哥受了那么多苦,腿上现在还有毛病,好不容易回来了,一般人都会长记性了吧?”

        二姨撇撇嘴道:“谁知道了?大哥刚刚染上毒瘾之时,咱们几个还合伙绑了他狠揍了他一顿,他指天发誓说以后再也不赌了,可结果了?没管到十天,他不一样跑出去赌?

        我觉得这事儿真有点儿悬,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面,这次大哥要再把田地房产都输了,我是一文钱都不会出,那时候你们找都别来找我,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了,哪有那么多钱去给他填窟窿?”

        老娘稍稍犹豫,还是道:“二姐,也不能这么说吧?咱们兄妹一场,大哥有事,咱们也不能完全不理,再说小健小康和喜娘他们也可怜啊?”

        二姨斜老娘一眼:“可怜?大哥是他们亲爹都不心疼你心疼什么?他以前惹的那些事儿已经够烦人的了,明明不是亲生的,娘还从小到大惯着他,就因为他是男丁,男丁有什么了不起?不是自己的种,怎么惯都没用!

        我说娘也是糊涂了,咱们家那么多田地,明明知道大哥是个不成器的,咱们那么筹钱给她保住了田地祖产,结果了,她还是把田地房产都留给了大哥,我们都得了什么?就几两银子!真不知道到底我们是捡来的还是大哥是捡来的?”

        突然,横地里插进个声音:“咦,二姨,你说谁是捡来的?”

        大家同时回头,见到来人都怔愣一下,老娘赶紧笑呵呵道:“喜娘,你怎么来了?妞妞了?没带出来啊?”

        “妞妞睡着了,我听说云舒回来了,就赶过来看看。”

        老娘笑着点点头,转而道:“云舒,去,带喜娘转转去吧!”

        云舒点头应了,带着喜娘走开,喜娘走出几步,依然好奇的问:“云舒,几位姑姑在说什么啊?谁是捡来的?告诉我啊!”

        云舒敷衍道:“没谁,你听错了。”

        “不会吧?我明明听见……”

        “喜娘,你不是说要去园子里转转吗?走,我给你带路……”

        李家四姐妹看这那二人渐行渐远,老娘道:“二姐,以后这话还是少说些好,这么多年的兄妹了,说出去伤感情。”

        二姨却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反正迟早会知道的!”

        大姨道:“行了行了,没影儿的事你们也能争半天,周围人来人往的,也不怕人笑话。”几人叽叽咕咕的往老娘院子去。

        这边,云舒带着喜娘到了自己常去的山顶水池边,看着满山起伏的果树林,喜娘欣喜不已,对此连连赞叹。

        二人坐在亭子里闲聊一阵,云舒想了想,试探着问:“喜娘,问你个事儿啊,你们家现在是谁管家啊?”

        “管家?管什么家?”

        “就是管一家大小的吃穿用度,当然还有收入了?”

        喜娘想了想:“哦,你说管账啊?”

        “对,就是这个。”

        “这个嘛……原本是该娘管的,可娘说她不识字儿,也不会记账,就把账本儿给我管了,其实我认得的字儿也不多,不过认数字算账没问题。唉,其实说是我管,我就把账本和银钱锁我屋里的床头柜上的木盒子里,家里人都知道的,娘和相公都有钥匙的。”

        “哦?是吗?那……大表哥那钱的话要不要跟你说一声啊?”

        “说啊,当然要数,相公做什么都会告诉我的,我做什么也从不瞒他,怎么了,云舒,怎么突然问这个?”

        云舒笑笑,“没什么,问问而已。喜娘啊,我舅舅回家来,他每日出去打酒,是谁给的钱啊?”

        “公公啊!……娘会给他些,相公前几天也给了二百文,说是爹喜欢喝酒,每次打回来的酒不是刺鼻就是一股潲水味儿,咱们家日子还没那么难,相公说给他些钱,让他打点儿好酒喝,免得喝坏了身子。

        哎,对了,云舒,听说你们家新酿的酒已经好了,能不能送公公一些啊?”

        云舒笑笑:“当然,我一会儿就写信让城里那边直接给舅舅送去。”

        喜娘高兴道:“云舒真好,那我就先代公公谢谢你了!”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云舒想了想又笑眯眯道:“喜娘,你对舅舅真不错!”

        喜娘叹口气道:“唉,公公也是个苦命人,在外漂泊这么多年,有家不能回,又瘸了一条腿,挺辛苦的,相公说公公好不容易回来了,一定要让他好好享享福。”

        享福?云舒听这话心里怪怪的,她皱眉想了会儿:“喜娘,大表哥他……他有没有告诉你舅舅为何要离家在外?”

        “说了啊!他说公公以前惹了点儿事,得罪了我们村儿不少人,奶奶怕他留在家里别人来找麻烦,所以把她送进城去做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738/94956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