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缔造 > 第161章 纨绔VS熊孩子

第161章 纨绔VS熊孩子

        欧根妮家族很大,像修炼场这种场地,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甚至许多天才子弟还会拥有自己的专属修炼场。岳川调教的这群熊孩子虽然不长进,没有自己的专属修炼出,可眼下这个修炼场是他们十多人共同使用,平日里根本不会有外人前来这里,那几个在‘门’口发出嘲讽的家伙,显然是故意找茬或者别有用心。

        “那几个鼻涕泡,以前我和表弟把他们打得在地上趴着学狗叫,别说,他们学的可真像,我家旺财都没他们叫得好听。”

        “嘿嘿,你还记得那年他们和我比拳脚,输了的脱掉‘裤’子在家族‘裸’奔么,豆芽一样的小丁丁,现在也不知道长大了没有。”

        “就算长大了又怎么样,像他们这种废物,也配草‘女’人?家族里刷马桶的老妈子或许会看上他们,给他们生一两个‘私’生子。”

        “就是,就他们这些软蛋货,还想在秋猎大比上一鸣惊人,我呸!本来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那个什么乌‘蒙’特也是垃圾,这种师徒,能有什么出息?”

        听到一声声恶毒的嘲讽,原本在跑圈中被榨干体力,连腰都直不起来的熊孩子们一个个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脊梁,一股无名的气息在他们‘胸’臆中炸起,充斥全身,令他们倔强的昂起头颅,努力的不流‘露’出任何软弱的表情。

        没错,他们资质鲁钝,修为低下,在家族中向来不受看重,连那些奴仆有时候都对他们翻白眼,明里暗里的刁难,更别说他们差不多大的兄弟们。大家族向来是亲情淡薄的,互相算计压迫的事情屡不见鲜,他们的童年几乎都是在欺压和凌辱中度过的。

        受了欺负,就要自己用拳头去捍卫,家族的长辈根本不可能为他们出面,所以,他们只能忍着,憋屈窝囊的活着,毕竟他们没有资质,没有实力,没有任何反击的可能和翻身的希望。可是突然有一天,他们接触到了《地下城与勇士》游戏世界,在那里,他们终于得到了提升,得到了希望,得到了以前梦寐以求的一切。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站在修炼场入口处的那些纨绔们哈哈的大笑着,可是没多久,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喉咙中只发出一连串无意义的干咳。因为他们感受到了一股气势,一股强烈的气势,一股令他们身心受到压迫的气势。

        龙威!虽然很淡,但是它存在!

        岳川用龙血给那些熊孩子进行了洗筋伐髓,使得他们的资质乃至体质都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虽然他们依旧是人类,可是他们的气息中已经糅杂了龙的存在,他们的气势中已经有了一部分龙威,虽然很淡,但是十分真实。

        身体上的改变还是次要的,关键的是心态上的改变!经过决斗场的几十场失败,再经过岳川的一番蹂躏,这些熊孩子终于认识到实力的重要,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已经收起了那种浮躁的自大情绪,心灵上开始蜕变。而这些纨绔们的出现,则加速了蜕变的过程,使得他们迫切的渴望战斗。

        “是不是很愤怒?”岳川轻飘飘的问道。

        “是!”熊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想不想扁他们?”

        “想!”

        入口处的纨绔们听到这话,都不敢置信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以前可怜巴巴摇尾乞怜的鼻涕虫们敢对着自己张牙舞爪。他们是不是傻了?哦对,那个乌‘蒙’特是一个宗教分子,通说宗教洗脑特别厉害,那个乌‘蒙’特能让人心甘情愿的去送死,蛊‘惑’几个小‘毛’孩子还不是轻而易举。可实力就是实力,不是靠着蛊‘惑’就能提升的,乌‘蒙’特和他们接触还不到一天,现在都只是让他们绕着修炼场跑步,那些鼻涕虫怎么可能骤然提升实力。

        “那个雷泽家族的乌‘蒙’特,小爷知道你胆大妄为,烧死了我们几个族人,可那几个人只是家族的弃子!今天的事情是我们欧根妮小辈之间的恩怨,你一个外人还是不要参合,有多远,滚多远!否则,惹恼了小爷,连你也一起揍!”

        岳川耸了耸肩,避嫌似地向旁边退了一步。

        这个动作让一群纨绔骄傲的扬起了下巴,心中对岳川也是鄙夷不已,直接给岳川贴上一个软弱怕事的标签。不过,只有那些熊孩子才知道,岳川是一个真正的高手,退避,并不意味着怕事。

        “好的,如你们所愿,今天的事情我不参合。不过,你们都是贵族,都是有修养有礼仪的大家子弟,你们总不会像街头的地痞流氓一样撸着袖子打群架吧?”

        那群纨绔原本就是这么想的,可是听到岳川说这是地痞流氓的打法,顿时浑身恶寒,他们这种身份高贵的大家子弟,怎么能和那些低贱的地痞流氓相提并论。贵族要有贵族的战斗方式,决斗!

        啪!

        一柄佩剑被丢到熊孩子们身前的空地上,这是挑战。贵族丢出手套是挑战,不过这种挑战一般都不会太‘激’烈。而丢出佩剑,就说明要下狠手。如果他的挑战目标捡起佩剑,并且将其折断,这就意味生死斗,不死不休,和东方签下生死状一样。

        咔!

        果不其然,一个和那纨绔有旧仇的熊孩子‘挺’身而出,捡起佩剑,捏着剑身将其折断,手指缝中流出殷红的血迹,可是他眼中的红光更加深重。

        “好,好,很好!你有种,不过,既然你选择了生死斗,我也就能名正言顺的杀死你了,到时候,家族也不会责罚我,你可真是自找死路呢!”

        “你抢了我的台词,不过看在你人之将死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

        那个纨绔听到这话,顿时一声冷哼,从修炼场旁边的兵器架上‘抽’出一柄长剑,二话不说向对手攻去。

        唰……

        长剑直取熊孩子的咽喉,可是那个熊孩子迈着小短‘腿’,向后退了两步,颤抖的剑尖距离他的咽喉还有一臂之长,却无法寸进。

        这一招,正是岳川刚才虐他的时候用的。只是岳川能够把距离控制在一厘米的程度,熊孩子没有岳川那种能力,将距离控制在了一臂之长。他受到《地下城与勇士》游戏世界实力的反馈,已经算得上小高手,被岳川磨砺之后心态也端正下来,更是有龙血洗筋伐髓,实力和以前有了云泥之别,已经能初步的模仿出岳川使用过的绝技。

        一招不中,那个纨绔冷哼一声,收招再攻,依旧是取向熊孩子咽喉,出招的同时,他故意换了几个方向和角度,使得剑招‘迷’‘蒙’模糊,让人分不清去处。熊孩子虽然受了影响,没能及时计算出距离,可是好在他小心谨慎,剑尖在他咽喉一个拳头的距离停住,再也无法寸进。

        感受着脖子上冰冷的剑风,那个熊孩子吓出了一身冷汗,双瞳几乎缩成了针尖状。无论是决斗场还是和岳川‘交’手,都不会有生命的危险,可是这次,他终于体验到了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阴’冷,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感受。

        生死之间,他的一身潜能也爆发出来,听音辨位,计算距离,做出反应,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巨型计算机一样敏锐快速,那个纨绔的剑招虽然‘花’哨‘精’妙,却始终不能触碰到他的衣角。一开始,旁边那些纨绔还起哄叫嚣,唾骂对方的人只会逃跑不会反击,是贪生怕死的胆小鬼,可是随着打斗的进行,他们终于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都已经是常人所不能的事情,更何况是刀剑丛中过呢?有谁敢说面对刀锋劈额而来面不改‘色’?有谁敢说刀锋紧贴咽喉淡然自若?

        这哪里还是决斗,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秀技巧,对方根本不是在和他们决斗,而是在用技巧碾压他们的智商!

        “妈的,老子受够了,你去死吧!”

        那个纨绔被当众如此耍‘弄’,不由得愤怒的吼叫起来。而回答他的,是一个冰冷得近乎残酷的声音。

        “我也受够了,你这种‘浪’费家族资源的渣子,还是早点上路吧!”

        那个熊孩子的身影向前抢进,纨绔虽然挥舞着长剑封架格挡,可是熊孩子如同泥鳅一样滑溜,总能避过他的剑锋,毫不停留的向前攻去。

        嗤……

        刀锋划过颈项,一颗大好的头颅高高飞起,渐渐失去生气变得灰败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既是不相信对手如此强大,又是不相信对手敢真的杀了他。

        寂静!

        入口处的纨绔们呆若木‘鸡’的看着地上渐渐扩大的血泊,一个个怔怔无语。不过紧接着他们就心‘花’怒放起来。

        杀人了!这群鼻涕虫竟然杀人了,而且是杀的家族中的优秀子弟,只要把事情捅上去,他们一定会受到惩罚的。死,对,他们死定了。

        一个废柴竟然敢杀了一个天才,哪怕是在正规的生死斗中也不行。天才杀了废柴,那是失手,废柴杀了天才,哪怕他有一万个理由,家族不会饶恕他。这就是大家族的冷血之处。

        看到那群纨绔想要转身离去,岳川身形一动出现在他们前方,目光玩味的在他们身上扫过。

        “乌‘蒙’特,滚开,我们要去找家主主持公道,你敢拦我们的路,对我们出手么?别以为你是客人我们就不敢打你!”

        岳川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决斗,还没有结束,你们怎么能中途离场呢?”

        决斗还没结束?人都死了,还没结束?这个乌‘蒙’特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难道他能把死人‘弄’起来继续决斗不成?

        “刚才,可是你们一群人,挑战我们一群人,决斗,还没有结束呢!”一个熊孩子站了出来,声音低沉的说道。

        “哈哈!你说决斗就决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也配跟老子决斗?滚开,老子现在没心情跟你玩。”

        啪!

        一柄剑丢在了一个纨绔身前,剑尖直直的‘插’入地面,剑柄轻微的颤抖着,发出嗡嗡的鸣声。可是这嗡嗡的鸣声就像是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那个纨绔脸上。

        挑战,竟然被挑战了,而且是一个废物的挑战。这就好像一只蚂蚁来到大象身前要和大象比一比谁的丁丁更大一样,谁大谁小已经不重要了,发出这种挑战根本就是红果果的羞辱。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咔嚓……

        折断那柄挑战的剑,纨绔腰间的长刀出鞘,发出悦耳的鸣声,随后大喝一声,迅疾无比的向前冲去。

        招架!

        那个熊孩子用自己的武器架住了长刀的劈砍,这一记劈砍力大势沉,如果是以前的熊孩子,绝对会被压得手臂酸软双膝不支,一照面就呈现败象。可是经过了龙血的改造,经过了几十次决斗场的失败,这个熊孩子已经知道该怎么和高手过招,知道怎么应付敌人的攻击。

        那个纨绔用力压了压武器,可是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在力量上取得优势,这怎么可能?以往,自己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的。

        劈砍的力道已经用尽,身体也前倾到极致,无法继续发力,只能退后,再次蓄力,攻击!

        可是还没等他向后撤步调整姿势,就感到手中的武器受到钳制,无法‘抽’出,刚想低头看一下怎么回事,就感到‘胸’前一痛,好像有一根锥子刺在自己‘胸’骨的骨头缝中,硬生生将两扇肋骨从中拆开一样。那种痛楚,直接令他眼前一黑,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原来,那个熊孩子在长刀招架住对手攻击之后,顺势用刀柄向前捣出,狠狠戳在那个纨绔‘胸’口上。刀这种武器,只有一面锋刃,可这并不意味着刀只能用这面锋刃去攻击,还有刀背、刀柄。

        “我要杀了你!”

        那个纨绔怒吼一声,可是这时候,他突然感到手腕一麻,随后手中一轻,随后,就双手空空,而自己的武器,已经落入了对方手中。

        这……

        这是什么套路?决斗中夺取兵器?

        “如果连自己的武器都保护不住,还怎么去攻击敌人?”

        十分装比的将岳川之前训斥他的话送给对方,熊孩子一甩手将夺来的兵器丢了回去。受到刺‘激’的纨绔双眼通红,抓起武器就疯狂的攻了过来。不过,三两招之后,他就再次两手空空,被夺了兵器。

        “你是个笨蛋么,没有武器就不会攻击了么?你的手呢?你的脚呢?你的牙呢?你的口水呢?武器被夺走了你就不会再夺回来?蠢货!”

        周围观战的熊孩子听到这话,全都笑了,一旁的岳川也忍俊不禁,只有那些纨绔,一个个气急败坏,恨不得出手狠狠修理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熊孩子。

        “你……你……你……”

        那个纨绔指着熊孩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种夺人兵器的套路,还真是前所未见,这种无赖的打法,怎么能出现在贵族的决斗中?不过,贵族的决斗似乎并没有禁制这种套路啊。可是,寻常决斗,能夺走对方兵器,岂会夺不走对方的‘性’命?这他吗分明是耍‘弄’啊!

        噗嗤……

        人头飞起!

        这个纨绔临死前终于想明白了,对方根本不是要和他决斗,而是要羞辱他,戏耍他。

        又死了一个!

        剩下那些纨绔们心中又是一喜,死了两个人,这事情闹大发了,肯定能惊动家主吧。不过,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又看到‘门’神似地岳川。

        “决斗,还没结束哦!”

        这些纨绔们想要直接动手,冲破岳川的阻拦,可是当他们看到岳川眼中隐约闪过的血光时,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了恐惧的情绪,脚底板就好像生根了一样,再也没能抬起、跨出!

        一根魔杖,跨越十多米的距离丢在一名纨绔脚前。一个浑身破破烂烂满是烧痕的熊孩子排众而出。

        魔杖?一个魔法师!而他挑战的,赫然是一名武者。这不是开国际玩笑么?

        虽然魔法师能够虐杀同等级的武者,可那是魔法师站在安全的施法距离外,而不是这种仅仅相隔七八米好不,七八米,武者全力爆发,几乎是瞬息而至,而以魔法师那脆弱的身板,嘿嘿……

        “好吧,等你死了,可别说我欺负你!”

        那个纨绔用力握紧魔杖,想要将其折断,可是这根魔杖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造的,坚固无比,他的脸都涨红了,也没有丝毫断裂的征兆。周围顿时传来一声声刺耳的笑声。

        丢人!真他吗丢人!

        这个纨绔似乎和魔杖杠上了,翘起一条‘腿’,将魔杖放在‘腿’上,仿佛被人爆菊‘花’一样,发出一连串鼻音,魔杖终于发出了清脆的折断声。

        不过,还没等那个纨绔抬起头来发出挑衅的眼神,一个脸盆大的火球迎面砸来,直接将其秒杀。

        “煞笔,你捡起魔杖的那一秒,决斗就已经开始了!”

        熊孩子酷酷的说道,可是他心中却失落的想到:你麻痹,老子刚刚琢磨出来的轻声念咒根本就没用出来你就挂了,真没有挑战‘性’!

        又死了一个!

        可是,剩余的那几个纨绔已经没有了任何幸灾乐祸的心思,转而是一种恐惧。

        这些家伙肆无忌惮的杀人,肯定知道后果的吧,被家族抓住也是难逃一死,他们肯定破罐子破摔,八成会杀人灭口吧,那我们?

        刚开始,这些纨绔并没有将那些熊孩子放在眼里,在他们的认知中,从自己这边随便挑出一个人都能碾压对方。可是一连三场的决斗,他们这边直接死了三个人,都是毫无悬念的碾压。

        这些鼻涕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难道这个乌‘蒙’特真的有什么神奇的方式,在短时间内提高了他们的实力?哦对了,他是一个光明教会的神职人员,光明教会拥有各种祝福的魔法,他一定是作弊了!

        “乌‘蒙’特,你麻痹的敢作弊,对,一定是你偷偷给他们施加了祝福魔法,让他们实力大增,一定是这样,否则,就凭这群渣渣,怎么可能杀死我们的人。”

        其他人听到这话,眼睛顿时一亮,肯定是这样,没错,肯定是这样,乌‘蒙’特绝对帮他们作弊了。那群鼻涕虫都是一群废物,没什么可怕的。

        被别人如此猜忌,岳川猛的一拍自己的脑‘门’,暗道,我怎么这么傻呢,就没有想到这一手,刚才决斗的时候完全可以偷偷用几个武器祝福和天使祝福什么的,‘奶’‘奶’的,多亏这群傻小子的提醒啊,以后又多了一‘门’绝活。

        “怎么?你们认为决斗不公平?”

        “对,不公平,我们需要公证人,我们需要请家族的长辈见证决斗,我们要求更换决斗的场地。”

        有一个纨绔起哄,其他纨绔立刻都跟着叫嚣起来。刚才还觉得这些鼻涕虫实力有点强的过分,可是想想乌‘蒙’特神职人员的身份,也就释然了,一定是他暗中使坏,其实那些鼻涕虫依旧是软蛋。根本没什么可怕的。反而可以借着这个机会,‘逼’他们进行决斗,当着家族长辈们的面,堂而皇之的击杀他们。

        “好吧,那就如你们所愿,你们去找公证人,找决斗地点吧。”

        “哼,你们等着,你们的小把戏一定会被拆穿的,我们会在真正的决斗中名正言顺的杀死你们!”

        岳川侧了侧身,让出一条道给那些纨绔们通过。看着那些纨绔远去的背影,岳川就像是在看一群死人。

        回头看了一眼刚才和纨绔们进行决斗的三个孩子,岳川赞许的点了点头,“只是看了一遍就能模仿出来,你们的悟‘性’很不错!那些纨绔们去找人找场子了,趁着决斗还有一段时间,我把刚才的绝活教给你们,等会儿好好地揍他们!”说完,岳川就在一群孩子的欢呼声中开始一样接一样的传授绝技,虽然很多绝技都需要长时间的练习才能融会贯通,可是临阵磨枪,不利也光,眼下,只要能应付即将到来的决斗就行了,至于修炼到融会贯通,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趁着现在实力弱,虐那些纨绔还有成就感,以后实力提升了,再去揍他们就没啥感觉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897/95705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