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缔造 > 第213章 锻造神器

第213章 锻造神器

        打理了一下家族中的事物,岳川简单的吃了个饭,便回到房间进入《地下城与勇士》游戏世界,趁着今天有空,一鼓作气把悬空城的深渊给打了,到时候就能见识一下城主宫殿那位超强的剑客了。

        上线出现在赛丽亚旅馆,而不是辛达的铁匠铺,这是《地下城与勇士》游戏世界的一个特殊之处,无论你在天涯海角,只要离开了这个世界,再返回的时候,第一面看到的,永远是赛丽亚那张甜美可亲的笑脸(关禁闭的除外)。岳川和赛丽亚招呼了一声,随后推‘门’而出,向着辛达的铁匠铺赶去,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过去,那面盾牌做好了没有。

        走到铁匠铺外面,岳川耳中传来的是细微的摩擦声,而不是叮叮当当的敲打声,这让岳川心中一安,看样子盾牌已经完工了,此时正在做最后的修饰。

        “辛达大师,那面盾牌做得怎么样了?”

        听到岳川的询问,一脸疲惫的辛达从锻造间走了出来,向着岳川招了招手,“你进来看看吧。”

        铁砧旁边,辛达的徒弟正拿着一块厚实的牛皮,在一个圆形的事物上使劲的飞速摩擦,看他那满脸通红浑身大汗的模样,就知道这个动作应该持续很久很久了。

        “铁蛋,歇歇吧,我不急的!”

        岳川礼貌的劝了一句,就连辛达也低声说道让铁蛋停下来,可是铁蛋摇了摇头,鼓着腮帮子使劲摩擦盾牌表面,鼻腔中发出粗重的‘混’音,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着。

        “大师,铁蛋他这是怎么回事?”

        辛达长叹一声说道:“打造这面盾牌用的是镜钢魔铁,这是一种叫做镜光魔怪的魔兽身上取下来的材料,那种魔兽天生擅长幻术,身体构造也十分奇特,像是水晶,又像是镜子,可以用身体施展幻术或者障眼法,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镜钢魔铁就是它们身躯中提炼出的‘精’华糅杂魔铁锻造出的合金,具备了镜子的光亮和钢铁的坚硬,完全符合你的要求。”

        岳川听得一头雾水,心中暗道,我问的是铁蛋这是入魔了还是发疯了,你给我讲这么一大串子无关紧要的事情干什么。摇了摇头,辛达继续说道:“锻造出来的盾牌虽然光亮,可还达不到镜面的程度,必须得用牛皮摩擦,用热和力令材质彻底融合,令两种材料的优点达到极致并且完美融合。这种融合,是炉火不可能达到的,只能靠双手的摩挲,将气血之热贯透整个盾牌。原本这个过程需要数个月甚至数年之久,可是你急着用,就只能用一张牛皮,这样快速的摩擦,才能短时间内达成。”岳川听了不由一愣,说真的,他对这些锻造中的窍‘门’和技巧一无所知,在他想来,npc商店那么多武器装备,不都是系统刷的么,就算锻造,也只是做个样子罢了,真以为是千锤百炼啊。可是听到辛达的话,再结合这么长时间以来铁匠铺中从不间断的敲打声,岳川终于明白,辛达铁匠铺中那些装备还真是铁蛋一锤一锤敲出来的,根本不是系统刷的。每一件装备都是他的心血和汗水的凝聚。

        “为什么铁蛋他不歇歇呢,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就算他是铁打的身板也撑不住啊。”

        辛达低垂着头,微微的转过身去,声音轻微却坚定地说道:“不能停,停了,这个盾牌就废了!经典之作,讲究的就是一气呵成,这面盾牌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可它代表了铁蛋那孩子的一片心意。”

        这些话如同一记重锤狠狠敲在岳川心中。

        铁蛋用牛皮摩擦盾牌的速度很快,每秒钟几乎要摩擦五次到八次,也许很多人会说这手速不算什么,自己每天撸管的速度都比这个快。可关键是,铁蛋始终保持在这个速度,已经几十分钟甚至个把小时没有停歇。就好比百米选手,让他以那种速度跑十秒,可以!二十秒,也不是不行!跑一个小时呢?相信没有人能够坚持下去。

        岳川没有要求铁蛋停下,因为这是他的选择,这是他的光荣,如果不让他完成这件作品,他的心中将会留下永远的缺憾。是以,岳川没有再继续劝阻,而是默默地来到铁蛋身后,一只手掌搭在铁蛋那已经被汗水浸透的单衣上,体内的血气之力化作千丝万缕,顺着手掌渡入铁蛋那几乎油尽灯枯的身体中。

        铁蛋的身体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油尽灯枯,这一方面是他平日里学习锻造,耗费体力过度却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和调养,另一方面是磨制盾面的时候消耗过巨,本就底子不牢,这么一折腾,还真有可能一命呜呼。

        辛达在锻造上是巨匠宗师级别的水平,可是在修炼和养生上,根本就是一个‘门’外汉,只知道调教徒弟的锻造水平,却不知道这种高强度的劳作已经损伤到了这个孩子的身体根基。体内布满了各种暗伤,肌‘肉’关节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磨损,眼下铁蛋是仗着年轻,有本钱,才没什么大事,可是一旦身体衰老气血枯败,能不能拎起锤子就是一个问题了。辛达现在之所以不能继续锻造,就有这方面的原因。

        岳川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在用自己的血气给别人固本培元,脱胎换骨,提升身体素质,对于血气的掌控达到了‘精’细入微的程度,此时丝丝缕缕的血气渡入铁蛋体内,立刻化作甘霖,滋润着他那干枯的身体,恢复着耗尽的体力。

        原本,铁蛋感觉自己肺部像是有两块火炭似地,每一次呼吸都带着撕裂般的痛楚和灼热的火力,几乎要将自己的鼻腔烤熟,双手更像是灌了铅一样,之所以能够继续,全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韧劲,一旦停歇下来或者喘口气喝口水什么的,这股韧劲立刻就会泄掉,能不能再次坐起来都是两说,而那面盾牌势必会留下明显的瑕疵,而且是无法弥补的瑕疵。

        而得到岳川血气的帮助,铁蛋顿时就像久旱逢甘霖一样,如同打了‘鸡’血,‘精’神瞬间亢奋起来,原本涣散的双瞳一点点凝聚起来,颤抖的身体也恢复平稳,粗重的呼吸也一点点恢复平稳。

        唯一没变就是他那双手,那双从不颤抖从不停顿从不疲软的双手,那是一双比单身二十年的吊丝更加强壮的双手。

        原本,铁蛋将自己的‘精’气神灌入双手中,通过剧烈的摩擦将自己的‘精’气神一点点‘揉’入盾牌里,改变盾牌的质地,增强盾牌的灵‘性’,也正因此才会‘精’气神损耗过大,毕竟他只是一个凡人,不是修炼者,体内的‘精’气神根本经不起这种巨大的损耗。

        可是现在,铁蛋体内有了一股质地‘精’纯数量庞大的‘精’气神补充,这股‘精’气神十分的温顺,并没有在他体内兴风作‘浪’,反而修复和恢复着他体内的疲惫和伤患,更是响应他的号召,从体内来到双手,并且一点点渡入盾牌中,成为盾牌里面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原本,铁蛋空有一身技艺,却没有足够的‘精’气神去赋予装备灵‘性’,而现在,有了岳川的帮助,铁蛋只需要做引导,而不需要去承担消耗,完全可以毫无负担的将岳川的气血赋予到盾牌中。

        这时候,就连辛达也好奇的扭过头来,因为他发现了徒弟身上的变化,更是察觉到了盾牌上的异状。

        一道道猩红的光芒从铁蛋手中绽放出来,并且缓缓将整张牛皮浸染,随后一点点向着盾牌表面和深层蔓延,最终将整张盾牌笼罩在血‘色’的光晕中。而随着铁蛋双手更加快速的摩擦,那血‘色’的光晕也随着铁蛋的运动一点点‘波’动扭曲起来,看上起就好似一汪平静的潭水,被铁蛋搅出来一个漩涡。

        是的,漩涡。如果这是一汪铁水,被搅出漩涡也就算了,岳川完全可以理解,可这分明是一个盾牌,一块已经凝固成型的盾牌,以钢铁的材质,就算铁锤敲打,也未必能留下一个凹痕,可是铁蛋竟然凭着一双手掌,硬生生将其‘揉’搓变形,那感觉他手中拿着的不是铁制盾牌,而是泥质的坯胎,这更像是在玩泥塑,而不是在打铁。

        别说岳川惊呆了,就连一旁的辛达也忍不住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化铁手,真的是化铁手,这怎么可能,这‘门’手艺老家伙我都不会,你怎么可能会,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岳川不知道什么叫化铁手,可是看辛达那惊诧的模样岳川就知道,这肯定是一‘门’了不起的手段,用这种手段打造出来的东西也一定十分了不起,这么说,铁蛋手中的盾牌品级岂不是会十分的高?

        一时间,岳川忍不住有些期待起来。

        这时候,岳川感受到铁蛋体内血气的消耗速度越来越快,从一开始自己往铁蛋体内送血气,到了后来是铁蛋在主动地吸取自己的血气,到最后,岳川都感觉自己的输出跟不上铁蛋的消耗了。

        这时候,铁蛋手中的盾牌绽放出一道璀璨耀眼的血光,那光华几乎将锻造间整个的照亮,更是冲破屋顶直冲云霄。只是这道光芒没有丝毫伤害,更没有任何威力,虽然光芒璀璨,却没有半点耀眼夺目的感觉,丝毫不觉得刺眼,是以,岳川可以清晰的看到铁蛋手中那面盾牌。

        一道道深沉的好似天然呈现的血‘色’符文在盾牌表面升腾蔓延,如同龙蛇游走般时隐时现,‘交’织出一道道诡异的阵图,绘刻出一道道玄奥的法阵,一股强横的能量在阵图的符号和纹路中流转,转变,最终化成令人呼吸沉重的威压。

        这个盾牌竟然散发出了气势,而且是令人恐惧的气势,这绝对不是一面普通的盾牌。

        原本,岳川以为辛达打造出的这面盾牌充其量也就是蓝‘色’或者紫‘色’罢了,可是现在,那股非同寻常的气势让岳川明白,这绝对是超越紫‘色’的物品。

        这时候,铁蛋那粗肿的双手从镜面上摩挲而过,耀眼的光芒顿时黯淡下去,一面光滑明亮的盾牌出现在岳川眼前。

        “尊敬的冒险家,希望这面盾牌能够始终伴随在你身边,为你遮挡敌人的刀剑和弓弩,能够庇护到你的安全,就是我最大的欣慰。”

        一直以来,铁蛋给岳川的感觉就是憨厚老实不善言辞,可是这一刻,铁蛋好似变了一个人似地,虽然不是油嘴滑舌,可至少算得上健谈了,而且,他那朴实的面颊上生出了一丝细微的变化,一种说不出的灵动之感浮现出来,那感觉,就像是依稀间长大了、蜕变了一样。

        这时候,一旁的辛达难以置信的看着铁蛋,更是看着铁蛋手中的盾牌,随后哈哈大笑着说道:“不错,不错啊,你竟然真的突破了,顿悟了,果然,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只有拼命的执着才能产生不可思议的力量。”

        岳川听到辛达这话,不由得恼火的说道:“老头子,你知不知道,要是没有我为铁蛋渡入血气,他这条命算是断送了!就算再怎么执着,也用不着去拼命吧。”

        辛达听到这话,不由得哼了一声,反问道:“你不是铁匠,根本不懂得,铁匠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呕心沥血锻造出自己最得意的作品,哪怕是为此付出生命。别的不说,你手中那把裂创心灵之刃就是一名匠人穷尽心血的作品,它为什么叫裂创心灵?是因为那个匠人在打造完成这把刀之后,心脏都碎裂了。”

        岳川沉默了,战死为荣病死为耻这种信念在很多领域很多民族都存在,不能说辛达偏‘激’,只能说他们是真正在追求锻造的大道,将锻造看得比生命更高。

        “再说了,你们冒险家不也是将冒险看得比生命更重么?你们每次深入地下城和怪物领主搏斗,用生命去拼搏,为的是什么呢?”

        听到辛达的话,岳川不由默然,那么多冒险家,不也都是用生命去赌博么,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将冒险看得比生命更重,这和辛达他们的追求是一样的。

        辛达从铁蛋手中接过盾牌,双手摩挲了一下,随后将其‘交’给岳川,岳川看了看,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到这个盾牌的信息,呈现出来的装备资料竟然是三个问号。

        “这是怎么回事?”

        “命名啊,这是刚刚锻造出来的装备,连个名字都没有,怎么可能给你呈现信息呢?”

        岳川哦了一声,以前看到的装备,无论白装蓝装粉状还是史诗,那都是有名有姓的,这种钢锻造出来的,还真是第一次遇到。长见识了。

        可是,叫什么名字呢?取名字什么的最讨厌了,不是已占用就是被屏蔽。

        这时候,旁边的辛达说道:“铁蛋,你果然拥有成为神匠的潜力和资质,哈哈哈,今天,你总算觉醒了自己的天赋。”

        岳川对于神匠之类的词汇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觉醒”这俩字岳川十分敏感,心中不由的想到,我们觉醒累死累活,你们觉醒就这么简单,这也太不平衡了吧。

        “喂喂,辛达大师,你就这么肯定铁蛋能成为神匠?这也太草率了吧?”

        “不,能够凭着自己的悟‘性’,赋予普通材料灵‘性’,将其提升为神器,无论是灵感突来还是经验积淀,这都是成为神匠的标志。我的老师卡路亚就是这样的,除了我的老师,还有神匠希泊。当初,初学锻造的希泊凭着自己心中的热爱,将一个普通材质的护腕制作成了神器品质,那就是有名的处子之美。而现在,铁蛋这件作品,和处子之美是一样的。”

        听到这,岳川突然愣住了,整个人如同被闪电劈中一样,拉住辛达,急促的问道:“你说什么?神器?你说这个盾牌是神器?”

        辛达那老骨头那里经得住岳川这么折腾,顿时剧烈的咳嗽起来,一旁的铁蛋连忙拉住了岳川的胳膊,虽然他没有任何修为,可是这一双手臂中拥有着无法抗拒的力量,岳川竟然被他硬生生的拉住了。而这时候岳川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抚‘摸’着辛达的后背,给他渡入血气,帮助其平复翻腾的气血,好一会儿,辛达那苍白的脸‘色’才出现一丝红润。

        不过辛达并没有责怪岳川,说实话,他的心情比岳川更加‘激’动,如果再年轻几十岁,他恐怕会蹦到屋顶上打滚。唉,岁月不饶人啊。

        “没错,这是一件神器,刚才那光芒就已经很明显了。你给它命名之后,就会看到了。”

        这一刻,岳川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简直是气喘如牛。神器,就是粉装,而且这不是地下城掉落的粉状,而是亲手锻造出来的,虽然这件作品是铁蛋完成的,可是这其中岳川也出了很大的力气,如果没有岳川,唯一的结果就是铁蛋心力‘交’瘁猝死,而这件作品也半途而废。某种程度上说,这件作品的诞生也有岳川的一份功劳,由不得他不‘激’动。

        叫什么名字呢……

        岳川抓耳挠腮。

        希泊的第一件作品叫处子之美,铁蛋的第一件作品就叫兄弟之情吧,不不不,这名字不好,听起来太基情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盾牌上突然绽放出淡淡的光辉,就像拂去尘埃的明镜一样,变得更加光华耀眼,而那个明镜一样的盾牌上,十分惹眼的呈现着四个大字——兄弟基情。我草!面对辛达和铁蛋征询的目光,岳川羞愤‘欲’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897/95706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