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缔造 > 第234章 抵死不从,打死不招

第234章 抵死不从,打死不招

        夜‘色’中,两伙人对峙了一整晚,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光明教会一方的人终于耐不住‘性’子准备突围了,毕竟日出前的一会儿,是人最为困乏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成功的时候。

        光明教会选择的时间不可谓不对,只是他们选错了对手,四周围堵的都是各个势力派来的好手,虽然这其中难免会有一些酒囊饭袋,不过更多的是‘精’锐之士,对于光明教会的突围之举他们早已经做出了万全的防备,是以,当光明教会的人马杀出来时,一个不剩的被生擒活捉。

        “说吧,‘精’灵族的魔法遗迹在什么地方!你们到底有什么秘密!”

        那些蹲了一整晚的各势力头目们急不可耐的审讯道,毕竟从种种迹象推测,光明教会这些人应该是勾搭上了‘精’灵族,并且取得了他们的信任,是以他们才能够学习到‘精’灵族的手法,得到‘精’灵族的物产去布置那些陷阱。在这个看不出什么奇特之处的地方布置了这么多陷阱,必然有甚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光明教会的圣堂骑士们此时还有些头晕脑懵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老老实实的安分守己,怎么就得罪了这么多人呢。魔法公会、炼金协会、佣兵工会……这他吗有名有姓的势力全都在啊,而且他们一个个看向自己的眼神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一样,到底是老婆被抢了还是情人被叉叉了,有这么苦大仇深么?

        这些圣堂骑士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面对审讯,自然是一脸的茫然,可是他们的表现看在其他人眼中就是抵死不招。

        “好,你们不招是吧,来人,用手段!”

        在场这些大大小小的势力,谁没有电惩罚过失处置叛徒的手段,虽然大都是‘抽’鞭子打板子之类的老掉牙手段,可是也有一些势力琢磨出了新‘花’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那些圣堂骑士身上一一表演,众人看到一些大开眼界的刑讯手段时,都会毫不吝啬的喝彩,如此一来,也助长了那些人的攀比心态,原本还有点藏‘私’的心思,可是为了争得一些人气,他们也顾不上保留了。反正不是什么祖传绝学,亮出来给大家看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如此一来,可就苦了那些光明教会的圣堂骑士,虽然他们意志坚强信仰坚定,可是那些擅长‘逼’供的人就是不怕硬骨头,他们平常对付的也都是硬骨头,光明教会这些人还称不上真正的铁骨铮铮,面对那些人的手段,早已经变成了豆腐渣一样的软蛋。

        “我招,我招,我什么都招……”

        终于,一个圣堂骑士忍不住痛苦,哭着喊着招供。一群头头们听到这话,立刻‘精’神抖擞起来,一个个不顾形象,七嘴八舌的向那人问了起来。

        “说,‘精’灵族的魔法遗迹在哪。”

        “不知道啊……”

        ……

        “你们在‘精’灵族的魔法遗迹里都得到了什么好处?”

        “什么都没有啊!”

        ……

        “那些魔法陷阱是谁教你们布置的?”

        “什么魔法陷阱?”

        ……

        面对这种一问三不知的回答,所有的头目们都觉得自己被人耍了,于是一个个恼羞成怒,下令让自己手下加大力度。一会儿,又有圣堂骑士撑不住了,说要招供,不过问了几句,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些头目们一个个都快要气炸了。

        “我就不信你们光明教会的人都是铁骨铮铮的男人,哼,打,继续打,狠狠的打……”

        周围的人也都看不下去了,倒不是可怜光明教会的那些圣堂骑士,毕竟昨晚上死了那么多人,这笔仇恨是怎么都洗刷不干净的,他们才不会可怜这些圣堂骑士。他们看不下去的原因是因为这些圣堂骑士实在太贱了,大刑伺候了一番,一个个喊着招了招了,可是问他们的时候,全都一问三不知,然后再打,打了一会儿又说招了招了,可是再问,依旧是一问三不知,如是再三,那些头头们也懒得去‘逼’供了,直接下达了斩杀的命令。周围那些人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不一会儿,几十个圣堂骑士无一幸免,全都成了血‘肉’模糊看不出人形的尸体。

        如果这些圣堂骑士能够复活过来,一定会撞天屈的喊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看着满地的尸体和周围手下们那种大仇得报的畅快神情,众多头目们脸上的神情越加凝重。

        “想不到,光明教会竟然有这种值得钦佩的对手。”

        “一个两个也就算了,竟然几十个都是,光明教会的底蕴竟然如此之深。”

        “这种‘精’锐之士都能派遣出来,看来光明教会对这里的‘精’灵族宝藏是势在必得了。”

        “他们应该在很早之前就得到其中的秘密了,更是学到了魔法陷阱的布置,我们却一直懵然未知。”

        “先别说了,进去查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再说。”

        一群人小心翼翼的进入到了圣堂骑士刚才驻扎的营地,一路上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发现,除了一些随意丢弃的生活垃圾和生理垃圾,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发现。

        不过,这些势力的人自然不认为这里什么都没有,毕竟四周密布着重重陷阱,里面怎么可能没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而且,那些圣堂骑士“抵死不从”、“打死不招”,明知必死还故意“羞辱”各个势力,这么一群‘精’锐之士,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的驻扎在这么一个一无所有的地方。

        不是没有秘密,而是自己还没有找到!

        于是,各个势力的头领们故技重施,纷纷以光明教会圣堂骑士的驻地为中心,开始圈地,然后将自己的人手调拨过来,每一寸草皮的细致搜查,势要将‘精’灵族魔法遗迹给翻出来。同时,各个势力秘密的碰头协商,联手对光明教会施压,一定要让光明教会把‘精’灵族的魔法遗迹‘交’出来。

        身在帕森霍芬城,而心思一直在郊外系着的岳川简直要笑破肚皮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想要坑那些圣堂骑士一把,却误打误撞的将这些大大小小的势力给坑了个遍,最让岳川高兴地是,这些势力全都坚信的认为光明教会必然已经掌握了‘精’灵族魔法遗迹的秘密。而那些大大小小的头目将在圣堂骑士驻地周围发现的魔法陷阱布置图绘制下来,附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只有‘精’灵族才能生产制作的材料一起发回自己老巢时,立刻又有一队队援兵和物资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

        光明教会的教宗英诺森最近很烦,不不,不是最近,而是自从岳川出现之后就一直很烦。

        原本,教宗才是光明教会第一无二的权威,是光明神在人间意志的代表,可是突然间蹦出来一个岳川,还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圣子,是得到光明神眷顾和赐福的人。如此一来,教宗的威信和地位就遭到了威胁和挑战。

        如果岳川真是什么招摇撞骗的神棍,说不得,教宗英诺森直接就把他送上火刑柱了。可偏偏岳川的能力和表现让英诺森拿捏不准,毕竟就连英诺森自己,对于上古流传下来的神术也都是一知半解,修炼了一辈子,也不敢说完全掌握,可是岳川不一样,那些神术一个个信手拈来,无论熟练程度还是神术的‘精’纯和威力都不是英诺森能够比拟的,这根本是常理无法解释的,唯有光明神的眷顾才说得通。

        教宗从开始的时候就没想过拉拢岳川,毕竟他们一个是号称“神仆”,一个是号称“圣子”,真要把岳川引进大圣堂,英诺森到底是应该摆教宗的架子呢,还是摆神仆的姿态呢?

        英诺森自己不方便出手,于是便吩咐亚力克西斯打压岳川,亚力克西斯自己不方便出手,便指示达萨比去给岳川找麻烦。可是达萨比被岳川整成了植物人,更是造成了数个堂区的‘骚’动,不得已,亚力克西斯只能亲自前往帕森霍芬城坐镇。可是谁都没想到,亚力克西斯也栽在了帕森霍芬城。

        面对铩羽而归的亚力克西斯,教宗英诺森久久无语,他终于发现,自己小觑了这个圣子。

        英诺森是一个危机感极强的人,他决不允许任何能够威胁到自己的事物发展起来,在他从一个普通教士走到教宗的路上,他不知道剪除了多少能够威胁到自己的隐患。与其让对手成长起来与自己对垒,还不如把他们扼杀在萌芽状态。只是英诺森怎么也没想到,岳川的成长速度是如此之快,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令自己感受到了威胁。

        这个人,不能留!

        必须杀了他!哪怕会在信徒中产生不好的影响。

        只是不等教宗调派人手,帕森霍芬城就传来了重磅炸弹一样的消息。光明教会在帕森霍芬发掘‘精’灵族魔法遗迹的队伍全军覆没,无一幸免。

        对于英诺森来说,这几十个人的死亡根本无足轻重,毕竟光明教会经常死人,跟其他教派开战的时候死上百号人的事情也经常发生。只是,在这个全军覆没消息传来的同时,还有另外一条消息。

        圣堂骑士们已经发现了‘精’灵族魔法遗迹的秘密,他们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会被其他势力围攻,所以提前用‘精’灵族的魔法陷阱在营地周围布置防御,给敌人造成了重创。奈何最终还是寡不敌众,被敌人攻破。不过圣堂骑士受尽刑讯,无一招供,更是在临死前羞辱敌酋。

        光明教会在其他势力中埋藏的自然也有钉子,这在各个大势力之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大家都知道自己身边有钉子,只是不知道钉子在哪罢了,时间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当时的情形被这些钉子看在眼中,更是以隐秘的渠道传了回来,言语中自然对自己人的“英勇不屈”大加赞赏,而对于‘精’灵族魔法遗迹的描述也越加坚信和肯定。

        英诺森是一个谨慎的人,他不会以一个钉子的情报就作出判断和决定,毕竟这些钉子很可能已经被对方发现,故意误导,或者干脆变节给自己传回假情报。可是当他收到了第二个钉子和第三个钉子传回的类似的情报时,他不得不相信,这是一个事实。一个钉子背叛,不可能所有的钉子都背叛,当然如果所有的钉子都背叛了,英诺森也认栽。

        有了亚力克西斯和圣堂骑士这两件事情,光明教会在帕森霍芬城的力量收到了空前严重的打击,教堂被毁,人员全军覆没,对于帕森霍芬城的掌控已经陷入到了低谷。而且,那些势力现在对光明教会盯得很紧,想要再派人进去,绝对举步维艰,而且近段时间,英诺森已经明显感受到魔法公会等势力对光明教会施加的压力。

        有些势力是态度强硬地要求自己公布‘精’灵族魔法遗迹,有些势力是态度暧昧的提出好处和自己一起分享‘精’灵族的魔法遗迹。可是英诺森只想说,我他妈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过英诺森这种态度让那些势力想起了几十个圣堂骑士临死之前的“抵死不从”和“打死不招”,对于英诺森这种态度,众多势力也只能暗暗表示,你等着瞧吧!

        英诺森突然发现,自己想要捏死岳川那个小蚂蚁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容易,因为现在的帕森霍芬城已经成了光明教会势力范围外的孤岛,而且还是众多势力团团围聚的孤岛,自己想要派出人手无声无息的将其除掉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一旦派出大队人马,必然会令那些势力疑神疑鬼甚至早来狙击。

        既然杀不了他,那就留着他那,而且现在帕森霍芬城的光明教会几近崩溃,也就那些本土招募的教士幸免于难,而现在,这些教士都团聚在了岳川身边,如果自己想要了解帕森霍芬城的消息或者做出什么举动,都离不开岳川。

        “亚力克西斯,短时间内,我们教会还是需要倚重乌‘蒙’特的,暂时不能杀他,你报仇的念头就缓一缓吧。嗯,对了,你现在已经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甚至也不能出现在教会其他人面前,否则,你就会成为别人攻击我的口实和依据,到时候咱们都会有大麻烦。”教宗背着手踱来踱去,许久,终于说道:“你去找那些人,加入他们吧,这是你唯一的出路了。”

        亚力克西斯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向英诺森鞠了一躬,缓缓离去。

        早在那些圣堂骑士前去寻找所谓的‘精’灵族魔法遗迹时,岳川就已经声明,帕森霍芬堂区不会参与任何形式的争夺,只是致力于完成教堂的修复。所以,即便圣堂骑士用陷阱“杀死”其他势力上百人,那些势力也没有迁怒到帕森霍芬堂区。

        毕竟,帕森霍芬堂区真没什么威胁能力的,而且人家老早的就表明了立场,再则,帕森霍芬教堂的教士都是本地人,那些势力再怎么脑残也不会做出这种容易‘激’起众怒的事情。

        而就在外面打生打死的时候,岳川和他的圣职人员们窝在临时住处,指点他们升级,学技能,以及实战的锻炼,培养他们的信仰和战斗力。

        那些盯梢岳川的眼线们向自己的组织回报时,都是说道:“那些人很老实,每天吃完饭就一个个闭目祈祷,几个小时都不带动一下的,看不出有什么捣‘乱’的迹象。”

        久而久之,那些组织便认定岳川等人是没有任何威胁的,干脆撤走了眼线,将这些人力投入到对‘精’灵族魔法遗迹的探索中去。

        感觉到周围在没有那么多盯梢的家伙,岳川终于可以长长的舒一口气,毕竟,任谁整天被人家盯着都不会舒坦。而且最让岳川郁闷的是,有这些人盯着自己,想出去搞点活动都不行。

        “你们盯着我,我就没法搞小动作,我不搞小动作,你们怎么可能找得到‘精’灵族的东西。”

        话说,岳川这段时间也在《地下城与勇士》游戏世界中探索‘精’灵族的魔法遗迹,一次次用自己的身体去试探陷阱,数百次下来,对于周围的危险区域和安全区域已经‘摸’索出了一个大概,倒也找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和没用的东西。

        有用的东西岳川自然是留着,至于那些没用的,岳川挑选了一些,就想着什么时候扔到外面去,给那些幸运的势力去获取,也要刺‘激’刺‘激’他们的积极‘性’。

        于是,今天某个组织翻地的时候找到一个‘精’灵族用‘玉’石雕琢的手工艺品,某个组织提水的时候捞上来一个‘精’灵族的金银器,更有某个组织从岩缝中找到一块刻满古怪文字的石头。总之,隔三差五的就有好东西被寻找到,虽然和理想中那种秒天秒地秒空气的神器相去甚远,可是至少也算有所收获。而这,也令那些势力更加确信帕森霍芬城周围有‘精’灵族魔法遗迹的存在,而除了这些大大小小的势力,许多原本没资格参与其中的商会、佣兵团也蠢蠢‘欲’动,纷纷派人来到帕森霍芬城,装作经商或者做任务,然后偷偷‘摸’‘摸’的寻找所谓的‘精’灵族宝物。而看到帕森霍芬城与日俱增的人口规模,岳川嘴巴都要笑歪了,因为,这里马上就要成为他的封地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897/95706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