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缔造 > 第300章 战书

第300章 战书

        黑羽山外围的几个帮派山寨被岳川连根拔起,所有的贼匪一概就地处决,根本不要任何活口,这一行为深深的刺‘激’了黑羽山众多帮派的尊严,如果再让岳川这么继续整下去,以后大陆上就要流传出黑羽山剿匪记的传说了,一想到自己会成为某些英雄传说光辉事迹中的垫脚石,黑羽山的帮派老大们就浑身不自在。

        这种事情必须得阻止一下,否则,我们黑羽山颜面何存!

        但是如何阻止呢?上次派四万人说要把人家灭了,可是连城墙根都没‘摸’到就被打了回来,一个个都被吓破了胆,各种关于大秦国“铁筒子”的传说也在各大帮派中流传起来,现在黑羽山的底层帮众们已经不堪大用了。

        那就派高手去吧!

        铁筒子在黑羽山传的神乎其神,的确吓住了不少普通帮众,可是也勾起了许多人的兴趣,尤其是那些顶尖的强者,甚至有些跃跃‘欲’试,想要领教一下铁筒子的威力。

        于是这次,黑羽山派出了三个人,去教训教训大秦国,让他们滚出黑羽山,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让他们长眠在黑羽山。

        侠以武犯禁,修炼者是最爱惹是生非的一群人,哪怕他们想要安守本分,也难保不会被麻烦找上‘门’来。是以,有很多武者要么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要么得罪了不该得罪的组织,在大陆上‘混’不下去了,跑到黑羽山避难,而这些武者,甚至还包括圣级强者。

        圣级强者的确很强,但还算不上无敌,还无法真正做到篡天改地,超凡脱俗。也许当他们超越圣域的时候可以无视一切,但是在他们没有踏出这一步之前,也就是一个强大点的武者罢了。当他们迫不得已需要跑路的时候,大陆上仅有三个地方能收容他们,一个是刺客联盟,一个是黑暗议会,再然后就是法外世界的黑羽山了。

        岳川带人在黑羽山剿匪,真的刺‘激’到了这些圣级强者,因为黑羽山是他们最后的庇护,如果岳川继续动摇黑羽山的威严,‘弄’得外界对黑羽山有了什么想法,他们就要失去这一个得之不易的容身之地了。

        鸠占鹊巢的岳川将一个帮派的山寨改成了临时的营地,而且看他那样子似乎准备在这里留下一支驻军,不打算再走了。废话,黑羽山是几大帝国‘交’界处的‘交’通枢纽,是各路商旅的必经之路。换句话说,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是一条遍地铺着黄金的商路。

        而且,这里临近大秦国,睡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眠,只有将这里控制在自己手中才能安心,岳川是打定主意要把这里划入大秦国的版图了。

        斥候来报,外面有贼匪造访。

        造访?岳川有些疑‘惑’,黑羽山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

        不过看到斥候送上来的拜帖,心中立刻明白了,这哪是造访,根本就是挑战嘛。

        既然战场上打不过,那就用江湖手段解决吧。黑羽山直接递上战书,和岳川挑战,双方各派出三个人,三场定输赢,然后赢了云云,输了云云。

        岳川心中暗骂,欺负人是不是。你们黑羽山虽然不像魔法公会、佣兵联盟那么巨无霸,可是想要拿出一些圣级强者还是轻而易举,别说三个,就是十个也不是不可能。可大秦国这边有什么,唯有的四个圣级强者还是连哄带骗借来的,没错,全都是借来的,当初岳川和四大家族说的时候是借一个月,现在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估计此时古雅尔和那个魔法师应该不辞而别了吧。

        真要说起来,现在大秦国也就曼因斯坦和泰山两个圣级强者了,但是这两人始终不曾说出投靠的话,并不像奥黛蕾赫那样效忠岳川。如果是奥黛蕾赫,岳川可以直接派出去接战,可是曼因斯坦和泰山,他两人就像客卿一样,只享受待遇不管事的,甚至两人连客卿的身份都没有,岳川还真不好用。

        而且,就算奥黛蕾赫派出去也不知道顶不顶事呢。岳川记得,第一次遇到奥黛蕾赫的时候,她是45级的领主,可是变成玩家身份后,就成了和自己一样的38级,征讨黑羽山这段时间虽然每天不辍的练级,但也就升了两级而已。遇到圣级强者还是有些差距的。

        拒绝挑战?

        一旦开了这个口,那就是弱了自己的气势,削了自己的气势,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就在岳川郁闷的时候,曼因斯坦过来了。

        “国君,听说,黑羽山派阿克顿过来挑战了是吗?”

        岳川没想到曼因斯坦会说出这么一句话,顿时愣了一下,仔细回想,战书上提到的那三个人的确有阿克顿这个名字。怎么曼因斯坦会问起这个人,难道他们认识?哦,看曼因斯坦这个样子,双方应该有什么过节吧。真是,天助我也!

        心中的喜‘色’并没有展现在脸上,岳川故作平淡的将战书递给曼因斯坦,说道:“那些小‘毛’贼的确派出三个人过来挑战,不过你放心,我大秦国也不会怕了他。我已经派人回国都传讯,应战的人过几天就会到达。”

        曼因斯坦是一个纯粹的武者,虽然修为很高,可是说起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还真有些短板。他听了岳川话,顿时流‘露’出焦急的神‘色’。

        “国君,那个阿克顿是我们条顿骑士团的仇人!”曼因斯坦咬了咬牙,顿时传出一阵如同钢铁摩擦的声音,一种恨不得挫骨扬灰的仇恨从他眸子里迸发出来。“六年前,我追杀了他七个月,最终被他遁入黑羽山藏了起来。本以为再也没机会将他绳之以法,没想到这次他自投罗网!”

        岳川没有问曼因斯坦具体有什么过节,毕竟这不是什么很好的回忆,没必要去勾起。故作沉‘吟’了一下,勉为其难的说道:“为免夜长梦多,就立刻应战吧,只是,对方提出三人对战,他们有三人,我们这边……”

        曼因斯坦愣了一下,说道:“我去找那野人!”

        看着头也不回的曼因斯坦,岳川心中暗笑。

        有曼因斯坦和泰山出马,不说十拿九稳的赢,就算输也不会输得太难看。而且,对于岳川来说,未必要赢黑羽山,只要让黑羽山的那些帮派看到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和他们好好谈判了。毕竟黑羽山不能真正的拧成一股绳来,大规模的战斗他们不敢,顶尖高手的对决自己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他们除了谈判别无选择。到时候,就可以把脚下这片领土划入大秦国了。

        没多久,曼因斯坦和泰山联袂而至,也不知道曼因斯坦和泰山说了什么,这个野人兴奋的呲牙咧嘴,不时的舞动着手中的棍子,一副谁能赐我一死的模样。

        虽然只有两人,可岳川还是应战了,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就在营地外直接摆开阵势,双方派出人手前去决战。

        没什么客套的话,谁都知道今天不是为了友谊而来,就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只是口号罢了,对于一场连裁判和规则都没有的决斗,生死才是判断输赢的唯一标准。

        曼因斯坦越众而出,如电的目光在对面扫了一圈,随后紧紧盯着一个身材高瘦的红发男子,嘴角扯出一抹冷酷的弧度,“阿克顿,出来吧!”

        没有什么煽情的控诉,也不需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批判,因为这一切都没用拳头爽快和解恨,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曼因斯坦更想冲进对面的人群中捉住阿克顿暴打一顿。

        看到曼因斯坦,那个叫阿克顿的红发男子愣了一愣,眼中流‘露’出一抹忌惮的神‘色’。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黑羽山中遇到曼因斯坦。他不是条顿骑士团的团长么,他不在雅利安家族,跑到大秦国干什么去了?

        阿克顿没有理会曼因斯坦,而是转头向身旁一个高眉深目额头有三道抬头纹的男子说道:“帮主,第一战能不能换成别人,我不想与这个人‘交’手。”

        那个高眉深目的男人微微眯了眯眼,即便在太阳下,高高的眉额依旧为他的眼睛遮出一片‘阴’影,令人无法看到他的眼神,只是当他的目光凝聚过来时,漆黑一片的眼眶中流‘露’出两道‘阴’森得令人不寒而栗的目光,那目光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吊睛白虎大虎。再加上他额头上那三道深重的抬头纹,黑羽山中的贼匪就送他一个黑虎的绰号。

        黑虎看了看对面的曼因斯坦,没有立刻回答阿克顿的请求,而是说道:“这可是第一战,能够代表黑羽山打第一场,这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争都争不来,你却要推出去。别人会怎么想?会怎么看?”

        阿克顿目光微转,果然,当曼因斯坦指名挑战之后,其他帮派的人都向自己投来好奇的目光,如果自己不出去,今后自己在黑羽山的名头算是完了,自己帮派也会受到牵连。以后在黑羽山总会被另外几个大帮派压一头,为啥?因为怯战。

        阿克顿咬了咬牙,说道:“我去!”

        幸好这个世界的语言不像中国那样博大‘精’深,这里的“我去”并没有另外一层含义,所以,看到阿克顿向外走去,黑虎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目光投向曼因斯坦。看到曼因斯坦那魁梧的身姿和剽悍的神情以及猛锐的气势,眼中不由流‘露’出一分炙热。

        “好一个绝世猛将啊!只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身为圣级强者,阿克顿的心理素质绝对是无可挑剔,在走向曼因斯坦的这一段路上,他已经收摄住了心中的情绪,一颗心变得如同明镜般。

        曼因斯坦巨大的拳头紧紧攥起,粗壮的臂膀微微颤抖,最终,他缓缓摊开手掌,一枚黑铁质地的十字剑徽章出现在他的手中。只是此时,那枚十字剑徽章上沾上了血迹,那是曼因斯坦手掌上的伤口流出的。

        似乎感觉不到什么痛楚,又或者心中的痛楚已经超过了手上的痛楚,曼因斯坦无比认真的抚‘摸’着徽章上的纹理,用鲜血为它擦拭。不知是不是错觉,沾染了鲜血之后,那枚徽章竟然绽放出淡淡的光华,原本灰不溜秋的质地也流‘露’出隐约的毫光。

        曼因斯坦将这枚徽章别在自己‘胸’前,然后手中光芒一闪,一柄厚重的黑‘色’长剑出现。

        空间道具?

        观战的岳川愣了愣。跟曼因斯坦接触了这么长时间,还从没见过他使用什么武器,本以为他是赤手空拳的套路,可是哪想到,他的武器是剑,而且是这种大巧不工的巨剑。

        没错,这就是标准的巨剑!

        这把剑剑尖着地,双手可握的剑柄能达到曼因斯坦‘胸’口。要知道,曼因斯坦是几近两米的身高,这把剑少说也得一米五。个子矮小的人根本就耍不来。

        剑身的宽度大致相当于曼因斯坦的巴掌宽,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专‘门’为曼因斯坦量身打造。黝黑的剑身不知什么材质,但是一眼望去,好似有一股惊人的热力传回,似乎连目光都能灼伤。别的剑都是寒芒绽放,可这把剑偏偏反其道而行,浑身都有着惊人的热力,在斗气的灌注下,黝黑的剑身甚至一点点变得通红起来。

        “烈血剑!的确不凡!不过可惜……”

        阿克顿头上的红发微微翻卷,却是被扑面而来的热‘浪’牵动。不知不觉中,他就被曼因斯坦的气势笼罩和压迫。

        哗……

        阿克顿手中也光芒一闪,一柄‘色’泽暗红的巨剑出现在他的手中。看样子他也有空间道具。顿时,周围传来了惊奇的呼声。

        圣级强者拥有空间道具并不算稀奇,这种道具虽然珍稀,可是圣级强者有能力‘弄’到。不过,周围的惊呼声不时因为阿克顿有空间道具,而是他手中那把剑竟然和曼因斯坦一模一样。

        如果只有一把,倒还没什么,可是两人手中同时出现这种类似的剑,周围的人顿时就坐不住了,一个个都伸长脖子,想要仔细辨别两者的区别,随后就开始揣度起两人的过往。

        嗡……

        阿克顿手中的巨剑发出一声颤鸣,一缕锋锐的杀伐之气猛然迸发出来,如同烈火燎原般瞬间向四周侵占,惊人的热力向四周迸发出去,两人周围的空气都‘肉’眼可辨的扭曲起来。

        以阿克顿为中心,周围的砂石全都砰砰爆响,被一股无形的压力碾压成粉末,这些粉末也被气势压迫,紧紧地铁在地面上,哪怕有大风吹拂都无法飞扬起来。

        “烈血剑!的确不凡!不过可惜……你手中的是赝品!”

        阿克顿手指抚‘摸’着手中的长剑,淡淡的斗气光芒从他手指上没入剑身,而被他抚‘摸’过的地方,顿时升腾起猩红如血的火焰来。

        烈血剑,剑如其名!

        听到阿克顿的话,岳川隐约明白了他们之间的仇怨,必然和这把剑脱不开干系。阿克顿偷窃了条顿骑士团的重宝,或许还在这个过程中杀掉了什么重要的人物,然后被曼因斯坦疯狂追杀。虽然手持神器,但阿克顿还是被曼因斯坦杀得狼狈逃窜,以至于心里都留下了‘阴’影,初见到曼因斯坦,下意识的就想逃避。

        不过条顿骑士团也够窝火的,重宝被窃,窃贼遁入黑羽山,他们鞭长莫及,只能‘弄’出一把赝品来自慰。不过这个自慰的赝品卖相也不错啊,也不知道是谁打造出来的。

        “剑虽好,也要看用剑的人是谁。你这种人,配不上烈血二字!”

        曼因斯坦不屑于用打嘴仗,可是一旦开口就能达到诛心的效果。阿克顿听到这话,面上明显一僵,脸‘色’立刻‘阴’沉下去。

        “废话少说,出招吧!”

        没有什么气场的对峙,没有什么心理的博弈,分外眼红的仇人全都一阵加速冲锋,将手中的巨剑砸向对方。

        无需瞄准要害,不用寻找破绽。技巧本就不是巨剑的‘精’髓,巨剑要的就是霸气,要的就是狂猛,这种武器用不上削砍,所有的套路都是一个“砸”字,就像打铁一样,狠狠的砸,谁的力气大,谁就占便宜。可以说,巨剑才是最纯爷们的武器。

        哐!

        平地起惊雷,巨大的声‘浪’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迸发出去,地上的砂石顿时呼啸着翻卷开来,周围观战的敌我双方人员都觉得好像有人猛力的甩自己耳光,面皮被震得麻木不已,‘揉’搓着都没了感觉,耳朵里更是嗡嗡的失去了听觉。

        退……

        原本只想着抢个前排近距离围观的人此时慌忙转身向后跑去,这尼玛可是圣级强者的决斗啊,自己这种普通人连观战的资格都没有,再这么呆下去,光是二人散逸出来的气势都足够要了自己的小命了。与周围狼狈后撤的人不同,曼因斯坦和阿克顿如同两块磁铁似地,‘激’烈的碰撞,然后被双双弹开,紧接着两人就继续冲向对方,然后再次被巨大的冲撞力弹开。一道道惊雷回‘荡’在黑羽山,卷起风沙漫天,惊起飞鸟无数,而两人的力量上的冲撞也一点点揭开了分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897/95707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