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缔造 > 第1179章 你看到了什么

第1179章 你看到了什么

        路易十五唯一的感觉就是憋屈,自己领悟了这种匪夷所思的鬼剑术,更是超水平发挥,本以为能一战竟全功,哪想到连敌人的衣角都没摸到,反而还被敌人一击毙命。

        可恨啊!

        不过,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了,技不如人,死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但路易十五心有不甘,因为技不如人并不是自己学艺不精,而是自己修炼的时间太短太短,自己成为神祗,满打满算也就年把时间,所有的进步也都是进入万剑祖地之后才有的,真要说起来也就几个月的功夫。

        可是自己的对手呢,名门出身,千年潜修,根本不是自己这种小角色可以比拟的。

        可恨!

        复活币的光芒闪耀起来,路易十五的身体瞬间复原,随即神灵的庇护药水生效,无敌的力量将他笼罩起来,瞬间移动药剂的幽蓝光芒也炽烈升腾。

        只是,所有的光芒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路易十五虽然复活,却仿佛一只琥珀中的昆虫,随时都有窒息的危险。

        传送的力量由盛而衰,最终消失不见,路易十五依旧困在原地,没能离开万剑祖地。

        所有剑道文明世界的人都惊讶的看着路易十五,看着路易十五身上的无敌光芒。这些迹象他们太熟悉了,每个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他竟然是域外神祗!”

        “是那个世界的蛮夷!”

        “该死,他竟然进入了万剑祖地。”

        “杀了他!他必然还有同党!”

        ……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虽然他们彼此间也有争斗,可是在面对域外神祗的时候,他们的立场出奇一致,就像冷殇情、林枫和路易十五三人的默契同盟一样。

        路易十五看到身上传送的光芒消失不见,额头上顿时沁出一层冷汗。身份暴露,必然会被群起而攻,如果不能离开这里,绝对会被众人千刀万剐。可是这百试百灵的药剂关键时刻就掉链子了,竟然无法破开空间的力量,将自己传送出去。

        好在路易十五身上还有几瓶瞬间移动药剂,这种药剂冷却时间10秒钟,理论上,一次无敌药水的持续时间内可以使用三个瞬间移动药剂。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第二个瞬间移动药剂散发出强烈的蓝光,这道蓝光比刚才更加炽烈,路易十五身周的空间也产生了明显的波动,他的身体也变得虚幻朦胧,仿佛随时都会破空而去一样。

        世界树动了,漫天剑气瞬间变得凝实起来,万剑祖地内的空间立刻变得坚实、稳固,路易十五身边刚刚出现的波澜也瞬间消失。一道道剑气消磨着路易十五身上的无敌光芒,无敌光芒虽然强悍,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去。

        身上的无敌光芒仿佛风中残烛,随时都会熄灭,一旦最后一缕光芒消散,路易十五也就会承受到所有人的疯狂攻击。

        生死一线,路易十五心中倒也没了恐惧,反而有种豁出一切的光棍感,反正自己只是一个小人物,根本没想过自己能混到今天这种风光的程度,反正自己这辈子值了,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希望自己死后能化为鬼神,亲眼见证剑道文明世界的毁灭!

        “吉格啊,请聆听我卑微的祈求……”

        路易十五缓缓跪倒下去,鬼神之力勃发,身上的衣衫瞬间破碎,露出了精赤而健壮的上身。

        祭祀之术!

        路易十五手中拿着一柄古朴的短刀,那是一柄上古流传的器具,之所以说是器具,因为它是祭祀的用具,而不是刀剑。

        它不是兵器,也不是屠刀,而是神圣无比的礼器,专门用来分割祭品。能用这种礼器分割的都不是寻常的祭品,而是最虔诚也最强大的生灵。

        这柄刀具不知传承了多少万年,路易十五的家族也是机缘巧合才获得了这件物品,以及祭祀之术。路易十五的家族知道祭祀之术的强大,也知道这柄刀具曾经分割过四个自愿献祭的生灵,得到过四个伟大神祗的青睐,是一柄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物品。

        礼器的短刀点在路易十五额头眉心,哪怕有无敌光芒的庇护,可是随着短刀滑动,众人都听到一声清晰的布帛撕裂声。

        则天蹙眉,随即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骇然色变,“阻止他,他在施展一门十分邪恶的术法!”

        剑道文明世界也记载有这种力量,不过那是剑道信仰建立之前的混乱时代。则天虽然没见过这种力量,但是她能够从古文献的字里行间中感受到这种力量的强大,不可思议的强大。

        则天动了,可是一个身影拦在他的身前。

        “这是对剑道的亵渎,你要成为剑道的敌人么?”

        则天怒视冷殇情,却没有立刻出手,因为冷殇情的实力足以令她忌惮。

        “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剑道?”

        冷殇情一句话把则天噎的说不出来,只见她眸中闪过一抹厉色,脚踏剑步,身随剑走,剑道独尊的力量瞬间将冷殇情笼罩起来。

        冷殇情感觉自己手中的杀戮之剑有千钧重,体表萦绕的剑罡也莫名的晦暗起来,体内活泼的剑气更是一瞬间变得好像泥泞中爬行的乌龟一样。

        “剑道独尊?你真以为自己可以代表剑道?夏虫语冰,不知所谓!”

        则天不言不语,只是一声冷哼。

        “剑道独尊!”

        冷殇情一字一顿的说道,手中杀戮剑道缓缓矗立而起,虽然只是四尺长剑,却令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顶天之刃的感觉。

        这只是一个开始,之间猩红的嗜血剑道倏然一闪,融入杀戮剑道中。

        嗜血剑道几乎是伴随着杀戮剑道而生,两者的联系最为密切,与嗜血剑道仿佛的还有夺魂剑道,这是冷殇情受到灵魂猎者的启发领悟的剑道。

        随后,一柄柄剑道仿佛倦鸟投林一样没入杀戮剑道中,海纳百川一样融为一股,汇成一道。二十三把剑不分彼此,尽皆被杀戮包容、吞没。

        “剑道的本质就是杀戮,也只有杀戮才贯穿剑道始末,所有的剑道都是因杀戮而生,因杀戮而存,剑道独尊,也只能独尊杀戮!”

        冷殇情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则天,目光如剑般锋锐,言辞亦如剑般犀利。

        “剑道独尊,尊的是杀戮,而不是你,你——无法代表剑道!”

        轰!

        无形的禁锢砰然碎裂,则天嘴角沁出一抹刺眼的血迹。

        她受伤了,第一次受伤!

        还从没有谁伤到过则天,她向来不知道疼痛是何滋味,而今天,她体会到了。除了身体上的疼痛,还有心中那种难言的挫败。

        剑道独尊竟然被破了!

        难道自己真的不懂剑道?自己无法代表剑道,难道他就可以?他剑道上的领悟远超自己?

        杀戮才是剑道的本质,剑道文明世界却一直否认这一点,更是极尽可能的用各种手段和说辞去粉饰剑道,在剑道中融入各种莫名其妙的理论,比如一元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之类的论调,更是由此衍生出诸多门派和流派。

        可是冷殇情粉碎了这种虚假的谎言,揭示出了剑道的本质,剑道独尊的本质。

        “此时此刻,为何还要内斗,难道不该趁机斩杀这个异域神祗么?”

        则天眯着眼看向冷殇情,看向冷殇情隐隐间将路易十五护在身后的动作,低声说道:“你们还不明白么,他,也是域外神祗!”

        “那就将他们一起杀掉!”

        这是一个排除异己的好机会,尤其是岳川这种技压群雄的存在,众人正没有什么好的理由和说辞呢。

        这种时刻,冷殇情是不是域外神祗已经不重要了,众人只需要知道他妨碍了自己的利益就行了。

        杀!

        则天也和众人一同出手,杀向冷殇情,不过他心中留了一个心眼,注意着之前和冷殇情处在同一阵营的第三个人。

        林枫的剑很快,出招快,变招也快,他作势攻击冷殇情,却猝然发难,攻向身旁一人的要害。

        那人虽然及时察觉,做出了防御,可是在林枫极致的斩铁式奥义面前,他所有的防御都形同虚设,被一剑毙命。

        不是他的防御不强,而是林枫的攻击太犀利,他所谓的防御在林枫剑锋前就像纸糊的一样,即便他将自己防御的无懈可击,可是在林枫眼中,依旧满身破绽,而且每一处破绽都足以致命。

        “你也是域外神祗!”

        剩余几人对林枫怒目而视,林枫也自然而然的身形一飘,来到冷殇情身侧,和冷殇情并肩而战。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林枫突兀的向一个神祗说道,那个人错愕了一瞬间,随即愤怒的看向林枫,想要为自己辩白,可是其他人哪里容得他开口,就连则天也突然暴起,向他攻去。

        “我……冤枉……”

        那个哥们含恨而死,至死都怒视着林枫,因为他的一句话,给自己招来了无妄之灾。

        则天等人也纷纷醒悟过来,自己中了敌人的离间计,而且是最粗浅最没有技术含量的离间计。可是刚才那种情况,谁都没有心思去仔细思量,以至于枉杀一个同伴。

        原本的八个人,接连陨落了两个,剩余六个,域外神祗三个,剑道文明世界本土的神祗三个。

        不过,路易十五的情况有些特殊,他也活不长了。

        之前一幕幕说来话长,实际上也就是一瞬间,路易十五手中的刀具从眉心划到小腹。

        一双鬼神之力凝成的手臂捏住面上的皮肤,随即向两侧缓缓掀开,就像揭开一层布幔一样,路易十五的皮肤被缓缓揭开,仿佛一本翻开的书籍,又像卸了妆的画皮。

        这只是一个开始,路易十五的手还在动着,而且越来越快。

        林枫和冷殇情知道路易十五这是在做什么,他们很想阻止,因为这意味着路易十五会死亡,但他们知道,这是路易十五的选择,他选择将自己当做祭品献祭给神祗,自己只有成全他,为他护法,让他求仁得仁,死而瞑目。

        一根根肌肉纤维仿佛蚕丝一样剥落下来,在路易十五身前堆积,就像抽丝剥茧一样,路易十五的身体越来越瘦削,越来越单薄。

        则天等人看到这一幕,全都被骇的说不出话来,一股森然的冷气从他们心中冒出,直冲天灵盖,所有人背后都凉飕飕的。

        他们不是没杀过人,甚至一个个杀人如麻,可那都是将剑锋砍在别人的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

        他们不怕挨刀,可那是敌人的攻击,而不是自己,即便他们可以对自己挥剑,也不会像路易十五这样,将自己身上的每一块肉都细细梳理,仔细切分。

        呕……

        则天喉头翻滚,一股强烈的不适令她感到头晕目眩。虽然眼前没有点滴的血腥之色,却比所有的尸山血海更加恐怖。

        只是几个眨眼的时间,路易十五就成了皑皑的白骨,一根根白骨呈现在众人眼前,强烈的冲击着众人的视觉感觉。

        白骨不可怕,他们都见过白骨,更是将无数生灵变成枯骨,他们能够走到今天,几乎都是无数白骨铺垫出来的。

        可是活着的白骨呢?而且这个白骨还在不断地拆卸自己。

        路易十五将自己的身躯一块块拆分开来,恭敬的放在身前铺展开来的皮肤上,孤零零的骷髅头昂然直视着天空,仿佛透过虚空看到了自己渴望的神祗。

        诚然,路易十五的身体无比虚弱,他的身体中早已经没有了任何力量的存在,他的生命早已经到了终点。可是,他的生命也诡异的停止在了这个终点。下一秒就会踏入死亡,可是这个下一秒迟迟没有来临。

        与身体截然相反的是路易十五无比强烈的灵魂之力,前所未有的强烈,就像炽烈燃烧的煤炭,刹那璀璨的流星。一瞬,便是永恒!

        路易十五身上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用常理来思量和揣度,所有人都只是呆呆的看着他,看着他目光所向的虚空。

        那里是世界树伟岸的身影,可是谁都知道,路易十五期待的不是世界树,至少不是眼前的世界树。

        路易十五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离奇的画面,他知道那是礼器道具中的景象,是这个刀具前几次祭祀中的情形。

        一个高大壮硕的青年跪在白玉石打磨的祭台上,周围跪满了形形色色的人群,青年将自己当做祭品,一刀刀切分,最终只剩下一颗孤零零的骷髅头,他也同样昂首直视苍天,寻找着自己信仰中的身影。

        周围的人群全都激动的膜拜着,每一个人的眼睛里都流露着狂热的光芒,如若实质的信仰之力仿佛海水涨潮一样在祭台周围升腾、弥漫,那浓烈的信仰之力比太阳更加炽烈,比星辰更加璀璨,即便隔着无穷的时空都能感受到。

        你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

        ……

        无数人大声询问,询问祭台上那个骷髅头,骷髅头嘴巴缓缓张合,发出了一个古怪的音节……

        没有人询问路易十五看到了什么,路易十五的骷髅头却缓缓张合,发出了一个蕴含无上力量的音节——吉格!

        吉格之名被道出的一瞬间,一股浩瀚的威严力量从虚空中洒下,一道金色的光芒仿佛聚光灯一样落在路易十五身上,一张模糊的脸庞浮现在路易十五视线中,也浮现在所有人的视野里。

        那是一张苍白而英俊的面孔,一张仿佛大理石雕琢的面孔,他面庞上每一个棱角每一个线条都充满了无法言喻的美感,尤其是那双金光湛然的双眼,仿佛拥有无穷智慧,洞穿过去、看破未来。

        他笑了,露出两根锐利的牙齿,他的犬齿比寻常人更长了一些,也更锋锐了一些。

        “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

        路易十五激动地呐喊,只是,没有人能听懂他的语言,众人只是看到骷髅头的下颚一张一合,仿佛上了岸不断扑打尾巴的鱼儿一样。

        可是路易十五没有任何畏惧,他反而在期待着死亡的降临,期待着拥抱死亡,成为鬼神一样的存在。

        这时候,世界树瞬间光芒大作,一根根枝条仿佛利剑一样戳刺过来,直击空中吉格的虚影。更有一根世界树的枝条向路易十五刺了过来,重重树影,仿佛一张血盆大口,想要将他吞没。

        “他是我的!”

        金色的光芒益发璀璨,甚至实质化,一层晶莹的金色水晶琉璃将路易十五所在的位置封锁起来。

        冷殇情和林枫看到这一幕,全都心中狂跳,因为他们想到了无敌药水的名字——神灵的庇护!

        没错,就是神灵的庇护,原来指点就是眼前这一幕。

        攻向路易十五的枝条在距离路易十五只有一米的时候仿佛受到无形的阻力,丝毫无法前行,路易十五近在咫尺,它却无法将其擒拿。

        愤怒的世界树将所有怒火都发泄向空中的吉格,冷殇情和林枫本以为吉格会大发神威,将世界树修理一顿,哪想到空中吉格的虚影被树枝一顿抽打,仿佛波光一样片片碎裂。“唉,这终究这不是我的世界。”吉格手一挥,路易十五立刻化作一道光芒没入虚空,随即,种种异象消失不见。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897/95717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