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缔造 > 第1446章 :命运之门

第1446章 :命运之门

        盖波加受到限制和削弱,依然保持战斗力的也就岳川和冷殇情了。因为盖波加已经与他们的装备、天空套融为一体,赫尔德的力量可以限制盖波加,却无法限制这种终极装备。

        茜茜一方的魔法师虽然强大,可是面对至尊魅影和深渊骑士的冲杀,根本没有半点反抗能力,无论时之剑的时光湮灭,还是杀戮之剑的剑下无生,都仿佛切菜砍瓜一样收割魔法师们的生命。

        茜茜出手了,但岳川和冷殇情根本不理会茜茜,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全力追杀这些魔法师,两人往返穿梭,茜茜空有一身力气却使不出来,只是几个眨眼的时间,岳川和冷殇情就同时停止下来,因为,除了茜茜之外所有魔法师都被斩杀。

        许多魔法师死了之后都慌忙使用复活币离开,但也有一些魔法师复活币尚在冷却中,死了就彻底死了,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他们此时静静躺在地上,空洞的双眼中满是迷茫和难以置信。

        带领这些魔法师的安妮也死了,即便死,她还拄着法杖,坚强的站在茜茜前方。

        “茜茜,快走,你不能死。你是人类,最后的希望。”

        仇恨的光芒在茜茜眼睛中升腾、燃烧,“你们,都是披着人皮的阿波菲斯!”

        岳川无视了这句话,时之剑一点点抬起,遥遥指着茜茜,“不要继续挑战我的耐心!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速度离开这里。”

        呵呵……

        茜茜冷笑一声,娇弱的身子缓缓升起,花舞之灵套装仿佛沐浴着春雨的花木,狂野生长,不多时就在茜茜身后蔓延出一大片葱郁的森林。

        锐利的荆棘就像忠诚的护卫、低矮的灌木就像平凡的子民、高大的乔木就像栋梁之材。而这一切的一切都以茜茜为中心,众星拱月般的环绕。她就像是夜空中的明月,草木中的精灵。

        翩跹的身姿不断散落凋零的花瓣,仿佛天女散花一样,花舞之灵仿佛凋零的秋叶,片片剥落、飘洒。下方葱葱郁郁的森林也瞬间从夏花的灿烂转入秋叶的静美,寂寥零落。

        死亡,如此快的降临,茜茜燃烧自己所有的一切,献祭自己的生命、灵魂、瞬间换取了难以想象的力量。

        充满死亡气息的毁灭力量在茜茜上方形成,漆黑的力量仿佛夜幕降临,整个天空都瞬间黑了下来,一道道漆黑的能量顺时针旋转,并且越来越快,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撕扯着空间,甚至时间。

        漩涡范围中所有的一切事物都被扭曲,空间早已经被漩涡片片揉碎,搓扁揉圆,漩涡中心的空间错综复杂,即便空间主宰身在其中也会迷失、陨落。

        岳川不知道茜茜这是什么力量,可是岳川感受到了这种力量的强大。

        冷殇情倒是看出了什么,低声说道:“茜茜前世是守望者,她的天赋能力就是占卜,占卜师最强大、最准确的占卜就是临死前的那一次,生死边缘是一种十分奇妙的境界,拥有匪夷所思的力量。茜茜献祭了一切,换取强大的力量,同时,她处在生死边缘,进入了那种奇特的境界,两相结合,她此时的力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不要力敌,退!”

        茜茜满头黑发狂乱飞舞,可是岳川知道,茜茜的头发早已经变成了灰烬般的灰白,那黑色,是周围黑色力量渲染的结果。

        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生命的终结、死亡的开始。

        原本,她不用这样做,可是总有一股力量在背后推动着她,将她一点点推到悬崖边缘,推向万丈深渊。

        “命运啊,回应我的呼唤吧!”

        古老的神魔语言响起,一道道神秘莫测的音符从茜茜口中吐出,上方漆黑的漩涡瞬间嗡嗡作响,天仿佛要塌下来似得。可是这时候,一股强横的阻力出现,阻止漩涡的转动,密密麻麻爆豆般的碎裂声响彻天地。

        咔嚓嚓……

        漩涡就像磨盘一样,与某种不知名的事物剧烈摩擦,漩涡的体积迅速缩小、磨平,眨眼间,漆黑的漩涡就变得透明起来,仿佛薄薄的一层。漩涡后,一道道光怪陆离的景象浮现出来,画面众多,如同天上繁星,根本来不及细细品味便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冷殇情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是命运之门,真正的命运之门。”

        命运和时间一样,无处不在,任何事物都无法摆脱时间的影响,同时,所有的事物都被命运羁绊,无法摆脱。

        命运,也是时间之力的一种,时间加速、时间静止和时光倒流跟命运比起来,就像十以内的加减乘除和微积分的区别。

        爱丽丝自诩掌握了命运的力量,事实上她只是伪造命运,通过种种布置令历史向着自己意志的方向发展。实际上,爱丽丝根本触摸不到命运,至少她无法像茜茜一样开启命运之门。

        遥遥关注这场战斗的乌蒙特看到空中的命运之门,眼睛中流露出兴奋的神色,命运之门,真正的命运之门,和时空之门一样无比逆天的存在。

        卡罗索虽然掌握了时空之门,可是他依旧无法逆转自己的命运,更无法改变阿拉德世界的命运。从这个角度来看,命运虽然属于时间的范畴,却远远高于时间之力。

        “命运之门虽然强大,可这种力量并不是谁都能使用的,即便茜茜那种拥有占卜天赋的守望者,也是献祭了一切,在生死边缘才看到了命运之门的存在。”

        一旁的赫尔德同样惊叹的看着命运之门,随即担忧道:“主人,她唤出命运之门,会不会看到我们的存在?如果那样,我们的身份岂不是就要暴露了?”

        乌蒙特呵呵一笑,“暴露的可能很小很小,就算暴露了又怎么样?守望者已经死了,而且,她临死前一定不会让岳川好过。我可是清楚记得她有一门绝技,可以将某个人从命运中抹杀,我很好奇,岳川如何躲过这一招呢。哈哈哈……”

        赫尔德虽然不明就里,可还是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因为岳川和茜茜同归于尽之后,缔造世界就会群龙无首,剩余的冷殇情等人无法服众,缔造公会必然再次分裂,而且是分裂成几十个上百个小团伙,甚至是直接解散。

        而最重要的,岳川和茜茜已经兵戎相见,双方的仇恨已经种下,这一战屠杀的魔法师不计其数,那些复活撤离战场的魔法师肯定会孜孜不倦复仇,铁板一块的缔造世界必然会变成乱糟糟的蚂蚁窝。

        茜茜一只手探入命运之门中,指尖处,一道涟漪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茜茜像摸鱼一样揪住了一个光点。

        与此同时,岳川只感觉一股无形的钳制力量从不知名处降临下来,就仿佛一道道无形的丝线束缚住了自己的手脚,勒住了自己的咽喉。

        “难道,茜茜手中,是我的命运……”

        岳川心中惊骇,时之盾举起护住自身,随即,无形的命运之力降临下来。

        “抹杀!”

        茜茜手指一抹,仿佛擦拭灰尘一样,将命运中的岳川抹去,岳川的命运十分强势,茜茜的举动就像鸡蛋碰石头,岳川身体震荡,就像水波中的倒影,受到外力,瞬间扭曲晃荡。

        只是,岳川的命格出奇坚强,扭曲到撕裂边缘的光影恢复过来,再次变成血肉之躯,而茜茜的身体却仿破碎的瓷器一样,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纹。

        抹杀是相对的,岳川受到什么程度的创伤,茜茜也会受到同等程度的反噬,这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也一千的力量,一种同归于尽的力量。

        遥遥关注着这一切的乌蒙特轻轻鼓掌,“不错不错,很不错。两人要么同归于尽,要么一死一残,呵呵,到时候,我们再补一刀,送他们共赴黄泉吧。”

        茜茜的身体瞬间破碎,岳川的身体扭曲着晃荡了几下,最终恢复原样。

        茜茜不复存在,她的身躯湮灭、魂飞魄散,所有的光点尽数化作流光没入命运之门中消失不见。

        岳川只能无力的看着这一切,无论自己命运的扭曲还是茜茜命运的破碎,岳川都只能默然接受,无力抗拒。因为这是命运的力量。

        命运之门缓缓关闭,茜茜力量召唤出的种种异象也都烟消云散。

        岳川无力的跪倒下去,他手掌紧捂着胸口,一道道钻心刺骨的疼痛在他体内升起、蔓延。

        所有人都清晰看到,岳川的身体变得透明起来,虽然是血肉之躯,却隐隐间呈现出透明的意味,仿佛被稀释的颜料一样。

        看到这一幕,乌蒙特哈哈大笑,“茜茜没有发现我们,依然按照我的意志和岳川针锋相对的硬碰了一次。茜茜彻底陨落,魂飞魄散,岳川虽然没死,但也元气大伤,一条命丢了大半。”

        赫尔德也笑了,因为岳川是现实世界的领袖,是阿波菲斯的头号敌人,岳川重创是她喜闻乐见的事情。不过,重创还不够,最好是彻底陨落,和茜茜一样。

        乌蒙特嘴角噙着胜利的笑容,一撩衣角,头也不回的说道:“走吧,该我们出场了!”

        冷殇情想要扶起岳川,可是他的手掌还没触碰到岳川就被一层无形的力量阻隔,冷殇情不知道岳川的情况,不敢妄动,只能隔着这层力量担忧的望向岳川。

        其他人也都簇拥过来,一个个焦急的望着岳川,却全都束手无策。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岳川身上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岳川。

        乌蒙特与赫尔德悄然出现,冷殇情心有感应,杀气满溢的双眼立刻忘了过去。

        “是你!”

        赫尔德之前出现过,冷殇情怎么会不知道,至于乌蒙特,化成灰冷殇情都认得。看到这两人联袂而来,冷殇情瞬间恍悟。

        “乌蒙特,是你害死了茜茜!”

        乌蒙特面颊稍稍抽搐,可是很快就恢复原样,“我得不到的,就算毁掉也不能让别人得到。岳川夺走了我的身体,茜茜夺走了我的心,哈哈哈,我让他们两人同归于尽,有什么不可呢!”

        “只是可惜,岳川还在苟延残喘啊,不完美,不完美!”

        “不过没关系,早死晚死都是死,哈哈哈。”

        冷殇情猝然一剑斩出,乌蒙特不闪不避,杀戮之剑从乌蒙特眉心切入,从背后穿出,众人都以为这一剑将乌蒙特剖成两半,可是只有冷殇情知道,自己这一剑没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你不是我的对手,上一世不是,这一世也不是。上一世的你我一清二楚,这一世的你,我也研究了透彻!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不用白费力气了。”

        冷殇情沉默,虽然他自信,但是并不盲目,刚才那一剑就已经试出了乌蒙特的深浅,冷殇情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乌蒙特上一世的天赋能力就是“无”。

        任何力量都对他无效,就像刚才那一剑,切切实实的斩在了他身上,但是这一剑“无效”,没有对他造成丝毫伤害。

        正是凭着这种特殊的天赋,乌蒙特才能成为神魔的王者,也正因为这种力量,他才能在阿波菲斯潮水般的攻击中坚持到最后。

        乌蒙特哈哈大笑,笑声中满是张狂,“以前,还有阿波菲斯的力量能够伤到我,可是现在,我连阿波菲斯的力量也无惧了。我,是无敌的!”

        这时候,岳川缓缓抬起头,一字一顿的说道:“不,你输给了命运!”

        乌蒙特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没错,他输给了命运,如果说世上还有一种力量可以战胜他,那必然是命运。

        不过很快乌蒙特就摇了摇头,“没错,是命运。茜茜是守望者,可以接触到命运的力量,所以我十分渴望得到她。不过现在不用了,她陨落了。”

        “不,她没有!”

        “岳川,你就是想诳我也换个其他理由好么?”

        岳川缓缓站起,高举右手,所有人都清楚看到他手上缠绕的事物——一条项链,准确的说,是茜茜生前佩戴的项链。

        “真实的谎言!”

        看到这条项链,乌蒙特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他使用语言水晶球偷窥过岳川和奥兹玛的战斗,自然知道这条项链的属性,可以重复释放上一个魔法。茜茜的死了,可是这条项链记录了她最后的力量。

        “茜茜,我会完成你最后的心愿!”岳川的眼泪如同决堤的洪水,“开启吧,命运之门!”

  http://www.biqugex.com/book_21897/99992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