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68.这一辈子,我都会一直一直对你好(5000字)

68.这一辈子,我都会一直一直对你好(5000字)

        蔷薇诧异了几秒,反应过来后,心里还是微微庆幸的,自己说的是这句,不是前面的任何一句,不然,她还逃个毛线啊燔?

        “这一辈子,我都会一直一直对你好。”他从黑色西裤里,掏出了一个首饰盒,打开,里面是那一枚婚戒。

        蔷薇傻眼了,眼眸里的水雾,更让她的眼睛迷蒙了。这个东西怎么这么应景,他随身带着这个戒指干嘛?

        她傻傻的看着面前这个她刚还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前面一口咬死他的男人,现在正在把那一枚婚戒带进她的无名指中。

        “宝贝,以后,你就是我的心尖宠,这辈子,老公只爱你一个。”他在她戴着的戒指上轻轻低吻。

        欧涵宇的声音有多好听,蔷薇没有注意,她的一颗心乱了。

        感动的因子在心里悄悄冒出来,却被蔷薇给又压了回去。

        蔷薇,你可千万不要被这个男人几句甜言蜜语就给收买了。“轻易得到的,男人是都不会珍惜的。”这话是木鱼给她说的。所以,这个时候,这个男人不管他是在闹哪样,首先,你要先保持冷静,保护好自己这个颗心。

        “再说,他前面伤你的,你的伤口愈合了吗?”心里对自己说,心在疼。

        “老公。”蔷薇一下跳到了欧涵宇的身上,紧紧抱着他不松手。

        欧涵宇反应倒还快,立马接住了这具柔软的小身子骨。真怕,一下给掉地上去了,那他的心估计得疼死窠。

        “老公,谢谢你!”她得脸轻轻靠近他的脸,有些害羞,有些放不开,这样的她,早已让他爱的那颗心融化了。

        她的不好意思,他尽收眼底,他的笑温暖人心,脸故意往她小脸上蹭了一下,看她,眼中流露着满满的爱意。

        蔷薇在欧涵宇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很快离开,脸很烫。

        一双会笑的眼睛看着欧涵宇,笑容是甜人的。小脑袋靠在他的颈窝处躲着他的吻。

        “老公,先抱我去沙发。”蔷薇很快把话说完,像是在完成任务一样,但语气是不同的。

        她感觉自己以前结婚2年没做的事,今天都一次性给做完了。

        这娇撒的,欧涵宇恨不得一下把她扑倒在床上,狠狠的。

        欧涵宇亲了亲蔷薇的小嘴:“干嘛?不去洗澡了,嗯?”欧涵宇逗她逗的在笑。

        “去了,你就知道了。”蔷薇红着脸话说的很小声,心里给自己说:“蔷薇,你真要这么做吗?”

        欧涵宇知道这个小妮子,在打什么主意。

        欧涵宇抱起她,往沙发走。身下的那玩意,不管是硬度还是热度,可一点没消。

        欧涵宇故意放松了力度,蔷薇在他怀里,身子往下面滑,某处自然是刚好滑到某人的硬.物上,她那里被他那玩意紧紧顶着,她再不敢乱动一下。

        蔷薇抱在欧涵宇脖颈后的小手捏成拳了,又松口,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甜。

        沙发上,欧涵宇坐下,蔷薇双腿合着,侧坐在欧涵宇的腿上。身上的男士衬衫刚好遮掩住一双美腿,但也仅是多盖了腿根下一点点。

        他柔软的身子贴着他结实的胸膛,欧涵宇火一般热的眸子在盯着蔷薇看,看的蔷薇的眸子仿似也着了火。

        不知是谁的呼吸声乱了,满室暧.昧的气氛即将凝聚出另一幅画面。

        蔷薇一双小手,很是灵动的往他身上探索,手有点微颤,带着一点点害怕,一点点紧张。

        可就是这双柔软的小手摸的欧涵宇身体直难受,下面胀疼的不行。

        欧涵宇拽着她的小手,就压在了皮带扣上。

        只听,皮带扣咔的一声,蔷薇吓得,心跳加速。

        欧涵宇望着蔷薇在笑,他抬手,把她胸前的头发轻轻往后梳理。

        “都已经做过了,还怕?”他抵着她的额头,声音低,蔷薇听着,一张脸除了红就是烫,蔷薇把小脸埋得低低的,不说话。

        欧涵宇看不到她的表情,只当她这是害羞了,确实如此,却又并不全是,她在着急,又在犹豫,一张脸是纠结的,更怕他发觉,所以她只敢把脸低埋着,不敢抬起脸,与他对视。

        他的舌在她嘴里深陷缠.绕,亲的蔷薇一张嘴直疼,吻更是带着热度,吻的急切,蔷薇在他怀里害怕,在躲。

        蔷薇总感觉自己和他接下来要发生点什么。心里是不愿意这样的,心底一根刺,扎在心里2年了,不舒心,很疼。

        蔷薇越是躲,欧涵宇一颗心就越是跳的厉害,呼吸越发粗促。

        他拉着她的手,“别躲,乖!”哄着她,却无用,她依旧躲,还躲的更甚。

        蔷薇在想,蔷薇,你怕什么呢?豁出去了。

        她在回应他的吻,这一刻,蔷薇知道,自己对他的吻,是不讨厌的,至少愿意他的口腔的唾液到她的嘴里交换,即便这样,她却还是过不了自己那关。

        她半起身,双腿跨跪在了欧涵宇双腿两

        侧的沙发上。他的唇刚好吻到了她胸前的那颗衬衫纽扣上,她的心跳的很快,蔷薇感觉自己整颗心,快一下子跳出来了。她的小手从他的腰间把皮带抽了出来,放在了一旁。

        他身上衬衫扣子,她在一颗一颗的解开。她轻轻咬着唇,做这些动作,脸红不自然。

        欧涵宇兴奋的紧了紧手上抱她的力度。

        喜欢和爱,这两个词融合在他的身体里变成一句他的心声:“想.要.她,想.要.她的心和身一起都只属于他一个人。”

        他更欣喜的是她正在一点点接受他。

        蔷薇被欧涵宇吻的一边脸,往一边偏,她把他身上的衬衫从他身上脱了下来。

        呼吸喘的厉害。

        蔷薇,你想好了吗?要逃还是接受?

        心里在挣扎的同时。

        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把欧涵宇给扑倒在了沙发上。

        欧涵宇躺在沙发上,望着蔷薇的脸,在笑。这样成熟的男人,一张俊脸笑起来只会让女人那颗心,跳的更快。他笑的蔷薇一时慌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下把他给扑倒了。

        “原来,你想要做的是把我扑倒?”欧涵宇的半笑着看着蔷薇的眼睛在问她。

        蔷薇被欧涵宇吻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双眼睛都不敢看他,只敢看着别处。

        蔷薇穿着男士的白色衬衫修长宽松,若隐若现的美感,让欧涵宇一双眼睛只顾盯着蔷薇看了,忘了其它,一双骨节分明的男人大手握着她纤细的腰肢力度却是重了。她海藻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美丽迷人,两条细长白皙的双腿现正分开跪在他身体两旁的沙发上。

        沙发再大,再宽敞,又能大到哪里去,毕竟是张沙发。

        欧涵宇的身体,体格很棒,身材更不用说,他往沙发上一躺,沙发被他占去大半,他身上结实的腹肌,硬硬的,女人对男人这样的身材是喜欢的。

        自然,蔷薇也是女人,还是心里一直就喜欢他的女人。

        蔷薇外面的一条腿跪的不稳,总有种随时会被掉下去的感觉,沙发本就软,彼此谁动一下,都牵扯着沙发在颤。

        欧涵宇看着蔷薇这样,喉结滑动,很是性感的男人画面,迷惑着爱慕他女人的那颗心。

        蔷薇半俯身,吻上了他的喉结,欧涵宇的心在剧烈跳着。

        她让他紧张了,她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可以把他要她的感觉挑.动起来。

        他看到了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现在半俯身下,衬衫里面的那一对饱.满,正轻轻晃动,腰部的曲线通过敞开的领口这样看过去,一览无遗。

        “给我,宝贝!”欧涵宇一只手抱着蔷薇的小脑袋,吻着她的侧脸,吻的急切,蔷薇有些受不了。

        “你先闭上眼睛。”两个人现在都喘。蔷薇说话了,一脸娇羞的脸色绯红,看的欧涵宇,一颗心兴奋的不行。

        欧涵宇很配合的闭上了眼睛。

        “不许睁开眼睛偷看。”蔷薇往一旁的烟味缸看了一眼。

        蔷薇的一根手指轻轻在欧涵宇的脸上游移,从他好看的眉眼,到高高的鼻梁,再到性感的嘴唇,蔷薇的视线里,欧涵宇的唇就是性感的,也只能是性感,因为,她觉得他的唇,除了性感,她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了。

        另一只手,小心的拿起了一旁的烟灰缸,还好这烟灰缸不大,但她也紧张,手有些抖,在举起时,她犹豫了,脑子里,她想到于家,想到于氏,想到她和他的2年婚姻生活,想到父亲,想到宋琳,想到了他对她一直的冷漠和忽视,想到了很多很多她和他过往的回忆。

        她砸了。

        头上的巨痛,让欧涵宇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眼眸里的冷和笑,吓的蔷薇立马从沙发上跳了下来,丢了手里的水晶烟灰缸,跑到了一边。

        她捂住嘴巴不知道自己刚做了什么?她真的砸下去了,现在该怎么办?一张脸看上去,吓的不轻,小嘴微颤。

        烟灰缸落下,正好砸在了大理石桌上,发出不小的声响。

        不一会,外面很快传来佣人的扣门声。

        “先生,需要帮忙吗?”佣人关心的慰问声响了很久,没有人回。

        屋里空前的安静。

        “……”

        “滚!”欧涵宇对门口喊了一声。

        门外安静了。

        蔷薇不知道自己刚那一下砸的有多重,反正她知道,是很用力的在砸就对了。

        欧涵宇现在躺在沙发上,身上是刚从烟灰缸里落下烟蒂,烟灰,不少。脸上也有,左边额头流出的血很多,一直往下在流,蔷薇怕的双手拽紧。

        “你……还……好吗?”蔷薇一句关心的话,问的断断续续,心里和乱。她没有砸完他,就逃,好似失了要去逃跑的意识。

        蔷薇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被糟践的欧涵宇。

        欧涵宇气的脸色铁青,眉眼却是

        柔和的,他起身,一字未说,想要去拉蔷薇的手,身体摇摇晃晃,他的眼里只顾看她,膝盖碰到了桌角,身子晃动,血顺着脸颊在流,脑子发晕,又倒在了沙发上。

        那一下,她真的是用尽了力气在砸,她不知道自己是想要砸晕他,还是这一砸下去要他的命?

        蔷薇,吓的,半天不敢动,就站在那里,看着欧涵宇叫她,看着他站起,被桌子磕到,又倒下,也没有反应。

        “去,帮我把手机拿过来。”他对蔷薇说,声音依旧温柔的不像话。

        蔷薇身子没动,第一反应是,他要她拿手机,肯定是让保镖不要放她离开。

        这样的意识,让她更怕了,身上开始流汗。这样的思绪一下跳进脑字里来,很难跳的出去。

        这样的信念在不断坚定。

        蔷薇站着没动,数秒后,她去更衣室,换好衣服下楼,回来手里多了一个医药箱,悦心别墅,什么都是齐全的,更不缺这个。

        蔷薇下楼去拿医药箱时,佣人看着不敢问,只得快速找出医药箱递给蔷薇。

        她上楼,进屋,到沙发旁,一点点帮他止血,包扎,动作是温柔的。

        蔷薇做着这一切时,欧涵宇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眼睛一直盯着蔷薇的脸在看。

        她盖上医药箱时,转身抽出纸巾盒里数张纸巾,抬手一点一点用纸巾把他脸上的烟灰擦干净,她哭了,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哭。

        他睁着眼看她,抬手拭去她脸上的眼泪:“别哭,去帮我把手机拿过来,我不发话,下面人,不会放你离开。”

        蔷薇望着他一会哭,一会笑,一会沉默了。

        半响后,她站起身,身子有些在抖:“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你不一直对我冷淡下去,为什么你不直对我绝情到底?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些话?为什么要收购于氏?为什么要逼我?”

        蔷薇的坏情绪隐忍不住爆发。

        在她问他这些话时,沙发上的男人闭上了眼,蔷薇这样的角度看过去,他似晕过去了。

        蔷薇站起身,将手上的戒指,取下来,放在了桌上。很快收拾好自己,打了120,离开。

        关快上门时,她抬眸看他,他就躺在沙发上,眼睛闭着,一张脸,不显喜怒,像是睡着了。

        她关上门,下楼。

        本想打给他的专属医生,又怕自己下手太重,真伤到哪里,还是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吧!所以她打了120。

        悦心别墅外。

        她出来,保镖上前,没有放行,昨晚,欧涵宇下了命令。

        “都活腻歪了是吗?让开!”蔷薇冷静干练的一面展露在保镖面前。眼睛还是有些红的,对在楼上画的妆,也很难掩盖住那份失落的倦容。

        “对不起,于小姐,没有欧总的命令,我们不能放您离开。”

        蔷薇笑着往刚说话的保镖身前走近一步:“不是于小姐,是欧太太。”

        因这话,门口的两个保镖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依旧不放行。

        蔷薇接着又说:“你们欧总忙了一夜,很累,刚睡着,你或是你,不相信,上去敲门看看。”蔷薇敛眸,盯着两个保镖的脸在看,她看保镖的视线过冷,保镖心里一颤,这是放,还是不放?

        “这……”保镖很为难。

        “这什么,我现在有你们欧总交代下来,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耽搁了,是你,还是你能担当的起?让开!”蔷薇说着话,手抬起,指着面前阻拦她离开的两个保镖。一张脸来了脾气。

        保镖被为难的没有办法。“于小姐,请稍等下。”一个保镖退身到一边,打电话给欧涵宇。

        手机响起,欧涵宇没有立刻接,过了几秒才接的。

        蔷薇不怕,她离开的时候,欧涵宇是晕着的,不会听到手机响。

        120急救车来,她离开,这个时间来得及。

        他只说了两个字:“放行。”

        保镖心里是怕的,不敢在难,赶紧放行。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15267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