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74.他的一颗心乱了(6000字)

74.他的一颗心乱了(6000字)

        蔷薇一进屋就去了厨房,放下手里的食材。手轻轻的摸上了自己的脸,很烫,手指很快又离开。

        温润的脸庞,笑意甜腻,久久未退。

        她洗手,擦干,找来围裙系上开始在厨房忙碌起来。

        欧涵宇下了车,进屋后,步子直往厨房而去,徐姨和佣人们这时候早都不知道躲到哪去了燔。

        男人站在厨房门口,一脸的笑,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小女人,一颗心变得柔软。

        凝眸相望,一张俊脸笑的春风得意,他转身离开,上楼去了书房,还有个视频会议一会召开。

        楼上楼下,不远的距离,两颗相爱的心有了温度,渐渐在靠拢。

        徐姨看到欧涵宇上楼后,来了厨房,却看着蔷薇已经都把一切都弄好,只管看着点火候煲就可以了窠。

        这丫头倒是动作麻利,做事利索。一个豪门千金会做这些?还做的这么熟练?

        徐姨心里有疑问,不问。

        “去休息会吧!我来看着。”徐姨手上端着果盘,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在收拾厨房台面的蔷薇。

        蔷薇转身,望着徐姨,笑容甜甜。

        徐姨手上端着一盘水果,抬手指了指楼上,说:“去吧!”

        蔷薇接过果盘,刚退下的红潮,很快又上了脸。

        ……

        于越从医院回来,在的士上,心里担心蔷薇,不知她现在住在哪里?过得怎么样?打她手机一直没有人接。昨天她走后没多久,欧涵宇的人就上来找他,她会不会在他那里?想想,自己好似失去了去找她关心她的资格?

        他想她怕是不想接他的电话了吧?事后来想,他真的是有些混账,他怎么可以把蔷薇推给严寒,她心里明明就喜欢那个人那么多年,现在心里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他这个当哥的做的太失败了。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可以不顾自己妹妹的幸福,让她下嫁他人。

        想到这些,他想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的心都有。

        的士开进小区,他下了车,一身的伤,小区的人都朝他身上看。

        他不在意,径直的往自家门前走,现在人都这样了,被人看下又能怎样?

        回了家,坐在沙发上一个人,闷着头猛的抽烟,一屋子全是烟味。

        木鱼来了,没有直接拿钥匙开门,按了门铃。

        半天不见里面开门,她又在门口喊了几声蔷薇的名字,还是没有人应,她在想,会不会不在家。可人不在家去哪里了,打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的,这是上班了?想想又不太可能。

        她从包里找出钥匙正要开门,门从里面被打开。

        木鱼抬脸看到的就是一身是伤的于越,一张脸惨不忍睹。

        木鱼被吓的用手捂住了嘴,眼睛瞪得老大了,脸上的表情是有点不敢相信,这人是招谁了,被人给打成这副德行?

        “你被人打劫了?还是被寻仇的给揍成的这样?”木鱼问。

        于越开了门,手上还夹着烟,没啃声,转身进屋又坐在了沙发上,开始抽他的烟。

        木鱼进门,一闻这烟味,人就受不了,咳嗽声不断。

        她看了一眼沙发抽烟的男人,一手挥着烟味,问:“蔷薇呢?我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也不见回?”木鱼一边说话,一边眼睛往屋里厨房和洗手间看了一眼。

        见都没有人,准备上楼。

        于越说:“她不在。”

        木鱼奇怪了,蔷薇这么反常,于越猛抽烟,这兄妹俩吵架了?

        “她去哪里了?”木鱼走去倒了杯水,端着水杯在问沙发上坐的男人。

        好半天,木鱼一杯水快喝完了,于越吐了一句:“不知道。”人就上楼了。

        木鱼心里闹腾起来,开始打开包,掏出手机就猛打蔷薇电话。

        ……

        蔷薇手机昨晚上被欧涵宇关了静音,他本想关机的,又怕她不喜欢他做的这么过分,干脆调了静音。

        一个优秀,事业有成的男人成天惦记着自己老婆,他心里膈应着什么,就是不舒服,怕自己在这个女人心里,那天没地位了,他是不是就会被淘汰了?

        蔷薇不知道欧涵宇心里想的这些。

        早上出去时手机就放在包里,到现在回来,她都没有看过手机,也没有打开过包。

        悦心别墅书房外。

        蔷薇端着果盘,手抬起又犹豫了,最后还是叩响了书房门。

        “进来。”男人好听的声音从屋里传出。

        蔷薇开门进去:“在忙吗?”

        欧涵宇脸从电脑前抬起,望向门口,看到端着水果的蔷薇站在那,美丽迷人,一张小脸,眉眼柔和。

        “不忙,过来。”他嘴角是有笑容的,深邃的眸光流露出浓浓深情。

        蔷薇端着果盘向他走近。

        到了他跟前,她把果盘放在桌子上,看了一眼他头上的伤

        低眸看她说道:“休息会,吃点水果,别太累了。”

        他手朝她伸过来,很自然的手势,把人捞到了怀里。

        好看的男人手在果盘里拾起一颗草莓,喂到了蔷薇嘴边,男人的声音低沉,语气轻柔。

        “张嘴。”他说。

        蔷薇脸红,他手上这颗草莓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她一口怎么吃得下。她抬起小手接,他不准,他盯着她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又说了一句:“张嘴。”

        蔷薇乖乖的嘴唇微张,他的脸靠近,吻先落了下来,舌滑进她的嘴里。蔷薇瞪大了两个咕噜咕噜的大眼睛珠子望着这张靠近的男人俊颜。

        脸上是受惊的表情,嘴里说不出一句话。

        男人脸上一脸愉悦。他的唇离开她樱桃的小嘴,他把草莓喂到她嘴边,她轻轻咬了一口,整个人被他弄的脸上火辣辣的。

        还剩下一口的草莓被他送进了自己嘴里。

        蔷薇的脸更红了。

        他坐在椅子上,一条腿迈开,中间的空隙被她娇小的身子填满。

        她整个人被他用手臂圈着坐在腿上,他的一张脸缠.绵着她白皙的颈。

        “怎么办?刚吻的不过瘾?”他的手从她衣服下摆进去,一手覆上了她胸前的柔软,轻轻揉.弄,一手想要握住,那里太大,有些握不住。

        他的脸埋在她的脸庞,闻着怀里小女人身上的体香,心里一心只想做。欧涵宇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脸贴着她的耳根说着这话。声音低沉沙哑。

        因这话,蔷薇脸埋的很低,都不敢抬起来。

        她闻着他身上散发出的这股子特别好闻的男人气息,呼吸间,心头小鹿乱撞,人似有些醉了。

        他低眸凝视她脸上的表情,却没看到,他一只手抬起她的下颚,找她的唇,开始吻,很轻,一点点在吻,他一边吻着,一边眼睛在看她。

        直到两个人的眼睛都看着对方,她看到他眼底燃着一团火,那团火在越烧越旺,渐渐燃进了她的眼里,心里。

        一发不可收拾的热情袭向了两个心里都藏着爱的人。

        蔷薇的一身衣服未退,身上差不多被他摸了个遍,身子烫人,两个人的心都跳的厉害。

        他吻着她胸前的锁骨,让她忍不住扬起了头,嘴里发出呻.吟。

        她的一头柔软的长发倾斜而下,里面穿的是一件女士的白色打底衬衫,清纯可人的样子,迷了欧涵宇的眼。她这样扬起脸的幅度,刚好露出整个白皙的脖颈,一双小手不知觉的缠在了他的颈后。

        他的手指穿插进她的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不准她的小脸在躲,他深吻,忍不住的想要她把吻进自己的身体,力道控制又控制还是控制不住的在她白皙的脖颈上深种上了草莓。

        蔷薇被他弄的疼,用手推他,他反而把她抱得更紧。

        屋里不冷。

        她的外衣渐渐被他在退去,被他骨节分明的男人大手一下里怔在了一旁。

        “你头上有伤,等下徐姨会上来。”她拽着他退她衣服的手,一句话说的慢,被他吻着脸,呼吸不稳,眸子里的紧张,隐藏不住,他看着。

        “想你,这伤不碍事,你在书房,她不会上来。”他抵着她的脸,一边说着这话,一边忍不住在亲吻她的唇,略显粗粝的大手摸了摸她细滑白皙的小脸。

        他缠着她的舌在深吻,他抱她抱得紧,吻一刻不离开她的唇,两人的身体热烈的交缠在一起。

        这时,房门被叩响。

        蔷薇吓得在欧涵宇怀里身子一颤。

        欧涵宇紧紧抱着她久久没有松手,气息不稳的离开她的唇,轻轻吻了吻她的脸:“别怕。”

        男人锐利的眼神扫向房门。

        “什么事?”语气不是太好。

        “先生,楼下来了一位宋小姐,执意要见您,说见不到先生,您的人,她就不走了。”是徐姨的声音。

        她的身子在他怀里有一下的僵硬,他感觉到了,他放在她肩颈上的手轻轻用拇指抚摸着她身上细腻的肌肤,似在宽她的心。

        她从他腿上下来,站定,转过了身把刚退下的外套穿好。

        她背着他站着,他看不到她的脸,不知道她不是生气了。

        欧涵宇朝门口看了一眼:“我一会下去。”徐姨应声下楼。

        蔷薇离开他身旁,用手梳理了下耳边的头发,一张脸还红扑扑的。“我先回房了。”说完人就要走,被他拉住了手。

        “生气了?”他哄着她,站起身,探身,埋下脸看她。

        “没有。”她抬脸,望着他笑了笑,说完手从他手里抽出来,离开。

        欧涵宇望着她走出书房的身影,皱了眉。

        蔷薇转身后,脸色是伤感的。宋小姐,能有几个宋小姐?蔷薇看,他随便一个动作,几句话,你就弃械投降了,难道你就忘了,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他这次是认真的吗?他对你认真

        ,为何他和她还有联系?

        楼下。

        欧涵宇下楼的时候,宋琳已经坐在客厅沙发上,面前是一杯温热的咖啡。

        “你们先退下。”楼梯口,欧涵宇站定,眼神示意,看了一眼徐姨。

        徐姨懂得,点点头,上了楼。

        沙发上,欧涵宇走近,在宋琳对面沙发坐下,点了烟,在抽。他看宋琳,深邃的眸光这样盯着一个女人看时,成熟的男人气息,尤为的让女人痴迷。

        虽受伤,却魅力不减半分。

        更何况是宋琳这样一门心思想要坐上欧太太位置的女人。

        但宋琳看到欧涵宇头上的伤和手腕包扎的纱布时,脸上表情是惊讶的,忍不住关心问道:涵宇哥,你的头和手是怎么回事?”

        男人手指间的烟圈缓缓攀升在客厅,他淡淡说了两个字:“无碍。”

        陌生的语气,让宋琳因刚见到他时一颗雀跃的心在慢慢渐冷。

        她抬起脸看他:“涵宇哥,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她想问他,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你有没有想起过我?话说到一半,望着他清冷的一张脸,下面的话问不出口。

        最后只得转变成了一句关心的话。

        “这段时间还好吗?”宋琳看着欧涵宇这样看着她,心里怀揣着的那颗激动欣喜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想要告诉自己,不要自欺欺人,可是控制不住自己那颗心,想太多。他的心里还有她的,对不对?

        欧涵宇听着宋琳在说,人在抽烟,没有说话。当宋琳话完再说话时,他往面前的水晶烟灰缸里抬手弹了弹烟灰。

        男人一张冷峻不羁的脸,让人难以琢磨这个时候的他到底心里在想什么?

        宋琳看欧涵宇不说话,气氛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她天真的就想问一问他:“我今天不来悦心别墅找你,你是不是就打算一辈子这样躲着我,不见我了?”宋琳望着欧涵宇,眼泪汪汪的样子,很能引发男人那颗要保护弱小的心。

        欧涵宇抽了一口烟抬眸瞧着她,惜字如金的吐了一个字:“错。”

        他只说了这一个字,也仅这一字。

        宋琳心里拿不准欧涵宇心里是怎么想的?不敢在说什么,脸低了低,眼眶里面有了眼泪。

        “不是躲,是没有必要见,跟在我身边一段时间,应该明白我的脾气。以后不准再来悦心别墅,话,我只说一遍。”欧涵宇话完,抽了口手上的烟,将它熄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

        宋琳怕,这会是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很担心他以后都不见自己。身子随着欧涵宇的起身站起。“涵宇哥,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我可以改,我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我相信你不可能对我全无感情的对不对?”她情绪有些失控,说话失了分寸,音量无可避免的有些大声了。

        欧涵宇看了一眼宋琳,没有说话,淡漠转身。那样冰冷刺骨的眼神足已冰封一个人的心。

        那个人是宋琳。

        这一眼看的宋琳一颗心越来越不安。

        宋琳朝着欧涵宇的背影喊:“为什么?”欧涵宇止步,并未转身。

        宋琳这一刻,全然不顾什么矜持,什么豪门淑女形象,她跑过去,从背后抱住了欧涵宇。

        “涵宇哥,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你知道我这一个多月是怎么过来的吗?”宋琳感觉自己眼里,心里除了这个男人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欧涵宇转身,看着这张娇嫩的脸,早已是花容失色。他抬手拭去了她脸上流下的那一滴泪,也仅是擦了那一滴。

        他盯着她的眼睛:“你在我面前脱到一丝不挂,但我最后还是没有碰你,想知道原因吗?”

        这句话,让宋琳忘记了自己是在哭,她很认真的盯着欧涵宇的眼睛,她想知道,她是真的很想知道。这些年,她用了多少方法,最后这个男人都会很好控制自己,不碰她?他和她之间进展最多的也就是抱着在床上深吻,但最后他还是起身,走了。

        “因为你不是她,那晚在我身边的人,你确定是你吗?”欧涵宇探身在宋琳耳边逐字轻吐。

        “来人,好生送宋小姐回去。”欧涵宇转身上楼。

        宋琳一个人愣神了,不是她,她是谁?蔷薇吗?为什么?

        “你不是不喜欢她吗?”宋琳喊出了这句话,这时欧涵宇正好走到楼梯口。他转身看了一眼,站在宋琳身旁的保镖。

        下面人各个都是很会察言观色的主。

        “宋小姐,请!”保镖话是听不出一点人情味的。

        欧涵宇一步步往楼上在走:“她不走,就打给宋家,不必送了。”

        这话终还是让眼里一汪眼泪怎么都没有止住的女人,泪如雨下了。

        她带着还仅剩的那点自尊心,离开了。

        步子一步步在走,吃力。

        楼上卧室,蔷薇心里想很多。为了不让自己想太多,他上网,接着在网上看上次还没有看完的小说

        ,“盛宠独爱,首席总裁一网情深。”不知是里面的剧情让她想流泪,还是自己本就想哭?

        结果是整个人眼泪汪汪的。

        欧涵宇上楼,徐姨站在卧室门口不远处,见欧涵宇上来,她笑着说:“太太没有出来过。”徐姨看了看欧涵宇,转身下楼离开。

        欧涵宇走近卧室门口,开门。

        蔷薇坐在床上,腿上放置桌一台苹果电脑,她不知在看什么,看上去,一张脸似刚哭过,这样的一幕却让他的一颗心乱了。

        他走近,她才回神,手立马合上了电脑。

        “你怎么上来了。”她抬眸问他。

        蔷薇一张脸上,完全可以看出,现在人根本不在状态。“在看什么,都哭了?”他问。

        看到你去见另一个女人,我心里难受,想哭,这么说,你会相信吗?这话蔷薇隐藏在了心底,自己知道就好,不必说出来。

        小说里,林馨和冷厉然不是也有太多错过吗?就像她和他一样,两个人都爱着彼此,爱的那么不容易,一步步都走的艰难。

        欧涵宇探身,把笔记本电脑拿起,蔷薇晃神,没注意他的动作,回头看时,电脑已经在他手上。

        电脑屏幕上的一幕幕字句,让男人看的一张脸黑了。

        他抬脸看她:“你看这样的不脸红,我亲你一下,你倒是脸红的比煮小龙虾还快。”欧涵宇随手把电脑扔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宝贝,我觉得我应该给你上一课真实版的。”欧涵宇话完,蔷薇就开始解释。

        “不是的,人家那是正好……”后面的话被他的吻吞噬。

        “正好什么?正好在做……”欧涵宇的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出来,蔷薇的唇吻在了他的唇上。

        蔷薇怕这个男人等下又说出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话,她接受不了。

        看来这偷偷学的挺快啊!小东西挺上道的,现在就开始会主动吻他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15267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