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83.大半夜的睡不着,就去找个男人去

83.大半夜的睡不着,就去找个男人去

        车一路行驶中,在开到前面路口时,严寒把烟含着嘴里,打方向盘转弯,没有太留神,车子撞上了一个女孩。

        他动作很快,急忙紧急刹车,一脸沉静,人并不慌。他把烟丢出窗外,解开安全带,人立马打开了车门下车燔。

        走上前几步,眼前一幕是,女孩跌倒在地上,她的头发散落开,一小部分细发遮掩住了她的脸庞,女孩手背已经擦破皮,在有血迹溢出。

        严寒判断,他刹车及时,人应该问题不大。

        周边过往行人止步围观,议论碎语不少。车道上,严寒后面的车过不来,已经在开始往堵成一条长龙的方向发展。

        严寒似没有听到车后司机在按喇叭的声音,他绅士的动作蹲下了身,抬眼看了一下四周,看热闹的人真心不少。

        他的眸光落在女孩身上:“对不起,是我开车没有注意,你放心,我一定会负责的,我先扶你起来,我送你去医院。”严寒语气诚恳。

        女孩先是自己慢慢坐起,一直低着头在看自己擦破皮的手背,一旁地上还有类似文件的纸张散落一地,手机掉在身侧,女孩身后背着一个黑色的小背包,一身穿着打扮倒是让他想到了心里一直住着的那个人。

        晃了晃神,思绪回归冷静。

        严寒的声音原本就充满了男人魅力窠。

        女孩闻声抬脸看严寒时,脸一下就红了。

        那是一张很稚嫩清纯的脸,严寒在想,这女孩应该怕还在读书。

        女孩很快又埋下了脸。

        “是伤着哪里了吗?实在抱歉,你放心,我会负责的,我送你去医院。”严寒说着话,扶起女孩。

        女孩本想说自己没有什么事,应该也就手上有点擦伤,本就事她自己不专心走路,在看手机,但这时严寒已经把她扶进了车里,人一落座。

        严寒把女孩扶进副驾驶后,对女孩说:“你稍等我下。”他关好车门,回到到女孩被车撞摔倒地的地方,把一页页纸张一一拾起,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起身,回到了车里。

        路上行人见没有什么热闹可看,也就纷纷散去。

        车里。

        “这些是刚你掉在地上的文件,你看看有没有漏掉什么?我看路上就这只有这些了,看看手机有么有摔坏?”严寒把文件和手机递给女孩,没有先启动车子,他在等女孩检查那些他刚递到她手上的文件。

        不久后,女孩抬脸,看严寒说:“没有少,都在这里了,麻烦你了。”

        严寒笑了笑说:“是我把你撞了,还让你受了伤,我很抱歉。”

        他一边说着话,启动迈巴.赫很快驶离这个事发地。

        严寒直接导航了就近的医院。

        一番检查下来,人没有伤到哪里?就是手上擦破了点皮。

        严寒付了医药费,也问了医生需不需要留院观察一下,医生说不用。

        医院大厅。

        “这是我的电话,有任何问题,随时打这上面的电话就能找到我。”严寒递给了女孩一张名片。

        女孩接过名片,看了上面的公司和电话,脸有些红,头微微低了低,再抬起表情有些不自然,人害羞了。

        她说:“谢谢你送我来医院,就是皮外伤,很快就会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严寒抬手看了下时间,“我们先出去吧!”严寒不喜欢医院,从来不喜,这里有他心酸的过往,他不想再想起。

        车里。

        严寒系上安全带问女孩:“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女孩坐在副驾驶在系安全带,手不得力,严寒看着,倾身过来,伸手很快帮女孩系好安全后,退身做好,见女孩没有说话。

        他侧脸看过去,女孩脸上泛着淡淡红晕,他感觉自己怕是做的太多了,让人家误会什么了。

        “你如果很忙的话,其实不用专程送我,我打车就好。”女孩说着。

        “没事,你叫什么名字,在欧氏上班?”严寒先前在捡起地上文件时,看到了文件上有欧氏的字样,随口问了一句。

        “不是,我刚大学毕业,还在找工作,是我姐姐在欧氏上班。”

        “你还没告诉我,你住哪里?”严寒对女孩说。

        “我叫韩菲菲,住在湖景兰苑,但是可不可以麻烦你先送我去一趟欧氏?”女孩笑着说。

        严寒应景的笑了一下,启动车子,他说:“当然可以。”

        一路上严寒话少,韩菲菲话也不多,一颗少女心却早已春心荡漾。

        严寒心里想着蔷薇,心还是隐隐会疼,昨晚的雷雨她肯定害怕了,但陪在她身边的那个人却不是他,一颗心失落,眼神黯淡。

        车子还没到欧氏,韩菲菲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手机放在耳边。

        “姐,我还有一会,应该差不多快到了,你等我一下。”韩菲菲声音甜美。

        “什么!姐,你在门口?好,

        我知道了。”韩菲菲挂了电话,脸上有些着急。

        严寒看着安慰一句:“不着急,转个弯就到了。”

        车停,韩菲菲对严寒说:“麻烦你等我一下。”话完,人也顾不得手上的那点伤了,动作麻利的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就往欧氏大门跑。

        严寒看着,想喊句,慢点,终是没说出口。他降下车窗,点了一根烟,眼睛看着欧氏大门。

        在那里,站着一个穿职业装的女孩,个子比韩菲菲要高一些,严寒视力好,女孩面容姣好,气质成熟,干练,脸上带着着急的表情,也带着淡淡的笑。

        姐妹俩,没聊几句,姐姐拿着文件,先进去了,妹妹站着看了下,转身往回严寒座驾在走。

        ……

        木鱼昨晚失眠了,雨滴滴答答的下了一夜,半夜打雷打的吓人,她想起了蔷薇,知道她怕打雷,打手机很久都没有人接,最后再打就关机了。

        打给欧涵宇,那人说:“大半夜的睡不着,就去找个男人去。”电话挂了。

        这话,一听就知是带着脾气的。

        木鱼看着被挂掉的手机,一肚子火,想着蔷薇在欧涵宇身边应该还好,她不会打扰了人家俩的好事吧?

        早上带着两个黑猫眼,从床上坐起来,又躺下手机拿在手里,上面显示的是严寒的电话,打也要找个理由打。

        关键是理由找不到,发短信吧!也不知道发什么?难道就这样眼看着好不容易搭上的这么一条桃花线,就在她手里这么断了。

        她从床上坐起,下了床,一脸愁的,来回在屋里踱步数遍,也没想出一招。

        最后整个人倒在大床上,脑子发热,却啥招都莫有,大脑完全处于死机状态,空白一片。

        卧室门被叩响。

        木鱼以为是佣人唤她下楼用早餐。

        木鱼对着门口应了一声:“我一会下去。”

        “宝贝女儿,是爸爸,快开门。”木岩鹤的声音里掩不住欣喜激动的语气。

        木鱼脑子一下没反应过来,数秒后。

        卧室类似爆炸声响起,“啊!老爸,你和老妈终于舍得回来啦!”木鱼可以说是直接冲过去开的门。

        一开门,自己老爸老妈就站在门口,两人两张脸上温暖的笑藏都藏不住,瞧着自家女儿,许久不见,这一见啊!都心疼孩子在家怎么都瘦了?

        木鱼来了一个热情的大拥抱。

        “爸,妈,你们可好了,去环球旅行,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这日子啊,是过的孤苦无依的。”

        “你这孩子,在家,还缺你吃穿用度了,看看你,整个人比我们出去的时候都瘦了一圈了,你这小黑猫眼,昨晚又熬夜了?”老妈关心的话刚问完。

        紧接着,老爸的来了:“你还孤苦无依呢,我可是听说了,几家饭店,差不多快被你给掀了吧?”

        “礼物呢?礼物呢?快点!快点!双份的,双份的,我马上就要过生日了,二位大人,这礼可不能小了啊!”木鱼一双大眼睛咕噜噜的盯着自己的老爸老妈。

        完全忽视了二老刚都说了些什么。

        “看吧!老头子,我就和你说了,你这闺女可算是白疼了,咱两个大活人站在这,还比不过这丫头眼里的那几份礼物?”木鱼的妈妈叫安慧,脸上一脸的笑,在打趣自己女儿。

        安慧不是出生名门,年轻时性子就大大咧咧的,到现在依然,她和木岩鹤是自己认识,自由恋爱的,不是当时的包办婚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15267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