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爱而不得 > 86.别的女人再美,在妩媚,再好,都入不了你的眼

86.别的女人再美,在妩媚,再好,都入不了你的眼

        这男人洗过碗吗?她有点不放心,觉得还是去厨房看着点好。

        蔷薇从沙发上下来,先去把刚徐姨放在柜子上的手机拿过来,屏幕黑屏一看手机已经关机了,她先上楼找充电器充电。

        厨房里,欧涵宇动作是娴熟的,一切做的井井有条。

        他做好这一切,洗好手,走出厨房后,视线里,不见他要找的人。

        电视还在放着,茶几上果盘的水果没有动过。

        欧涵宇抬眼瞧了一下楼上,听着是在打电话,他迈步上了楼籼。

        蔷薇开机以后一看,电话有严寒打来的,有木鱼打的,两个人都打的不少,她这才想起从郊外农庄离开都还没有来得及和他们说一声,心里挺不好意思的。

        她打给木鱼,然后又给严寒回了一个电话。

        最后打给严寒这通,欧涵宇在门口,听着,没有进去。

        蔷薇讲电话的声音从屋里传出:“严寒,昨天,不好意思,我……”话在这里断了。

        他知道她的话应是被电话那边的人接了过去,无非就是,“没关系,你没事就好”。

        接着一句是:“你怎么知道我怕打雷?”这句话,欧涵宇承认自己很没有免疫力的在乎了,而且是很在乎。

        另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男人对自己的妻子所有的一切都那么了解。详细的程度绝对不亚于他这个做老公的,这些,他想对自己说不在意,很难。

        这怎么会不让他害怕?她会不会有一天不再爱他,去到那个男人的身边?

        他何时为了女人下厨洗过碗?他会做饭,厨房里的一套,他都会,但是这些他只想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为了她,他在开始戒烟,每次烟瘾上来,他对自己说,忍忍就过了,好几次,忍不住,烟从烟盒抽出来,拿在手上忍着被又掐断了。

        这才仅仅两天而已,有时忍的心情烦躁。他身边备着木糖醇,想抽烟的时候,倒出几粒嚼一嚼,大多时候都是不管用的。

        屋里的电话还在继续。

        “没事,谢谢你!”蔷薇的声音。

        “吃饭?今天吗?”

        “你和木鱼一起去吧!我今天不出去了。”

        “没有不舒服,就是犯懒,不想出门了,最近没有睡好,想好好补补觉,上次你不都说我眼睛下面都有黑眼圈了吗?”

        蔷薇婉拒了严寒邀请她出去吃饭的提议,挂完电话,手机继续充电。心里想着楼下厨房的那个男人,会不会把厨房给弄的一团糟?

        蔷薇刚走到门边。

        门从外面打开了。

        蔷薇抬脸看欧涵宇,男人的一张脸,很冷。

        蔷薇看着他往她身边走近一步,她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怕,步子不知觉的在往身后退。

        她看着他的脸在问:“怎么了?”声音有些小。

        欧涵宇的眸光落在蔷薇的脸上,蔷薇吃不准,是不是刚刚自己打的那通电话,这个男人在门口听到了?他不是在厨房洗碗的吗?怎么这么快?再说,手机上那么多未接电话,昨天下午她又是没有打个招呼就走了,这回个电话,于情于理都说的过去,她也没有聊别的。

        蔷薇心里想着这些。

        欧涵宇直接把人抱进了怀里,带着热度的吻一下下辗转落在她的唇上,脸上,脖颈。

        身子被他大力抱住,蔷薇不敢乱动一下,身子有些僵硬,她没有见过他这样。

        “涵宇,你怎么了?”他的反常,让她不安。他的唇离开她的脸,她在怀里想躲着他亲吻。

        “叫老公。”男人的气息灼热。

        他的大手直接在脱她身上的衣服。蔷薇叫不出口,她只在和他做着那事时,每次都是被他弄的没有办法,才叫的那一声老公,平常时候,她有想过叫他一声老公,但是就是叫不出来。

        欧涵宇把人抱起,去了床上。

        两人身上的衣服,三两下被他的大手玻璃。

        被子里,她被他压在身下,他在她耳边俯身:“怎么.湿.成.这样?”

        欧涵宇这句话,让蔷薇的脸在他身下饱受着红烫的双重折磨,蔷薇咬着唇在他面前都没有地方躲。这在欧涵宇看来她小脸红艳艳一片,是在对他美丽绽放。

        男人一生会有那么一个女人,感觉很对,在你眼里,心里,她是唯一,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的,她都能给你那种让你想她的感觉。你的眼里,心里从此都只有她的存在,别的女人再美,在妩媚,再好,都入不了你的眼,那才是真爱,长情的真爱。

        但这样的真爱,世间难求,即便有,那也是有保质期的,3年,7年,……,相恋,相守,结婚,离婚,还是搭伙过日子走完余生?

        欧涵宇抱着蔷薇,手离不开她身上柔软的肌肤,下面的动作越来越快,他俯身在她耳边说:“昨晚,你叫的我那里石更的,只想yao你。

        蔷薇经不住欧涵宇言

        语或是身体上的刺.激,身体敏感,他磨人的大手在她身上,她经受不住,整个人被他longde快散架了。

        ……

        兰溪茶坊。

        宋琳约见了于姗姗。

        包厢里一室茶香。

        宋琳抬手在倒茶,茶水缓缓注入杯中。宋琳一瞬里的视线停留在于姗姗的脸上。“尝尝看?”

        “有话就说,我没有宋小姐那么多的美国时间去谈一场毫无结果的感情,也没有宋小姐的那份家世荣耀可以肆意挥霍人生?”于姗姗凝眸看了一眼坐在她对面的宋琳。

        在于姗姗眼里,她不喜欢宋琳这样的女人,太tmd的做作了。

        她反正是一听这样的女人说话,她都有想拿根绳子勒死她的心都有。

        她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女人,但至少,她不装。她承认她破坏过很多人婚姻,在于姗姗的眼中,她从不相信真爱,那觉得那东西不奢侈,那东西是罂粟花,会让人尝尽人生百态,酸甜苦辣尽在其中。

        在z市,她的名声是不怎么好听,但在她心中那也强过宋琳。

        于姗姗的话,终还是让宋琳的脸色沉下去几分。

        “于小姐,你想要什么,我很清楚,我想我们可以合作。”宋琳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眼眸在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于姗姗脸上刚因她这句话说出去后的表情。

        “是吗?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要什么?宋小姐不妨说说?”

        在这里跟我绕什么圈子,不就是想要拿回于氏吗?宋琳在心里不喜欢于姗姗。心里这句话,她没有言明。

        她觉得于姗姗太笨,从知道自己是于天科的亲生女以后,自己反倒一分钱都没有捞到。也没有让于蔷薇那个冒牌货彻底滚出于家,若不是于氏被涵宇收购,最后还不是流落到了于家兄妹头上,她能分到什么?现在都混成这样了,还在这里跟她装。

        “我直接言明吧!我的目标是欧涵宇,我可以帮你拿回于氏,另外我还可以送你一份大礼,帮你认祖归宗,让你做真正的于家大小姐,享受你23年来,从未享过的豪门千金之福。”

        宋琳说完,伸手在看自己今天刚做好的指甲,视线里那么的毫不在乎,脸间的那份傲慢,刺于姗姗的眼,看的于姗姗实在不喜。

        “宋小姐,我想有一句话,不知你听没有听过?”“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话完,于姗姗起身欲将离开。

        “你想清楚,出了这个门,没有我帮你,你想要拿回于氏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宋琳脸色已然有了怒气。

        “我想若有你的帮助,我想我怕是再也不会有认祖归宗的那一天了。”于姗姗手里拿着包离开。

        她离开了兰溪茶坊,打车去了墓地。

        在父亲的墓碑前,她把心里这么多年的怨气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话说的多了,掏空了内心。

        在母亲于慧的墓碑前,于姗姗对母亲说了很多很多她平时没有办法给别人说的话。

        “是女儿没有用,没有让你真正走进过于家,在有生之年没有想到过女儿的一点点福,你在生,我不能让他陪着你,没有想到,他死了,我都没有办法帮你们安葬在一起。是女儿无用,没有守护好于家,把公司就这样给拱手让人给夺走了。”

        ……

        兰溪茶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05/15267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